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2081章不是想谈判,而是想开战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王向前和马昱赶赴现场处理事件,省委也就此事召开了一次会议。

    雷治学主持了会议。

    会上,雷治学阐述了他对西省地电和国家电网之间矛盾冲突的看法,发表了大概的指导性讲话之后,就交由夏想具体就西省地电和国家电网之间长期矛盾的解决之道,提出鞘决的方法。

    夏想随后发表的讲话,被后世史学家称之为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讲话一一尽管戈月时代意义一说已经被用滥了,但必须承认,此次史学家对夏想的奉承,没有夸大一一在夏想在西省改革媒企、主导推动能源型经济转型的执政理念初步显露之后,改革国企、央企等国家垄断性寡头的思路在处理西省电力行业的纠纷之时,也初露端倪。

    对于后世的史学家来说,研究夏想的履历是一件艰苦并且繁琐的工程,夏想的成长历程以及他主体思想的形成,具有不可琢磨性和隐晦性,就是说,夏想每一个阶段的思想似乎不尽相同,不知是刻意隐瞒还是有意误导,反正随着夏想位置的走高,他以前许多的想法和做法,慢慢隐没在他更加远大梦想的光芒之下。

    “西省地电的改革,势在必行。“复想的发言,第一句话就表明了他继续推动改革的决心,“一直以来,国家电网早就想吃掉西省地电,但多年来一直未能如愿,原因是什么?我想在座各位同志都清楚得很,是地方保护主义思想作崇。”

    上来就直接提及地方保护主义,难道说,夏想身为西省的省长,不优先考虑西省的利益,而要为了个人前途为国家电网开脱了?也是,国家电网背后的势力,可以为夏想今后的升迁开一盏绿灯,得罪了西省地电并不怕,反正西省地电是省属企业,归省长管辖。

    不少人就眼神复杂地望向了夏想。

    “国家电网兼并西省地电的方案虽然多次提出,但次次搁浅,原因就是因为困难太大。西省地电体制僵化、管理落后,组织结构复杂,人员素质相对较低,而且在管理制度和技术上落后国家电网太多,虽然地电总资产,凹亿元,子公司多达呕个,但基层电工人均工资不过旧。多元,已经到了不改革就难以为继的地步!”

    会场之上顿时一片议论之声,好一个夏省长,媒企改革还没有成功,就又打起了西省地电的主意,胆子真是不小,手腕真是犀利,就算上头有人,哪怕是奉旨行事,也要步步推进才行,一口就想吃一个胖子?夏大省长,小心冒进过头,容易一头栽倒!

    雷治学不动声色地坐在正中,对夏想的发言既不表态支持,也不反对,仿佛置身事外一样,如局外人静听夏想的发言。

    “因为国家电网兼并西省地电问题,已经发生了两次武斗,同志们,西省留给中央领导的印象很不好!“夏想语重心长地说道,‘,资源丰富、电力富裕的西省地电,供电面积占西省的刀又,然而其市场占有率仅为3。,原因难道只是因为西家电网的垄断?不是,是西省地电自身的问题。”

    “我个人并不反对国家电网对西省地电的兼并!”

    终于,夏想明确地抛出了重磅炸弹。

    此话一出,会场之上顿时一片议论之声,不少人激动之下,甚至当众喊出了反对的声音。

    “省长,我反对兼并。”

    “省长,兼并对西省地电百害而无一利,不能兼并。”

    “省长,西省地电3万名员工不会答应兼并的。”

    反对的声音此起彼伏,乱成一团。

    夏想伸手虚压,压下了反对的声音,一脸淡然的笑意:‘,同志们先不要急,兼并也未必全是坏事,而且国家电网想兼并西省地电,我有三个条件要擂“”

    此起彼伏的声音渐渐下去了,不少人面面相觑,不明白夏想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在国家电网兼并西省地电的谈判中,省政府方面不是没有提过条件,而且何止三个条件,十三个也有,但不管是十三个还是三十个,第一个就被国家电网否决了。

    谈判就一直没有取得任何进展。

    上届省政府提到了第一个条件是一、其实应该说是西省地电的底线一一国家电网全盘接受西省地电的全部职工,工资待遇按照国家电网的标准,和国家电网的职工一视同仁。

    国家电网自然不干,西省地电设备陈旧落后,近沁个分公司,每家至少有,四多个农民电工,加在一起,就是近万名农民电工,是很大的一个负担。

    国家电网才不会要一个天大的包袱,本来西省地电管理落后、技术落后、人员质量不高,国家电网想接手的只是西省地电的网络和渠道,而不是本着为西省地电职工提高收入的崇高想法。

    夏想竖立了一根手指:“第一个条件,西省地电3万职工,国家电再全盘接收,并且按照国家电网的标准提高工资待遇。”

    夏想话一说完,会场鸦雀无声,不是不想说,而是无话可说了。几次谈判失败的症结就在接收3万职工之上,现在夏省长再提此事,等于……”没说!

    “第二个条件,允许西省地电在兼并之前,进行重组。”

    “哦?“会场之上又再起嗡嗡的议论之声,如果说夏省长的第一个条件全无新意的话,那么第二个条件,就有点意思了。而且,不止有一点意思,还大有深意。

    不少人的眼睛就亮了。

    “第三个条件……”“夏想竖立起了第三根手指,“在国家电网兼并西省地电之后,允许西省地电几名高层进入国家电网西省分公司的管理层。”

    “哗……”“会场之上一片喧哗之声,夏省长是狮子大开口,还是故作惊人之悟?国家电网是兼并西省地电而不是并购,更不是合作,凭什么国家电网要一再让步,接受夏省长提出的三个不平等条约?

    夏省长就算真为了西省争取利益,也不能不切实际,别说国家电网的高层听了之后会不以为然,就是在座各位,也觉得夏省长的三个条件不是有诚意地提出条件,而是人为的设置门槛,不是想谈判,而是想开战。

    夏想对在座各位的反应尽收眼底,呵呵一笑:‘,目标很远大,现实很严峻,各位,拭目以待!”

    半天过去了,武斗现场已经得到了控制,姜向前出面协调争端,安抚救治伤者,和国家电网西省负责人见面,希望国家电网让上一步。

    马昱在一旁并不说话,只走出面做必要的疏通工作。但围攻国家电网的西省地电的职工并未散去,只有协助西省地电的**由协助围攻转变为维持秩序之外,整个局势并没有得以彻底控制。

    实际上,王向前并未采取强硬手段让西省地电撤退,在西省地电继续包围国家电网的有利形势下,可以更好地向国家电网提条件。

    国家电网很是气愤,向京城打了电话,请求京城总部出面通过政治手段向西省方面施压。

    局势就暂时僵持了。

    听到事态并没有得到有效缓和的消息后,江刚呵呵一笑,举起杯中的红酒向陈艳示意:“陈总,当贺一杯。”

    陈艳被江刚一个电话请到了钓鱼台,说是有要事相商最近江刚和她商议要事的时候越来越多,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江刚要打她身子的主意,她却知道,江刚对她还真没有非分之想,却有利用之心一到了之后才发现,雷小明和江安都在。

    江刚说要电夏想一下,也确实是电着了。西省地电和国家电网之间的对峙,已经惊动了中央。传闻,国家电网总部已经向国务院告了西省省政府一状。

    相信夏想身上的压力很快就会如期而至。

    陈艳镇静自若地坐在江刚的对面,她的左边坐着江安,右边是霉小明,四个人,心思各异,是一个非常奇怪的组合。

    陈艳和江刚碰了碰杯,只轻轻一抿就放下了酒杯:“江总,现在庆祝还言之过早,国务院到底是什么态度还不好说,再说,电网事件,也未必能让拿夏想怎样。”

    “是不能拿夏想怎样,但至少可以恶心恶心他,而且还可以让他分散精力,从而让你可以从容得手,哈哈。“江刚哈哈大笑,‘,陈总,今天请你来,就是我刚想到一个对付夏想的好办法,但只有你出面才行。为了我们共同的事业,也为了你对我的承诺,我想,是该你一举拿下夏想的时候了,也让夏想亲身体会你晋阳一姐的名头不是浪当虚名。”

    陈艳面不改色:“请江总吩咐,我也很期待和夏想的决胜一战。

    雷小明局促地扭动了几下身子,脸色变了一变。

    “听说你和季如兰的关系不错?你现在请不动夏想,如果让季如兰出面主动夏想,你不就可以顺利和夏想零距离甚至负距离接触了?如果在西省地电和国家电网之间的矛盾闹大之时,突然传出了夏大省长的风流韵事,肯定会民意如潮,再万一夏省长是忘我地投入到双飞之中才导致事态失控,恐怕夏省长就会被电得浑身焦黑,形象全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