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2129章目光开始放眼全国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晚上回到家中,见到热气腾腾的饭菜,夏想心中充盈着幸福。

    虽然他已经身居高位,是一省之长,但他对幸福的理解很简单,就是不管什么时候回家,家中总是有一个为他守候的女人,并且愿意亲自下厨为他做饭,不管贫穷落魄还是富贵荣华,对他不改初心,一如既往地坦然和他相知相伴,就是一个男人一生所追求的最大幸福全文阅读。

    说了出去或许不会有人相信,堂堂的一省之长会如此没有出息,只渴望一个安心为他守候的女人?但夏想就是夏想,他与生俱来的平民情怀永远不会改变,再身居高位,他也视自己为芸芸众生中的一员,和每日忙碌奔波的百姓没有区别,都是在为了心目中的理想而奋斗,为了心中的一份宁静而付出。

    许多人不理解夏想在西省打开局面的手法,或许过于粗暴而且不择手段,比如经济渗透,股权并购,强行重组,如是等等,似乎夏想打破西省的旧秩序,只是为了将能源产业全部掌控在自己手中,只是为了建立自己庞大的经济帝国一样。

    其实不然,夏想心目中的长远,不足为外人道也,他在实施一项长远并且庞大的计划。

    夏想十分热爱祖国,热爱多灾多难的中华民族,愿意在他的有生之年,让国人更觉醒,让祖国更强大。

    或许作为一名党员,他的思想有些另类,但他敢在总书记和总理面前毫不讳言他的真实所想——他爱国胜过爱党。

    国家总比一个政党更长久,国家也比只占少数的党派更宽泛,更有代表意义。爱国。爱几千年的文化传承,爱所有为祖国付出一切的革命先烈,也包括爱党。

    “又走神了?”曹殊黧伸手捏捏了夏想的鼻子,“回到家了,就不许想工作了,工作永远也做不完,人的生命是有限的,你不能把有限的生命都投入到无限的走神中去。”

    夏想乐了。一把揽住了曹殊黧的肩膀,在她的脸上吻了一下:“我要感谢你,你恐怕是国内亲自下厨的级别最高的官员夫人了。”

    曹殊黧微微一羞:“别闹了,饭都凉了,快吃饭了。啊,吃饭之后再抒情。”

    身为省长夫人,几乎每天都亲自下厨为他做饭,不由夏想不感慨万千,想想曹殊黧热爱劳动从不高高在上的性格或许还真是出于王于芬的言传身教,在夏想的印象中,岳母不管是在局长夫人、市长夫人还是省委书记夫人时,也一直为岳父亲自下厨。【%小说高速站】

    娶妻娶贤。纳妾纳色,千百年来古人总结的智慧之语,绝对是经验之谈。

    晚饭夏想一般吃得清淡,也是他到现在仍然保持了标准身材的秘诀。一般晚上他很少应酬,一来麻烦,二来对身体不好。作为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坚男人,爱惜自己的身体就是对老人孩子负责,毕竟。他是家里的顶梁柱,是全家希望的所在。

    那些只顾自己大吃大喝弄得三高的男人,其实是很自私的男人,只图一时痛快,却不想想万一身体一病倒下,将他当成全部希望的一家老小将如何生活?

    更何况夏想现在一人身系几大势力的支点,而且再长远来看。他更是肩负历史的重任,保证身体的健康为第一要事。

    饭后,夏想在曹殊黧的命令下,陪她下楼散步。用曹殊黧的话说,一是锻练身体。二是给省委家属院带一个好榜样,让那些情人遍地走小三不如狗的狗官看看,省长夫妻都这么恩爱,你们好意思乱来?

    夏想只好听了曹殊黧的话,虽然觉得她的想法实在过于好笑。

    不过说来也怪,自从他陪曹殊黧散步之后,在省委家属院就慢慢形成了风气,晚饭后陪夫人散步的省委领导慢慢就多了起来,从一开始的两三人,发展到现在的七八人,大有争相效仿之势。

    也是,省长都陪夫人散步,谁不赶紧紧跟省长的步伐?也别说,不少省委领导为了晚饭后的散步,推掉了不少晚上的应酬,久而久之,晚饭都回家吃,不但增进了夫妻之间的感情交流,营造了和谐家庭,还减少了公款浪费,同时也提升了身体素质,一举数得。

    曹殊黧功不可没,她是所有高官夫人的楷模。

    本想陪曹殊黧散步一个小时,才走了半个小时,电话就响了,夏想不接电话,只是看着曹殊黧笑。

    曹殊黧也被夏想气笑了:“谁还不让你接电话,我又不是不讲理的女人。”

    夏想才假装很听话地接听了电话。

    宋朝度来电。

    “夏想,最近有没有进京的安排?”

    “明天召开常委会,会后,我就会进京一趟。”夏想也不问宋朝度所为何事,他和宋朝度多年默契,知道宋朝度必定是想和他见面。

    “好,时间上也来得及,在京城见面再说。”只说了一句话,就挂断了。

    仿佛宋朝度的电话是一个引子一样,他的电话刚落,另一个电话就又打了进来。

    是梅升平。

    夏想只好边回家边接电话:“梅书记有什么指示精神?”

    “别打官腔好不好,我知道你最近春风得意,刚刚听说总理在国务院经济会议上点名表扬了你,要将西省的成功当成典型,在全国范围内全面推动经济转型,你是不是感觉十分良好?”

    对梅升平半是玩笑半是调侃的恭维,夏想直接过滤:“谢谢梅书记。”

    “谢我什么?”梅升平明知故问,呵呵一笑,“承你金口一谢,我的面子真是天大。不过要谢的话也得朱睿乐开口才对,你替他开口,他得承你多大的人情?不过我也算是明白你为什么会有一帮忠心耿耿的班底了,你对他们,真是用心得很。”

    朱睿乐由湘省武州市委书记,跨省提拔到楚省担任了副省长,终于完成了政治生涯中最关键的一次跨越,除了夏想在背后的大力推动之外,梅升平也做了大量的工作。

    “有能力又坚守基本的节操的干部,一定重用,否则让贪官占据了重要位置,误了一县就是几十万百姓的幸福,误了一市,就是几百万百姓的幸福……”夏想的话是有感而发,他一路走来确实惩治了不少贪官,知道贪官的危害性之大,小,能祸害一方百姓,大,能祸国殃民。

    远的不说,单是邻省一家曾经几度被评为“中国黄金行业之首”金银精炼股份有限公司的原董事长,一人就贪污上亿元,挪用公款5000多万,并且家里有黄金100多公斤,只凭他一人之力,就将黄金行业之首的公司贪污到了濒临破产倒闭的境界。

    蛀虫之危害,绝对是危及百年基业之大事,不得不察。

    “说到贪官说到**,我提醒你关注一下明天的《世界时报》……”梅升平提了一提,又说,“你在湘省还有几个班底,趁郑盛离开湘省之前,都安排一下,别留下后遗症。”

    夏想说道:“说得是,我已经想好了下一步。”心里却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从贪官和**,梅升平引申到《世界时报》是何用意?

    《世界时报》是《新闻日报》主办的一份时事新闻媒体,是一份政治倾向性很强的国家报纸……难道梅升平知道什么内幕?

    梅升平却并不解答夏想的疑问,他呵呵一笑:“你上次答应我要回京城,到现在还没有回去,太不尽心了,人啊,总是喜新厌旧。”

    得,被梅升平含沙射影讽刺一句,夏想只能无奈一笑,最近西省的事情一件接一件,他能有时间进京才怪了。

    曹殊黧已经上床入睡了,夏想没有一丝睡意,他心潮起伏,正在规划政治班底的未来。

    朱睿乐已经迈出了关键的一步,但只是副省长,不是常委,争取在两年之内进入常委会。而同样在正厅位置上的班底还有陈天宇、彭云枫和陆明。

    章国伟虽然早早迈入了副部级,但他勉强算是夏想的班底,还称不上嫡系。

    陈天宇想在湘省就地提升副部,困难不小,一是夏想和郑盛的关系并不密切,非要开口的话,郑盛也不会拒绝,但要欠一份天大的人情,再者郑盛离开湘省在即,陈天宇刚提副部就失去依靠,不利于他今后的发展。

    回京是不错的选择,在京城部委担任一届副部长,迂回之后,再出京城,陈天宇就可以直接跃升正部。

    至于彭云枫,夏想最认可的政治班底的大管家,他已经为彭云枫安排好了在燕省的出路——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而陆明,就缓缓再说。

    夏想的目光先只落到三人身上,等三人的副部解决之后,夏想会再将政治班底组织一次聚会,在秋天的燕市,来一次沙场秋点兵,规划政治班底未来十年的长远规划。

    伴随着西省局势最后的一关的到来,夏想的目光开始放眼全国,开展了他从政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提升政治班底的行动。

    次日上午9时,西省召开西省地电重组问题的省委常委会,讨论并表决西省地电重组方案。会议一开始,气氛就很是微妙,不少人都发现,雷治学的表情很凝重。

    ps:继续诚心真心用心痴心狠心力求保底月票,距离上一名,仅十票之遥,兄弟们,请了!(未完待续)

    【%小说高速站】

    (本站群号:95512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