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2166章意味深长的插曲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约好了和叶天南晚上见面的时间地点.夏想继续陪卫辛和宋一凡前去挑选别墅,反正离见面时间还有几个小时,他的时间足够TXT下载。

    主要是他太了解卫辛了,如果他不陪她敲定别墅一事,一转身,她就会以各种理由不去购买。

    以卫辛的实力,一栋别墅不是问题。问题是,夏想想让她享受生活,呼吸郊外新鲜的空气,再自己种植一些蔬菜和花草,有利于身心健康,对卫辛的隐疾大有好处。

    住在压抑的高层的楼房之中,缺少阳光和花香,难以滋养卫辛的灵性。

    多少年了,夏想都没有听到卫辛轻快地哼唱歌曲,他很想听到卫辛自然而然的歌声最新章节。

    歌声也是心声的流露。

    开上卫辛的奥迪,夏想充当了司机,后座坐了两位美女,他也心情大好,一路向西,直奔西郊的西山别墅而去。

    一路上,欢声笑语,卫卒和宋一凡也不知说些什么,反正二人不时欢笑声声,甚至卫辛还和着汽车的乐曲轻轻地哼唱了一首歌。

    一首久远的老栗,正是当年夏想在酒吧初遇卫辛之时,卫辛弹唱的歌曲。

    卫辛的歌声婉转轻灵,但总有一股淡淡的忧伤挥之不去。再加上她有一副微带沙哑的独特嗓音,声线极有穿透力,听来犹如天籁之音。

    不过却是令人伤感的天籁之音。

    夏想听得入了迷,仿佛时光倒流,他瞬间回到了从前。

    人,总是喜欢怀念过去的美好,有时也总认为初识的时光最纯真。也是,在最初的相识之时,彼此之间最真诚相待,都刻意隐藏了缺点而放大了优点,才觉得对方完美而令人心醉。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最初的ji情消退之后,缺点暴露,双方就开始互相折磨对方,直至一方筋疲力尽,直至感情消磨殆尽。

    然而夏想对卫辛的感情却是时间越久越浓。

    固然与夏想和卫辛不常在一起有关,距离产生美,也与夏想对卫辛深深的迷恋有关。

    是的,几乎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其实夏想最爱曹殊黧和连若菡,却最迷恋卫辛,卫辛在和他最初的际遇时,以她的歌声给了他慰藉,让他走出了人生的低谷。

    卫辛的形象和歌声牢牢地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让他永难忘怀。

    每个男人都有最难忘的初恋,卫辛不能算是夏想的初恋,却是夏想最想初恋的女人。

    这些话,他一直埋在心底,从未对卫辛说起。每个人都有永远不会示人的秘密,夏想也想保守自己的秘密,只他一人得知。

    夏想就只有!个心愿,希望卫辛快乐平安地过一生,哪怕病发,也要等她老了。

    但在年轻时,在她还能快乐时,就尽量快乐多一些。

    到了西山别墅口、京城其实和燕市一样,西部临太行山,从燕省最南的单城,到燕市,再到京城,西部山区其实都可以称之为西山一感受到和市内截然不同的清新空气,夏想就更坚定了为卫辛买一栋别墅的想法。

    如果卫辛执意因为钱的问题而不肯买,夏想就为她出钱。其实夏想早有此意,只是他清楚卫辛的性格,如果他提钱的问题,卫辛会很不高兴。

    有一处名叫上山间的别墅小区,户型和位置都不错,吸引了夏想的目光。夏想早年从事房地产行业,自有专业的眼光,知道上山间的开发商有品味,而且从布局到户型都别具匠心,他就相中了上山间。

    在经过一番咨询之后,夏想为卫辛挑选了一栋劲平方米的别墅,带小院和车库,有露台,非常雅致,精致而又宜居,价格下来3000万左右。

    “太贵了……”卫辛如夏想所想的一样,不舍得了,“要占这么多资金,我现在要扩大经营,3000万用来投资,可以产生多少效益?喂,要不,还是不要买好了。”

    “要不,我给你出钱买好了。”夏想就说,“投资为了赚钱,赚钱是为了生活,只赚钱不生活,也不是人生之道。”

    “就是,卫姐姐,别不舍得,我出一千万好了。”宋一凡一下就喜欢上了上山间的别墅,也鼓动卫辛买下,“我就只有一千万了,要是我有三千万,我肯定买了,要留出一个房间装修成大大的书房。”

    卫辛犹豫了:“小凡,那……,你得答应和我住在一起,我一个人住别墅,太大了。”

    “我当然要和你一起住了,有别墅不住再住鸽子间,我还不傻。”宋一凡一边说,一边冲夏想做了个鬼脸,言外之意就是怎么样,我够朋友吧,多替你照顾卫辛。

    最后卫辛被说服了,主要是夏想态度坚决,她不想让夏想不高兴,虽然还是觉得有点心疼,但想想钱可以再赚,人的快乐转瞬即逝,她就想开了。

    夏想很高兴,他很久没有感觉到购物的快乐了,拿过图纸就帮卫辛设计装修,以他专业的眼光告诉卫辛哪里放沙发,哪里放床,用什么材料,哪个设计一个衣柜,等等,还告诉卫辛后花园种一些什么花草有利于身心健康,再空出一块地来种植蔬菜,既有利于修身养性,又可以杜绝污染。

    夏想如此这般一说,卫辛心花怒放,就想着在院中种一架葡萄,葡萄下面架上古筝,她可以在每个月圆之夜在月下抚琴,多有诗意。

    宋一凡也说:“太浪漫了,太美好了,我也要学琴,到时和我卫姐姐一起演奏一曲《春江花月夜》,想想该是多么美好的时光。”

    夏想哈哈大笑:“好,我给别墅起一个名字,就叫二十四桥明月夜……”,

    “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萧?”卫辛喃喃低语,“确实是人生盛景,好吧,我买了。不过事先声明,不许你出一分钱,也不要小、凡出钱,这点钱,我自己还花得起。”

    夏想和卫辛、宋一凡三人只顾低头说话了,没注意到周围的异样,一抬头才吓了一跳,四五名售楼小姐将他们团团围住,个个脸上都露出惊喜的神色,双眼放光地盯着夏想不放。

    夏想吃了一惊,用手一摸脸,难道脸上开花了?

    卫辛和宋一凡也愣住了,还是宋一凡反应快,伸出小手在几个售楼小姐的眼前一晃:“哎,别那么花痴地看着夏哥哥好不好?他是帅了一点,但也不至于帅得惊天动地……y

    话未说完,其中一个售楼小姐惊叫一声:“哇,他真是夏想!”

    “不许叫夏想,要叫夏省长!”旁边的一个售楼小姐拉了她一把,小声提醒她。

    “就是,就是夏”…夏省长,您好,我是伍媚。”售楼小姐微微弯腰向夏想鞠躬问好。

    夏想呵呵一笑,伸手和她握了握手:“你好伍媚。”

    “夏省长好,我是林夏。”又一个售楼小、姐冲夏想笑得阳光灿烂。

    “夏省长好,我叫沈冰!”

    “夏省长好,我叫杨紫曦。”

    得,整个一个《北京爱情故事》的四姑娘全部到齐了,夏想笑道:“你们的名字真有意思。”

    “夏省长,我特别崇拜您,您的出现,让我觉得中国又有希望了。”林夏眨动着大眼睛说道,“我们四个人都特别崇拜您,尤其是沈冰,她懂德语,上德国网站全程追踪您的行踪,当我们看到您的演讲时,我们四个人兴奋得一晚上都没睡着……”

    难得现在的小女孩还关心国际大事,夏想就饶有兴趣地对几人聊了几句,正说话时,忽然一人来到面前,厉声喝道:“都不用工作了,啊?!上班时间聊天,太过分了!”

    几女听了都吓得一吐舌头:“王总来了,不好意思夏省长,我们赶紧工作了。”

    几人一散开,现出一个年纪40岁左右的男人,他穿着倒是整齐,只不过板着脸,威势十足,上下打量了夏想几眼,冷冷说道:“这位先生如果不买别墅的话,不要影响售楼部的正常工作,售楼部不是阁下泡妞的地方。”

    夏想还没恼,宋一凡恼了,她向前一步,气愤地说道:“睁大你的眼睛看看,夏哥哥身边有卫姐姐和我,还用得着泡你的售楼小姐?你不要狗眼看人低!”

    王总怒了:“你怎么骂人?对不起,请你们离开我的售楼中心,别墅不卖你们。”

    宋一凡还要争论什么,被卫辛一把拉住,卫辛说道:“既然不卖我们,我们还求着买不成?走,去别处。”

    夏想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气焰嚣张的房地产开发商,本想理论几句,一想算了,本来就是自由买卖,还强买不成?他拉过宋一凡和卫辛,转身就走,大度、从容并且淡定,自始至终就没和王总说上一句话。

    才走两步,就听到林夏急急地对王总说道:“王总,你知道他是谁?”

    “能是谁,一个富二代。”

    “什么富二代,他是夏想夏省长!”

    “啊!”王总目瞪口呆,“真是夏省长?”

    “当然是真的,这玩笑可不敢开!”其余几个售楼小姐异口同声。

    王总愣了片刻,突然飞一般冲了出来,拦在了夏想的面前,一脸ji动,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过了半晌才又突然“扑通”一下跪倒在了夏想,泪流满面。

    “夏省长,恩人啊!”

    夏想顿时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