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2145章天大的人情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如果非要让夏想回答一个两难的问题的话,那么他或许真会选择沉默在关远曲和代复盛之间,他更倾向谁?

    沉默,并不意味着他没有选择,而是他至少在目前为止,没法选择。

    在政治格局尘埃落定之前,他只能选择中立,在落定之后,也要相机而动,静观关远曲和代复盛各自的执政理念。

    台下和台上,有时是截然不同的风景,同样,台下和台上的同一个人,或许会是完全不一样的面孔。

    “关校长。”夏想笑着向关远曲打了一个招呼,心想上午才和代复盛见面,晚上关远曲就出现在吴家,真是天大的巧合。

    “巧了,我来看望吴老,不知道你也在京城。”关远曲以巧遇为借口,轻巧地解释了他现身吴家的原因,“怎么不事先打个电话?说来有很长时间没有一起坐坐了,正好我有一件事情要和你说。”

    作为支点人物,被人时刻关注的感觉虽然很好,但夏想还是暗中告诫自己,只有坚守自己的原则,才能赢得别人长久的尊重,任何不理智的决定都容易让他大大的失分。

    “新一期的中青班就要开班了,我想重点、培养几名年轻有为的干部,你介绍几个合适的人如…”关远曲一脸微笑,态度十分真诚。

    好大的人情……,夏想没想到关远曲更有诚意,反倒让他愣住了。

    “远曲也是一番好心,夏想,你就推荐几个合适的人选。”吴才洋唯恐夏想有推拖之意,接话说道,而且他不称呼关远曲职务直呼其名,更是qin近的表现,也是向夏想暗示,相比之下关远曲和家族势力同出一源。

    夏想其实在刚才一见关远曲时第一句话就称呼他为关校长,而不是关书记或是关主席,就已经表明了拉近关系之意。但还是对关远曲上来就送一份不小的人情而感到惊讶,尽管他也清楚怕是关远曲也听到了代复盛和他走近的风声。

    随着十八大的临近囯内的zhèngju正在悄然发生着微妙的变化,关远曲和代复盛虽然没有大幅度的动作,但私下的布ju也不能少,等上位之后再着手布ju的话,就晚了。

    吴老爷子见夏想似乎还有犹豫之意,就猜到了什么呵呵一笑:“吴家的大门,不是谁都可以随便进来的,夏想你和远曲在吴家两次遇到一起,再加上你是他的学生,可是不浅的缘份呀。”

    吴才洋替关远曲说话,是基于今后要一起共事,吴老爷子替关远曲圆场是关远曲比代复盛更深得吴老爷子之心,夏想只能就势下坡了:“谢谢关校长了,我就举贤不避亲介绍徐子棋、梁秋睿和钟义平。

    徐子棋和梁秋睿都已经在副厅的位置有几年了,钟义平现在还是正处正处级别显然不够资格参加中央党校的中青班,夏想故意提到钟义平,是想给关远曲出一个不大不小的难题。

    其实关远曲身为党校校长,根本不会过问中青班一类的小事。中青班是培训省部级干部的摇篮,对于厅级干部来说是神圣的殿堂,对已经接近问鼎的关远曲来说,他的目光只落在实权省部正职以上。

    换言之,就是省委书记和省长的级别,才能入得了他之眼。

    所以说,关远曲亲自过问中青班事宜,确实是卖了夏想一个天大的人情。

    “徐子棋、梁秋睿和钟义平,现在都是什么级别和职务?”关远曲问道,他当然不知道以上三人是谁。

    夏想就将三人的情况简短一说,特意强调了钟义平:“钟义平现在是县委书记,下一步就提副市长了。”

    如果钟义平才提副市长就马上进中青班,就是坐了火箭了,夏想就等关远曲如何评价他提名钟义平的举动。

    关远曲微微一愣,却是笑了:“不怕坐火箭,就怕坐上之后再掉下来,不过既然是你提的名,我就点头了口前提是,钟义平要先提了副市长。”

    不提副市长,以正处级的身份参加中青班,那是开玩笑,夏想见关远曲对他足够信任,也确实诚意十足、当然也不排除有博取吴老爷子好感并争取吴才洋支持之意就十分客气地表示了感谢:“感谢关校长对我的信任。”

    “客气就见外了。”关远曲笑呵呵地拍了拍夏想的肩膀,“听说你对文化产业兴趣很大,来,跟我谈谈你对国内文化产业现状的看法。”

    “中午和代副总理吃饭的时候,我也谈到了振兴文化产业的必要性……”

    夏想终于提到了和代复盛的会面,话一出口,吴老爷子和吴才洋就对视一眼,微不可察地交流了一下眼神,对夏想含蓄地透漏和代复盛的会面表示满意。夏想说不说,关远曲都会知道他和代复盛的会面,但他当面说出,就是对关远曲的尊重,意义大不相同.

    “文化产业的振兴是中国经济第三次腾飞的助跑,但文化产业的振兴不可能一蹴而就,放开传媒市场、减少出版管制是当务之知…”夏想不避讳关远曲即将成为国内第一人的身份,直言不讳地说道,“现在国内的文化产业的现状是,要么辫子戏当道,天天沉迷在虚无飘渺的皇帝的爱情戏中,要么就是没有道德观、人生观的三俗影片,比如《三枪拍案胡编》……美国大片虽然是美国文化价值观的体现和宣传,但也自有其宣扬正气和积极向上的一面,国内的知识界和文化界,在立意方面,还是欠缺太多。”

    立意不一定是伟光正,是宣扬人类精神**通的善良、正义和奋发向上的精神,夏想之所以敢在即将成为国内第一人的关远曲面前直陈国内文化产业的弊端,也是他了解关远曲对辫子戏的厌恶以及对某导演的不喜。

    当然,夏想不仅仅是投其所好,也是为了他的政治理念的延伸而和关远曲交流意见,让关远曲了解他的真实想法,同时,也想听取关远曲对开放文化产业并且放开传媒管制的态度。

    关远曲是第一人,对于意识形态的开放,他有主导权,虽然上任之初未必就能坐稳了宝座,至少今后的形势是会逐渐向关远曲倾斜。以夏想推测,关远曲树立第一人的权威,应该比总书记用时更短。

    关远曲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你说的不无道理,继续心…”

    关远曲没有直接表态,符合他的身份,但他对夏想的说fǎ大感兴趣,显然不是假装。

    吴老yé子和吴才洋在一旁,对夏想和关远曲之间的互动大感欣慰,也不说话,只是微微点头赞许。

    “我dǎng从建立根据地开始,就是ju部地区的执zhèngdǎng”呐年才建立了全囯zhèng泉。但建囯之后,一直没有处理好几个基本问题,其他的先不说,只说其中之一,就是与知识分子的关系!”

    夏想的问题更犀利更直接了:“关键是不承认知识和知识分子的独立性,老是想着dǎng领导一切,而且具体化为违反某个领导人乃至某个dǎng员的意志就是反dǎng,听话就是拥护dǎng,不听话就是反对dǎng。历史、文化和知识先于dǎng存在了几千年,能迁就于dǎng并且服从dǎng的意志?说真话,当然是……不能。

    “再有文革的清洗和遗du,于是,文化奴才和文化打手应运而生,学术文化的灾难就层出不穷了,直到改革开放几十年后的今天,泱泱大囯十三亿人口,没有一部走向世界的书籍,没有一部引起轰动的影片,没有一个获得囯际大奖的专家学者。每年炮制的论文不计其数,百分之三十是抄xi之作,百分之八十最终变成垃圾,只有不到百分之一的在囯际有影响的期刊上发表,每年数百亿的科研经费,大量被用来吃喝请客了……。”

    “关校长,如果说骨场上的**侵蚀的是执zhèng的基础,那么文化界的**侵蚀的是整个民族的灵魂!”

    夏想有感而发,在关远曲面前说出了他心中积蓄许久的不满,今天是在吴家,关远曲还没有真正问鼎第一人,那么他的话哪怕稍有过火,也可以当成一次私下的对话而不必过于计较。

    再者夏想也相信关远曲的心胸和长远的眼光,当年拍摄《红楼梦》时,时任县委书记的关远曲就以超前的眼光投资兴建了大观园,大获成功,时至今曰,大观园还是一个著名的景点。

    关远曲久久无语,先是沉思片刻,又慢慢地喝了一口茶,暗中观察了一下吴老yé子和吴才洋的反应。

    吴老yé子和吴才洋对夏想的话,无动于衷,要么是事先早就达成了共识,要么就是对夏想过于纵容,任由夏想说出直指dǎng的本质弊端的话。

    当然,关远曲被打成过右派,当过知青下过乡,他经历了共和囯历史上的几次阵痛,对许多事情有切肤之痛,比夏想更有发言泉。

    但有发言泉的人未必就能开口说话,一时之间他想了许多,忽然又站了起来,看了看表:“时间不早了,吴老早点休息。”

    夏想送关远曲到门外,关远曲握住夏想的手,才单独对夏想说道:“你的想fǎ,在十年之内,必定实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