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2090章正式进入了下一阶段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省政府常务会议之后,省委的一些议论之声也传到了夏想的耳中,说什么的都有,却几乎没有赞同的声音,都认为夏想太急功近利了,要么是被冒进的想法冲昏了头脑,要么是被激情燃烧了理智,总之,重组西省地电的想法太不现实,注定是失败的下场最新章节。

    作为最年轻的省长,不该去碰敏感行业,虽然敏感行业容易出政绩,但更容易毁了前途。如果说原先夏想大力推动能源型经济转型还勉强可以让人接受的话,毕竟有国家政策的支持,符合宏观调控的大方向,那么在能源型经济转型尚未成功,有可能面临失败的命运之时,又想触动电力行业的利益,夏省长……莫非疯了?[搜索最新更新尽在.]

    夏想听了只是淡然一笑,历史上历来每次改革,都会出现许多反对的声音,甚至还有暴力事件发生TXT下载。改革就是触动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没有利益重新分配的改革不叫改革,叫空头支票。

    国企改革也好,政治体制改革也好,都是为了符合历史的潮流,为了适应时代的发展。不适合时代发展的政党或是体制,终究会被历史的大潮淹没,这是谁也阻拦不了的洪流,不以个人或集团的意志为转移。

    夏想只不过顺应潮流而动,正好站在了潮头而已。

    况且,他既不是冒进,也不是激情燃烧,而是早就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下班后,夏想召开了一次女子军团会议。

    与会者包括季如兰、严小时、李沁、陈艳枪…付先先。

    没错,付先先也来到了晋阳,为了付家下一步的部署,亲自出面协调。

    五大美女,个个盛装出席仿佛就是为了争奇斗艳一样,人人精心打扮就连向来不太注重外观的李沁,也是一身紧身的职业装,连发型也梳理了一番,显得既干练又养眼展现出了与众不同的职业女性之美。

    季如兰一袭长裙,长发随意一束,颇有古典美女的韵味。尤其是她的长裙,白底蓝花,古意飘然,乍一看,就如从画中走出的女子。

    季如兰如兰如画,尽显江南写意之美。

    严小时依然是淡而精致的化妆,眉眼精致到了极处远观如画,近观精美如瓷器。虽说严小时的化妆水平一流,但也必须承认,她的五官长得确实端正,非一般人可以相比。大多美女,五官总有或多或少的缺陷,但因组合在一起就有了美丽反而掩盖了某个五官的不足。

    而严小时之美,不但五官组合一起美得惊人,每一个单独的五官,也都精致之极,几乎让人无可挑剔,不得不让人感叹她确实是造物主的杰作。

    严小时美如玉器,集江南女子灵性之美和精致之美于一身。

    季如兰和严小时都算是广义上的江南女子,而付先先则是土生土长的京城妞了。

    京城之地,尽得皇气天子脚下,几百年的古都底蕴,确实不是一些新兴的城市所能与之相比。不提京城的小家碧玉也自有一股昂然的气质更何况出身世家的付先先,以前虽是天马行空了一些,但她盛装之下骨子里的高贵气质迸发出来,也自有惊心动魄之美。

    尤其是漠然的眼神和傲然的神态尽得名门望族之势。若是在古代,付先先则是大家闺秀,名门之女。

    付先先举手投足之间,除了名门之后的气质之外,也有京城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熏陶出来的与众不同的高傲。

    李沁也是北方人,虽然出身一般,但学识过人,又有几年国外留学的经历,干练的短发,紧身的职业衣,秀气而不失娆媚的眼镜,紧抿的刚毅的嘴唇,无一处不显示出她的中性美。

    至于陈艳就不用多说了,既有妩媚之意,又有魅惑之态,是几人中最另类之美,虽比不上季如兰和严小时的婉约,又不如付先先和李沁的大气,却自有一股俯懒和风尘之美。

    陈艳之美,美在身体语言每一个动作都让人浮想联翩。

    五大美女,堪称五朵金花,众星捧月一般将夏想拱卫在中央。夏想正中一坐,犹如帝王审视自己的臣子,目光人每一个人的脸上扫过,微微一笑:“别站着呀,都坐,都请坐。

    众女就哄然而笑。

    季如兰坐在夏想左首,付先先坐在右首,本来严小时想坐在右首,却被付先先抢了先,其实付先先本想坐在左首,却被季如兰捷足先登了,她就微微不满地瞪了季如兰一眼。

    排名决定不了各人在夏想心目中的位置,却让各位美女都有争先恐后之心,说明了夏想的魅力过人,也验证了一句话一三个女人一台戏。

    现在是五个女人,几乎可以同时上演两台戏了。严小时落落大方地让了付先先,坐在了下首,李沁倒是难得地和陈艳对视一笑,二人都对付先先的小心思暗觉好笑。不过一想也是,几人之中,付先先最小,又在家中最受宠爱,难免会有争宠之心。

    其实说实话,李沁和陈艳又何尝没有争宠之心?只不过争宠也要有底气才行,季如兰和夏想之间的关系,谁不知道是曾经的生死与共,无人可及。而夏想和付先先之间,也曾经一起面对生死威胁。就连严小时和夏想也是十几年的情谊,李沁和陈艳又和夏想有过什么值得自豪的过往?

    没有。

    尽管明白这些,李沁和陈艳在笑容之下,还是微有落寞之意。谁都想让夏想看重,离得近并不说明什么,但至少说明可以理直气壮向夏想索要关爱。

    李沁和陈艳自问都没有这样的底气。

    陈艳一向自认美貌过人智慧过人,是美貌和智慧并存的极品女人,今天坐在几人之中,第一次有了自惭形秽的感觉。她比不了在座的任何一人,比不了季如兰和付先先的出身,比不了严小时的聪明和漂亮,比不了李沁的干练和经济头脑,她……不过是在西省一省之地占山为王的所谓的西省一姐罢了。

    陈艳的想法受到了不小的冲击,她多年坚持的左右逢源的手法,在今天,在夏想被几名美女环绕的冲击之下,动摇了。

    或许只有坚定地认准一个方向,勇往直前,才能得到自己最想要的东西。

    陈艳决定收手了一有时一个人的改变很微妙,不是什么历史性大事件,也不需要面临重大秧择,往往只是一件风马牛不相及的小事就让人幡然醒悟。本文字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