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2085章艰难的政治之路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在市委紧急会议结束之后,省委的紧急会议才随之召开,虽然从表面上,市委会议和省委会议风马牛不相及,实际上内在的联系,有心人一眼都能看得出来TXT下载。

    重拳行动和西省地电、国家电网之间的冲突,完全不是一个层面的事情,却依然有政治智慧卓越的省领导敏锐地发现了其中的不易察觉的内在联系都是夏想大计组成的一部分。[搜索最新更新尽在.]

    但究竟联系的羊点在哪里?就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了。

    省委会议一召开,雷治学就传达了代复盛副总理的指示精神,当然只是可以公开的部分,不能公开的部分,不会透露。

    雷治学讲话完毕,发言权交到了夏想手中:“省委省政府在西省地电和国家电网的问题上,立场是一贯的,下面,请夏想同志发言。”

    王向前对雷治学的发言大失所望,可以说,雷治学并没有就西省地电和国家电网冲突一事发表任何倾向性的意见,堂堂的省委书记会没有指示精神?开玩笑,没有指示精神的省委小说记?事事都由省长说了算,还真有这么窝囊的省委一号?

    什么叫一贯的立场?根本就是没有立场!王向前愤愤不平地想,再联想到陈皓所透露的关于雷治学和夏想之间有可能达成了什么秘密协议一事,他就更是对雷治学失望之极。

    雷治学太没有担待了,为了一个入局,宁肯放手西省的大好局势,任由夏想一人将西省搅一个天翻地覆?难道说,一直跟随他的一帮人的前途和命运,他都弃之不顾了?

    只为了自己一人的前途,就拿西省的命运交换,雷治学雷大书记,你不觉得你太不近人情了吗?

    对于雷治学和夏想之间究竟达成了什么秘密协议王向前还不得而知,虽然他和陈皓之间的关系最近越来越密切,通过陈皓,他几乎能将雷治学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但雷治学也并非事事都交由陈皓去办,许多秘密,陈皓也不清楚。

    陈皓也不是没有政治头脑,也想一路跟紧雷治学,然后步步高升但奈何贪欲太多,既贪财又好色,被王向前死死抓住了把柄。王向前的聪明之处就在于,他徐徐图之,一点点拉陈皓下水,让陈皓丝毫没有提防之心。

    但也只能一点点推进,想完全弄清雷治学和夏想之间达成了什么秘密协议,还需要时间和耐心更需要政治技巧。王向前也有预感,从雷治学最近的表现也可以初步得出结论,怕是雷治学和夏想寻求一种有限合作的握手了。

    夏想发言了他的讲话一如以前简单明了:“要落实代副总理的指示精神和治学同志的讲话精神,对于西省地电和国家电网目前的僵局,我再补充三点。一,要从西省的实际出发,不能盲目地为了顾全大局而做出不切实际的牺牲。

    二,向前同志加大工作力度最大限度也要让围攻国家电网的人群散去,只留几名负责同志继续协商解决问题的方法。三,请向前同志转告国家电网西省分公司的负责人,有困难有条件,可以直接来省政府找我。”

    夏想的话,引起了在座众人的赞同,暗暗赞叹夏省长顶住了国务院的压力,没有向国家电网妥协半分。

    王向前也是暗暗不解,夏想想让冲突事件走向何方?听他的意思,不但没有要退步的意思甚至还要继续挑战国家电网的权威,夏想打的是什么算盘?

    怎么冲突事件一点儿也没有让夏想头疼,反而让他战意高涨?王向前反倒头疼了,难道说,江刚的坑挖错了?

    不解也没有办法,夏想吩咐下来,雷治学点头默许,并不发表反对意见,王向前就必须无条件服从,再者夏想的指示精神也符合西省地电利益最大化的原则,完全基于为西省地电的出发点,谁还能说些什么?

    一个能顶住国务院压力的省长最让省委中层领导敬佩了,尽管省委高层领导心里清楚夏想此举是政治冒险没必要为了一个西省地电甘冒得罪代副总理的危险,从明哲保身的出发点考虑,和稀泥是首选之策,其次,严肃处理西省地电的负责人,然后通过国务院向国家电网释放善意,是第二解决之道。最次也要做出让步,全部撤回围攻国家电网的人员,由省政府一名副省长出面向国家电网保证此类事件不会再次发生。

    不想,夏想的三点意见,丝毫没有一丝让步之意,明面上是落实了国务院的指示精神,事实上,根本就是敷衍了事!

    真不简单,好一个夏大省长,敢对代复盛的批示阳奉阴违,不怕代副总理执掌国务院之后再回头算账?夏想还年轻,前路还很漫长,就算是后备力量,也不能完全得罪任何一个巨头,要不,没有回头路可走。

    何况夏想现在才是省长,就算他迈上了省委书记的高位,甚至成为了政治局委员,也有可能一脚踩空一头栽倒。

    雷治学是如何想的,众人不得而知,众人只知道的是,夏省长在处理西省地电的事情上,怕是走了一步错路,就是说,如果西省地电事件是有人在幕后推动,那么必须要说,坑,挖得很成功,夏省长跳坑了。

    王向前愣了片刻,想通了此中的环节,心中暗暗发笑,夏想怕是真的为自己埋下的隐患,难道说,江刚的计谋真的成功了?

    雷治学轻轻咳嗽一声:“夏想同志关于西省地电和国家电网冲突事件的三点看法,符合现状,我没有什么意见。”他又看了夏想一眼,“夏想同志还有什么要补充的没有?”

    夏想微一点头:“就只有一句话了

    西省地电是西省人民的地电,争取正当权益的行动有理有据,省委省政府要拿出姿态,表面的文章要做足,背后的支持,也要拿出力度。”

    好嘛,国务院常务副总理代复盛的批示,被夏想阳奉阴违的手法给顶了回去,也不知代复盛得知之后,会不会勃然大怒?

    王向前在下面一阵冷笑,夏想真是一个生瓜,不过……夏想越强硬,他就越喜欢,反正是夏大省长的指示精神,他要认真落实,事情闹得越大,最后无法收场,就对夏省长的前途影响越大。

    京城。

    代复盛办公室。

    古秋实坐在下首,一脸似笑非笑的神情:“西省方面,好象态度不太积极……”

    代复盛笑了一笑:“西省方面的态度,在我的意料之中。上任省长在处理第一次地电和国电的冲突时,虽然姿态很足,态度也很积极主动,但实际上,最后事情还是不了了之,西省表面是让步了,真实情况是什么,谁不清楚刁”

    古秋实也笑了,他此来和代复盛面谈,是来试探代复盛的口风。

    虽说他和代复盛关系不错,但事关夏想今后的前途,不得不小心谨慎。

    夏想上任西省省长之后,步子迈得愈加稳健不说,执政思路还深得古秋实之心,古秋实心中对夏想的期望越来越高,尤其是可口可乐事件,充分表明了夏想迈入正部之后,成功地由在岭南的坐南疆而北望一转身变为坐西省而望鼎,居内地而放眼国家大事。

    望鼎到问鼎,虽然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但至少让古秋实心中笃定,如何保证夏想顺利问鼎,是在他问鼎之前必须完成的一件义不容辞的大事。

    “听说夏想还有意和国家电网直接对话?”古秋实问道。

    代复盛微微点头:“我想夏想想借这件事情,在西省完成一次重大的布局,秋实,你说说看,我是配合他一下,还是公事公办,站在国务院的高度再向西省施压?”

    “呵呵...…”古秋实摇头一笑,“代总理的批示已经说明了态度,夏想闻弦歌而知雅意,才敢在会议上明确表态。”

    被古秋实点破,代复盛一脸严肃地点点头:“历史的进程,总需要一些特殊事件的推动,更需要一些敢为天下先的人物的带动,希望夏想在西省的道路,能借助电力事件,而走得更加宽广。不过,我还是担心他会冲动……。”

    “夏想在副部级的位置上虽然不长,但经历的岗位不少,经历的风浪一般人也不能和他相比,要我说,夏想不会冲动,顶多会有一时激情燃烧的时刻……”古秋实维护夏想之心,是前所未有的明显。

    代复盛转身望向了窗外,夏天的脚步已经逼迫,他似乎是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但愿吧!”

    古秋实沉默了点了点头,距离秋天的越来越近,在秋天的十八大之前,夏想到底能不能在西省开创一条前所未有的道路,将会事关十八大的政治格局以及十八大之后的政治走向!

    可以说,夏想的西省的开拓之路是否走得顺畅,对国内未来的政治布局,将会产生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在西省地电和国家电网对峙事件依然剑拔弩张,并没有多少缓和之时,西省另一条战线之上的战事,突起变故。

    付家在陈艳的相助之下,一举突破了七八家煤企的防线,大举入侵之势,如水漫金山,让无数人惊呼……,狼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