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2149章一次影响深远的对话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第2149章  一次影响深远的对话

    夏想不是狭隘的民族主义者,也不是盲目的爱国主义者,在世界日益成为地球村的今天,他不会只为了狭义的爱国而否认国外先进的生产技术,也不会没有原则地支持国货全文阅读。

    国货当自强,如果国家一味地没有原则地在政策下倾斜在资金上扶植,最终只会让国货止步不前,失去市场竞争力,失去开发新产品的动力,并终将会失去一切。

    但话又说回来,夏想对受到国家政策和资金几十年的倾斜和支持的部分央企,不屑一顾,就算世界上再笨再蠢的人,在提前几十年比别人起跑的情况下,也会比别人抢占了太多先机,何况还身为央企,有共和国长子之称,还会惧怕民营企业的挑战?

    偏偏有人就怕了,不但怕了,还想方设法阻挠民营企业的崛起,只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地位,就不惜动用一切手段打压民族企业,不但没有一丝央企的风范,也让其经济汉奸的嘴脸暴露无余!

    中国的国情现状或说怪现象就是,有一个无能的领导,就必须有一班无能的下属。下属有才能也得表现出无能,否则,就会让领导不喜并且会被领导千方百计地打压。

    也正是因此,中国一直不能成为最有活力最有未来的国家,不如美国一样始终保持蓬勃上升的生机,就是论资排辈现象严重,并且官本位思想过度,似乎只要当了领导,政治、口才甚至长相都比别人强上十分才行。

    代复盛的随行人员之中,有一名发改委的副主任。

    众所周知,发改委是国内各部委之中最老爷最牛气的衙门,掌管着许多重大项目的生死审批大权,非要做一个不恰当的比喻的话,发改委就相当于第二国务院,有时甚至比国务院的权限还大!

    发改委副主任钟阳本来和夏想接触不多,但在晚间举行的欢迎晚宴时,他正好和夏想坐在了一起,也不知是对夏想的年轻感到好奇,还是对西省能源型经济转型的成果大感兴趣,他主动和夏想握手并且攀谈起来。

    别看夏想是一省之长,通常情况下,他远不如发改委副主任吃香,甚至有某些特定情况下,比如如果西省需要审批某一个重大项目,他还得在钟阳面前低声下气,放低姿态,说尽好话才能求得发改委大笔一挥,审批通过。

    但夏想却只是淡淡地和钟阳聊了几句,既不疏远,也不过于热情,就让钟阳感觉受到了冷落,想起刚才他还主动和夏想打招呼,就大感面上无光。

    官场中人,最讲究细节和态度,夏想若即若离的态度,让钟阳认为夏想目中无人,心中不免就对夏想有了意见。

    有什么了不起,全国最年轻省长怎么了?以后西省有什么重大项目,别落到他手中就行,钟阳一边想,一边不再理会夏想,转身和另一人说话去了。

    钟阳却误会了夏想,夏想对他不是冷落,也不是自傲,而是夏想想念古玉了。

    夏想和古玉之间的感情,说不上有多深,但也是水到渠成,就如一条缓缓流淌的河流,流过了岁月的高山和平原,流过了岁月的春天和夏天,自然而然就到了丰收的秋天。

    也正是因此,在古玉一个人远走他乡的日子,夏想总是会时不时想念古玉的美好和玉质之美,或许也正是古玉想要达到的效果,距离产生美,也产生深深的怀念。

    现在和古玉即将在他乡相遇,感受到生命中久违的激情和美好,想象古玉一个人的生活是怎样的平静和知足,夏想的心思不免飘远,他对陪同代复盛前往他最欣赏的沃尔沃汽车总部都可以放弃,自然是没有心思理会钟阳淡而无味的聊天了。

    更何况,他和钟阳也没有什么共同话题。

    如果不是代复盛亲自指示全部人员都务必参加今天的会餐,夏想或许会躲进房间和古玉通话去了。

    夏想的心思飘向了遥远的欧洲小镇,古玉此时应该正前来歌德堡和他会面,或许正奔驶在瑞典的乡间公路之上,任由原野的清风吹拂她的秀发,还有夏初的北区最怡人的气候,相信古玉一定更加温润如玉了。

    忽然,钟阳和另外一人的一番对话打扰了夏想的清梦。

    钟阳的语气不无嘲讽之意:“沃尔沃一直是瑞典的皇室用车,先是卖给了福特,不但没有进步,反而市场大幅缩水,无奈之下又卖给了吉利……想想创立80多年的皇家品牌,却被中国的民营企业收购,算是毁了一个豪车品牌。吉利?一家民营企业,李舒服,一个民营企业家,能经营好沃尔沃?”

    “可惜了,现在一提沃尔沃,不少国人都嘲笑说,哦,原来是吉利。”

    钟阳的话引发一阵笑声,坐在远处的李舒服显然听到了钟阳的话,只是投来了意味深长的一瞥,并未说话,也没有走过来辩解。

    夏想心中的怒火一下就点燃了。

    他和李舒服并不相识,也清楚吉利汽车多是低端汽车,形象一般,但吉利收购沃尔沃是正常的商业收购,并不能只从狭隘的低端品牌毁掉高端品牌的角度看待问题。

    国人过度自尊的同时,自卑心理也很严重,许多买不起沃尔沃的消费者听到沃尔沃被吉利收购之后就是嘲笑加得意,甚至在身边一辆沃尔沃汽车驶过时,还会下意识拍拍自己十万以内的汽车不无阿q精神地说上一句:“原来是吉利。”

    然后就心理获得了极大的满足一样。

    自卑、过度自尊并且敏感而脆弱,正是处于转型期的国民矛盾的心理,一方面迫切地渴望得到世界的尊重和别人的认可,一方面又喜欢庸俗的攀比,比车比房子比老婆比孩子,什么都比,要么在攀比中获得极大的心理满足,要么在攀比中获得极大的心理失落。

    中国人生活累,一小半缘于生存,一大半缘于攀比。

    但国人往往又容易被愚民,容易被国内的畸形市场所迷惑,大众汽车进入中国早,在中国经过几十年的风雨和官方用车的潜移默化,终于被塑造成了神车。

    神车,就是被神化的车。神化之后,优点要被放大无数倍,缺点也是优点,总之一句话,大众的车就是好车,进而演变到今天,大众的车就成了豪车。

    对于大众在中国市场的成功,夏想不予评价,但对于大众几十年来只知搜刮利润,从未对国内的消费有过尊重的做法,他是一直铭记在心,有一天等他掌权之后,必定会拿汽车工业开刀。

    其实如果仅仅是一款奥迪在国外只卖70万人民币,到国内却卖到130万人民币的做法,夏想并不想干涉,不管是被国外形容国人钱多人傻也好,还是国人被大众洗脑成功,认为四个圈的附加值就值60万,反正怎么花钱是个人私事,是市场经济的自我调节。等国民素质提高了,自然畸形的市场就会回归正常。

    市场经济的自我调节,夏想不会干涉,但如果有人打着市场经济调节的幌子来为自己畸形的暴利继续摇旗呐喊的话,夏想就不能容忍了。

    “请问钟主任,你坐的是什么车?”夏想冷不防插了一句。

    钟阳一愣:“当然是奥迪。”

    夏想微微一笑:“原来是大众。”

    钟阳脸色顿时为之一变,想说什么又觉得任何反驳都苍白无力,可不是,奥迪正是大众旗下的品牌,说是大众也不为过。

    同桌的几人听了夏想的机锋妙语,不由会心地笑了。

    钟阳感觉又被夏想落了面子,脸色努力恢复了平常:“夏省长对汽车产业也感兴趣?”

    “就是稍微了解一点,比不上钟主任专业。”夏想笑道,语气平和,语速低缓,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奥迪曾经是奔驰旗下的一个品牌,而且生产的也不是高档汽车,就是很大众化很低端的汽车。后来奥迪被奔驰抛弃之后,才被大众收购。大众收购了奥迪之后,才改变了策略,要将奥迪打造成豪华品牌。大众花费了整整40多年才成功地将奥迪塑造成豪华品牌,而且如果没有各位购买公车只买奥迪的帮助,奥迪现在还在被奔驰、宝马嘲笑为自不量力的穷小子想翻身……”

    夏想的话引发了在场众人一阵哄笑。

    也是,如果不是大众进入中国早,被中国官方支持,如果奥迪不是被官方指定为官车,奥迪的翻身之路将会无比漫长,甚至可能功败垂成。目前,奥迪汽车的全球销量,中国占了四分之一强,就是说,如果没有中国市场,奥迪在国际豪华汽车之上别说超过奔驰和宝马了,连第三名都保不住,会落在沃尔沃之后。

    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南北两家大众要联手狙击吉利收购沃尔沃的战略了,如果沃尔沃在吉利的手中崛起,将会对奥迪在中国市场的布局造成巨大的冲击!

    而吉利在收购沃尔沃之前,就遭遇到了国家政策壁垒上的层层刁难,收购之后,在引进沃尔沃生产线之时,也被发改委卡了将近两年的脖子,背后的推手是谁,不言而喻。

    ……今天一次无意的对话,让国内汽车工业的现状,提前成为夏想今后布局必须重点考虑的切入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