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2084章西省史上最大规模的引狼入室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陈艳在听到市委和省委分别召开紧急会议之后,当即打出一个电话,在和季如兰通话几分钟之后,她立刻起身和季如兰见了一面。

    不但季如兰在,严小时也在。

    陈艳、季如兰和严小时的第一次三方会谈,还算顺利,初步达成了一系列的共识,也可以说,此次会谈,奠安了季如兰和严小时联手介入西省电力的开局,也是陈艳和严小时之间的第一次握手。

    三个各有来历、身份不同的女人的联手,正印证了一句话,三个女人一台戏,一台别开生面的女人戏,在晋阳的历史舞台上,上演了最新章节。

    陈艳告别季如兰和严小时后,走到半路上,就又接到了李沁的电话。

    “陈总,方便过来见个面吗?”李沁提出了陈艳不能拒绝的邀请。

    “马上到。”被人重视的感觉确实不错,陈艳现在有一种舍我取谁的自豪感觉,对于季如兰和严小时邀请她加盟美女三人组

    只是严小时的戏称,真正的命名还没有达成共识她努力保持镇静,心里却是压抑不住欣喜之意。

    能和季如兰、严小时联手,等于又多了一道安全屏障。

    如果李沁也加入美女三人组就更好了……,人在途中,陈艳还暗暗在想即将和季如兰、严小时着手的下一步,心中对夏想的佩服上升到了无与伦比的高度。夏想不仅是她生平仅见的年轻高官,更是她的视线之内,最具政治智慧的唯一一人。

    江刚精心准备的计划,只被夏想轻轻一推,就转化成了有利的一面,就让陈艳大加赞叹,夏想,真神人也!同时,也更奠定了陈艳向夏想倒向的决心胜利的天平要向夏想一侧倾斜,她不及时摆平立场,会没有好果子。

    再者现在江刚越来越吓人,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做出不可理喻的事情,陈艳说到底只是一个女人,有关她心狠手辣的传闻不少,但都是暗地的手段,真要摆到明面上和江刚真刀实枪地硬碰硬,她还没有那个勇气。

    和李沁一见面李沁还是一样的快人快语,直接就说:“是时候了。”

    陈艳一愣,随即想到了什么:“开始收网了?但我可有言在先,我只负责牵线搭桥,不负责说服。”

    李沁点头:“不用你出面说服,你只需要做一个合格的中间人就行了。”

    陈艳不解:“真的有人肯卖?”

    “这……你就不用操心了。”李沁的态度算不上多冷淡,但绝对不说是热情。

    对李沁始终冷冰冰的态度,陈艳极度不满但又不敢得罪夏想经济班底的第一红人,她只能说道:“好吧。”

    李沁勉强笑了一笑,她其实对别人也并不是傲然和冷漠的态度但偏偏看不上陈艳,虽然她也认为陈艳有利用和合作的价值,却不齿陈艳的人品。

    “请稍等。”李沁冲陈艳微一点头,打了一个简短的电话。十几分钟后,一个人推门进来,来到了陈艳面前。

    此人生得十分高大面相威猛,威猛之中透露出一股凶悍之意,不象商人,倒象黑社会。

    “陈总,你好。我们未曾谋面,但却有过耳闻。我对陈总,也是仰慕已久了。”他伸手和陈艳握手,“鄙人湖个性。

    话一出口,陈艳就听出了对方是谁,正是上次打电话给她的阴冷声音的主人。

    名字叫湖个性…,真是一个奇怪的名字陈艳和对手握了握手,心想付家怎会派出这样一个黑社会一般的人物,到底是想收购股份,还是想抢购?

    “以后,就有劳陈总了。请陈总放心,我实力雄hou,绝对以诚交友,以钱会友。”湖个性话说得好听,但脸上却没有一丝笑意,阴冷可怖。

    “愿为湖先生效劳。”陈艳挤出了一丝笑容试探着问,“什么时候开始?”

    “方便的话,现在就开始怎么样?”湖个性即使在笑,也是笑得渗人。

    “现在?”陈艳微一迟疑“好吧,不过我好奇的是,湖先生是不是已经做好了前期工作?”

    “我说过,只请陈总一一为我引见除了胜华矿业和安达矿业之外所有资产在驯乙以上的煤老板,其他事情,就不劳陈总操心了。”

    好大的胃口,一口就想吃成胖子?陈艳心中不无鄙夷地想,和夏省长相比,付家不但吃相十分难看,也太急功近利了。

    不过……付家的要求还不算过分,只让她负责引见。引见还不容易?她只负责敲开每家每户的门就可以了,至于付家如何谈判,哪怕是巧夺豪取,也和她无关了。

    敲门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陈艳以为她替付家开路,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却不知道,敲门的是美女,美女的身后却站着灰太狼。

    西省史上最大规模的引狼入室,由陈艳无心之中,创造了历史。

    市委召开的紧急会议,是为了统一口风,为市公安局的重拳出击行动,制造声势。

    尽管市委反对的声音不少,但在张平少已经掌控了大局的前提之下,反对的声音没有形成气候,最终被压制了下去。由省公安厅指导、市公安局主导的旨在打击经济犯罪的七大会战,正式提上了日程。

    张平少在市委会议上强调,要正确分析会战形势,围绕“破大案、打大仗、掀**”的指导思想,以严重危害国家经济安全和严重侵害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经济犯罪为重点,打好七大战役,持续推进“破案会战”纵深开展。

    将市公安局的重拳出击行动上升到了危害国家经济安全的高度,不少人就听出了弦外之音,怕是此次重拳出击行动,不是一次例行的行动,也不是响应公安部日前召开全国公安机关严厉打击经济犯罪“破案会战”的会议精神,而是一次具有明确政治指向的行动。

    会后,市长范经纶和市委几名主要领导商量了半天,最终得到结论继萧雷落网、仇唐扶正之后,张平少借此次行动再次排除异己、提升威望,想一举奠定他在晋阳无人可及的第一人的高度一张平少是个人权力**的极度膨胀。

    范经纶只猜对了一半,诚然,张平少也有借此举立威之意,但更深更长远的用意,还是为了晋阳的长治久安,为了西省的能源型经济转型的成功,晋阳作为省会和西省重要的产煤基础,开局的意义十分重大。

    张平少重任在肩。

    同时仇唐也是重任在肩。

    省委紧急会议的召开,是国务院办公厅传达的关于国务院副总理代复盛对西省地电和国家电网之间对峙事件的批示。

    若是别的副总理批示也就算了,一个副总理的批示,还不至于惊动省委立刻召开紧急会议研究,关键是代副总理身份特殊,不仅他现在是国务院常务副总理,也是下届总理的热门人选。

    实际上,现在国务院许多重大的方针政策主导者就是代复盛,比如房地产的宏观调控,比如国企改革等等,在总理任期不到一年之时,为了政策的延续性,基本上代复盛已经接手了国务院每一项重大的举措,而许多房地产商期待换届之后会有春天来临,只是一厢情愿的梦想罢了。

    至少在代复盛执掌国务院之后三年之内,现行的方针政策不会有太大的变动!

    谁也没有料到的是,国家电网上报国务院之后,国务院会这么快就有批示,也没有想到的是,竟是代复盛副总理亲自批示,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代复盛的批示上,直接点了名。

    点了雷治学和夏想的名。

    “请治学和夏想同志酌情处理冲突事件,另望夏想同志从大局出发,地方计划服从国家的统筹安排。”

    代复盛的批示传达到省委,走的不是正式渠道,就是说,除了雷治学和夏想之外,省委其余人等看不到批示内容。

    看不到才对,要是让省委其他领导看到,不引发轩然大波才怪!

    代复盛的批示,明显有所暗指,也指名道姓要求夏想退让一步!

    意味就大不寻常了。

    按说以代复盛的级别,以上批示不是不可有,而是不合常规。代复盛如果非有暗示要交待大可以通过别的渠道传到夏想耳中,也可以直接打来电话让夏想得知何必非要来一出批示之举?

    既然批示,又不是经国务院办公厅直接传到省委的正式渠道的批示,而是非正式的批示,岂非多此一举?

    但……政治上的事情,没有多此一举之说,合常规或不合常规,都会大有深意。

    夏想是何许人也,岂能不知代复盛此举的真正用意?虽然他和代复盛关系不是非常密切,但不要忘了,代复盛是团系的人马,代复盛的关系网经古秋实和陈皓天有意无意的透露,他不敢说了如指掌,至少也是清楚了十之**。

    代复盛的批示,是妥协,是在被国家电网背后巨手的干预之下,所必须做出的表态。

    在省委紧急会议召开之前,夏想和代复盛通了一个电话,在向代复盛简单地汇报了西省地电和国家电网之间的冲突之后,他含蓄地向代复盛提出了他对解决西省地电和国家电网之间问题的若干想法。

    代复盛听完,沉默了片刻,才回答了三个字:“有想法!”

    一瞬间,夏想明白了代复盛的真实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