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2190章交手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第2190章  交手

    就刘一琳问题的解决,夏想心中早就计划,只等衙内主动上勾最新章节。

    没错,刘一琳问题背后的元凶,就是衙内!

    夏想和衙内之间的恩怨,由来已久,从最早在燕市的一宗土地的项目上结怨,到之后在京城又因国华瑞事件而继续交恶,再到齐省时因衙内意图吞并达才集团,积怨进一步加深。

    如果再算上因肖佳和衙内之间的一次惨烈的商战,即使不算夏想和衙内因政治立场的不同而天然的敌对,单是以上的经济纠葛,他和衙内就没有握手言和的可能。

    夏想离开齐省之后,和衙内的冲突渐少,尤其是到了西省之后,几乎没有再和衙内有过直接或间接的交手,但不可否认的是,曾经的矛盾还没有解决,他和衙内还有一些悬而未决的问题需要坐下谈个清楚,算个明白。

    不提衙内现在还持有的达才集团的股份,就是衙内被肖佳合法吞并的几处产业,他能咽下这口恶气才怪。夏想也知道他和衙内必然要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坐在一起,没想到,机会来得比想象中快。

    衙内竟然打起了刘一琳的主意。

    刘一琳确实和丈夫感情不和,但不和归不和,婚姻还可以勉强维持,反正一个国内一个国外,一年到头都见不上一面,爱谁谁,只要有一张结婚证书,只要在组织关系上的婚姻一栏可以填写“已婚”即可。

    但却没想到,衙内不知怎么就转了性子,不再喜欢追逐二三流的女明星,反倒喜欢上了熟女和人妻,然后就……不知怎么就看上了刘一琳。

    确实,刘一琳是一个极有味道的女人,优雅、从容,身居高位又无形中为她的女人魅力增加了分数值。还有一点,一个结婚后享受单身待遇的女人,比一个真正的单身女人更让一些男人意动。刘一琳正是所谓的熟女加人妻的典范,而且她还没有孩子,就更让如衙内一般的男人趋之若鹜。

    衙内先是对刘一琳送花送礼物,还大献殷勤,然后又三番五次地到鲁市以各种理由接近刘一琳,并且向刘一琳暗示。

    也就是刘一琳,换了别人,衙内早就直接提交换条件了。

    结果让衙内大失所望的是,刘一琳一眼就看穿了他的企图,不等他进一步表示,直截了当地传话给他,三个字——不可能!

    衙内感觉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伤害,他追求女人虽然也不是没有失败过,但被如此不留情面的拒绝还是第一次,关键是,大家还是熟人,就让他颜面大失。盛怒之下他就警告刘一琳,要么向他道歉,要么接受他的求爱。

    刘一琳的答复还是三个字——不可能!

    衙内终于火了。

    如果刘一琳的答复稍微委婉一点,或许事情不会演变成现在的样子,但刘一琳是一个很敏感的女人,对于厌恶的男人对她的求爱,心中无比反感,尤其是衙内,她曾经以为衙内不会对她有非分之想,没想到,衙内居然打起了她的主意。

    就让她觉得十分恶心,答复的时候,也就没有考虑什么后果。而且她也不认为衙内是会拿她怎样,本来不是一件什么了不起的大事,难道还能出什么大事不成?

    结果还真出事了,衙内比她想象中阴险小气多了,竟然在背后算计了她的婚姻,手段歹毒,用心恶毒,用离婚来逼她就范。

    她不想去指责她那个有名无实的丈夫怎么会听从衙内的鼓动非要和她离婚,她也不去猜测丈夫和衙内之间达成了什么交易,她只是知道,她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屈从于衙内的淫威,甘心被他玩弄。二是被迫离婚,闹得沸沸扬扬,最终连累前程。

    刘一琳在走投无路之下,想到了夏想,在她的视线之内,只有夏想肯帮她,也只有夏想有能力帮她并且不会对她有所企图。

    刘一琳的不幸是有一个不幸的婚姻,刘一琳的幸运是她认识了夏想。

    对于刘一琳的事情,夏想的想法是——管定了。

    全聚德8号雅间,是全聚德从来不会对外公布的雅间,只招待最尊贵的客人,只有钱不行,还要有权。衙内之所以选择在全聚德宴请夏想,一是为了显示他在京城处处吃得开,二是他听说夏想爱吃烤鸭,也是出于对夏想的示好。

    衙内主动提出和夏想见面,就要拿出行动来证明他想要坐下谈谈的诚意,而且还他特意在楼下等候夏想的大驾光临。

    毕竟……夏想现在是省长了!

    衙内对夏想依然恨得牙根痒痒,但他还没有做好再一次和夏想交手的准备,就只能对以前的失败忍气吞声,况且现在的政治气候也不允许他再和夏想真刀真枪地对峙了。

    夏想今非昔比,是正在冉冉升起的太阳,而他属于正在日薄西山的夕阳,此消彼长,形势比人强。

    “夏省长,欢迎,欢迎。”衙内在大堂远远看到夏想下车,急忙迎出门外,热情十分。

    “路上堵车,让高总久等了,抱歉。”夏想淡淡一笑,伸手和衙内握手,“高总风采依旧,令人惊叹。”

    “哪里,哪里,还是夏省长风采照人,让人折服。”衙内笑了奉承了夏想几句,十分恭敬地恭请夏想入内。

    以前衙内和夏想同行,要么和夏想肩并肩,要么当前一步,总之在每一个细节上都要表现出比夏想高出一等之处,但今天,他特意落后夏想半个身子,明显放低了姿态。

    夏想却浑然没有察觉一般,只顾有说有笑和衙内一起入内,进雅间的时间,脚步微微一滞,似乎是让衙内先行,衙内却突然收住了脚步,还微不可察地稍微退后一步,夏想假装没有发现衙内的细微之处,哈哈一笑,当前一步迈入了房间。

    在夏想面前,衙内气势完全被压制了。

    宾主落座之后,衙内拍了拍手,陆续上来几名美女——古装美女,也不知衙内从哪里听到了传闻,说是夏想喜欢古典美女,就投其所好,特意准备了几个瓜子脸女大学生——他爽直地笑道:“夏省长,古人会友,狎妓饮酒,今天,我们来一曲古风……如何?”

    夏想目光一扫,也是哈哈一笑:“好是好,难得高总有雅兴,但古人狎妓,是琴棋书画,是琵琶美酒,几个美女,谁会弹奏一曲《阳春白雪》谁就可以留下。”

    现在女子会弹古筝的已经少之又少,何况琵琶?夏想的特意点了一曲《阳春白雪》其实寓意衙内,不过是下里巴人,何必假装高洁?

    等几名古装女子陆续退下之后,衙内努力掩饰一脸的失望和尴尬,举杯敬夏想:“夏省长,不管以前我们之间有过什么过节,有一句话说得好——相逢一笑泯恩仇,来,请。”

    夏想举杯在手,脸上的笑容十分意味深长:“这一句话是有前提条件的……”

    衙内一下愣住,手中的酒杯就举不动了,慢慢收了回去,脸上的笑容也冷了几分:“夏省长莫非真要多管闲事了?”

    夏想的暗示是借“度尽波劫兄弟在”一句作为提前,意为强调兄弟之间才可以相逢一笑泯恩仇,而他和衙内显然不是兄弟,而是对手。

    “高总,我不是多管闲事,我是路见不平。”夏想今天没有对衙内假以颜色,有时候对一些没有底线的人,不必虚与委蛇,直接单刀直入效果更好。

    夏想才不会被衙内的热情所迷惑,他轻轻夹起一块肥腻的鸭肉,闻了闻,又放了回去,摇头一笑:“其实我不太喜欢吃烤鸭,既肥又腻,我喜欢比较清淡的食物。世界上的事物,过热和过冷都不会长久,唯有温和才是永久之道。就如没有味道的白开水,虽然没味道,但人人都喝,而且一辈子也喝不够。”

    衙内的脸色就愈加难看了:“夏省长,我以前对别人从来没有这么恭敬过,哪怕他是省委书记!”

    夏想冷笑一声:“谢谢高总的盛情,只不过饭不对口,我也无福消受了。”

    衙内勃然变色:“夏省长,你到底想要怎样?”

    夏想哈哈一笑:“衙内,你问我到底想要怎样?我还想问你,你到底想要怎样?几次麻烦,都是你主动挑事,今天的会面,也是你主动邀请。我劝你一句,好好赚钱养老,别再瞎折腾事情了,万一用力过猛刹不住车,连养老的钱都保不住了,我想你一个月就算领3万块的退休金,怕是也不够花。”

    衙内“呼”地站了起来:“这么说,你管定刘一琳的事情了?”

    衙内在京城多年,还从来没有一人敢当面威胁他,就算换届在即,至少换届之后,余威还在,再有五年的影响力不在话下,夏想现在就敢对他出言不逊,太嚣张了。

    “衙内,我不是管定刘一琳的事情,我是保定她了。”夏想也缓缓地站了起来,他动作不快,但自有一股威压从他身上迸发而出,“而且我还明确地告诉你,不管她最终是不是离婚,齐省省委常委、鲁市市委书记的位置,她也坐定了!”

    ps:很郁闷,在官神即将结尾时,月票名次一降再降,兄弟们,你们见过有几本书在结尾时依然一如既往保持高速更新的?老何只想自始至终不亏待你们,但也请你们都尽一份心出一份力,为官神有一个圆满的结尾,投下每一张票!零点还有更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