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2162章第一次围堵行动需要月票了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国与国之间的外交其实和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大同小异,实力、地位和修养,都具体表现在对国际事务的处理方式之上TXT下载。

    美国喜欢霸权,也喜欢指责别人,比如在联合国一次制裁表决中,中国投下了反对票,结果惹得美国大为不快,美国联合国代表当场指责中国的反对票是极端不负责任的行为,而且还恼羞成怒地当众诅咒了中国几句,令联合国各国代表目瞪口呆。

    美国代表声称,安理会某些国家为了自己的利益,坚定地出卖了叙利亚人民的意愿。

    而美国的坚定跟班英国更是不顾外交礼仪,将中国投下反对票说成是联合国耻辱的一刻美英不顾外交礼仪的失态,在近乎歇斯底里的对中国的攻击之下,暴lu出的是所谓的世界警察操纵联合国不成,而恼羞成怒的无赖嘴脸。

    从联合国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只要是有利可图的地方,都会有美国的影子。

    就连夏想在一次宴会上的发言,美国也能小题大做上升到外交的层次,所谓的自由和正义的化身,其实不过是一个自高自大、不容别人挑战权威的自si自利的大个子罢了。

    一下飞机就听到他惊动了美国政府向中国政府提交了抗议,夏想摇头一笑,对美国sè厉内茬的做法颇为不满。根本就是无聊的举动,何必多此一举,是为了显示美国的伟大和强壮,还是为了证明美国的老虎屁股mo不得?

    美国不是纸老虎,但美国确实是一个精明无比的国家,有时精明过度就成了sè厉内茬,比如在南海风bo之中,美国就扮演了极为不光彩的角sè。在放开绳子丢下一根骨子让一只疯狗朝中国狂吠一个月之后,疯狗转身向美国伸手讨要表演报酬,结果美国只是许了一个空头支票并且对疯狗要求美国承诺保护疯狂的安全,美国总统脸一黑,表示没听见。

    对于美国的伎俩,夏想算是领教过了中国领导人多次被美国的大话吓得不敢大声说话实际上,如果中国敢在南海打响第一枪,美国的军舰会立刻以补给为由后退几百海里。

    也可以理解,和中国开战代价太大,就是将南海小国都免费送给美国都不划算,美国会做赔本生意?

    夏想就很无奈地向代复盛说道:“都是我的醉话引发了外交纠纷我要向党中央、国务院承认错误。如果中央批准,我也愿意当面和美国方面对话,就我的醉话引发了美国方面的不安表示遗憾。”

    代复盛被夏想的讽刺逗笑了:“美国方面听不懂醉话,更听不懂反话,你也不必多说什么了,这件事情,由我向党中央、国务院汇报。”

    夏想心中大定他没看错人,代复盛有担待有责任心,值得托付。

    美国的外交抗议石沉大海最后只收到中国外交部一封公函答复了事。本来就是无足轻重的一件小事,难道还要外交部亲自出面解释不成?

    和上次夏想拿可口可乐开刀事件不同的是此次他的举动赢得了外交部的掌声,外交部甚至专门打来电话,对夏想支持外交部的工作表示了感谢。

    夏想随代复盛到了国务院,在国务院停留了半个小时之后,正要离开的时候,接到通知,总理要见他。

    时间紧急,芯理只有十分钟时间,就没安排到别处会面夏想就第一次来到了总理的办公室。

    总理正在紧张的工作之中,一见夏想进来,先放下了手中的工作,主动和夏想握了握手,说道:“夏想同志,一路辛苦了。”

    “不辛苦。”夏想答了一句,然后静等总理的指示精神。

    总理似乎犹豫了一下才说:“听说你在中德工商界晚宴上,说了一番引起了争论的话9”

    “是,正要向总理汇报这件事情……”夏想顺势下坡,就将当时的情景详细说了一说。其实他本来想先向总书记汇报之后,再向总理汇报,但总理先主动找了他,他就只能顺水推舟了。

    总理听了,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并未表态,说到了别的事情:“昨天才和朝度见了一面,谈了谈对朝度下一步的工作安排。”

    从总理的办公室出来,夏想感受到京城火热的阳光和轻度污染的空气,一时有些失神,莫名怀念起了在哥德堡的时光。

    欧洲三国之行,最让他留恋并且留下良好印象的,还是瑞典。

    瑞典一直是中立国,国民富足而平和,没有太多野心和政治诉求,人们生活在祥和和安康之中。也正是瑞典人平和以及平静的内心,才制造出沃尔沃低调、安全和环保的汽车品牌。

    古玉也是一个内心平和并且知足常乐的人,所以在她在欧洲转了一圈之后,最终选择在瑞典休养,也是她内心对平和生活的追求和真实写照。

    夏想正在微微发愣时,被一人打断了思路。

    “夏省长,真巧。”

    抬头一看,不由愣住,竟然是周鸿基。不,还不是周鸿基一人,他身旁还有一人一一叶天南。

    望着昔日曾经的对手,夏想一时思绪飘远。

    周鸿基和叶天南是反对一系和平民一系为了抗衡他,而各自推出的重点培养的后备力量,但如今,周鸿基人在齐省,距离正部还有一届的距离,邱仁礼走后的齐省,周鸿基也没有扶正的可能。

    叶天南更不用说了,他虽然成功担任了岭南的省纪委书记,但他身上有污点在身,想要顺利迈入正部之部,怕是十年八年之后了,就是说,不出意料的话,叶天南最终会止步在省委书记的宝座之上。

    都已经被他拉下了很远的距离,除了周鸿基还有一定的威胁之外,平民一系暂时后续无力了。

    当然,也不排除平民一系在十八大之后突然杀出几匹黑马的可能,也不排除反对一系除了周鸿基之外还有后手。

    夏想和周鸿基、叶天南分别握了握手,笑道:“周兄和叶兄怎么一起了?”

    叶天南抢话说道:“也是巧遇,我是向付副总理汇报工作,鸿基是到中纪委有事情要办……夏省长的欧洲之行,收获不小,我听到了一些传闻,扬我国威,很好,呵呵。”

    叶天南的话是由衷地赞叹,夏想相信叶天南的话是真心话,叶天南在对外事务上,有其强势的一面。

    周鸿基并未对夏想的欧洲之行发表意见,只是在一旁笑而不语,比起叶天南,周鸿基还是多了一些含蓄和温和。

    告别叶、周二人之后,夏想回想起和叶天南、周鸿基二人之间的过往,心情出奇的宁静,仿佛一切已经天高云淡,遥远得模糊了。

    在中南海的一次偶遇之后,夏想和周鸿基、叶天南再见面的机会,已经很少了。主要是各自分别忙碌,而夏想和周鸿基、叶天南又渐行渐远,虽然偶有见面,却没有再有坐下交谈的机会。

    圭要是时间不允许,再者随着各自之间的地位差距越来越大,在夏想面前,周鸿基和叶天南不能再从容面对……也是,任谁看到昔日和自己并肩的同事高高在坐,甚至坐在了自己需要仰视才见的位置,谁都会心里有结。

    夏想和周、叶二人分开之后,本想向总书记汇报一下工作,不料得到的答复是总书记暂时没有时间,要夏想等候通知。

    夏想就打算先去和老古见上一面,还没走出中南海,就接到了古秋实的电话。

    “夏想,你来一下,我有话和你说。”

    古秋实让夏想前去的地方不是他在中南海的办公室,而是一处休息室,不大,僻静而怡人,外面有湖有树有阳光。

    推开窗户,有凉风习习,夏想就笑了:“古书记好雅致。”

    古秋实亲自倒了一杯茶:“日常太繁忙了,总需要一个可以静心的地方……,你在中德工商晚宴上的讲话,可是3发了外交风bo,夏想,你分明是给复盛找麻烦。”

    si下里,古秋实喜欢直呼代复盛之名。

    “代副总理说了,不麻烦。”夏想察颜观sè,知道古秋实并未对此事生气。

    作为指定的接班人,古秋实更年轻,思路也更开阔,夏想自认对他的了解比对代复盛的了解还深入,如果古秋实会因他的讲话生气,那么他和古秋实就不会有这么好的si交。

    si交好,是因为xing格相投,是在对一些国内国际的大事之上,有相同或相近的看法。

    “呵呵,对你来说确实是不麻烦,但对复盛来说,确实有点麻烦。”古秋实实言相告,“高层对你的言论争议很大,不少人到总书记面前告了你一状,再加上美国方面的外交抗议的配合,总书记现在面临的压力很大!”

    夏想明白了,怪不得美国方面小题大做提交了外交抗议,原来是为了里应外合,古秋实透lu的消息表明,美国开始发动第一次针对他的围堵行动了。

    果然,美国的影响力果然惊人,能惊动部分中央高层亲自出面向他问罪,怪不得总理一反常态提前主动和他见面,要么是总理对他也微有不满,要么就是提前给他打一针预防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