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2118章跳板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第2118章跳板

    换了任何人都可以理解王向前欲盖弥彰的心思,本来矿难事件是为夏想挖坑,但事与愿违,事情出现了不可预料的偏差,中途塌方,结果埋了自己一条腿最新章节。

    王向前急不可耐地要拔出腿,赶紧擦干净身上的泥,摘清他和矿难之间的任何联系,确实也是人之常情。杀人犯杀人之后还知道逃命,何况如王向前一样大权在握又有智慧的高官,为了自保,必然要想方设法将事情圆过去。

    也得承认,王向前借矿难事故第一负责人的身份,成功地将许多事情瞒了过去,比如制止家属闹事,比如对遇难者的身份保密,在夏想召开新闻发布会的强大的压力之下,他依然有条不紊地把事故的冲击力降到最低,竭力纠正事故之中的偏差,并且压制了许多不安定因素,也说明了王向前确实有过人的能力。

    但智者千虑必有一失,王向前在自以为完美的善后计划之中,有两个被他疏忽的漏洞。

    一是陈艳的失踪。

    陈艳的失踪到目前还没有正式对外公布,一是她是否失踪还没有正式确认,二是就算确认了她的失踪,市**局也会暂时压下,顾不上处理。

    二是马昱在矿难事件之中的作用。

    马昱参预了矿难事故处理的全过程,从一开始就介入其中,连省政府的管家事务也顾不上,和王向前一样,寸步不离矿难现场,忙得不可开交。

    一开始王向前没有意识到马昱在矿难事故上的热心。是工作需要还是夏想的刻意安排,在老钱头的家属突然得知了老钱头被炸身亡之后,王向前终于明白了过来,不管马昱热心的背后有没有夏想的授意,他都可以一眼看穿马昱的险恶用心——马昱想借机上位!

    由省政府秘书长的位置一步跃升到副省长之位者,不乏其人,马昱显然想将矿难事件当成跳板。

    但问题是。现在副省长位置并不空缺,除非有一名副省长轰然落马,马昱才有机会上位,难道说,事件的最终处理结果,会将一名副省长拉下马?

    不想还好,一想就让王向前怵然而惊,事情真会闹到这么大?夏想难道在矿难事故上的诉求。不仅仅是在新闻媒体上亮相博取名声那么简单,还包藏有更大的祸心?

    ……其实王向前忽视的事情不止只有两件,除了陈艳的失踪和马昱在矿难事件之中的作用之外,他一直疏忽了省政府班子另一个重要的成员——冯健超!

    ……

    本来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布的消息是很快就会开挖,但一直拖到晚上才动工,不是夏想在记者面前说了假话,而是事后夏想听取了一名老矿工的建议。缓了一天时间。利用勘探设备最后再确定一下井下是否还有幸存者。

    对于如何处置矿难的抢险救灾,夏想是门外汉,但他到现场之后,只简单地转了一转就得出了结论,不管井下的矿工下去的时候是活人还是死人,现在全是死人了,没有生还的可能。

    爆炸的威力太大了。

    井下究竟发生了什么变故,夏想不得而知,但他也能猜测到其中必然出现了巨大的变故。不提现场出现了活人被炸死的意外——他相信江刚再丧心病狂,也不敢拿活人来制造矿难——单是两次爆炸就说明了一切。

    但从人道主义的角度考虑,也为了显示抢险救灾小组认真负责的精神,夏想听取了老矿工和王向前的建议,决定暂缓一天开挖。一旦开挖,就等于宣告救人工作全面结束。

    王向前推迟一天开挖的背后是否另有深意,夏想也不去多想。对于矿难事件的最后结果,他心里大概有一个方向。

    但也不是十分确定。

    下班后,夏想坐车来到郊外,他不是放松休闲,是和冯健超会面。

    矿难事故发生两天了。冯健超第一天到下面视察工作,第二天又走访困难群众。似乎矿难事故是别省的事故一样,他身为常委副省长,不但没有出现在矿难现场一分钟,甚至没有就矿难事件发表过任何看法,也没有做过任何批示。

    反常,太反常。

    但再反常的事情也容易被更反常的事情遮盖,矿难事故是一起人为的用死人充当活人制造事故的反常大事,让冯健超的反常显得就不那么引人注目了。

    “夏省长,一切进展还算顺利,幸不辱使命。”冯健超和夏想坐在一间竹屋之中,四面透风,夏风习习,水波不兴,倒也颇有格调。

    “顺利就好。”夏想无心欣赏眼前的美景,心思稍有沉重,矿难事故虽然大部分死的是死人,但以目前的形势来看,至少有两个活人被当场炸死,至于井下是否还有活人就不好说了。

    如果不是他事先得知江刚此计,如果不是陈艳将江刚的底细向他透露,江刚此举,还真可以制造一口天大的黑锅让他背上,说不定还真能让他因此而引咎辞职!

    也幸好他当机立断,以召开新闻发布会的开创之举牢牢掌握了主动,让一些人打消了浑水摸鱼的念头。至于有些人认为他是想博取名声,夏想才懒得反驳,他不是一个喜欢自吹自擂之人,更不会采取一些无聊的手段炒作自己。

    到目前为止,矿难事故的进展尽在掌握之中。

    矿难事故是夏想现阶段工作的重点,但不是全部,推动西省地电的重组一事,他一直没有放松。

    冯健超远离矿难事故,以工作视察和走访困难群众的名义暗中行推动西省地电重组之实。

    “西省地电松口了,退了一步。”冯健超继续汇报,脸上流露出欣喜之意,“我居中为西省地电和季总、严总以及付总举行了一次会谈,会谈的气氛很不错,达成了关键性共识。”

    夏想点头,没有说话,眼神中微露赞许之意。

    本来西省地电的重组已经初步达成了共识,但因为雷治学的立场大变,再加王向前从中作梗,暗中鼓动西省地电的部分高层反对重组,事情就节外生枝,暂时搁置了。

    李沁有事先回京城了,估计三五天内就会返回,季如兰、严小时和付先先一直留在晋阳,随时关注西省地电重组的事态进展。三人之中,季如兰有政治和经济两重利益在内,严小时则是单纯的经济利益,而付先先对赚钱兴趣不大,她是全心全意为了夏想。

    三人的关系相处得还算融洽,季如兰和严小时关系十分不错,和付先先的关系就一般了,而付先先似乎也对季如兰有偏见。幸好有严小时作为润滑剂,随时调节关系,才让季如兰和付先先不至于闹矛盾。

    李沁在的时候,她和季如兰、严小时、付先先三人不分远近,反正她不和谁特别好,也不和谁特别不好,仿佛在她眼中都是利益同盟而不是知心朋友。

    李沁回京城是处理资金调动之事。在和衙内之间的经济战争大获全胜之后,肖佳及时调整了商业战略,一部分资金转向国外运作,另一部分继续充实实业,而从衙内身上赚取的为数不少的资金,则以入股的形式流入了李沁的基金之中。

    衙内似乎是愿赌服输了,至少他大半年来消停了许多,没再找事,老老实实地拓展别的市场去了。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西省地电重组在一个月内就能提上日程。”冯健超信心满满。

    夏想喝了一口茶,茶入口微苦,回味却有一股清香,就让他莫名想起了季如兰的素手煮茶,不由一时走神。

    “一个最大的难题就是,电力部门由王省长分管。”冯健超没有留意到夏想的失神,继续说道,“如果由王省长主抓西省地电重组,怕是又要拖上一年半载了。”

    夏想笑了,摆了摆手:“车到山前必有路。”

    冯健超没明白夏省长的暗示是什么意思,想问上一问,又觉得不太合适,只好附和地说道:“但愿。”

    “你要相信向前同志的大局观。”夏想见冯健超在王向前的问题上信心不足,就有必要打打气,“更要相信形势比人强,在关键时候,向前同志总能站稳立场。”

    冯健超才意识到夏省长所指的是矿难事件之中王向前的反常表现,他微微一想,问道:“矿难的问题,最后肯定还是不了了之,找一个替罪羊,再处理几个小喽罗,就皆大欢喜了。”

    夏想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未必……”

    ……

    第二天一早,刚到省委,夏想还没有坐稳,唐天云就汇报了一则关于矿难事故最新进展的消息:“昨晚正式开挖,目前为止已经找到101具尸体,经法医鉴定,都是死后被人运到了矿井之下。另外市**局传来消息说,刘路一口咬定事情都是他一人一手操纵,就是为了报复哦呢陈开除了他。”

    “还有,市**局已经正式确认了陈艳失踪的消息,已经立案。陈艳失踪超过了48小时,到现在音信全无,生死不明。”

    夏想想了一想,还没有开口指示几句,王向前就慌里慌张地推门进来,不顾失礼,焦急地说道:“夏省长,不好了,矿难事故发生了新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