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2105章焦点人物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矿难事故正好发生在夏想进京期间TXT下载。

    事故发生时,夏想正在京城的重大会议之上,因为一番发言,而成了众人的焦点。

    其实夏想就算不发言,也一样会成为此次会议最受人瞩目的中心,只因他国内最年轻省长的身份,也因此次会议是专为西省的经济转型的成功而召开!

    当夏想迈着坚定的步伐出现在会场的一刻,原来嘈杂的会场一下鸦雀无声了,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

    目光之中有质疑,有欣赏,有轻视,有嫉妒,也有复杂难言,总之,不管是什么目光,纷乱的目光中的共同点就是一对夏想的到来,都充满了期待。

    是呀,全国十几名省长会聚一堂,就为了等候国内年轻省长的到来,因为由国务院召开的全国省长会议的议题就是一关于西省能源型经济转型的成果汇报。

    一共有近20名省长与会,在中南海的小会议室中,座无虚席。

    在总理的主持下,国内具有和西省同样经济转型困境的20余个省份的行政一把手,几乎无一人缺席,只为亲眼见到国内最年轻省长的风采,只为亲耳听到一举解决了西省几十年困境的夏想夏省长,是怎样的心路历程。

    历来国务院召开全国省长经济会议,各地的省长不会全数到齐,顶多三分之二多数与会就不错了,或由常务副省长代替,或由常委副省长出席,总之,想让近20名省长同时现身一处,除非真有重大事件,或是让众多省长都对会议的议题大感兴趣。

    今天会议的议题,确实让与会的各个省长大感兴趣,更让他们感兴趣的是夏想本人。

    短短时间内就打开了西省的局面推动了在西省一直停滞不前的能源型经济转型不说,还即将大获成功,夏想才是省长,是二号人物,不比陈皓天不但是省委一把手,而且还是中央政治局委员,就让无数省长不仅对夏想如何破局大感好奇,更对夏想过人的政治手腕羡慕不已。

    不想当省委书记的省长不是好省长。

    夏想出现在门口,会场沉寂了片刻之后也不知是谁带头鼓掌,顿时掌声雷动,响成一片!

    掌声送给夏想,不是因为他是最年轻的省长,而是因为他在西省做出的成绩。

    与会的省长之中,也有几人对夏想如此年轻就高居高位并不看好,更对夏想一到西省就着力推动能源型经济转型视为急功近利之举,不想夏想不但迅速在西省站稳了脚跟打开了局面,而且还主导能源型经济转型,大获成功就让不少人大跌眼镜!

    掌声,也是对夏想做出的成绩的肯定。不管是不是认可夏想的为人,也不管是不是和夏想同一阵营,身为省长,都对能够在经济上大有作为的省长心怀敬意。

    在众人的掌声之中,夏想抱拳致意一脸谦逊的笑容。在座各位省长,从资格上讲,都比他在省部级的时间长口从年龄讲,是他的长辈,许多人还和曹永国年纪相仿,他必须表现出十足的敬意。

    夏想迈步向里走,才一抬脚就听到身上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夏想,你姗姗来迟,是不是该罚?”

    是总理。

    总理在夏想才要进门时就恰到好处地出现,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在座省长心中就各有猜测了。

    夏想忙回身,然后让到一旁,恭敬地说道:“总理好。”又微笑着解释,“不是我故意来迟,是京城的路太堵了。”

    “堵路是让人堵得闹心,但如果经济也堵塞,就不只是闹心了,还容易闹事。”总理和夏想握了握手,快步来到台上,人未坐下继续说道,“国家经济下行压力增大,情况不太乐观在这里,我说一句不好对外公开的话受经济下行压力增大,成本快速增加等因素的影响,一季度过半央企利润同比下滑。在这种情况下,中央企业要树立过紧日子的思想,有效控制运行成本,使降本增效成为企业经营的长效机制,才能确保平稳过度……。”

    本来总理的开场白虽然稍有偏题,但还是和径济有关,也算符合常规。经济下行压力增大,不仅仅是央企的日子难过,各地国企以及各个行业的日子都将紧缩,但总理偏偏上来就提及央企,就让有心人立刻联想到了西省地电的重组以及西省地电和国家电网之间的矛盾。

    再推而广之的话,齐省自建电厂和国家电网之间的矛盾,恐怕也在总理开场白的影射之内。

    更有深知总理一直对国家电网不满的一些省长,心想总理恐怕要借今天的会议,暗中点名国家电网的种种弊端了。数据显示”到4月中央企业累计实现营业收入676913亿元,同比增长11.4%。但累计实现净利润为2533亿元,同比下降13.2%。其中,4月份当月实现净利润713.5亿元,与3月份环比下降13.6%”总理坐定之后,继续就刚才的话题延伸来讲,“到3月底,实现净利润同比下滑的央企有62家,占全部央企53.5%;经营亏损企业20户,占17.3%。炼油、火电、钢铁、水运等行业,出现全行业性的亏损。”

    “在此,我要特意强调一句……。”总理伸出一根手指,是他标准式的发言姿势,“经济有升有降是正常现象,不正常的是央企。作为央企,打一个不恰当的比喻,是国家的亲生儿子,享受着其他行业没有的政策,为什么抵御市场波动的能力这么弱?是不是太娇生惯养了,这个问题值得我们深思。

    “民营企业享受不到政策的扶持,在贷款和资金方面,也没有什么优惠政策,在市场上自生自灭,反而比央企更能适应丰场的动荡。希望个别央企不要当扶不起来的阿斗,除了伸手要政策要资金之外,一点搏击市场的能力都没有,等市场完全放开之后,难道要一个个都倒闭?”总理的语气有点生硬,显然是对个别央企人浮于事以及稍有市场动荡就露怯很是不满。

    “今天会议的主题是西省能源型经济转型成功带来的启示……。”总理在开场白之后,开始了今天会议的主题,“西省的问题是老生常谈的老问题,几十年形成的落后、保守的秩序,积重难返,许多人在夏想同志上任西省之后,对西省的前景并不看好,说实话,我也怀疑西省的问题到底能不能从根本上得到解决。西省的问题,是国内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以前的种种弊端都堆积在一起的一个缩影。西省的问题如果不能得以解决,国家的经济发展就有可能硬着陆……。”

    不少人暗暗心惊,总理的话相当于将西省的经济转型上升到了国家前景的政治高度,也就是说,夏想身为西省省长,在西省推动的经济转型,是国家经济转型的试点,那么是否可以说,夏想以国内最年轻省长的身份,却是国家经济转型以及深入推进改革开放的开拓者。

    如此重任放在一个不足40岁的年轻人的肩上,是国家之幸运还是侥幸?

    不少人再看向夏想时的目光,就更多了复杂的情绪。

    “下面,请夏想同志介绍一下西省能源型经济转型的经验。”总理并没有长篇大论,几句话过后,就请夏想上台了。

    夏想第一次坐在台上面对国内近20名省长,其中不少人以后必定可以坐到省委书记之位,甚至还会进入中枢,成为国家领导人,他还是不免微微紧张。微微深呼吸几口,才缓慢地说道:“西省能源型经济转型之所以获得了初步的成功,原因有三,一是在党中央、国务院的正确领导下,在国务院开放煤价的政策的大力支持下。二是在西省省委、省政府的努力推动下,以及西省工商界人士积极配合能源型经济转型的推动。三是在雷治学同志对能源型经济转型工作十分关心,多次过问,并亲自拟定了许多细节……。”

    以上的官话套话是官场常态,夏想说了是废话,众人听过就算,但夏想如果不说,就是不懂规矩了。官场规矩虽然繁琐无用,但又必须走完每一个过场。

    近20名省长都洗耳恭听夏想下面的发言,下面的发言,才是重点中的重点。

    “要说西省能源型经济转型的成功有没有什么可以借鉴的经验,不谦虚地说,也有。经验虽然未必可以通用,但至少可以让兄弟省份借鉴一二,下面,我就谈一些个人的看法。不成熟之处,请总理以及各位领导批评指正。”

    该走的过场走完,该说的套话说完,夏想终于进入了最关键的环节。其实对于今天的经验交流会,夏想做好了十足的准备,他要的不是将西省的经验推向全国,而是将他在西省任上的体会和感悟,以平等对话和交流的形式,向在座各位省长汇报一下思想心得。

    “在西省工作期间,我的感触很多,也总结了一些思想心得,要向总理以及在座领导汇报一下。就我个人的看法,西省贫穷落后的根源不在于西省人民思想保守,而在于国家政策的不公!”

    此话一出,一众皆惊。夏想当着总理的话直陈国家政策的不公,他想造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