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2134章点亮另一盏明灯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中国有13亿人,却只有1亿人中国城市人口已经超过了农村人口,相当于几个美国人口的总和,但文化市场还不如美国文化市场的十分之一全文阅读。到2020年,城市人口将超过8亿。提高国民素质,开放文化市场,减少行政xn干预,放开传媒管制,是中国经济下一次腾飞的翅膀!”

    夏想终于说出了内心真实的想法,就和他昨晚和连若菡讨论问题时的观点一样,在他长远的规划之中,建立一个具有相当影响力的传媒帝国,是他关于理想国的规划之中,至关重要的一环。

    但以目前国家的政策,传媒市场绝对不会开放,不允许s人投资报纸、出版行业,更不会让外资控股电视台、电台。

    目前外资参预的传媒行业只有网络。

    党报被称为党的喉舌,承载的是控制舆论、灌输思想的作用,从大方面讲,是统一思想和认识,从小方面讲,是防民之口。

    国家机器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必须会充分利用舆论的武器,在世界上每个国家都是如此,中国的做法也无可厚非。

    但也正是过于严格控制言论和思想,再加上文革时的惨痛经历让无数知识分尝尽了苦头,时至今日,中国的文化产业萧条如秋。不提惨淡的图书市场,就是表面红火的电影市场,也多半被好莱坞的大片占据了半壁江山。

    号称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某大牌导演,一生拍片无数,除了表现中国农村最底层最挣扎落后的一面之外,几乎没有正面宣扬过任何民族大义和人间正气。而纵观好莱坞式的大片,哪怕是美国大战外星人,美国拯救世界,至少都有积极向上的主题,都有正面的励志精神。

    也正是如此,美国文化ォ借助美国大片传扬到世界各地,让美国的正义形象深得人心。

    一个国家真正富强的标志不是dp排名第几,不是有没有世界排名前几的富翁。也不是穷兵黩武拥有多少核武器,而是在于这个国家有没有利用文化来向世界各地输出自己的文化理念和价值观!

    美国的街道叫唐人街,日本和韩国不少习俗,都是传承自唐朝,可见文化的影响比任何武力更有持久的生命力。中国现在号称世界第二大经济实体。但文化的对外影响,接近零。

    古秋实听了夏想的话,久久无语,表情沉静,只是轻轻地看了夏想一眼,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茶。

    盛夏的阳光在窗外格外耀眼,8月的京城,正是一年之中最炎热的季节。夏想很喜欢阳光铺满大地的感觉,仿佛整个世界都沐浴在荣光之中。

    “中午一起吃个饭,反正你前一段时间够忙了,这次来京城,就当休息几天。”古秋实没有正面回答夏想的问题,只是提出共进午餐的建议“饭要一口一口吃。”

    夏想明白了,在关远曲一代。或许没有可能全面放开传媒、出版市场,但到了古秋实时期,作为新生代的国家领导人,到时会更有自信地面对各种形式下的挑战,传媒和出版市场早晚会有开放的一天。

    什么时候开放,什么时候就是中国领导人真正成熟并且自信的表现。

    和古秋实吃了一顿午饭,饭间。没再提及开放传媒市场一事,只闲谈了一些生活琐事。不要小看家常话,真正关系密切到一定程度ォ会说家常话,公事公办式的谈话,是疏远的表现。

    说着说着。夏想就主动提及了《世界时报》的文章:“允许适度**的观点,误国之论。”

    古秋实微微一惊,或许对夏想直截了当的结论有些惊愕:“话也不能这么说,其实允许官员一定程度的**,在南方许多省份,有一定的市场。经济越发达,似乎越能承受官员的轻”

    夏想说道:“民众能承认是一方面,但是不是对外宣扬并且试探民众的底线,就是另一方面了。允许轻身就是一个伪命题,民众的忍耐度是有限的,贪官的**是无限的。以有限的民众忍耐度来考验贪官无限的贪婪,早晚会有崩盘的时候,到时候,后果会比现在严重十倍!”

    “犀利!”古秋实大加赞叹“你的话,很有见地,夏想,我建议你写一篇反驳的文章,我来安排发表在青年报上。”

    “……”夏想ォ知道上了古秋实的当,古秋实就是探他的口风,试探他的所思所想“不太好吧,古书记……”

    话不用说得太透,以夏想现在省长的身份,确实不适合亲自上阵参加论战,很容易引发更大的猜测。

    “当然不会要求你署名,只是借你的观点一用。你如果不想写,我就直接拿来主义,把你的观点无偿采用了,事先声明,可是不会付你稿费的。”

    夏想本想同意,忽然想到了什么,古秋实今天极有耐心地用半天时间和他纵论国家大势以及《世界时报》的文章,怕是奉旨行事,既然如此,他是不是该亲自交一份完美的答卷?

    “好,我正好有话要说,就献丑写一篇了。不过丑话说到前头,文采不过关可不要笑我,还有,我放弃署名权,也放弃稿费。”

    “好,就这么说定了。”古秋实哈哈一笑“晚上交稿怎么样?明天见报。”

    ……下午的阳光依然极有威力,照在后背上,让人感觉如一团火在燃烧一样。夏想有点后悔答应古秋实了,让他明天交稿,他晚上肯定没有好觉可睡了,真是自己给自己找事。

    又一想,如果他的观点能影响一大批人,能起到拨乱反正的作用,也当欣慰了。

    也确实如古秋实所说,最近西省平静,他可以从容在京城待上几天,完成十八大之前的最后一次布局,这么想着,就来到了肖佳的住处。

    以肖佳的实力,住在京城最高尚的别墅区也不在话下,但多少年了,她一直住在最初创业时的小区,或许就是为了纪念她和夏想的爱情,以及爱情的结晶——肖夏。

    肖夏粉nèn如玉,活脱脱是另一个肖佳的翻版,却比肖佳更多了端庄少了妩媚,乍一看,眼神象极了夏想的丹凤眼。

    没错,夏想长了一双极有魅力的丹凤眼。

    肖夏虽然和夏想见面不多,但她和夏想的关系还算不错,一见夏想进门,就飞一样扑入了夏想的怀中,甜甜地叫了一声“爸爸”。

    都说女儿是妈妈的贴身棉袄,其实女儿也是爸爸的掌中之宝。

    夏想用力亲了肖夏一口:“夏夏,最近乖不乖,有没有听妈妈的话?”

    “不乖,没听。”肖夏哼了一声,似乎不高兴了“我和妈妈发生了争论,她试图说服我,我也想说服她,结果,谁也没有说服谁,我就和她冷战了。”

    说话的时候,肖夏仰起脸,叉着腰,一副小大人的模样。

    肖佳围着围裙从厨房跑了出来,笑道:“一见爸爸就告我的状,坏丫头,妈妈天天带你多辛苦,爸爸又没有关怀你的成长,他ォ是现成爸爸。”

    夏想的女人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为都愿意为他亲自下厨做饭,只因夏想不太喜欢在外面吃饭,喜欢家常味。多年来,他的习惯一直未改,并未因为位置的走高而改变根本。

    “妈妈你又不懂了,爸爸顾不上关怀我的成长,他关怀的是天下苍生,他做的都是惊天动地的大事,我崇拜爸爸,不许你说爸爸的坏话!”肖夏对肖佳说夏想的坏话,十分不满。

    有一个如此维护自己权威的女儿,夏想当然开心,拉住肖夏的手,喜笑颜开:“还是夏夏乖,真是好女儿。”

    “哼,我就和爸爸是一事儿,不和妈妈同流合污!”肖夏得夏想一夸,更是得意了,虽然用词不当,但也表现出一个女儿愿意和爸爸亲近的真切之意。

    “哈哈。”夏想开怀大笑。

    肖佳在围裙上擦了一把手,作势要打:“真是一个坏丫头,不就是和妈妈理念不和,用得着拍爸爸马屁来对付妈妈?”

    肖夏藏在了夏想身后,做了个鬼脸:“爸爸肯定支持我的想法。”

    夏想感慨,肖夏长大了,不但伶牙利齿,说话也有小大人的模样了,可爱之极。

    吃饭的时候,肖夏故意坐在夏想身边,离肖佳有一段距离,夏想就笑:“到底和妈妈发生了什么争执,至于非要坐得这么远?”

    “很有必要!”肖夏一边大快朵颐地吃着肖佳所做的美味饭菜,一边愤愤不平地说道“妈妈想让我长大后当官,我不同意,我要做我想做的事情。好吧,她同意了,却又让我从事房地产行业,我又不同意了,我有自己的远大志向,不喜欢盖房,我要做比盖房更伟大更有意义的事业。”

    夏想哑然失笑,肖夏一边吃鸡tu一边小大人一样说出豪言壮语,样要有多滑稽就有多滑稽,偏偏她又说得煞有介事一样,好象她现在已经长大,并且拥有了成功的事业一样。

    “那你说说,你想从事什么更伟大更有意义的事业?”夏想诚心逗肖夏一逗。

    “我想让全世界的小朋友都学习中国的《三字经》!”

    当肖夏不经意说出这一句话时,夏想蓦然震惊了,心中一下点亮了一盏明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