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2189章是该算帐了求月票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第2189章  是该算帐了(求月票)

    吴家二代三人之中,若论谁和夏想关系最密切,不是现在对夏想既有公心提携又有私心关爱的吴才洋,而是近年来一直躲在幕后的吴才江全文阅读!

    实际上几年来吴才江虽然一直人在幕后主持吴家的经济事务,不再抛头露面,也完全从国内的政治格局之中消失,但在暗中,吴才江心中一个没有泯灭曾经的激情。

    他想做一番事业。

    吴才江和梅升平有相似之处,早年放荡任性,步入官场之后,收心并且想干一番事业。只不过他不比梅升平运气好,梅家只有梅升平一人可挑大梁,但吴家,还有一个吴才洋。

    他就必须为吴才洋让路。

    接手吴家的经济事务之后,吴才江下定决心要干出一番成绩,但他转身之后才发现,相比他在政治上的从容,在经济事务上,不能说是双眼一抹黑,但也是力不从心,无法从容布局。

    幸好还有夏想!

    夏想在对吴家经济事务上的帮助,除了吴才江之外,无人得知。

    夏想不想让吴家承他的情,也不想让吴家其他人误会,他只是在合适的时候和吴才江暗中见面或是通话,告诉吴才江机会来了,要及时抓住。

    出于对夏想的信任,吴才江对夏想的建议言听计从,两次重大提升,数次对长远有利的布局,都是得益于夏想的及时提醒,吴才江心里如明镜一样,如果没有夏想,吴家的经济总量能维持现状就不错了,别说提升三分之一,就是提升十分之一也是了不起的成绩。

    夏想一再要求吴才江不要对外说出真相,吴才江也保守了秘密,但今天,在吴才河接连攻击夏想,而夏想气愤之下说出自绝于吴家的话时,吴才江终于忍不住了,说出了他和夏想之间的秘密。

    也是夏想最大的秘密。

    吴才江话一出口,一座皆惊。

    吴老爷子的目光淡然而威严地落在夏想身上,半晌没有说话,只是悠长地叹息了一声。

    吴才洋也是震惊之后,微微摇头,目光在夏想身上停留了多时,也是感情复杂地摇了摇头。

    吴才河的表情最精彩,先是震惊,随后一脸愕然,再后一脸羞愧,慢慢地低下了头,默然无语,不再作声。他知道,吴才江的话肯定句句属实,在事关吴家经济事务的大事之上,吴才江不可能也不会乱说。

    怎么会?怎么夏想帮助吴家很多,却从未从吴家的经济产业之中索取过好处?难道夏想真是活雷锋?

    夏想不是活雷锋,只是吴才河并不清楚的是,夏想并不是一个贪心之人,他从来没有动过要从吴家的经济帝国之中得到什么利益的想法,而更让吴才河不知道的是,以夏想的经济实力,也用不着贪图吴家的任何便宜!

    不止吴才河不了解夏想的经济班底的实力有多恐怖,就连老爷子和吴才洋对夏想的经济班底到底是多深厚的实力,也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片刻的沉默过后,夏想开口了:“三叔过奖了,我并没有做什么,相比老爷子对我的爱护,我做得还不够好。”

    “不提了,不提了。”吴老爷子终于开口了,将筷子重重地一放,“夏想不亏欠吴家什么,吴家也不欠夏想什么,扯平了!以后吴家谁还觉得可以有资格向夏想开口提什么过分的要求,就是吴家的不肖子孙!”

    吴老爷子的声音很大,所有与会的吴家的二代三代四代,无一人不听得清清楚楚。

    人人都明白,老爷子的话,一语定论,划清了吴家和夏想之间的界限,以后夏想的道路有多宽广,位置有多高,都和吴家无关。吴家如果有谁敢以种种理由接近夏想并且向夏想提出任何要求,都是违背吴家的家训,违背吴老爷子的意志,就是数典忘祖!

    表面上吴老爷子的话似乎对夏想不公,其实深入一想的话才会明白,老爷子是对夏想的爱护。吴家自吴才洋后,政治上将后续乏力,而恰恰是从吴才洋时起,国内开始进入夏想时代。老爷子为吴家全体划了一个条条框框,就是不想让吴家无所事事的后代以各种理由接近夏想并且向夏想提出过分的要求,从而让夏想难做。

    可以说,今天的一番争论,也引发了老爷子对未来长远的深思,他才一语定乾坤,为吴家和夏想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敲定了基调,从此,吴家的后代在处理和夏想之间的关系时,准绳就是吴老爷子今日的一番讲话。

    吴才河更是无话可说了,深深地低下了头。

    吴才洋轻轻咳嗽一声,说道:“夏想和吴家的关系本来就清清楚楚,没有任何纠缠不清的地方。我批评他,是站在公事公办的立场上。”

    吴才洋的言外之意是说,他身为中组部部长,有资格批评夏想的所作所为,至于别人……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就不必多嘴了。

    吴才洋早年一人在西北偏远之地,和家中关系一直紧张,不但和老爷子性格不和,在家中也不受吴才江和吴才河的欢迎,现在他回京多年,虽然和老爷子的关系恢复如初,但和吴才江、吴才河之间,还是心存芥蒂。

    吴家家事,也是一笔糊涂帐,难以算得清。所以夏想才远离吴家家事,从不插手一分。他无意评价吴才洋在吴家的地位,也不想帮助吴才洋在家族之中巩固掌舵人的权威。

    吴才洋的话,让吴才江微露不满,也不让吴才河的脸色更加难堪。

    “才洋,照你这么说,我是夏想的长辈,就不能说他几句了?”吴才河很是不快。

    夏想也没想到今天的吴家家宴会开成这样,也让他见识了家族之中真实而不和的一面。他本想打住这个话题,老爷子就哼了一声说道。

    “你们吵来吵去有什么用,要听听夏想到底是怎么想的,他不是一个分不清轻重的人。”

    若是以往,夏想肯定会解释几句,今天他却淡然一笑,摆了摆手:“既然我和吴家的关系已经划清,那么大会的成败已经和吴家无关了,我也没有必要解释什么了,成败都由我一人承担。”

    事情发展到现在,吴老爷子还没有就夏想召开大会一事具体表态,老爷子似乎也不想表态了,而是举起了酒杯:“好,说得好,既然事情和吴家无关了,夏想就确实没有必要解释清楚了,来,同起一杯。”

    几人一起举杯,气氛又恢复了平和。但在平和之中,却有一股暗流在涌动。

    十几年后,和梅、邱、付三家一样,吴家的家族盛况不再,当年曾经辉煌一时的四大家族势力,已经四分五裂,难以形成具有影响政局的气候。主要是三代之后,各家之中不成器的子孙一多,凝聚力就开始下降,再加上国内政治气候的剧变,家族势力大有式微之势。

    家族势力的式微,为一人的问鼎创造了极其有利的条件,分散的家族势力纷纷寻找新的阵营,最终都凝聚到了一人的旗下,借此人的威望,重振家族势力的雄风。

    也幸亏有了此人的存在,才让家族势力得以延续,没有就此瓦解。而此人也借凝聚分散的家族势力之机,牢牢掌控了大权,开创了中华民族历史上最强盛的盛世。

    家宴结束后,夏想先和连若菡说了一会儿话,谈了谈关于经济班底下一步动向的话题。

    对于夏想的做法,连若菡是举双手赞成,她抱着夏想的胳膊,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之上说道:“吴家是吴家,我是我。你说什么,我做什么,反正我是夏家的人了。”

    家宴上的一幕,让连若菡很欣赏夏想的坚决,虽然是有矛盾冲突,但总算让夏想和吴家之间的关系完全划清了界限,也是好事。

    夏想刮了刮她的鼻子:“好吧,我承夫人的情了。”

    “你就美吧你。”连若菡得意地一笑,“你的经济班底的规划,很鼓舞人心,我决定了,等参加完你的大会再走。”

    晚上,夏想住在了吴家。晚饭后,他被请到了吴老爷子的书房之中,一进房间才发现,不但吴才洋在,吴才江和吴才河都在。

    吴老爷子一脸凝重,语气低沉地说道:“今天家宴上,人太多,有些话不好挑明,现在正是时候……”

    夏想很恭敬地说道:“请老爷子吩咐。”

    “你在下马河畔举行的大会,我有一个建议……”

    回到房间之时,连若菡已经沉沉地睡去,她安静而甜美的睡姿就如一朵睡莲,令人心生无限爱怜。夏想轻轻替她盖上一层薄被,见月光透过窗棂落在她的脸上,一瞬间竟让她的容颜美不胜收,犹如仙女。

    耳边响起吴老爷子一番语重心长的话,夏想的心境也和月上中天的夜空一样,浩瀚无限,万里宽广,他知道,下马河畔的盛会,将会是一次别开生面的大会,必将为国内的政局投下一方引发轰动的巨石。

    手机,就突兀地响了,幸好他开的是震动,才没有惊醒连若菡的清梦。

    “夏省长,明天中午,全聚德8号间,我请客,可否赏脸光临?”

    一个熟悉但遥远的声音传来,夏想意味深长地笑了。对手的耐心,只比他估计中多了一个小时。

    好,是该和他坐在一起,新帐旧帐一起算个清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