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回 倒鸾凤快活鸳鸯

婀娜2010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两拨人马,拔出刀剑,不分由说,混战在一处,郭原龙领著十二骑死卫,把忠贞夫人的车驾紧紧围住,不让二皇子的侍卫靠到近前,由於敌众我寡,每人都要以一敌三,力战血拼,应付的很是吃力,不过皇子侍卫们一时也难建大功,因为二皇子吩咐了,要是美人短一寒毛,他们都得陪葬,所以也不敢硬来,只能与十二骑鏖战。

    满街的百姓被乱兵冲散,东窜西逃,好不狼狈,街边的商铺也纷纷关门闭户,躲灾避祸,一时街道上,已不闻叫卖声,只有兵器相接的声音。

    十二骑虽然个个武功不弱,但终究是寡不敌众,逐渐有些落到下风,左车轮处的张平和张放两人先露败势,连连被敌人利剑刺重,为首的皇子侍卫林雄道:“快把车里的小女子交出来,可饶尔等命。”

    郭原龙回身一剑,架开一名持刀侍卫,左手一翻一抖放出两只梅花刺,给张平和张放两个兄弟解了围,嘴里骂道,“好龌龊东西,光天化日之下,强抢良家女子,这还有没有王法。”

    林雄也不吭声,他们都是做百姓打扮,保护二皇子安全,可是这位二皇子,可真不好相与,他不去找别人麻烦就不错了,这些个侍卫,从来没应付过皇子遇险遭难,到是干过的抢人夺女之事是多了去了,也没脸说自家主子就是“王法”,只管一味拼刀刺剑,猛杀猛打。

    两方激战多时,十二骑已有三人倒地,看情况是凶多吉少,袁冕在月明楼看得清楚,对袁曦说,“你皇兄我这个新郎官,今天晚上是当定了。”如此美人,定要好好疼爱疼爱,多著雨露,才不负其花容月貌,他在心里笑出声。

    袁曦凭窗观瞧,道:“此事恐不容乐观,皇兄且看──!”他把手往楼下这麽一指,袁冕顺势望去,咬牙切齿,道:“哪里来的多事!”

    只见一青年侠士,生得是俊眉朗目,白衣锦带,端得是潇洒风流,手中一柄青龙吟,削铁如泥,他冲进阵中,展开身形,如白驹过隙,晃过众人,剑交左手,挽了一个剑花,刺伤一名侍卫,右手去欣车辕後面的帘拢,轻舒猿臂,把美人抱放肋下,对郭原龙道:“你且缠住他们,我护著夫人先行回府。”

    来得不是别人,正是侍卫冷辰,他手挥宝剑,左右拼杀,快如闪电,翩若惊鸿,生生在人墙中趟出血路一条,抱著姽嫿夺路而逃。

    二皇子袁冕,气得暴跳,指著楼下道:“蠢货,全是一帮蠢货,连个女人也抢不到,要你等何用,死罪!全都死罪!”

    袁曦心中一喜,想:哥哥抢不著是最好,让他用过的美人,哪一个能得善了,白白糟蹋红颜,还不如给我袁子晔,轻怜蜜爱,呵护怀中,到不失为才子美人,一段佳话。

    郭原龙领十二骑死死缠住敌人,手援弓箭,挥放如雨,把欲追夫人的皇子侍卫倒一片,冷辰抱著姽嫿一路逃出,直奔西去。

    那怀中美人,如玉生香,抱在怀里,少不得让英雄侠士心猿意马,冷辰又怕她吃不消狂奔猛跑,便将她放下,抱入怀里安抚,“冷辰该死,叫夫人受惊了。”

    姽嫿依在他口,听著那强有力的心跳声,渐渐平静,心道:这道是个好人,还知道暗中护我。

    原来,打从那十二骑看护西院以来,冷辰已不需随行,但是他对姽嫿,有爱有情,使终是放不下心,故而悄悄跟随,暗中维护。

    没有车马,男女又授授不亲,两人只得慢慢步行回府,此时已是傍晚光景,灯火初绽,月影西斜,不远处,一行车驾缓缓行来,两个模样清秀的小厮在车前挑著灯笼照路,上面写著一个大大的“邵”字。

    “夫人,好像是我们邵府的人。”

    大公子邵瑜,刚刚巡完家业,准备回府,却不料路遇佳人,真是天降缘份,直把他喜得不知如何是好,连忙下车迎接。

    姽嫿一见是他,悲从中来,泪珠儿扑簌簌香腮边滚下,这可把凤钦心疼个不住,扶了小婶子到车内絮话,帘拢一落,隔住众人视线,佳人莺嘤一声,便扑至他怀里哭诉,委屈自不必说。

    邵瑜怀抱娇躯,爱的心窝都是酸,只见她泪沾粉颊,如雨打梨花,黛修蛾眉,似凝烟柳叶,便是哭,都是一等一的娇媚。

    他本是贪乐色之人,见她如此可怜可爱,早把个心猫挠似的痒,按不住欲火煎熬,抱了姽嫿一处温存,亲著小嘴吸弄,上下手脚,乱揉乱,胯下,坚硬如铁,如儿臂,隔衣杵在美人那绵软凹陷处顶耸。

    凤钦道:“好婶子,凤钦这些个日子为婶子吃不下睡不香,胡思乱想,衣带渐宽,那十二骑管得又紧,婶子……”他喘著压到她身上,解衣松带,露出光裸裸的膛,“如今车内只有你我,不如做一对快活鸳鸯,同享极乐,共赴巫山,岂不美哉!”

    -----------------------------------正文分割线---------------------------

    终於赶在饭局前写完了,祝大家看文愉快,如能顺手再投我一票,岂不美哉,哈哈!

    婀娜去也,明日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