三十一回 策骏马佳人在怀 玉生香梦回祖宅

婀娜2010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与此同时,三皇子袁曦用抖蓬裹了姽嫿,由一个提著灯的 家仆引著,巧穿秘道而行,往南北方向出口便是 五峰山下,那里已经备好了快马干粮,正等著他 们。

    姽嫿 的身子酸软无力,袁冕给她下的药劲儿还未过去,,

    只得窝在袁曦怀里,三皇子一路行来,虽说是後有追兵,却也不勉心猿意马,怀里佳人,柔若无骨,轻飘飘 的仅盈一抱,,

    秀美的 头颅依在他的 怀里,一双羽睫微微颤抖 盖在眼帘上,

    怀里佳人,

    好个招人怜爱,看著看著,便成了痴迷。

    俯低了头,

    将唇印在她微显冰凉的 颊上,正欲吻住那嫣红绯色的 樱唇,

    她身子一缩,躲了开去,袁曦低低的一叹, 自是 愿难为她,当下作罢,中不由得羡慕起皇兄子巍那无法无天的作派起来。

    “三殿下,耽误不得,

    快请上马。”

    一个仆人半跪起身子,袁曦点了点头,踏在他 背上,抱著姽嫿一跃而上,两人由六名骑兵护送著,快马加鞭的 逃出五峰山。

    姽嫿在马背上一颠一晃 ,胃中一阵子翻江倒海,

    手抵著男人的 膛,细弱道:“放我 下去。”

    袁曦耳旁风声喇喇,

    伴著清脆规律的 马蹄声,

    本没听清她所言为何,又将脸孔凑近些,问道:“苏姑娘, 说什麽?”

    “把我 放下……”

    袁曦道:“这怎使得,此处穷山恶水,险峻荒凉,莫说 一个女子,便是 男子,也万不能独自成行。”

    姽嫿摇摇头,眉头一皱,哇的 一声吐出来。

    “苏姑娘,

    身子不适吗?”

    袁曦也顾不上被吐的 一身污秽,忙放马慢跑,低声关问, 又怕勒得她难受,不敢紧抱,姽嫿吐了干净,人也清醒有力些,

    此时挣扎扭动,

    竟然被她翻下马背,袁曦大吃一惊,回头看,她已卷著抖蓬撞在一块石头上。

    一勒缰绳,跳下来,几步跑到姽嫿身边,

    抱起来一看,

    额角处一片血迹,人已晕厥,“苏姑娘──!” 抱著姽嫿晃了晃,仿佛听道她微弱的 呻吟。

    “三殿下,此处透著荒凉,前不著村,

    後不著店 ,还 是速速赶路,到了前面,找个镇子歇下,

    再给苏姑娘请个郎中,仔细瞧瞧。”一个侍卫道。

    袁曦想想也 ,

    又探了探姽嫿的 鼻息,,

    还好,虽然微弱,但一息尚存,

    还有希望。

    姽嫿沈沈的 陷入一个怪异的 梦里,怎麽也醒不过来,她梦到儿时,那种在府里的几棵梨树,花开时,雪一般的 白,香气怡人,一个长衫儒雅 的男子牵著她的 手,笑道:“嫿儿,等你 长成大姑娘了,一定像这梨花一般温婉可人,,

    风姿楚楚,将来不知要有多少男子,急不可待的要踏破你我苏家的 门坎。”

    小姽嫿一知半解 ,只是 抿著小嘴儿偷笑,,

    紧紧握著男子的 大手,幸福的 像只飞鸟,轻灵灵的 一双美眸,,

    眨啊眨 ,不知怎地,就到了出事 的那一天。

    那时,她正在府里弹筝,为出征的 亲人祈福,筝声时而大气磅礴,似千军横扫 ,,

    万马奔腾;时而婉转低喃,似情话绵绵,殷殷嘱托,她弹得投入,连贴身服侍的 丫环几时跑进来也未有察觉。

    “小姐,不好了,,

    将军出事了,

    宏景的 邵伯瑞杀过渡口了,老天无眼,国主昏庸,不但要杀良将,还要献成投降哪!”

    “什麽?!!”

    筝弦断,丈夫热血洒边疆,珠泪流,

    弱女孤身报家仇。

    梦里,一双温柔干燥的 大手抚过她的 额角,替她拭去虚汗,还端了热气腾腾 药汁小口小口 的吹凉了送进她嘴里,她皱著眉呻吟痛楚, 拍著她的 背细语轻哄,渐渐地,她平静下来,眉心放松,

    渐渐地,

    将小脸埋到 他的手掌心里睡去。

    “袁公子,尊夫人身子弱,受了些风寒,又碰到了头,故而昏迷多日,

    叫人按著 这方子调养,不日将醒,不妨大碍。”

    袁曦连忙道谢,此时听郎中微微 “咦”了一声。

    “怎麽,有什麽不好麽?”

    “怪哉, 方才探夫人脉相,断是 虚症,

    现观其色,又为实症,这虚虚实实,到真叫人迷惑。”

    “唉呀!”袁曦突然想起什麽,也不避嫌,忙翻起姽嫿衣袖,露出一断藕臂,

    那隐隐约约的 红色腺体,,

    已经过了曲潭,正往清灵去呢。

    “ 你给瞧瞧,这可是她 中了毒吗?”

    郎中俯低身子辨认,摇头道:“这不像是 中毒,

    到像是 盅症。”

    “盅?”

    “哎呀,这……公子啊,

    老身医术浅薄,这个病症平生未见,还请另寻高明。”说著,这郎中就要收拾东西告退,几个侍从横眉相拦,吓得他 动也不敢动,

    只一味瞧著三皇子。

    袁曦低叹一声,

    摆手放他 走。

    姽嫿这时又呓语起来,头上发著虚汗,整个人香香儒儒又软软的 一团,双颊似火,人面桃花,病是 病著,但无损其颜色,怕 是任人见了,都要酥倒半边的 娇弱,使女递来拧好的 布巾,

    袁曦细心的 给她敷在额角,侍从等看三殿下累了,连忙退至屋外。

    “林飞。” 一挥手落下账帘,扬声唤人。

    一名锦衣侍卫闪身进来,

    跪倒行礼。

    “殿下!”

    “ 你轻功好,

    你人也机敏,帮我 去办件事……邵府里,有一只八宝攒金盒, 苏姑娘的 东西,里面的 丹丸可救她命,此一去,

    务必取一颗回来,否则提头来见。”

    这名叫林飞 的侍卫不敢马虎,抱拳得令。

    袁曦摘下自己一块玉佩,

    金黄的 穗子一看便知那 是皇家的 东西, 递给林飞,道:“拿著它,要是 需要银俩人手,

    也有个方便。”

    林飞得了吩咐下去,

    姽嫿发著高热 身子凑上来,缠著丝滑 衣襟贪凉,她不自知得 将螓首依偎在他的 颈侧,短促的 呼吸吹得 酥麻一片,袁曦压住邪念,把她推远些,

    用被子盖好,自己躺在床沿,伸长手拍著她 背哄著,哪知这姑娘全不似平日冷淡,嘤咛一声又贴过来,手臂横过他的 膛,那中衣本来就堪堪欲坠,

    这一动,更是 把罩住酥 兜衣透出一角,雪白粉莹压不住的 影影绰绰,勾得 人心痒痒的 闹腾,袁曦的 喉结上下滚动,

    慌忙收拾心神,

    把投怀送抱的 佳人推回去。

    虽然喜欢她,但是 也不屑做这种趁火打劫 小人,更不齿皇兄 的行径,只一条, 他不愿意放她走。

    “子政……”

    她迷迷糊糊 的呓语,袁曦俯过来倾听,她正好拉住 他的衣襟一角, 一个收拴不住跌在她身上,

    那香香馥馥的 软腻,就像磁石一样把人吸住,三皇子晔著了迷似的 贴著唇去就她,姽嫿像只小猫似的 乖顺,分了唇与他 相接,这一幕旖旎正好圆他 平日 的想头,哪里还能抗拒,

    含住她两片娇唇吸吮不说,更把舌头伸进她小嘴里搅动,两条舌头缠在一起,勾勾缠缠的你  追我 躲,姽嫿两条悄生生、白嫩嫩 的藕臂缠住 他厚实雄健的 虎背,引得男人更加疯狂,寻著她尖尖秀秀的 小下巴吻下去,,

    啃咬著锁骨,喃喃 低唤:“嫿儿……嫿儿……”

    “政……”

    “嗯? 说什麽?”

    “嗯……”

    “嫿儿?”

    “ 热……好热……”

    她小手一抓,中衣 的结子彻底散开,袁曦目瞪口呆,这大红的 肚兜正 是袁冕 的喜好,上面绣著鸳鸯戏水,专挑男人**,

    小小 的一块绸布,本掩不住春色,姽嫿打从破了身,两团浑圆一日比一日渐长,如今已不似女童般平扁,而 是小山巍峨,亭亭秀秀待人掬捧。

    “嗯……疼……”

    姽嫿秀眉一簇,,

    又是 喊疼,袁曦忙问哪里疼,,

    哪知她握住 他伸过来安抚她的 大掌,就这样牵著他 覆在口上,那滑滑嫩嫩豆腐一样的 触感,虽然隔著兜衣,也足以轰炸得男人粉碎。

    真当 他是 柳下惠吗?

    “也罢, 娶 你就是 ……”

    袁曦叹一声,大手去解她兜衣的 结子,让布料一点一点滑落,露出雪白的 两团,

    又腻又软,握在手心里刚满一捧,顶端颤颤巍巍的 两颗嫣红葡萄,

    正勾魂一般 挺立著,袁曦一口含住,又甜又鲜,舌尖绕著晕,爱不释口,咂咂 的吮吸起来。

    姽嫿手抵著他的  膛,皱著眉头,欲拒还迎一般,低低的 吟了声,“啊……疼……”

    男子吸一般的 含咂,迷迷糊糊 的抬起头,换到另一边吸弄,一手揉著这边,问道:“这样好点没?嗯?”

    “啊……”姽嫿紧接著又哼唧一声,袁曦当她默认,又去解她裙裤小衣,光溜溜扒了个干净,只见女子私处,丰隆圆润,粉滑生香,一条细缝,粉嫩嘟嘟 的招人怜爱,且无半丝毛发掩映,竟比女童一般无二,三皇子从未侍弄过女人,打从第一个通房侍女起,便是女人小心伺候 , 他也安然享乐,後又娶了一位侧妃,哪管她身份高贵,於房事也 按部照搬,抽一通了事,可见姽嫿如此美好, 竟情不自禁的 伸出手来,轻轻摩挲那处细滑,但觉如丝如缎,鼻端相凑,恍惚著竟有著淡淡 香气,似兰似麝, 伸出舌头舔了一下,便收势不住,一下下舔弄起来,舌尖分开花唇,一通的 舔舐,还伸到细缝里去抽弄,姽嫿夹著腿儿反抗, 解开裤带笑道:“苏姑娘,现在才推开 ,不嫌太晚了麽?”虽不耻趁人之危,但胯下那物,已 是等候多时,箭在弦上,哪肯不发? 搓了搓红紫胀肿 顶端,那头大如鸭蛋,身青筋暴跳, 提著姽嫿两条雪白的小腿儿分开,低身抵凑,握著大头,往那 刚刚舔的 湿濡一片的 花谷一杵一挺,“唧” 一声,进半,袁曦只觉是 灵魂出窍一般的 爽利,里面紧窒非常,包握的 妥贴,酥酥麻麻 的醉人, 先在浅处抽动,待蜜水汨汨而流,才将**狠抽紧送,到深处,撞上那花心儿……

    “凤……钦?”

    “谁?”袁曦大汗淋淋的 **弄,抽 的一片声响,那花唇才被袁冕采过,还有些肿,这时吞了他的 进去,胀胀的 翻起,嫣红嫣红的 充著血,已是 吃不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