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2202章惊喜不断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刘一琳站了起来,冲众人点头致意,她在燕省为官多年,也在燕市担任过要职,在座之人,认识她的不在少数全文阅读。

    但也有不少人不认识他,比如徐子棋和胡书扬全文阅读。

    认识或不认识刘一琳都不要紧,要紧的是,现在都知道刘一琳成为了夏想新的政治班底之一,而且她现在还是鲁市市长,位高权重,前途无量,等于是夏想又添一员大将。

    众人对刘一琳抱以热烈的掌声,同时期待夏想说出刘一琳的另一个身份。

    夏想却没有说,刘一琳主动说了出来。

    “我的另一个身份……准确地说是前一个身份——我曾经是保守一系的人。”

    众人听了面面相觑,各自震惊,又都不得不佩服夏省长的手腕果然高明,不但挖了保守一系的墙角,而且还直接挖来一名副省级高官,厉害得紧。

    不过又一想,也是,夏省长年轻英俊、潇洒迷人,如果他施展美男计,怕是刘一琳招架不住,肯定要投诚过来。

    当然,持以上想法者毕竟少数,夏想的大部分政治班底不能说多正派,但都对夏想有深入的了解,知道夏想不是以貌取人的人。

    介绍完刘一琳,夏想又介绍了一个让大部分人不认识的神秘人物:“岭南省纪委书记叶天南。”

    在座不少人确实不认识叶天南,但对叶天南的大名却是如雷贯耳。几乎无人不知,不只是因为叶天南曾经是夏想在湘省不死不休的政治对手,还因为叶天南是平民一系的中坚力量。

    刚刚还有人在想。夏省长挖了保守一系的墙角,如果再来一个平民一系的干将加入政治班底,夏省长就真是无与伦比的高明了,不想才刚刚一想。就真有一名平民一系的干将到场,而且还是中坚力量!

    夏省长真是劲爆了。

    叶天南不多说话,只是起身示意,微微一笑:“能和各位认识。很荣幸。”

    神秘人物之中,已经有两人揭开了身份,还有几人到底是谁,更是吊足了众人的胃口。

    不料夏想似乎有意不说一样,只介绍完了刘一琳和叶天南,就让彭云枫主持了会议。

    彭云枫的讲话比较长,含蓄而全面地借介绍国内形势的发言。将夏想的政治理念揉合其中,借以向各位传导一个类似于指导思想的大方向。话不能说得太透,夏想毕竟不是国家第一人,今天的会议。也只是以私人聚会的名义召开,对外宣称的口号是下马区旅游经济座谈会。

    夏想是有借此次会议向保守一系叫板的意思,但表面上的文章也要做足,不能尾巴翘得太高,让人抓了把柄。官场上的事情就是半遮半露,遮住真相露出假象。

    下马区政治班底大会,既要开得十分成功,达到震慑一方势力的目的。又要开得十分低调,不为外界所知。度,不好把握。好在彭云枫深得夏想之心。将夏想的意图领略得十分透彻,各项事宜安排得让夏想完全满意。

    但彭云枫也有疏漏之处——其实也不是疏漏,而是夏想打了埋伏,在邀请的与会人员中,有一部分是夏想亲自定夺的人物,彭云枫没有插手。

    彭云枫也清楚夏想不让他插手自有原因,或许是想带给众人一个惊喜。

    确实,彭云枫猜对了一半,夏想是想给众人一个惊喜,但除了惊喜之外,还有更深远的考虑。之所以不想彭云枫经手此事,是彭云枫不够资格。

    彭云枫传达夏想思想的讲话结束之后,就由他继续介绍各位与会人员。基本上各人都互相认识,介绍的时候也多了轻松随意,但也有并不太熟识的新人加入。

    比如李逸风。

    李逸风和在座大部分人都不认识,他从湘省特意赶来,也是表明坚定的追随之意。其实夏想一开始并没有邀请李逸风,想让他成为隐形势力,李逸风却说什么也要参加盛会。

    或许李逸风意识到此次盛会,怕是夏想政治班底的最后一次盛会了,随着夏想下一步的高升,他必须低调再低调,不管是政治班底大会还是经济班底大会,都不会再大规模召开了。有生之年亲临盛会,也是一生值得回忆的宝贵经历,非来不可。

    如果说李逸风的出现还不让人吃惊的话,随后介绍的元明亮就让不少人不理解了,元明亮无官无职,应该归到经济班底才对,怎么出现在政治班底会议了?

    元明亮也不能算是夏想的经济班底,他和夏想的关系有点复杂,既不是完全追随夏想的脚步,又始终不离夏想身边太远,就如一颗彗星一样围绕夏想旋转,时近时远,但总是被夏想的人格魅力所吸引。

    元明亮之所以出现在政治班底之中,是因为他当选为十八大代表!

    作为极少数的民营企业家的十八大代表,元明亮的身份十分特殊,他虽然无官无职,但既然当选为十八大代表,那么在选举新一届中央集体时,他也有宝贵的一票。

    等彭云枫介绍了元明亮的身份之后,众人都恍然大悟,向元明亮投去了敬佩的目光。在座都是党政要员,当选为十八大代表只是程序问题,不存在难度。但民营企业家当选为十八大代表,就是高难度了,万里挑一。

    彭云枫介绍完毕,又将发言权交还了夏想。

    夏想还未开口,不少人都迫不及待地支起了耳朵,等夏想介绍神秘人物,夏想呵呵一笑:“不急,不急,该你们见识的,你们肯定会见识到。下面先介绍几位嘉宾,以下排名不分先后,不按职务高低,不按姓氏笔画,也不按拼音,一句话,什么都不按,介绍到谁,就是谁。”

    “呵呵。”众人都笑了,政治人物太在意排名了,夏想的玩笑化解了会场之上过于严肃的气氛。

    “第一位嘉宾是湘省省长付先锋。”夏想说不按排名,果然不按排名,付先锋被他第一个隆重推出。

    会场顿时响起了热烈而持久的掌声。

    付先锋的大名,在座众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不提他和夏想多年的恩怨,就是他身为付家未来掌舵人的身份,也必然被无数人记得清楚。

    付先锋满面春风,拱手致意,态度平和,语气谦逊:“我不是嘉宾,我是陪衬。今天来,一是为夏省长的红花甘当绿叶,二是看望一下大家。离开燕省多年,我很想念你们。”

    众人更加热烈地鼓掌,心中感叹,付先锋比以前成熟多了,也平易近人了。岁月果然是一把杀猪刀,杀掉了多少英雄人物的棱角。

    “第二位嘉宾是齐省省委书记邱仁礼。”

    众人又是一阵惊呼,在座众人见过邱仁礼的并不多,而且邱家也是最神秘的一家,谁也没有想到,邱仁礼也会亲临现场,夏省长的面子,果然天大。

    邱仁礼满脸笑容:“我也不是嘉宾,我就是陪家人来下马河游玩,正好听说夏省长在帝王大厦大宴宾朋,我就想过来蹭饭吃,哈哈。讨扰,讨扰了。”

    邱仁礼的话一语双关,既是解释了他出现在会场的原因,又含蓄表明了他和夏想关系密切。不过众人都对邱绪峰陪家人来下马河游玩深表怀疑……

    “第三位嘉宾是楚省省委书记梅升平。”夏想接下来隆重推出了梅升平。

    梅升平曾经担任过燕省组织部长,在座中人,凡是有过在燕省为官经历者,无一人不知道梅升平的大名,更对梅升平当年的特立独行印象深刻。

    梅升平现在变了许多,他呵呵一笑:“先锋和仁礼都不承认是嘉宾,是他们不诚实,要我说,我就是你们的嘉宾,来参加会议,就是想和你们坐一坐,聊一聊,聚一聚,怎么样,你们欢迎不?”

    “欢迎!”无数人异口同声,都不再顾忌自己什么书记或市长身份,见到了昔日的老领导老上级,都内心欢呼雀跃。

    “第四位嘉宾……”夏想微一停顿,笑得很开心,“其实他最不能算是嘉宾了,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他是我们燕省人——欢迎宋朝度宋书记。”

    “宋书记好!”

    “宋书记,可见到您了?”

    “宋书记!”

    宋朝度推门而入的一瞬间,气氛达到了**,人人都对当年力抗高成松并且经历过大起大落的宋朝度致以崇高的敬意。

    付先锋也好,包括梅升平和邱仁礼,都是家族势力的第二代,换言之,都是太子党出身,而宋朝度是正统的平民出身,他有今日的成就,全是自己努力奋斗的结果,他就是在座每个人一生为之追求的楷模。

    宋朝度也一改冷面宋的标准面孔,一脸春风:“大家好!夏想说得对,我不是嘉宾,我是地地道道的燕省人,我的家在燕市,我的根在燕市,我今天来,就是因为想念你们,所以一定要来看望你们,和你们一起坐一坐。”

    夏想感慨万千地说道:“很多年了,有一句话我一直想送给宋书记,今天机会正合适……”

    “普普通通的燕省人、踏踏实实的燕省人、不畏艰难的燕省人、侠肝义胆的燕省人——正是宋书记的真实写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