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2151章再开一局非常需要月票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第2151章  再开一局(非常需要月票!)

    代复盛听到了夏想一番沉稳有力的演说,心中浮动的是一阵阵的激动。

    中国的民营企业之路——大而化之就是民族企业了——异常艰难,不仅要面对国内消费者不明真相的歧视,还要面临央企不公正的政策壁垒和打压,在夹缝中举步维艰地生存,能发展到今天,实属不易。

    央企是中央的企业,民营是民间的企业,如果不改变与民争利的执政思路,不转变央企民营都是国家自己的孩子的观点,非要人为的区别开来,中国经济就不可能全面腾飞。

    不将民间力量的积极主动性发挥出来,国富民强只是一句空话。如果中国只有几家央企充门面,国家经济早晚会走向崩溃的边缘。

    代复盛很清楚一些央企的老总的心态,不是抱着做大企业的想法,而是将央企老总的位置当成跳板,然后完成政治上的飞跃。如果一直不能将政治和经济区别开来对待,央企失去政治上的支持,必定轰然倒闭。

    用政治的手腕去左右市场的年代一去不复返了,相反,不用多久就进入了经济左右政治的时代。

    此次特意抽出时间来沃尔沃总部参观,也是代复盛下定决心在他的任期之内扶持民营企业的一个表态。

    “明天参观沃尔沃总部,夏想,你一定要到场看一看。”代复盛点了夏想的名,他对夏想的兴趣越来越浓了。

    本来还想和夏想辩论一番的钟阳,见代副总理发话了,虽然没有明确点明支持谁的立场,但直接要求夏想明天参观沃尔沃的总部务必到场,就已经表明了态度,他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不过钟阳因为一向被人抬举惯了,今天被夏想当场落了面子又没有机会扳回,就心里记了仇。不出意外,明年政fu换届之后,他就有可能执掌发改委,到时不管夏想是省长还是省委书记,反正西省别有项目经他的手!

    钟阳想的是挺好,却不知道他的命运因此而改变。如果他没有遇到夏想并且和夏想争论还好,很不幸,他和夏想的争论为他埋下了隐患。明年的换届,确实有幕后推手想扶他上位,结果却被一人在关远曲和吴才洋面前说了一句话,他最后不但没有成功执掌发改委,还被调离了发改委,闲置到老!

    在十八大之后,夏想虽然离政治舞台的中心还有很远的一段距离,但他的影响力之惊人,已经不亚于一名政治局委员,不提九大常委之中,他至少可以和其中三四人说上话,就是政治局委员之中,和他关系密切私交深厚者,就有四五人之多!

    夏想时代,正随着十八大的逼近而逼近,钟阳以为他后台过硬就可以拿捏夏想,对不起,夏想不给他任何机会。应该也感谢钟阳点醒了夏想,让夏想为了今后十年的蓝图,提前插手许多对他来说相对还很遥远的事情,也让他决定必须阻止如钟阳一般带有明显偏见的官员升任到重要的岗位。

    夏想对钟阳本人没有偏见,但他认为钟阳不适合担任发改委主任,结果就是……钟阳就落选了发改委主任一职!

    开玩笑,不提夏想可以直接和一号二号通话的特权,就是他身为家族势力核心的身份,他反对,就相当于家族势力集体反对,钟阳能上任才怪。

    ……在异国他乡的晚会,举办得相当成功。瑞典皇家成员宴请代复盛一行,夏想也荣幸地陪同,寒喧,握手,交谈,尽管夏想十分低调并且刻意谦虚,尽量不向前露面,但还是被瑞典公主认了出来。

    瑞典公主被公认为瑞典乃至欧洲最美丽公主,虽然已经下嫁了一名平民,但现年33岁的瑞典公主风姿绰约,无比迷人,一袭长裙,一头金发,流露出北欧女子特有的豪放之美。

    马德来娜公主是瑞典的王储、未来的女王,她不知何故对夏想大感兴趣,特意来到夏想面前和夏想攀谈,会英、德、法语及瑞典语的她,先用瑞典语和英语向夏想问了好。

    夏想当然听不懂瑞典语这样的小语种,英语他也是勉强过关,出于礼貌,就简单和公主说了几句,不过对于善长用母语的他来说,用英语对话,实在吃力。

    公主似乎对夏想的家庭大感兴趣,问了问夏想的夫人和孩子,听到夏想已经结婚并且孩子都会打酱油了,她咯咯一笑,说了一句很遗憾,然后又开玩笑地说,如果早些认识他,她倒愿意和他交往。

    夏想知道北欧人性格豪放,不拘小节,也就开玩笑似的恭维了公主几句,夸公主漂亮娴静。

    以为说上几句,公主就会放过他,不料公主却摆出了长谈的架势,似乎和他一见如故,和他谈话的话题越来越深入,但夏想的英语水平着实一般,话题一深入,就只能借助翻译了。

    好在公主的翻译是一个留学瑞典的中国女孩,长得很文静,戴一副眼镜,她也听说过夏想,对夏想无比仰慕,就如一个小女生仰望心目中的偶像一样,双眼放光直视夏想。

    因为她对夏想的崇拜,她翻译的公主的问题,就夹带了强烈的个人色彩。

    公主问:“夏,你是中国最年轻的省长,有没有感受到压力?”

    夏想回答:“没有,中国公民很容易接受新鲜事物。”

    公主又问:“你有没有感觉到困扰,比如说因为权力带来的诱惑,金钱和美女方面?”

    夏想笑道:“金钱方面肯定有不少,但我有我的原则。至于美女方面,在国内暂时没有,在国外,只遇到一例,就是公主阁下。”

    夏想玩笑式的恭维话让公主心花怒放,公主毫不掩饰她对自己容貌的自信:“夏,你或许没有听说,在去年,由英国一家著名的交友网站发起的一则民意调查,评选出的全球王室十大美女中,我获得了74的得票,排名第七……”

    夏想心想索性好人做到底,好话说到底:“确实,公主是我见过的中国以外的女性之中,最漂亮最有魅力的女人……”心里却想,他见到的外国女性屈指可数,公主确实可以排在第一。

    “我太荣幸了,夏,谢谢你的夸奖。”公主借和夏想吻脸颊时,悄然在他耳边说了一句,“我很欣赏你,夏,希望可以得到了你的联系方式。”

    望着公主婀娜多姿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之中,夏想怅然而立,倒不是他对公主一见钟情——说实话,他对中华民族以外的女性还真的兴趣不大——而是没想到公主对他的兴趣不仅仅限于他的职务,还对他个人也很好奇。

    还是别惹麻烦了,夏想暗暗摇头,他之前也研究过公主的为人,知道她年轻时任性而为,曾经飙车撞伤过老太太,后来和一名平民订婚,轰动一时,后来却发现此人有女友,又愤而分手,再后又和一个平民订婚并且下嫁,两任男友都是平民,可见公主也是一位极有叛逆精神的女子。

    “夏省长到底年轻英俊,公主对我们都不感兴趣,就对夏省长青睐有加,让人羡慕。”

    夏想愣神的工夫,有一人来到面前,向他举杯致意。

    来人50岁年纪,微胖,个子不高,一脸谦逊和善的笑意,他的谦逊是对夏想发自内心的敬意:“敬夏省长一杯,谢谢夏省长理解民营企业的艰辛!”

    是李舒服。

    对李舒服,夏想了解不多,但对他的所作所为知道得不少,他很是佩服他的为人和事迹。一个民营企业家,从无到有,创立了市值超过1000亿的吉利集团,又以18亿美元的代价收购了沃尔沃,他注定是一个载入史册的企业家。

    在夏想眼中,他比南北两家大众的老总的个人魄力和开拓精神不知要高出多少个层次。

    沃尔沃在被福特收购之后,被狭隘的美国人耽误了青春,几年时间没有什么发展——美国人有时聪明,有时又一根筋——在李舒服接手之后,沃尔沃迅速扭亏为赢,而且还声势大涨,全球增幅超过百分之二十五,在中国的增幅更是超过百分之五十五!

    李舒服是一个人才。

    夏想和李舒服握了握手,又碰了碰杯,说道:“十几年前,有人在一次演讲中声称通用会破产,当时的通用一名与会的高层自嘲说要提前找工作,并且愤而退席。十年后,通用申请破产保护!一个能在十年前就能看到通用危机的人,绝对是一个商业天才。”

    李舒服愣住了,他没想到夏想会对他的经历了解如此详细,一时之间手都微微颤抖:“夏省长,过奖了,我只是一个胆子稍大一点的商人而已。”

    “你不是一名普通的商人,坚持下去,你会成为中国的脊梁。”夏想举杯在手,“我敬你一杯。”

    夏想和李舒服之间的交往,由异国他乡的一次酒会的相遇开始,一直持续了许多年。多年以后,当李舒服在一次全球汽车经济论坛上,以全球汽车集团排名第三的身份进行演讲时,提到了夏想的名字,禁不住当场落泪,他坦言如果没有夏想对他精神和政策上的支持,就没有他的今天。

    晚会举行得相当成功,除了钟阳和公主的插曲之外,夏想借和李舒服的相识,成功地打入了汽车产业,从而让他的长远布局,再开一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