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2111章事态发展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不止王向前,就连雷治学也没有想到夏想解决矿难事件第一步,竟然是公告天下!

    还以为夏想召开新闻发布会,只是简单地通报一下情况,没想到’夏想放出大话,如果不能妥善解决矿难事故就主动辞职……”雷治学头大了,等夏想一下会就很是不快地点了夏想几句。

    “夏想同志’矿难事件不是儿戏,政治前途更是大事,怎么能%小说%事?你太冲动了,会让省委非常被动!雷治学生气是有原因的,本来矿难事件是夏想的一道关卡,处理不好,背处分还是轻的’引咎辞职也不是不可能。

    夏想召开新闻发布会,如果只通报事件,不上升到辞职的高度还好说’万万没想到,辞职被夏想摆到了明面之上,等于是说,夏想在处理矿难事件的问题上,已经没有了退路。

    如果仅仅是他一人没有了退路还好,问题是,夏想的豪言壮语会被外界解读为是省委省政府的决定,就是说,省委也被夏想绑架了。事故处理不及时,过程不透明,结果不满意,就算夏想以大无畏的勇气主动请辞,省委也会受到一定的牵连。

    如此一来,雷治学想要完全置身事外不受牵连的美好愿望就落空了,他不生气才怪。

    关键还有,夏想夏大省长的新闻发布会还有两名外国记者参加,闹什么这是,一起矿难事故直接就冲出了亚试走向了世界,西省真要扬名了!

    雷治学算是明白了;想的用心,事件闹得越大,处理过程就必须透明,否则,会引发媒体强烈的不满。这还不算,听说中央领导也对夏想的新闻发布会赞许有加,就让安达矿业的矿难事件,在还没有调查出真相之前。就已经成为了国际国内大事!

    “治学同志,我说过矿难事件是省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不管处理结果如何,不管事情相多严重的后果,都由我一人承担……”夏想坚定地说道,“西省以前发生过许多矿难,在处理矿难欺上瞒下的做法上引发了许多死者家属和公众的不满,现在我要借安达矿业矿难事件,为西省正名!’,

    雷治学很是气恼:“万一处理的结果各方不满意。死者闹事,最后再查明矿难是安达矿业违规生产的原因,会对能源型经济转型的政策,带来极为不利的负面影响……”

    “不管真相是什么。我都会如实对外公布,哪怕责任全在我的身上,我也一人承担。”夏想毫不退让,至此,他已经完全清楚雷治学在矿难事件的背后,肯定包藏私心,就让他对雷治学不免失望。

    在对待矿难事件之上的分炼,是夏想就任西省以来,第一次和雷治学互不退让的争执。

    雷治学余怒未消,指责夏想:‘。这么大的事情。你一人承担得了?”

    “事情的真相还没有调查清楚,治学同忐忑么知道事情很大?”夏想反驳了一句,语气之中的疑问让雷治学很不舒服。

    “我希望你不要为了出风头而毁了自己的前途。”雷治学一怔,但还是强词夺理说了一句。他心中闪过一个不好的感觉,莫非夏想已经得知了矿难事故的内幕?

    不等他再深思此事,夏想又说话了:‘。谢谢雷书记对我的关心,我会认真妥善地处理矿难事故,不会让国务院和省委失望。我建议,由向前同志主抓矿难事故。请治学同志批示。

    雷治学疑惑地看了夏想一眼,愣了愣神才说:“我没意见……”

    夏想提名王向前主抓矿难事故,到底是什么意思?等夏想走后,雷治学才从刚才和夏想争论的不快中跳出来,思绪又落在了矿难后继事宜之上。虽说一开始王向前就第一时间赶赴了事故现场,但最终由谁具体负责处理事故,还需要他和夏想拍板。

    早先王向前不是说要借机推冯健超下水’想让冯健超负责’他又为什么第一个跑到现场去指挥抢险?

    雷治学感觉哪里不对。似乎矿难事故一发生,一切都没有按照原定的轨道向前推进’不知道从哪一步开始就偏离了预定航线。他左思右想觉得似乎被夏想完全掌控了节奏,心里很不踏实,拿起电话打给了王向前。

    王向前第一时间就主动跑到现场拖险,是机会,也是机遇。矿难事故发生时。夏想还在飞机上,他作为省政府常务副省长。省长不在的时候,就是理所当然主持省政府日常工作的第一人。

    当然。他也可以直接指派冯健超先去现场指挥抢险。

    只犹豫了片刻,王向前就下定了决心,决定亲自前往现场指挥抢险。如此一来,他和雷治学商议处理矿难事件的安排就被打乱了,他心中多少有点愧疚,觉得辜负了雷治学的信任,也闪了江刚,但等他到了矿难现场之后,就被现场的惨状震惊了,心中的愧疚一下就抛到了九霄云外,还无比庆幸他第一时间来到了现场。

    因为矿难现场太惨烈了,惨烈到王向前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王向前对矿难事故并不陌生,也亲身经历过多次矿难,自认不管多惨烈的场面他都见识过了’却没想到,一起本来不该发生却偏偏发生的矿难,再一次震憾了他的心灵。

    相信每一个亲临现场的人,都会为之震动!

    如果两次巨大的爆炸’让井口塌陷,还不算让王向前为之心悸之处’那么让他不敢睁眼的是也不知道哪个环节出现了问题,第二次爆炸的冲击波将几具尸体撕得粉碎,威力之大,直接将尸体从井下冲到了井口,散落在并口周围方圆十几米的范围之内,断臂、残腿到处都是,令人作呕。

    原计划是要将所有人---或说死人---运到井下深处再引爆,然后就会引发大范围的塌陷,将井口堵死,至少要花费十天半个月的时候才能挖开通道,到时下面的尸体已经腐烂得不成样子了,真相也会永远被掩藏得地下深处。

    却没想到,怎么在井口附近就发生了爆炸,肯定是哪里出现问题了!

    王向前强忍中人欲呕的现场和气味,以十足的耐心听取了现场汇报,然后又戴上安全帽,实地查看矿难现场的每一项工作,并且做出了许多指示精神。

    不得不说,作为西省土生土长的官员,又从基层一步步走到了目前的高位,王向前在指挥抢险救灾上面,有一定的能力,各项工作安排得井井有条,不出一个小时,就稳定了局势。

    正当王向前暗暗榨了一把汗,庆幸幸好随机应变得快,否则还按照既定计划进行的话,说不定就惨了,忽然,他的目光落在远处一具残缺的尸体之上,惊呆了。

    王向前不是法医,但他还是能一眼分瓣出远处的尸体并非死人的尸体,而是活人的尸体这句话显然有语病,尸体当然都是死人,怎么还能分活人和死人的尸体?但王向前心中清楚的是,并下遇难的矿工原本就是死人。

    怎么会有一个活人在下面?

    再联想到之前的两次爆炸,王向前心中的问号越放越大,他就知道’下面肯定出现了不可预知的偏差,而且还真的闹出了人命。

    不好,玩大了。

    念头刚起,就接到了通知,夏想夏省长的新闻发布会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王向前得知夏想新闻发布会的内容之后,震惊了。终于体会到了夏想的厉害之处,一个敢于将自己置于死地而后生的人,是可怕的人,是不可战胜的人’因为他的对手没有一人有如此魄力,有如此破蒂沉舟的勇气。

    狭路相逢,勇者胜,夏想敢振臂一呼,以省长的宝座为代价来解决矿难事故,王向前心中长长地叹息一声,他很清楚国内的现状,到了省部级高位者,都被多年的官场沉浮磨练得没有了血性的冲劲,更不用提到了国家领导人的层次,凡事讲究和为贵。

    和为贵的潜台词就是忍气吞声为上策。

    如果都如夏想一样强势并且敢作敢为,别说一个小小的西省能够一举振兴,就是国家重新恢复大国气象,也指日可待。

    扯远了’王向前的思路又重新回到了矿难现场,正准备拿出十二分的干劲,务必要将矿难事故的处理按照正常的程序先理顺再说,至于最后能否保得了江刚,就看事态的发展了,反正在哦呢陈、陈艳的鼓动下’在夏想新闻发布会的刺激下,他是打算跳出事外了。

    突然,电话就又响了。

    是雷治学来电。

    江刚冲身边的人摆摆手,起身到一边接听了电话:“雷书记。’,

    “向前同志,矿难事故的抢险工作,进展得怎么样了?’,雷治学明是关心抢险工作,实则关心的是王向前的政治立场。井下本是一群死人,抢险不抢险已经无关紧要了。

    死人是道具,活人才是入戏的演员。

    “各项抢险救人工作已径准备就绪,事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死丨者家属情绪稳定,各项工作正在有序开展……”王向前回答了一句套话。

    “事故原因初步查明没有?”雷治学心中一紧,急急问了一句。事故原因关系到事件的最终定性,按照事先约定,事故原因要推到安达矿业的安全生产之上,才能借机拉夏想下水。

    “初步查明。”……”王向前深呼一口气,说出了一番令雷治学震惊的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