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2184章初具气象求月票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夏想和曹永国有许多共同的朋友,毕竟都是从燕市起步,在燕省借势,并且迈向了全国最新章节。请使用本站的拼音域名访问我们.

    门口站着的几人,如果说当前站立的陈风不让夏想惊讶的话,后面的几人,就让夏想颇有惊讶之意,不是惊讶几人会来,而是惊讶几人怎么会聚在一起?

    陈风站在最前面——都退居二线了,同来的几人也不讲究排序了——他的后面是叶石生。叶石生按级别,比陈风要高。

    如果叶石生的出现只让夏想微微一惊,那么叶石生后面的钱锦松就让夏想很是吃了一惊,钱锦松怎么也来了?

    再看钱锦松的身后,是宋朝度、李丁山、邢端台、卢渊源、胡增周,甚至还有方进江,夏想就恍然大悟,总算明白了什么,又欣慰地笑了。

    如果再加上梅升平和付先锋也出现的话,就差不多凑齐了,就是国内官场上曾经提过一提但却没有形成气候的燕省帮!

    也确实,众人都是燕省走出来的高官,但大部分只是有过在燕省为官的经历,并非全是燕省人。但又不得不说,宋朝度、李丁山,再加上了夏想和曹永国,燕省走出的有分量的官员,真也不少。

    夏想急忙起身相迎,今天的聚会确实有发起人,没有发起人,不可能凑得这么齐,他只一下就想明白了什么,向前说道:“陈书记,难得有雅兴发动这么一个活动,也不提前打个招呼,我好准备一下。”

    陈风见夏想只一下就猜中了他是发起人,哈哈一笑:“一帮老朋友凑在一起聚一聚,还要准备什么?刻意准备就见外了。”

    确实。陈风是此次聚会的发起人,为了今天的聚会。他提前准备了一个月,各方联络,亲自打电话,一个一个敲定时间,邢端台、卢渊源和胡增周、方进江好说,退的退,二线的二线,时间充裕,好安排。主要是宋朝度、李丁山和叶石生、钱锦松的时间不好确定,直到三天前才最后确定了日期。

    叶石生和钱锦松是半退的状态,但也有事在身,不好一下确定时间。陈风的直脾气上来。说什么也要促成这一次的聚会,就各方不停地协调,最终总算凑齐了当年在燕省的一帮老人。没留下太大的遗憾。

    当然,还有王鹏飞等几名燕省老人没有联系上,也不是没联系上,而是陈风故意没有联系,选择性遗忘了。其实燕省燕市当年的老人还有不少,只不过有些人已经远去。比如高成松、范睿恒,有些人已经因政治立场而渐行渐远。最终十几年后还能聚在一起的,都是志同道合者。

    夏想望着一个个熟悉的面孔,十几年的往事一起浮上心头,心中涌动的是感动和感慨。他一一将众人迎了进来,没有主动伸手握手——以他的级别,应该主动伸手,但众人都是他的老领导,出于对老领导的尊重,他礼让三分。

    对于每一个人帮过他的人,夏想始终怀有深深的敬意,并且永远铭记在心。

    第一个和夏想握手的反倒是方进江。

    作为夏想在燕市初识的几人之一,夏想对方进江一直怀有深深的感情,他和方格的友情也一直保持了十几年,甚至方格的妻子蓝袜还是曹殊黧的同学,曹殊黧也算是半个媒人。

    方进江主动伸手和夏想握手,花白头发的方进江比起当年老了不少,但气色还不错,他紧紧握住夏想的手说道:“夏省长,我由衷地替你感到高兴,你能有今天的成就,是整个燕省的骄傲。”

    方进江并非燕省人,但对他燕市燕省的感情,不比在座每一个人少,毕竟燕市成就了他的一切,现在方格也在燕省省委工作,还娶了燕市的媳妇,可以说燕市已经和他的家乡没有两样了。

    钱锦松和夏想握手:“夏省长,我刚认识你的时候,你才二十五六岁,一转眼都十几年了,要我说,你用十几年的时间走过了别人三十年才能走过的道路,不简单,绝对不简单。”

    钱锦松也和当年一样,说话时总是一脸微笑,笑容很意味深长。他能来,很出乎夏想的意料,钱锦松和燕省一帮老人当年的关系并不是十分密切,甚至可以说不是很团结,但还是一同现身,估计也是因叶石生的原因。

    钱锦松和叶石生关系很好。

    夏想猜错了,钱锦松之所以决定前来参加聚会,全是因他之故,是钱锦松完全看好他的前景,想借机和他走近并且进一步拉近关系。

    话又说回来了,今天的聚会之所以得以成功举行,全因夏想的凝聚力之故,只靠以前的旧情相聚在一起,也可能成功,但有些人就不会到场。

    而且曹永国也没有那么强的凝聚力。

    就是说,今天虽是燕省一帮故友重逢,又是在曹永国的京城新居,其实主角还是夏想!

    叶石生和夏想握手:“人在燕省,无时无刻不感受到你的存在,下马河、森林公园、静心居,直到现在,我在下河马散步的时候,还经常听一些人说起当年的夏区长搏击洪水的事迹,夏想,我很佩服你,当年你才是下马区的区长,就能为燕市规划了十几年的未来,了不起,真了不起。”

    叶石生最近经常往来于燕市和京城之间,一开始是偶而在燕市住上一段时间,现在基本上每年有一大半时间住在燕市,他越来越喜欢燕市的从容和悠闲,虽然燕市经济文化都不发达,但燕市人温和并知足常乐,燕市是适合生活的城市。

    对夏想的未来,叶石生承认当年担任省委书记时,看走了眼,他当年对夏想半是欣赏半是不满,欣赏夏想的能力,不满夏想的所作所为。虽然当时也认为夏想是一个可造之才,却没想到夏想的升迁之路如此强势上升,直到今天已经呈现锐不可挡之势!

    叶石生现在已经百分之百相信,夏想就是继古秋实之后的第七代接班人!以前,他还不相信夏想成为后备力量的事实,现在就连保守一势想阻止夏想的崛起之势已然不能,不但现任的中央领导班子集体已经认可了夏想,而且下一届中央集体也默认了夏想作为第七代接班人的事实。

    中央对接班人的培养,是一个系统工程,关远曲一登位,古秋实一入常,新一代接班人就要进入培养程序了。如果说关远曲的上任还稍有争议,古秋实的培养也有竞争对手,那么夏想被认定为第七代接班人,几乎没有悬念和争议。

    是因为放眼天下,夏想已经没有了可以与之对等的竞争对手!

    叶石生感慨万千,好一个夏想,当年曾是他的手下,现今已然高居省长之位,当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和叶石生有同样感慨的还有邢端台、卢渊源和胡增周,三人和夏想关系不远不近,既无过深的交情,又无过节,邢端台和卢渊源主要是和曹永国关系不错,之所以前来,一是想看望曹永国,二是也想借机和夏想见面,要近距离观察名满天下的夏想现在是何等模样。

    一见之下,二人放心了,原以为夏想盛名之下,说不定会心浮气躁,却不想夏想不但更加沉稳成熟,而且在平和大气之中,多了随和和随性,就让二人知道,夏想已经初备气象,初显大将之风。

    几人之中,最懊恼者当属胡增周。

    若是胡增周有长远眼光,在最早认识夏想时就大力拉夏想一把,和夏想建立良好的关系,说不定他现在不至于是退居二线的下场——胡增周调出燕省之后不到三年就退居二线了——要知道当初夏想初入官场之地就是章程市的坝县。

    结果他错失良机,有眼不识金镶玉,在章程和夏想的交往平淡如水,到了燕市才有了更多的接触,但还是瞻前顾后,没有把握住机会,在几次事关重大的转折之中,他明哲保身,没能及时在关键时刻力挺夏想……

    机会,就接二连三的失去,但能怪得了谁?只能怪自己没有一双慧眼,不能够看得长远。如果有一双火眼金睛,可以提前十年知道夏想的今日成就,他当年说什么也要和夏想建立密切的关系,哪怕拼了得罪高成松的危险也要施恩于夏想。

    雪中送炭永远比锦上添花更让人记得长久。

    只可惜,人生没有回头路可走。

    胡增周握住夏想的手:“夏省长,从当年在坝县时的相识,我就知道你是人中龙风。从章程调往燕市时,有人送了我八个字——潜龙在渊,潜龙勿用。我以为是告诫我要待时而动,要善于保存自己,不可轻举妄动。现在我才明白过来,其实那个高人是在点醒我,在燕市潜藏着了一条潜龙,要我审时度势,看清方向……”

    “现在明白过来已经晚了,不过我欣慰的是,夏省长,你依然是不改初衷并且拥有平民情怀的夏省长,我为你感到由衷地高兴!”

    “我也是!”李丁山今天十分开心,他见夏想被众星捧月围在中间,比自己升任了正部还要开怀,众人之中,除了曹永国之外,他自认和夏想关系最为密切,“今天我就大胆说一句真心话,一直以来,我都当夏想是我的亲人,他的每一步成绩,我都无比自豪。”

    ps:说一下订阅的事情,现在订阅,比7月后的订阅对作者的意义完全不同。现在订阅,作者可以获得最大收益。而7月之后的订阅,作者只能得到极少的一部分。因此,在官神完本之前,老何再郑重其事地向兄弟们呼唤订阅的支持!两年半的努力和坚持,每一次订阅,都是官神的基础!谢谢。。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