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2078章君子协定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夏想沉默地点头’眼神很认真’但神态很随意,随手夹起一口菜放在嘴里,点头赞道:“味道不错’雷书记好眼光全文阅读。”

    对于雷治学要和他谈些什么,夏想有心理准备。

    在西省数年,雷治学基本上已经将西省完全掌控在手,之所以夏想一来西省就迅速打开了局面’得益于两个方面的先机。一是曹永国、邢端台和卢渊源的遗留力量,不管是表面上的还是暗中的’虽经雷治学数次冲击和扫荡’却依然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势力。

    再加上夏想本身又是家族势力的核心力量’而且在推进能源型经济转型一事上,他又深得总理的赞许’是以在西省的开篇无比顺利并且迅捷。

    可以说,打了雷治学一个措手不及,让雷治学以一把手之尊,再加上先入为主数年的优势’面对夏想强劲的进攻之势’差点没有了还手之力。

    二是入局之事从侧面出击’牵制了雷治学大部分精力,让他首尾难顾。

    也可以理解雷治学的选择,为官者所求是什么?无非是步步升迁,在面临升迁的紧要关头’西省一地的得失’自然就不会太放在心上了。入局之事突生变故’就夏想的认知来说’也算是神来之笔’不管幕后推动人物的主要意图到底是为了推动陈风或梅升平入局,又或是只是为了牵制雷治学’都成功了。

    直到现在,雷治学还深陷入局一事之中’不能自拔,才让夏想只凭一句劝陈风退出竞争之话,就虎口夺食’拿下了市委政记之位。

    可见,雷治学已经完全被拿住了软肋。

    当然,仅以此判断雷治学在西省即将全面败北,还言之过早’今天的会谈,就是雷治学对西省今后长远的一次规划。

    雷治学语气低沉’语速缓慢:“从大局上讲’我支持西省的能源型经济转型,但从政位者心中的不灭的梦想。”

    雷治学的话是真是假,夏想不去先下结论,至少他认为,在雷治学向他说出以上一番话时,至少有七分真诚在内。

    “人在guān场’身不由己,夏想,你能不能体谅我的一番无奈?”雷治学直视夏想的双眼’眼中闪动渴望认同的目光。

    夏想心情复杂,雷治学真情实感式地谈话,正切中他的软肋,他最大的弱点就是吃软不吃硬。也是他多年来在guān场之时,雷治学刚才一番话’就会让他立刻失去正确的判断力。

    “我非常理解雷书场虽然身不由己,也总要认准一条大道,一直走下去。”夏想回应了雷治学一句。

    雷治学微微点头:“如履薄冰、兢兢业业’外人只看到guān慌。”他也慢慢吃了一口菜’“说是三个条件,其实是三个承诺。”

    “一,从今以后’西省的经济事务’我不再擦手’也不再发表指导性意见。”

    夏想微微一愣,雷治学泉力完全下放’一把手真能做到不擦手行zhèng事务?要知道’对于西省而言,现在正处在经济转型的紧要关头,就是说,除了经济事务无大事,雷治学身为省委书记不擦手经济事务,等于是泉力直接减半!

    “二,可能在相当长一段时间之内,我会频繁来回在京城和晋阳之间,省委的大部分事务’就落在你的肩上了。夏想同志,希望你能勇挑重担。”

    第二点从根本讲’是第一点的延伸’还是泉力下放,等同于是雷治学向夏想承诺’在他不在西省之时,由夏想暂时主持西省的全面工作。就是说,为了入ju’雷治学决定打持久战了。

    以上两点,实际上并无新意,完全在夏想的意料之中’或者说’并无多少诚意。省委书记本来就不应该过多地擦手行zhèng事务。

    理所应当的事情,却被雷治学拿来说事,也说明囯内zhèng记泉力过大。

    夏想并不接话’只等雷治学最具实际意义的第三台。

    “三,想要从根本上扭转西省的局面,想要能源型经济转型的真正成功’省委至少要调整两三个主要领导才行。“果然’雷治学一开口就说到了点子上,可见他对西省的情况是心知肚明’“表面上,我可以继续维持现状,但暗中,会在一些事情上为你让路。

    话一说完,雷治学隔着桌子向夏想伸出了右手。

    第三点铺垫。

    夏想缓缓伸出了右手’和雷治学的右手握在了一起,隔了桌子’等于是求同存异的合作’虽然二人立场不同,又有隔阂’但并不防碍二人在西省的合作’换言之’夏想求政绩’雷治学求前途,目的不同’但在如何对待西省的内部事务之上’却是完全达成了一致。

    以后,夏想怎样折腾’雷治学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需要的时候,雷治学会替夏想圆场。如果需要有人事变动’雷治学会表面反对’暗中配合,总而言之一句话,雷治学会在西省采取和夏想明争暗和的工作方法。

    “谢谢雷书民之福。”

    将雷治学上升到全国人导人’暗中助上一臂之力。

    雷治学微笑点头:“今天的饭菜简单了一些’吃得习惯不?“

    “我对吃不太讲究,有一句话说得好,食无求饱。”夏想机智地对答了一句。

    雷治学会心地笑了,夏想引用的古文的原话是孔子之语“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谓好学也已。”故意省略了前面的“君子”二字’就是突出今天的会谈是君子协定。

    官场上一些反复无常的小人’夏想可信多了。

    于是,一场午餐就吃得十分愉快。

    夏想和雷治学之间的秘密’并无几人知道,就连唐天云和陈皓也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本来如果不出意外,他和雷治学之间的合作完全可以一明一暗推动西省的转型进程,并且有望在三年之内实现预定目标,但偏偏就出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意外,导致事情出现了不可控制的偏差。

    意外,是由陈皓引起的。

    下午回到省委,夏想和雷治学刻意保持了距离,一前一后现身省委’为的就是不想让人过多猜疑,但还是有心人发现了端倪。

    不是别人,正是王向前。

    王向前从雷治学在常委会突然转向一事之上敏锐地发现了异乎寻常的迹象,认定雷治学可能会立场松动’他就开始密切留意雷治学的行踪。

    雷治学邀请夏想共进午餐一事’他本来不知道,但中午时分,鬼使神差觉得哪里不对劲’就打了一个电话给陈皓,结果就让他心中暗惊。

    在雷治学的政治对手’万一雷治学也因入局之事被夏想策反,就麻烦大了。

    西省不但会被夏想顺利掌控,甚至还真有可能让夏想的大计可成,到时’能源型经济转型推到深处的时候,万一拔出萝卜泥,就有可能拉他下水!

    下午一上班’王向前就借故来到雷治学的办公室’他只来到外间,和陈皓有一句没一句地说了几句之后,神秘地压低了声音说道:“陈秘’新发现一处好地方,晚上一起去放松放松?”

    陈皓眼晴一亮,却朝里间望了一眼:“怕的就是晚上领导召唤。”

    “不要紧,万一领导有事’我替你掩护。”

    陈皓眯起了眼睛:“我放松不放松没关系’能陪王省长’是我的荣幸。”

    王向前受用地笑了:“陈秘笑话我不是?就这么说定了。”

    “就这么说定了?”陈艳不敢相信地看向季如兰’“你真决定了?”

    “决定了。”季如兰点了点头,“你还不了解我的性格,决定的事情,不回头。”

    陈艳叹了一口气:“我要是有你一样洒脱就好了’刚刚哦呢陈又打来电话,明是问股份的事情,实际上还是在打探江刚下一步的动作,我又不能说得太详细了。”

    季如兰搅动杯中的咖啡,轻描淡写地说道:“路就在自己脚下,每一步都要想好了再落脚,否则,再回头就难了。”

    陈艳悴然心惊:“如兰,你说我该怎么办?江刚马上就要下手。”

    “很简单。”季如兰淡淡地说道’“明修栈道暗渡陈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