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2079章积蓄已久的事件终于爆发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第2079章  积蓄已久的事件终于爆发

    江刚确实已经准备就绪全文阅读。

    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尽管江刚对江安有诸多不满,但有一点他对江安非常满意,只要有什么坏事需要江安去做,江安绝对毫不含糊并且ji情似火,而且往往还有出其不意的坏上加坏的念头。

    江刚也就原谅了江安胡闹败家的行径,将江安赔掉百分之十一股份之举的帐算到了夏想头上,如果不是夏想bi迫,江安也不至于胡luàn出手。

    当然,更深层的用意,江刚也不会说出口,他借江安的胡闹和陈yàn的贪心,成功地将陈yàn引入了他的陷阱,现在陈yàn被他所用,逃不出他的手掌心,相比之下,股份转让了可以再买回来,钱没有了可以再赚回来全文阅读。

    但陈yàn是个人jing,通常情况下很难为人所用。

    能让陈yàn为他卖命,也算是了不起的成功,试问西省哪一个煤老板敢说能让陈yàn臣服?

    只要陈yàn真能拉夏想下水,哪怕只湿了kùtui,也是他jing心策划的计划的巨大成功。

    江刚甚至得意地想,为夏想准备了无数大坑,总有一个让夏想崴了脚,再有一个让夏想闪了腰,他就算是大功告成。至于最终能否活埋了夏想,他没抱太大希望,只求夏想败走西省,最不济,夏想只要不折腾什么能源型经济转型,就谢天谢地了。

    他倒宁愿送上十亿八亿给夏想huā,只要夏想不动他的命根子。但夏想就是一个生瓜,非要不顾一切地推动转型,是脑袋锈了还是人呆了?

    好,既然非要一条路走到黑,那他就奉陪到底。

    准备好明天动手了,下午时分,却接到了王向前的电话,要他参加一个宴会。一般王大省长电话召唤,他去作陪,其实就是结账去了,江刚就不想去,但王向前再三强调他必须亲临。

    江刚就不太情愿地来到了亚龙湾水乡——晋阳缺水,所以各处小区或酒楼都喜欢以水命名,不过是自娱自乐罢了——下车之后才发现王向前竟然等候在外面,他就知道,今天的饭,有点讲究。

    “是陈秘。”王向前低声说道,“今天你配合一下,酒后吐真言。”

    江刚点头:“要套什么重要的话?”

    王向前没有正面回答:“现在还不好确定,可能事态的发展很不利。对了,陈皓两大爱好,财和sè。”

    “财没问题,卡多得是。”江刚拍了拍手中的包,“sè……就是不知道陈秘好哪一口?”

    王向前笑笑没有说话,迈步向里走,江刚明白了过来,敢情王向前已经安排好了,他就一边琢磨一边跟了进去,心里还想,王向前堂堂的常务副省长亲自出面摆平省委第一秘,就说明了一点,王向前在算计雷治学了。

    难道说,王向前和雷治学之间有了隔阂?江刚就忽然间觉得脚步沉重了许多。

    ……

    季如兰在和陈yàn见面之后,又和严小时见了一面。

    知道严小时前来晋阳,季如兰微微吃惊,猜测严小时因何而来晋阳,仅仅是为了陪在夏想左右?应该不是,严小时是经济动物,一心只想赚大钱。

    和严小时见面的地点是一处茶馆,号称晋阳最好的茶舍,但茶的味道极差,季如兰只喝了一口就皱眉不喝了,也是,晋阳又不产茶,自然没有她自己亲手采摘并且炒制的茶叶好喝。

    “来晋阳,是为了爱情还是事业?”季如兰索xìng要了一杯清水。

    “两者兼而有之,同时,也为了友情。”严小时也喝不惯晋阳茶馆的茶水,也要了清水。

    “为了我?”季如兰不信,俏皮地一笑,“我才不信你的鬼话。”

    “我想chā手晋阳的电力行业,但我没有政治助力,希望你能和我联手。”严小时一本正经地说道。

    “……”季如兰吃惊不小,电力行业向来是垄断行业,明是国家垄断,其实也是被个别政治人物垄断了,电力和石油一样,背后的政治背景十分雄厚,一般人想进军电力行业,是痴心妄想,“你就算有几十亿上百亿,扔到电力里面,也不见一个水huā。电力是赚钱,但不是谁都玩得转的产业。我劝你收了心,别胡思luàn想了。”

    “不想不行,听他说,眼下就有一个好机会不容错过。现在西省的政治气候还有资金,都各就各位,欠缺的就是一个支点了。”严小时笑意盈盈地看着季如兰,“如兰,我最佩服你的政治头脑,如果我们联手,会不会创造一个传奇?”

    季如兰没笑,她很清楚严小时看中的不止是她的政治智慧,还有季家在京城乃至岭南的影响力,以及季家在传统家族势力之中无可比拟的分量。西省的政治条件成熟了,因为有夏想。资金也具备了,相信严小时也有一定的实力,唯一欠缺的就是一个由头,是严小时必须顶着谁的名头来进军西省的电力行业。

    顶着夏想的名头?不行,夏想是西省的省长,他不可能直接chā手西省的经营事务,不合官场规矩。那么顶着季家的名头就是最好的选择了,首先季家的实力足够,其次季家和京城电力行业最大的后台有jiāo情,最后,凭借季家在国内政坛的分量,想在电力行业分一杯羹,有人虽不情愿,多少也会做出适当让步。

    好jing明的算计,拉季家下水的主意肯定是夏想所为,季如兰隐隐有气要生。

    却又一想,其实夏想何尝不是要制造一个让季家走出岭南布局全国的机会?而且说不定也有借此事让她常驻晋阳之意,一念及此,没来由一阵心跳,脸甚至还红了一红。

    季如兰沉默了一会儿,才说:“这是一件大事,我做不了主,要和家里商量一下。”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严小时经商多年,知道适当坐地抬价的道理,“他说眼下晋阳马上就会有一个极好的时机出现,错过了,想进军西省的电力行业,就难如登天了。”

    严小时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季如兰却是既知其一,又知其二,夏想所说的机会,不正是陈yàn所说的触电事件吗?

    深入一想,果然还真是如此,季如兰本来对进军西省电力行业的事情兴趣不大,毕竟事发太突然了,但不想不要紧,一想之下,顿时让她为之心动,敏锐地发现了一个绝无仅有的机遇摆在了眼前。

    季家在岭南偏安太久了,是该冲出岭南面向全国布局的时候了,否则,如季家一样的传统家族势力再过两三代之后,甚至就可能完全消亡。而相比之下,新兴家族势力不但蓬勃壮大,甚至身为其核心力量的夏想,有望在若干年之后问鼎。

    相比之下,差距在逐渐加大。

    季如兰终于按捺不住了:“我马上和家里商量一下。”

    严小时欣慰地笑了。

    ……

    严小时秀发披肩,身材曼妙,只穿了件轻纱一般的睡衣,背着手,支着脚尖站在夏想身后,一把抱住夏想,柔声说道:“想想认识你都十几年了,从开始被你利用,到现在人都给了你,你说,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傻?”

    夏想正在低头查看一份资料,是西省电网的详细分布图。其实电网的分布图没什么可看之处,隐藏在电网背后的关系网,才是夏想最关注的地方。

    电网背后的势力,比煤山背后的势力更雄厚,更令人望而生畏。

    想破解电网之局,夏想在省长之位,是不可能的任务。但夏想也不会非要等到问鼎之后再如何如何,现在,完全可以在西省之内,打开破解电力难题的第一局。

    破解电网之局第一战,就先从江刚的第一局开始,也可以说,从严小时和季如兰的联手开始。

    “你不是傻,是萌。”夏想笑了,回头推开严小时,“别卖萌了,说正事了,如兰怎么说?”

    “她打了一个电话之后,坐晚上的航班回羊城了,要和季长幸在羊城面谈。”严小时被夏想推开之后,又缠了上来,“你也太厉害了,怎么就算到了季如兰肯定会动心?”

    “很简单,只要你考虑问题时,多站在对方的立场上想一想,肯定就可以打动对方。就如你替自己考虑问题一样,自己劝自己,会不动心?”夏想解释说道,“许多人事事只想到自己,却不知道,替别人着想其实就是替自己着想。”

    “你的道理总是很深奥,我不太懂,但我只需要知道我听你的话准没错就行了。”严小时从身后紧紧抱住了夏想,“今天晚上好好陪陪我,我想和古yù一样幸福。”

    “……”夏想无话可说了。

    ……

    次日上午,省委组织部正式行文,任命仇唐为晋阳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杨任海亲自陪同仇唐正式上任。

    仇唐正式扶正,下一步,只需要再走一个人大程序就可以完全执掌市公安局。由此,正式确立了夏想对市公安局的完全掌控。等于是说,夏想在政治上的布局已经全部宣告完成。

    下一步,就是专政力量的重拳出击了。

    下午,积蓄已久的事件终于爆发了。事件并非发生在晋阳市区,而是晋阳下辖的水风县。事件的动静还不小,至少有300人参加了持械武斗。

    ps: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