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2136章未来在现在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者谓我何求……多年以前,当夏想从内心深处发出这样的喟叹时,理解他的人,少之又少最新章节。

    而现在,当梅亭以小小年纪,却口若悬河地诉说自己的雄心壮志时,脸上流lu出同样“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者谓我何求”的知音难觅的表情时,夏想没有笑,不但没有笑,心中还莫名有些沉重。[.]

    梅亭想要迫切出国的心态,既不是向往美国的美好,也不是对美国多有好感,而是源自一件让她十分气愤的小事。

    梅亭长得酷似梅晓琳,都说女儿象爸爸,梅亭是特例,象妈妈,但她有一处特别象夏想——嘴巴。

    她说话的时候,刻意强调的语气,紧抿的嘴chun酷似夏想说话时的模样,就让夏想莫名一阵心动。

    在每一个孩子成长的历程中,总会有一两件在大人眼中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事,却能给他们带来长达一生的影响,对梅亭而言,让她说什么也要出国的小事,源自一个新来的同学。

    美国同学。

    本来刚开始新来的美国同学很有礼貌,不乱丢垃圾,不乱说话,该排队的时候排队,该说谢谢的时候说谢谢,显示出了良好的修养和家教。

    但没过多久,他就变了,不但随便插队,还乱丢垃圾,也经常开口骂人。有一次就惹了梅亭,梅亭就指责他不如以前有礼貌了,变坏了,结果他却振振有词地说道:“我在美国就会很有礼貌,在你们中国就得随便一些。因为你们中国人都这样!”

    就是这样一句话,ji发了梅亭的怒火,她和美国小男孩理论了一番,结果谁也没有说服谁,最后她决定,说什么也要到美国生活一段时间,就是要看美国是不是如小男孩炫耀的一样美好。

    听了梅亭的故事,夏想感慨良久。也不怪美国男孩都看不起中国孩子,中国孩子不但体能弱,自理能力差,确实不太注重礼貌和日常行为,家长对孩子的教育。除了吃好穿好之外,并不注重孩子素质和道德的培养,结果培养了一大批不具备基本道德的低能儿,除了会考分之外,一无是处。

    古人云,德才兼备,品德第一,才学第二。古人认为,品德决定一个人的一切。而现在的教育只培养知识灌输,不注重道德素质的教育,正是教育产业化的悲哀。

    现在连日本和韩国的小学生都瞧不起中国的小学生,何况美国?

    夏想将梅亭抱在自己的tui上:“亭亭,干爸支持你去美国。”

    “可是,可是妈妈不同意怎么办?”梅亭充满敌意地看了梅晓琳一眼。

    “没关系,我负责说服妈妈。”

    “可是。可是你如果说服不了妈妈怎么办?”

    “没关系,我级别比她高,可以命令她听从我的话。”

    “太好了,太好了,干爸真好,干爸万岁!”梅亭在夏想脸上亲了一口,蹦蹦跳跳地跑了。

    梅晓琳面lu不快之sè:“你怎么也不征求一下我的意见就答应她了?还说什么你级别比我高。你级别比我再高也对我没有管辖权,就算有,也管不了我的个人si事!我的态度不变,不同意她去美国。”

    穿了一身居家服的梅晓琳,一脸怨气。明是冲夏想发怒,实则借机表达对夏想长久以来的不满,哪里有一市之长的风范?活脱脱一个居家女人形象。

    梅晓琳的脸上,微见风霜之sè,人在官场,比起古玉的不闻世事,比起严小时的精致生活,比起卫辛的无yu无求,比起付先先的随心所yu,她多了太多的操心和俗事缠身。

    官场中的女人比男人更难,尤其是如梅晓琳一样正值风韵犹存的年龄,又是单身,在利益、意志较量的权力集中之地,难免不会被人打主意。

    夏想想起当年在安县时的初识,再想到在燕市意乱情mi的一夜,一夜,就有了梅亭,就让他和梅晓琳之间再也无法割舍今生今世的联系,也是缘份。

    世间的缘份,妙不可言又无法回避,夏想一直忍让梅晓琳的倔强,他知道她对他的不满,但今天为了梅亭今后的长远,他突然就发作了:“我的态度也不变,坚持送梅亭去美国。你的个人si事也是家事,家事,就得男人说了算!”

    夏想的霸道和不讲理,一下震惊了梅晓琳。

    梅晓琳委屈、不甘,直直瞪了夏想半天,忽然又退让了,低低的声音说道:“难得你拿出一个爸爸的勇气来关心亭亭的成长,我……听你的。”

    女人再倔强,再强势,在大事之上也渴望有一个男人当家作主,夏想的心被触动了,向前一步将梅晓琳揽入怀中:“这些年,你一个人受苦了。”

    梅晓琳身子僵了一僵,随后便软软地如没有骨头一样倒在了夏想的怀中,嘤嘤地哭了起来:“还算你有良心,知道我一个人不容易。不管有多苦多累多疲惫,我不要太多,只要你一句安慰的话就足够了。”

    感受到怀中梅晓琳的温暖和心伤,夏想鼻子一酸也险些落泪。多年来他确实疏忽了梅晓琳,也许是无意,也许是有心,不管是哪一种,他都对她有所愧疚。

    其实他疏忽了许多人,不止一个梅晓琳。

    安县在记忆中已经远去,但人还在,情未泯,也有许多往事在记忆中生动无比,难以忘记,夏想轻轻抚mo梅晓琳的头发,望向窗外徐徐升起的朝阳,心境莫名之间沉静了许多。

    不知何时梅亭悄然来到了二人中间,不说话,只是一左一手拉住了夏想和梅晓琳的手,然后她就和所有渴望父母陪伴的孩子一样,幸福地依靠在夏想和梅晓琳的身上。

    夏想终于落泪了,人间亲情最是让人牵挂,梅亭和梅晓琳一样心思细腻,她不说,却用无言的行动来表达内心的需要,而他作为一名父亲,给她的却总是太少。

    一家三口温馨如画的画面,被阳光的光芒定格为永恒,永远留在了梅亭的心中。

    多年以后,当梅亭成功地站在美国参议院演讲时,她深情地回忆说道:“人的一生总有一些场景永难忘怀,记得在我小学的时候,有一天爸爸妈妈难得地聚在一起,他们深情地相拥,怀念人生之中曾经一起度过的快乐的时光,只有感恩没有仇恨。我就想,如果有一天世界也能如此该有多好,不管黑人还是白人,或是棕sè、黄sè皮肤,都是生活在同一片蓝天的人类,放下成见,抛弃民族仇恨,摘掉有sè眼镜,相信每一个人内心都有善良的种子,然后用信任和微笑去浇灌,用理解和拥抱去培育,世界就不是战火纷飞的世界,而是我们和平、美丽并且现世安稳的美好家园!”

    她的讲话获得了雷鸣般的掌声,让许多对她准备投反对票的参议员也改变了主意,投下了赞成票,最终她获得了参议院的正式任命,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华裔美国国务卿,彻底改变了华人在美国政治地位低下的局面。

    中午,夏想陪梅晓琳、梅亭吃了一顿家饭。梅晓琳虽然手艺不如曹殊黧和肖佳,但也十分用心,夏想就吃得十分开心。

    饭间,就梅晓琳下一步动向,夏想提出了他的看法。

    “还是留在湘省继续发展更好一些,接任了市委书记,也迈入了副部级,一届之后,不管是在湘省升到副书记,还是调回京城,资历也够了。既然都走到了这一步,就不能放弃,要继续向前迈进,或许有一天,你也可以成为副总理。”

    梅晓琳欣慰地一笑:“我相信你的眼光,就听你的好了。亭亭一走,我就可以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争取也做出一番成绩,不辜负党和国家的期望。”

    “也不要辜负百姓的殷殷之心。”夏想补充了一句。

    梅亭一直在一旁静静地听夏想和梅晓琳说话,她吃饭的样子比肖夏文雅多了,小口,动作轻柔,完全就是一个小淑女形象。

    忽然她就插了一句:“当官真好,可以实现自己的想法,可以影响许多人,我长大后也要当官,当很大很大的官,比你们都要大的官。”

    夏想和梅晓琳对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下午,夏想本想再陪梅晓琳半天,却接到了唐天云的电话。

    “领导,青年报有一篇反驳《世界时报》的文章,写得一针见血,入木三分,让人看了拍案叫好!”

    夏想还没有看到青年报上的文章,说道:“大概的观点和篇幅……”

    唐天云说道:“观点指出适度**是误国误民的言论,篇幅不短,差不多有1500字,而且有些话非常直接,我很佩服作者犀利的文笔和勇气……”

    夏想一惊,他一时的ji愤之言,本想只是交差了事,不想古秋实并未删改就全部刊登出来,再仔细一想他的文章的一些观点和例证,不由怦然心惊,不好,说不定他的文章会一石ji起千层浪,引发更大的一轮论战之潮。

    夏想的预感是正确的,他的文章引发的后果,比《世界时报》的允许适有冲击力,甚至一定程度上间接影响到了政治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