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2147章燕省布局初告完成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其实夏想还是保守了’五年之后,他的政治班底和吴才洋精心培植的势力已经携手共进了,并且形成了一个全新的势力集团,既不能算是家族势力的范畴,也不算是平民势力,是带有明显夏想风格的新兴势力TXT下载。

    再几年之后,吴才洋以及吴家的政治势力全部归于夏想的旗下一也不是夏想侵吞吴家的势力,吴家的经济,他就没有插手半分,始终不肯超雷池一步,将吴家的经济帝国留给吴家三代共享也是吴才洋在交班之前的最大一次动作。

    吴家后继无人,只能依靠夏想这棵大树,才能继续欣欣向荣’而吴家的势力如果没有一个核心人物的引领,就会分化,要么被别的势力瓜分,要么分崩离析,而归于夏想的旗下是最明智的选择。

    ……一周后,钟义平被任命为牛城副市长。任命刚通过市人大常委会的表决,就接到中二央党校的通知,要求钟义平在一个月之内到中二央党校参加中青班。

    消息传出,一片哗然,一直不显山不露水的钟义平’才升副厅就坐飞机一样直接飞进了号称省部级干部摇篮的中青班,太让人目瞪口呆了。

    谁不知道从中青班出来之后’必受重用。

    只不过钟义平才升了副市长,还能升到哪里去?

    事后证明,官场的政治智慧是无穷的,牛城市委在钟义平中青班毕业之后’向省委提议调整市委班子,最后省委决定,钟义平任牛城市委委员、常委。

    由一般副市长进步成常委副市长,级别未变,但联想到钟义平中青班学员的身二份和多岁的年纪’人人都心里有数,钟义平前途无量。

    钟义平确实前途无量,等他最终坐到燕省省长的宝座时,也才岁出头。作为夏想最早的亲信之一,他终于成为了夏想体系中的核心人物,超越出身市委组织部长之家的方格,完成了由平民到省长的蜕变。

    而方格因性格原因或是机缘不足,最终一直在省委打转’一直担任副职,最后止步于省委副秘书长。还好,他娶了一个好妻子一蓝袜。

    蓝袜得曹殊黧之助,接手了设计室之后,在她的努力下,逐步发展壮大,成为燕市首屈一指的设计工作室,随着业务的拓展,成立了连锁公司。

    虽然不是动辄上亿几千万的大型集团公司’但在蓝袜的精打细算之下,公司的利润很高,年收入达到一千万左右不成问题。

    主要是设计室投入成本低,年收入一千万,蓝袜的净收入可达四五百万!

    十余年下来,蓝袜早就跻身千万富翁的行列了。

    尽管说来其实设计室曹殊黧还有股份在内’但当年转让的时候,曹殊黧将设计室的股份一分为三,三分之一归蓝袜,三分之归曹殊君,三分之一投入慈善事业。

    蓝袜没有辜负曹殊黧的重托’多年来曹殊黧没有查过一次帐,没有对过一次数目,蓝袜却将所有帐目理得清清楚楚,该是她的,一分不少。不是她的,一分不要。

    方格为人性子散淡’又生性懒散,他只担任副职,不操太多闲心,蓝袜赚的钱又足够花,日子倒也过得逍遥自在。

    方格的父亲方进江退下之后,大多时候住在下马河畔的静养居。

    静养居是江山房产开发一处价格适中的中高端小区,以面向离退休高干为主,小区运作得很成功,当年燕市燕省许多离退休高干都买了一套用来颐养天年。一是临近下马河,二是小区环境安静,风景优美,三是由业内知名的江山房产开发,质量保证,安全保证,所以包括叶石生在内的前燕省众多高官,都住在了静养居。

    静养居也为曹永国、陈风各留了一套房子,就等二人退下之后前来居住。

    平常,叶石生、方进江等人也会到远景集团的森林公园的疗养园休养,总之,在燕市的晚年生活怡然自得,离京城很近,空气质量又比京城好了许多,曹永国和陈风也约定,退下之后也回燕市,不在京城。

    当年最早在下马区时追随夏想的黄建军、卞秀玲等人,多年来一直未出燕市,现在也升到了副厅。下马区时代陪同夏想走出燕市的就是陈天宇和傅晓斌。

    陈天宇即将前往农业部担任副部长,在吴才洋的运作下,在副部长中排名第二,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出,明年三月政二府换届之后,各部部长也会轮换,陈天宇就会顺势前进一步,成为排名第一名的副部长。

    相信一届之后一出京城,陈天宇就有望从省长起步。

    傅晓斌现在是水恒市的市长,有望升到市委书二记’但迈进副部之门就困难了。倒不是夏想不帮他,而是他为人懒散,上进心不足,也勉强不得。

    夏想在燕市的嫡系虽然不多,但燕市是他的根据地,方方面面的关系还是十分雄hou,省委书二记高晋周燕省任期满后,有可能进京就退居二线。但他在燕省前后十年,培植了大量的势力,最终壮大之后,全部为夏想所用了。

    不要忘了,高晋周是吴家人!

    再加上夏想当年在燕省为官时布下的关系网,毫不夸张地说,至少十年之内,燕省处处都有夏想的影子。

    夏安先前升到了副市长,现在升到了常务副市长,不过是调往了章程市。虽然远了一点,但人在官场,就是四处升迁。

    历史也有意思,章程市是夏想初入仕途之地,现在夏安再去章程,他的路子比当年的夏想好走多了,不用夏想刻意打招呼,夏安到了章程,工作很容易就能开展。不出意外,夏安就会在章程扶正了。

    但可以预见的是,夏安的仕途之路不会太长,等夏想入局的时候’就是夏安的仕途之路止步之时。根据时间推算,夏安肯定会止步于正厅级了,估计会担任一届市委书二记。

    以夏安的性格,能走到市委书二记的高位,也全是得自夏想的影响,虽然夏想并未在夏安的升迁之路之上真正过问过几次,但燕省是夏想的根据地,夏想的影响力无处不在,夏安的起点,其实比别人高多了。

    也正是夏想自律,换了别人,一个暗示下去,夏安现在就是市委书二记了。但夏想不会这么做,他不认为夏安的政治智慧可以胜任市委书二记之职,过度提拔夏安,反而是拔苗助长,会害了他。

    另外还有两人,夏想虽然投去的关注的目光不多,但一直记挂在心,一人是天泽的刘一九。

    刘一九迄今还是天泽公二安局副局长,没有扶正,其实以夏想的影响力,扶一个市公二安局长,不过是一个电话的事情,但他知道刘一九的为人,热衷于办案,无心于官场的勾心斗角,也就随他去了。

    还有一人是秦唐的胡书扬。

    胡书扬在夏想担任秦唐市委书二记期间,升任为秦唐国土局长。夏想离开秦唐以后,胡书扬一直原地踏步数年,直到徐子棋拟任牛城市长的消息传出之后,胡书扬终于冒头了,被提名为秦唐副市长,补了徐子棋的空缺。

    刘一九和胡书扬也算是夏想的嫡系,但不算核心,夏想对他们也并非不用心,而是处在冷眼旁观的状态,观察刘一九和胡书扬的成长是否经得起考验,还好’二人都还算不错。

    胡书扬趁势上升了一步,天泽市公二安局也传出风声,说是刘一九有望高升调到省公二安厅担任副厅长,消息传得有鼻子有眼,刘一九听了却是不以为然,他自己都没听到什么动静,怎么会升他?

    不信归不信,几天后就有省厅找刘一九谈话,就把刘一九震惊得不知所以。他是对升迁很淡然,但能升迁,心里还是高兴得很。不过思来想去却不知道是谁在背后拉了他一把,他很清楚人在官场光有能力还不行,还得有机缘和靠山。

    想了半天只想到一个人一夏想,除了夏想,似乎没有再赏识他的省部级高官了。问题是,现在夏想是西省省长,而且多年和他不再联系,堂堂的夏省长还能记得他一个无名小、卒?

    夏想就是夏想,他只看重一个人的品行和能力,时机成熟时,他就会在背后推动一把,哪怕不让对方知道,只为提升一个干实事不贪污的官员到重要的岗位之上,他也欣慰了。

    不只刘一九被夏想挂念在心,就连他初来燕市之时,在城中村改造小组初识的曲雅欣和吴港得,也在夏想的巨大的影响力之下,分别升到了区委书二记和区长之位。

    曲雅欣和吴港得当年也追随夏想到了下马区,夏想走后,一直在下马区待了将近十年,一直卡在正处到副厅的关卡之上,没有前进一步。突然就天降喜讯,不但一步升到了副厅,还是副厅实职,担任了区委书二记和区长,简直就是人品大爆发。

    人品的爆发,只源于多年以前和夏想有过一段同事的岁月,并且被夏想记在了心上。

    在燕省的布局完成之后,夏想从西省又飞往了京城,陪同代复盛副总二理前往欧洲视察的时候到了,夏想作为代复盛随行的唯一一名省长,顿时吸引了各界的目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