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2091章是为一大胜利求票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夏想在西省的大计,分为两大部分最新章节。

    一部分是政治进程,就是在国家政策支持下的西省能源型经济转型。[.]

    政治进程是夏想在西省任上的政绩的关键,是衡量他第一任省长执政的成败标志,能源型经济转型成功,夏想的西省一任就成功了,其耀眼的光环足以掩盖其他方面的政绩平平,当然,夏想在其他方面也不会一无是处。

    但同样,如果能源型经济转型失败,作为夏想省长任上的最大败笔,其他方面政绩再出色,夏想第一届省长之任,也会被认为是一届失败的任期。

    能源型经济转型不但事关夏想的正部之路的成败,也事关国家重大经济转型试点政策的成败,事关重大,是一条无比艰难又具有极高挑战性的从政之路。

    夏想当仁不让成为改革的先行者,他是该庆幸站在了时代的潮头,还是该为自己被历史的潮流推动,站在了时代的前沿而深感不幸?

    成败之间,天差地别,一般人都难以承受如此的重任在肩。

    另一部分则是经济进程。

    实际上,政治和经济相辅相成,密不可分。能源型经济转型动了煤老板们的利益,动了西省能源产业的根基,必然要遭遇到强大的阻力,但夏想上有国家政策支持,下有政治班底出谋划丨策,再加上又有付家和梅家从一旁策应,更有经济班底在背后出手,也就是说国内除了夏想之外,几乎再无一人有如此强大的政治势力和雄厚的经济实力。

    换言之也只有夏想一人可以撬动西省沉积多年形成的庞大的利益集团!

    政治和经济,两者缺一不可,缺少经济的支撑,政治是无源之水。缺少政治的支持经济是无本之木。可以说,建国以来,不管是新兴家族势力还是传统家族势力,从无一人如夏想一样可以同时调动庞大到惊人的能量,不但以一己之力可以惊动上至总书记、总理,下至新兴和传统家族势力等无数举足轻重的重量级人物,还可以谈笑间决定上千亿人民币的资金动向,如此恐怖的实力,就连总书记和总理也只能叹为观止暗暗惊叹。

    在夏想大计之中,西省的政治进程落后于经济进程。

    也正常,在夏想的西省十年蓝图中,政绩排在经济规划之后。夏想不是唯政绩论的官员,以他的年纪和实力,不需要急切地为了升迁而大捞政绩,他想在西省沉下心来真正的为国为民做一件实事。

    一件大实事,大好事,一次功在当今利在后世的开创之举。

    表面上,夏想在西省的省长之位上已经站稳了脚跟,成功地压制了王向前,并逼得雷治学退让,实际上,他在省委刚刚打开局面,离他期待中的掌控大局还有一段距离。

    别的不说,至少他现在还是代省长,想要成为法定的省长还需要经过人大一关。

    相信不少人正在背后为他制造障碍,不想让他顺利当选。他在没有正式当选为省长之前就触动了煤炭利益集团,在外人眼中确实是不明智之举。西省有多少人大代表是煤老板的关系?他这么做,等于自绝于人大代表。

    至少会损失三分之一的选票。

    陈艳就直接当众说出了江刚的三步计划:“第一步制造西省地dian和国家电网之间的冲突,第二步,在省人大会议召开之前,制造矿难事件。第三步,借矿难事件的余波,让夏省长在省人大选举期间,落选。”

    今天的女子军团会议,召开得相当成功,不但成功地解决了资金难题,还让陈艳终于得以下定决心,和盘托出了江刚的全部计划丨,是为一大胜利。

    也是夏想今天特意邀请陈艳赴会的真正用心。

    按说陈艳不够资格参加今天的会议,她既不是夏想的女人,又不是夏想的经济班底,虽然和夏想有过不算密切的合作,终究对夏想和在座的每一个人来说,还是外人,就连季如兰也不会完全信任陈艳。

    但夏想还是坚持邀请了陈艳,不顾季如兰和严小时的反对,自有他的深意。

    在季如兰提出资金问题是现阶段面临的最重大的问题之时,片刻的沉寂过后,陈艳开口了:“我可以出资引5亿。”

    5亿对于139亿的西省地dian来说,九牛一毛,也只是陈艳全部身家的几分之一,但陈艳肯出资的象征意义重大,意味着她摇摆的立场愈加向夏想倾斜了,正是复想想要的结果。本文字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