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2165章悄然发生的变故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夏想没有故意现身,只是多看了一眼之后,就悄然离开了。

    就一般人来说,人各有志,不可强求,就政治人物来说,人各有立场,不能左右。夏想不会评价叶天南和周鸿基在事件之中的立场,反正他的原则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如果叶天南和周鸿基会在事件之中成为马前卒,那么他也会毫不犹豫施展各种手段将二人斩落马下,不会顾及以前的交情。不是他心狠手辣,而是此事事关重大,是几方势力最后一次划分势力范围,万万不能掉以轻心和心慈面软。

    夏想没再停留,直接来到了卫辛的住处,有一段时间未见卫辛,他很是想念卫辛的美好。

    之前,他已经和雷治学通了电话,西省一切无忧,平稳有序,政府事务暂时由马昱代为行使省长职责。夏想就以国务院还有事情为由,提出还需要再留京几天,具体回去日期待定。

    雷治学也没说什么,随口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夏想感觉雷治学情绪不高,对京城方面的动静也没有任何表态,甚至对他的言论事件提也没提,就不由暗暗摇头。

    西省政绩有了,雷治学暂时入局无望,好象心气也泄了一样。政治人物,升迁就是第一生产力。

    卫辛在家。

    敲开门,卫辛穿了一件白色睡衣,面露淡淡笑意,一下朴入了夏想怀中:“你可来了。

    微带沙哑的嗓音穿透了十几年岁月的风霜,扑面而来的依然是最熟悉最动人心弦的乐章,夏想一瞬间想起了当年在酒吧之时听卫辛唱歌的时光,内心最柔弱的感觉被轻轻触动了,眼前的卫辛变成了当年坐在台上唱着忧伤的歌曲的卫辛,昔日重现,感慨无限。

    将卫辛轻轻揽在怀中,夏想柔声说道:“忽然想听你唱歌了,什么时候可以唱来让我听听?”

    卫辛开心地笑了:“那还不容易,现在就可以了,我刚学会了古筝,下一步,还打学琵琶。”

    “现在……”夏想嘿嘿一笑,“现在可没时间听你唱歌,现在我只想好好欣赏一下你的美味川

    卫辛嘤咛一声,转身要跑,却被夏想从背后拦腰抱住。

    一直陪卫辛缠绵了一个上午,直到中午时分,夏想才心满意足地起床,准备享受卫辛的午饭。

    也是最近一直太劳累了,今天就偷得浮生半日闲,好好放松休闲一下,也正好和卫辛共同努力,回味十几年的一往情深。

    卫辛比夏想勤快多了,只躺了不久就下床做饭去了。

    几个女人之中,若论做饭手艺,曹殊黧当属第一,肖佳第二,卫辛可排第三。但夏想每每吃卫辛的饭却是最多,原因无他,而是他和卫辛在一起时,心情最为舒适和淡然。

    当然,也不是说和曹殊黧、肖佳在一起心情就不舒适了,而是他习惯了曹殊黧和肖佳的手艺风格,却始终对卫辛的风格有别样的期待

    夏想很久没有舒服地躺在床上赖床不起了,他双手抱头,半眯着眼睛,思索整个事件的后继发展,以及种种可能的后果,心情却是平静之中有坦然。

    倒不是说自信有吴老爷子和老古出面,完全就可以抵挡住反对一系的攻击,而是事件的复杂在于,不但要确保他安然无事,还要让代复盛不受连累,事情如何操作,就要颇费脑筋了。

    如果最后他从容过关,而代复盛为此被反对一系成功抹上污点,就是他的罪过,毕竟是由于他的言论才引发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他不是没有担当之人,不能只顾自己而不管别人,更何况,这个别人不是别人,是下一届的总理。

    如果此事处理不当,那么他和团系之间好不容易才建立的信任和合作,就有可能在十八大之后,逐渐疏远。或许也正是反对一系想要达到的更长远的目的,分化合作的双方,是一箭双雕的妙计。

    对方想得长远,夏想就要比对方想得更长远,才能在化解对方的攻势之后,反手一击,让对方也品尝到苦果。否则就和菲驴殡挑衅中国一样,如果上蹿下跳了一个月之久,中国既没有打他耳光,又没有朝他家门口撒尿,他没有一点损失,那么下次有利可图时,肯定还会再来捣乱。

    菲驴殡是不是被中国阴了一手,尝到了窝心脚的难受,就不好说了,夏想暂时目光还放不到南海那么偏远的地方,他还是更需要关注京城之地。

    “喂,饭好了,懒虫,起床吃饭了。”

    卫辛从来不喊他的名字,好象喊他的名字就显得疏远了一样,夏想笑笑,只随便穿了一件内衣就下床吃饭了。

    卫辛大叫:“要死了,你穿成这个样子,我不许你吃饭!”

    夏想无奈,只好又穿了一个背心,还很无辜地说道:“行了吧?真是,在家里吃饭还那么多讲究?要不要我打个领带?”

    话未说完,就听到外面有人敲门:“卫姐姐,是不是开饭了,我来蹭饭了。”

    夏想一平跳了起来,宋一凡!

    他二话不说转身进了房间,赶紧穿戴整齐,可不行,让宋一凡看到他半裸的伟岸形象,他的好哥哥形象就毁了。

    卫辛吐了吐舌头,故意拖了一拖才开了房门:“小凡,不好意思,正打算去叫你,还没去你就来了。正好,你夏哥哥也在,今天算是团圆了。”

    “呀,夏哥哥也在,真的呀,太好了。”宋一凡眼睛乱转,一眼就看到了卧室凌乱的床,笑了,“夏哥哥是不是没地方住了,来卫姐姐这里借宿了?”

    有些事情心知肚明,但谁都不会点破,宋一凡半真半假的话,让卫辛双颊飞红,她嗔怪一声:“小凡不许乱说,今天是我偷懒,起床没叠被子。”

    “我可记得卫姐姐从来不会不叠被子,夏哥哥,你不会骗人,你说是谁在床上睡觉了?”

    夏想没辙了,大义凛然地说道:“我……怎么知道,我来和卫辛谈谈她的公司的发展方向,她的卧室是私人的地方,我都没有进去。”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宋一凡咯咯一笑,“不管了,我先吃饭了,饿了。”

    夏想和卫辛对视一下,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无奈和好笑。

    宋一凡吃得很开心,显然她已经习惯了卫辛的手艺,一边吃还一边说:“卫姐姐,中央电视台要拍《舌尖上的中国》的第二部,我推荐你去参加拍摄,如果没有你的手艺上电视,肯定不精彩。”

    “还有,夏哥哥,我有一件正事要向你通报一声,爸爸来京城了,你想不想见他?”

    “吃饭还占不住你的嘴。”夏想笑着用筷子打了宋一凡的脑袋一下,心里却是对宋一凡吃得欢说得快的可爱俏皮,无比喜爱,宋一凡是比以前高中女生时期成熟了许多,但她的活泼开朗的性格未变,多少年了,一直就是他的开心果。

    “宋书记怎么又来京城了?”夏想正想找宋朝度商议一件大事,事关他的反击大计,不想宋朝度人在京城,倒是好事。

    “我也不大清楚,只是听说是为了李叔叔的事情。”宋一凡夹起一块茄子,放在了嘴里咀嚼了几下,赞道,“卫姐姐的手艺见长,又或者是,为不同的人做饭,手艺就大不相同。”

    卫辛也拿筷子打了宋一凡一下:“就你话多,打你!告诉你吧,你吃的茄子是我在阳台上自己种的,纯天然,自然成熟,自然口味要好许多了。”

    夏想感慨,卫辛真是一个生活到了极致的女子,就说:“卫辛,你和小凡其实可以到京郊买一栋别墅,然后在后院自己种植蔬菜花草,也是乐趣。”

    “好呀好呀,我赞成。”宋一凡拍掌叫好。

    “可是,要花很多钱,我还打算都用来投资,不想投入到房产中。”卫辛不是缺钱,是不舍得多花一分钱。她的观念就是,惜财就是惜福。

    “生活舒适惬意了,才有饱满的精神去工作,其实,两者并不矛盾。”夏想倒希望卫辛拥有一栋别墅,一是安静,二是可以自己种植一些蔬菜花草,修身养性。

    “好吧,我会考虑的。

    ”卫辛最听夏想的话,算是答应了。

    宋一凡开心极了:“太好了,我要住大别墅了。”她就是凡事都能找到快乐点,其实以她的条件,住别墅还是难事?

    难得今天轻松休闲一次,下午,夏想和宋朝度通了一个电话,得知宋朝度到明天才有时间,就索性什么也不再多想,彻底休息一天,好好陪陪卫辛和宋一凡好了。

    夏想就陪卫辛和宋一凡去京郊挑选别墅了。

    走到半路,电话响了,是叶天南。

    夏想接听了电话:“天南兄,你好。”

    “夏省长,有件重要的事情想和你坐下谈谈,晚上有没有时间?”叶天南的声音平静之中,有一丝压抑不住的迫切之意。

    联想到叶天南最近和周鸿基之间的异动,再联系到言论风波的波动,叶天南在此时提出面谈,而且还说有重要事情,夏想就心中一跳,知道事情肯定发生了变故。

    夏想猜对了一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