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2099章大局待定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陈书记好最新章节!夏想听到陈皓天的声音,很高兴,他知道陈皓天的来电必定涉及到一项重大的国家政策的实行“陈书记说有好消息,肯定是天大的好消息。”

    “呵呵”陈皓天笑了一气,却不急着切入正题“听说你在西省推动能源型经济转型,进展得很顺利?”“不敢说很顺利,只能说还算顺利。”夏想很诚悬地说道“只愿我的努力,能为西省人民真正地做一点实事,或许有一天等我老了,再到西省故地重游的时候,看到蓝天白云,看到在阳光上奔跑的孩子,我能欣慰地一笑。”

    “…”陈皓天沉默了,过了许久,他才感慨万千地说道“有多少官员会把百姓的幸福真正放在心上?如果每个党员干部都能有普世情怀,国家和民族的未来,才大有希望。眼下我们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夏想,你的开拓之路,历史将会铭记!”“希望有一天,媒体也好,党员干部也好,都不再认为现在的幸福生活是党和国家的恩赐,而是靠自己的双手所得,中国就有了实现民主的基础。”

    作为当今国内顶尖的政治人物之一,陈皓天能说出上述一番鼻,并且将实现民主联系起来,就让夏想对陈皓天更多了认识,也更期待陈皓天在最后半年多的任期内,能够引领岭南作为国内第一个政治体制改革的试点省份,迈向更大的成功。

    “党中央、国务院已经正式批准岭南为国内第一个政治体制改革的试点省份!”陈皓天终于说出了夏想最期待的一件事情“不日将会对外宣布。”

    终于尘埃落定了,岭南成为政治体制改革的试点省份,比西省的能源型经济改革的试点更有开拓意义。西省的能源型经济改革只是经济转型,不涉及到政治体制。而岭南的政治体制改革是国家政治生活之中的大事,尤其是在十八大召开之前抛出岭南为政治体制改革的试点,其影响深远,并且也为十八大之后的政局奠定了基调。

    但必须要说的是,国家之所以下定决心要在岭南推行政治体制改革,也是基于西省能源型经济转型初见成效的促进。换言之,正是夏想努力的结果,才促成了岭南作为政治体制改革试点省份提前提上日程的成功。

    一般而言,到了陈皓天的级别许多话都不会说得太明,尤其是陈皓天不喜欢直接表态的xing格几乎人人皆知,但他在夏想面前却就是喜欢有话直说,或许每个人都有两面xing。

    “总书记和总理之所以下定决心拍板,在十八大之前的敏感时期让岭南成为政治体制改革的试点省份,你在西省的工作也起到了正面的促进作用,夏想,期待你在西省有更大的作为。”

    车窗的夜sè璀璨而多姿,夏想却无心欣赏,回味陈皓天一番意味深长的话心潮起伏不定。从当年的一介平民,甚至连自身前途都在别人手中掌握,在官场的大门绯徊,不得其门而入,而到今天,他尊居高位不但可以为百姓造福,还可以间接影响国家政策的走向,为实现心中的十年蓝图,正坚定不移地向前稳步推进,十几年的时光呼啸而过他的身份、地位和权势今非昔比,但一直不变的还是为国为民的平民情怀。

    夏想的心情平静而辽远,一时间想起了许多前尘往事,或许等他老了,真要从头到尾到他历任之地走一走看一看,将自己的经历和心路历程付诸文字写成一本可以留待后人评说的回忆录。

    到了聚会的九景山庄时,电话又响了,唐天云说道:“领导要不我来接?”

    夏想知道唐天云是想替他挡驾,他摆摆手还是亲自接听了电话:“陈总,有事?”是陈艳来电。

    今天的聚会,没有通知陈艳一陈艳已经坚定了立场,不再摇摆,她在西省地电重组之中的分量并不重,也是夏想对她还是缺少足够的信任。

    陈艳还是未开口先笑,笑声很轻佻:“夏省长亲自接我的电话,真是荣幸…”

    夏想微一皱眉:“我时间不多。”

    陈艳听出了夏想语气中的不耐烦,忙收起轻浮,一本正经地说道:“江安被江刚送到了京城的戒毒所,而且还有可能安排出国。还有,

    江刚要求我立刻去和他见上一面,如果不去,后果自负。”

    夏想微一沉吟,知道安排老婆孩子出国,是贪官或富豪在准备后路了,江刚的老婆一直就在国外,现在要送儿子出国,就证明江刚准备孤注一掷了。

    想淡淡地应了一声,直接过滤了陈艳的最后一句,对于陈艳和江刚之间的矛盾如何解决,他不会发表倾向xing意见也相信陈艳能应付得来。

    “王向前也打电话给我,让我和他见面,说只要我答应他他就可以”陈艳咬着舌头,故意以youhuo的语气,想打动夏想,以试探夏想对她本人是否有想法。

    夏想身经百战,岂能被陈艳的小小伎俩引you成功,他呵呵一笑:“陈总,我要开会了,再联系。”

    手中握着已经挂断的电话,身穿一身轻纱睡衣的陈艳满脸潮红,是潮红不是绯红,就证明她是又羞又怒。漂亮的女人虽然自恃拥有天生的美貌武器,但对无动于衷的男人也缺乏足够的自信,尤其是面对优秀的男人,她的魅力在夏想面前一直没有杀伤力,她就不免有恼怒之意。

    陈艳没有察觉的是,正当她心中幽怨之际,在对面的大楼上,有人手持高倍望远镜正在观察她的一举一动一也是陈艳太过自恋,晚上不拉客厅窗帘,或许潜意识时渴望被人偷窥。

    危险随着西省局势的日益紧张,而一步步逼迫了陈艳。

    危险并没丰逼近夏想。

    吸取了在岭南的教训之后,老古也不敢再让夏想以身试险了,特意调宋义和卢立到夏想身边不说,还再三叮嘱宋义和卢立必须形影不离夏想左右。

    夏想是古玉孩子的父亲,尽管是可能永远也不会公开的父亲,但老古对夏想的关爱,因古玉的怀孕,已经上升到了更高的层次。

    再者夏想毕竟是正部级高官,警卫力量再次加强,又有萧伍和哦呢陈提前来到晋阳打了前站,因此在西省一任,虽然夏想触动的利益集团的势力更庞大,又有众多si人保镖的非法武装为后盾,但江刚也好,许多恨夏想入骨的煤老板也好,都不敢乱来硬来。

    也是在初期之时,就有一股神秘的军人队伍从天而降抓捕了前去协助桑天良逃跑的si人保镖,消息传出之后,想暗中对夏想下手的一些人立刻就打消了念头,不敢再以卵击石了。

    但夏想今天和季如兰等人的会面,身后还是有了尾巴,他一下车,宋义就近前小声说道:“领导,有尾巴,要不要处理一下?”夏想微一摇头:“随化去,只要他们不动,就不理会。要是有动静,别手软。”

    “是!”宋义最欣赏夏想气势过人的一面。

    夏想在唐天云的陪同下,来到九曲十八弯的雅间,季如兰、严小

    时、李沁和付先先已经恭候多时了。

    其实之前,在重组西省地电各项事宜之上,季如兰、严小时、李沁和付先先已经达成了一致,就出资比例、股权分配和重组之后的收益等,签署了协议。可以说,四女之间已经没有争议了,西省地电重组最大的难题在于西省地电内部的阻力和国家电网的阻拦。

    西省地电对重组持谨慎欢迎的态度,几名主要领导,有一半支持,三分之一坚决反对,另有一部分观望。坚决反对和观望者,都是王向前的势力。

    王向前对西省方方面面的影响,无处不在,确实是夏想在西省前进道路上最大的绊脚石,甚至比雷治学还辣手。好歹雷治学可以被他用调虎离山之计调离,雷治学的根基不在西省,心也不在西省,而王向前的根基和心全在西省。

    一见面,季如兰就先开口说话了~似乎季如兰一加入,就有后来居上的意思,隐隐有在几人之中坐大之势一她报告的也是好消息:“京城方面传来消息说,获得了初步的进展,对明天召开的重组大会,是利好消息。不过我担心的是,西省地电内部反对的声音,会不会突然就多了起来?”

    “明天就知道结果了。”夏想没有正面回答,呵呵一笑”“今天召集大家坐在一起,只谈一件正事,我就问一句话钱,都准备好了没有?”

    四女轰然笑了起来,付先先白了夏想一眼:“第一次见你这么财说“早就准备好了,你的事情,谁敢不积极?”

    季如兰莞尔一笑,双眼笑成了月牙:“现金转帐还是现金支票,随你要。”李沁点头:“随时可以提出10亿美金。”严小时的声音最是柔弱,也最轻:“准备好了,什么时候让你为钱的事情操过心?”

    夏想哈哈大笑,女子军团的战斗力向来强悍,他一拍桌子:“好,下面就开始今天聚会的最重要的一项……吃饭。”

    在夏想和女子军团欢声笑语的同时,王向前和江刚也暗中见了一面,就一件即将轰动西省的大事达成了共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