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2138章正面回应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夏想回了西省全文阅读。

    本来回西省之前,他还想再和卫辛见上一面,希望和卫辛单独相处,也好宽慰卫辛,却突发状况,只好提前离京。

    西省地电重组,进入了第二阶段国家电网对重组之后的西省地电再次提出兼并![搜索最新更新尽在.]

    原以为重组之后的西省地电,至少可以让国家电网短期内难以接受,以夏想推测,国家电网对西省地电虽然垂涎已久,但重组带来了前所未有的难题,相信国家电网兼并的脚步会放缓。

    却没想到,国家电网胃口还真是好,难道已经想好了如何消化重组后的西省地电?西省地电的重组是夏想下的一步长远妙棋,是特洛伊木马,他其实很期待国家电网早日重提兼并一事。

    国家电网比他预期中提前了至少半年就再提兼并一事,个中原由,怕是有政治原因,夏想必须回去亲自处理此事。时机太敏感了,在关于适度**的论战刚刚开始之际,国家电网就有了大动作,怕是有内在的关联。

    上飞机前,夏想和卫辛通了一个电话。

    其实平常夏想和卫辛通话不多,多半是网上联系,卫辛微带沙哑的嗓音传来,听得夏想心中莫名一跳。

    “喂,怎么了?”就如邻家小妹一样的轻产细语,卫辛从来就是一副不徐不疾的样子。

    “就是打个电话说和你说一声,我过不去了,省里有事,现在在机场了。”

    “嗯,没关系。”卫辛没有抱怨,只有随遇而安的淡然心境,“我知道你心里有我就足够了。”

    “你也别太累了,不必非要生意做多大,也不必非要想赚到多少钱,你也不是爱乱花钱的人……”

    “我知道。”卫辛说道,“其实我并没有多大的奢望,就是想为父母赚一些养老钱罢了。不过现在生意走向了正轨,养老钱是够了,就想再多赚一些,希望在某一行业有一定的影响力,在你需要的时候,可以尽一份心出一分力。”

    “下一步,你可以向文化产业转移重点,未来几十年,文化产业是拉动中国经济的火车头。”夏想倒不是指望卫辛能和李沁一样,可以在经济上助他一臂之力,他只是希望卫辛能按照她心中的规划,来设计未来,让自己活得充实而幸福。

    “别说,你和凡丫头的想法一样。凡丫头对我说,投资文化产业既可以赚钱,又可以利国利民,她还说,如果有一天她能在全国各地建立连锁的小说馆该有多好,到时她要当最大的店长或是馆来……”

    宋一凡的想法很有趣,也有一定的现实意义,夏想没想到轻盈不染世事的凡丫头,也有忧国忧民的一面,倒是让他不免感慨。

    “现在时机还不太成熟,国民对读书的渴望还很低,再等等,也许过上十年八年,国民整体素质就会迈上一个新的台阶了。不过从现在开始,就可以着手准备了。我提个小小的建议,你当最大的店长,小凡当最大的馆长,你们就是中国最美丽的两个散花的仙女从天上向人间散落知识之花。”

    飞机飞上了云端,俯视大地,夏想的心xiong开阔了许多。如果白云之上也有神仙的话,坐在云上笑看世间的风云,是不是就和间间凡人搬一把藤椅,一边喝茶一边笑看蚂蚁的忙碌一样。

    在蚂蚁眼中,人是高高在上的神仙。在百姓眼中,高官就是执掌他们命运的神仙。夏想望向远处无边的云海,心中jidàng的是不变的情怀一他不是神仙,也不想执掌万民命运,他只想尽他的微薄之力,将一些本该属于百姓的东西还给他们。

    仅此面已。

    一落地,前来接机的是马昱。

    马昱升任了省委常委、副省长毫无疑问,他以后将是夏想在西省遗留的势力之一,也是根基本不用亲自出动前来接机,只让政府秘书长前来即可,他却偏要亲自前来,一是为了表达他对夏想的敬重之心,二是也有工作要第一时间汇报。

    “夏省长,国家电网提出的兼并条件很苛刻,可以说,完全就是不平等条约。”马昱并不十分清楚西省地电重组是夏想的长远大计,但他知道夏省长密切关注西省地电,必有深意,就必须要事无巨细地汇报。

    夏想“哦”了一声,对于国家出苛刻的条件,他早有心理准备,也习惯了国家电网的贪婪和胃口。

    “既然是国家电网主动提出兼并,条件就得西省地电提,主动权也得掌握在西省地电手中,不怕国家电网的条件苛刻,就怕他们不提条件,条件越苛刻,证明他们越迫切,同时,越心虚。”夏想淡定得很,“那就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半年不行就拖一年,反正快开十八大了,谁顾得上国家电网兼并的小事?”

    马明白了夏想的指示精神,点头说道:就按省长的指示精神办。”

    回到省委,一切平静,西省一切都已经步入了轨道,旧势力大势已去,还在陆续被清洗之中,新势力走向了前台,随着夏想的威望越来越高,西省的各项成果就越来越丰硕。

    夏想没回办公室,先和雷治学见了一面。

    “雷书记,巩固成果,加大力度,继续深化改革的目标不能动摇。”夏想坚定地说道,“下午省政府常务会议的议题是一尽量杜绝经济转型过程中的**问题,加强对投资项目的监管力度。”

    雷治学意味深长地看了夏想一眼,夏想明是向他汇报工作,其实剑光所指之处,正是近期山雨yu来风满楼的关于允许轻度**的话题,在眼下各省都没有对轻度**的话题表态的前提之下,西省第一个站出来对允许轻度**说不,政治意味就十分强烈了。

    雷治学谨慎地说道:“**问题是大问题,但也不是一蹴而就就可以彻底解决的问题,政府常务会议就**问题拿来讨论也不无不可,但还是不要大张旗鼓了,免得引发外界的关注。

    雷治学是保守还是有所暗示,夏想不去猜测,他只是坚定地说道:“西省的问题几十年无法得到解决,就是**所致。现在必须就**问题再三强调,否则,很容易前功尽弃,雷书记,西省现在取得的成绩来之不易,不能大意呀。”

    “《世界时报》的文章我也看了……”雷治学终于还是提到了《世界时报》,“青年报的文章,我也看到了。有争论是好事,估计接下来还会就这个话题有大范围的讨论,但各省媒体暂时还不会加入讨论,各省主要领导也不会表态,西省不适合当出头鸟。”

    既然摆到了明面上,夏想索xing也说开了:“雷书记,恕我直言,我个人认为,《世界时报》的文章似乎是泛指,其实本意是指向西省的能源型经济转型,同时,也是对岭南的政治改革的试点点评,大,误国误民,小,对西省和岭南含沙射影。”

    西省的能源型经济转型获得了成功,岭南的政治改革试点,也初见成效,最明显的一点就是自夏想走后新任的岭南省委副书记没有兼任纪委书记,却兼任了政法委书记。

    以往政法委书记兼任省公安厅长的惯例被打破!

    而继省委调整之后不久,岭南2。多个地市的政法委书记全部不再兼任公安局长,公安局长基本都改由副市长兼任,从一定程度上避免了政法系统和公安系统的重叠而导致权力过度集中。

    权力的过度集中就会产生绝对的**,历来公安系统是**的重灾区一大多都不对外报道,以免引发公众对公安系统公正xing的怀疑,就连夏想在西省推动的大规模的公安系统换血,也没有公开一一政法委书记和公安局长分离之后,可以有效地形成制约机制。

    也是中央下定决心惩治公安系统**的第一步,专政力量不纯洁,政治体制改革就不可能顺利进行。

    改革,必然要触动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允许轻度**的论点也许只是投石问路之举,也许是另一种形式唱红歌的征兆,夏想虽然只是省长,但既然古秋实先让他写文以抒怀,现在他就要再以实际上行动回应误国误民的错误言论。

    一言以兴邦,一言以丧邦,国之大事,不得不察。

    夏想走后,雷治学想了很久,夏想所说的也不无道理,在西省轰轰烈烈开展**并且有意根除官商勾结的土壤时,突然就出现子允许适度**的言论,不正是朝西省的头上浇冷水?

    但论点到底是谁在放风?是平民一系,还是保守一系?肯定不是团系和家族势力。

    又一想,不管了,既然没人暗示他什么,他就假装什么也不知道,反正夏想想要折腾什么,他拦也拦不住。

    之后,夏想召开政府常务会议,抛出了尽量杜绝经济转型过程中的**问题、加强对投资项目的监管力度的议题,由此,西省成为国内第一个正面回应《世界时报点的省份。

    和夏想设想的一样,在青年报的反驳文章出台之后,在他在西省正面回击之后,第二轮的论战如期来临,让他关于是谁借论战投石问路的猜测,也落到了实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