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2077章风向有变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是的,谁也没有料到雷治学会突然转向支持了仇唐,等于是说,刚才你来我往的过招,全成了儿戏,早知一号和二号都支持仇唐,今天的常委会直接就举举手行了,还各自亮剑对打何用?

    王向前一脸惊愕,极度不解地看了雷治学一眼。

    欧克人也是一脸迷茫,明明他在接雷治学的路上,已经汇报好了工作,也说好了一切,就等今天常委会上决战,怎么转眼间变卦了?

    早知雷书记也支持仇唐的提名,他何必和王向前一唱一和煽风点火,不是做无用功么?欧克人有一种被雷治学耍弄的感觉,心里堵得难受。

    在刚才,在欧克人、东方晓、王向前和木成杰几人斗法,众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去之时,谁也没有注意到的是,夏想悄声向雷治学说了几句什么。

    顶多就是两三句话、几秒钟的事情,雷治学却是脸色蓦然变了一变,随后意味深长地看了夏想一眼,然后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

    共识,在瞬间达成。

    一二把手达成了共识,下面的人就只有看热闹的份儿了,很可惜,王向前和联克人的赤膊上阵并没有收到预期效果,相反,因为雷治学突然转向,反而让二人如耍猴一样被晾在了当场。

    雷治学的明确表态,不但震惊了王向前、毛申文、欧克人等人,也震惊了张维照、东方晓等人,几人也是面面相觑,不知道为什么会突起变故?

    木成杰甚至向夏想投去了疑惑的目光。

    夏想淡然一笑:“治学同志表态了,我也和治学同志的看法一致。接下来,请成杰、学者两位同志发表看法。”

    木成杰肯定是顺水推舟支持仇唐的提名了,而排名最后的统战部长徐学者,也顺应了潮流,支持了仇唐。

    由此,仇唐正式通过省委常委会的表决被任命为晋阳市委委员、常委、政法委书记,至于公安局长一职,由晋阳市人大依法提名并任命。

    夏想胜了,而且胜得非常蹊跷!一散会,王向前、毛申文和欧克人联诀到雷治学的办公室,想知道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同样,张维照、木成杰和张平少也急急地来到了夏想的办公室,也想一解心中疑惑。

    十分明显的两派对立形势,在西省省委已然成形。

    而此次常委会的胜利预示着夏想在西省的省长之路,正式进入了第三步。

    后世的史学家有人将此次常委会的胜利上升到了奠定夏想在西省全面推进能源型经济转型的高度,认为此次胜利,等同于真正打开了西省的大门,也相当于夏想在和雷治学的较量之中,赢得了压倒性的胜利。

    夏想……,并不这么乐观地认为。

    雷治学之所以最近对西省事务力有不逮,而且在常委会突然转向,其实并非完全是夏想之功而是夏想借势借力,说到底,还得感谢京城几位老人家对他的鼎力相助。

    实话实说雷治学是关心则乱,完全被入局之事牵制得失去了半断力,才让夏想得以顺势牵了他的鼻子,让他被迫或说退让了一步,最终让仇唐得以顺利扶正。

    对幕后种种,夏想相信雷治学不会向王向前、毛申文和欧克人等人解释清楚他也不会对张维照、木成杰和张平少说个明白,许多事情只能发生在背后,永远不能摆到明面。

    当时夏想悄然对雷治学所说的其实只有一句话,就是:“治学同志,我会劝陈风主动放弃入局的竞争……。”

    一句话就直接命中雷治学的软肋,让雷治学的心理防线几乎全线崩溃。

    刚从京城回来的雷治学,虽然小有收获,但收获依然不大,前路还是迷雾重重。虽然他得到的消息是,梅升平可能希望不大毕竟从省长之位一步迈进政治局委员,国内罕有先例,跨度太大,但据可靠消息声称,如果梅升平最终落选,那么原先支持梅升平的势力,会全部支持陈风!

    用喜忧参半形容雷治学的心情再恰当不过,他一直视梅升平为劲敌,不想风云突变,陈风却有望成为头号大患。

    实际上如果支持梅升平的势力全部支持陈风的话毫无疑问,他将一败涂地,因为陈风最欠缺的不是资历而是身后的实力。

    但夏想突然提出要劝陈风退出入局之争,是真是假暂且不论却让雷治学大为动心,就抱着姑且信之的态度,立刻改变了口风,转为支持仇唐。相比入局大事,一个晋阳的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的位子,就太无足轻重了。

    雷治学虽然对夏想在西省的所作所为极度不满,却对夏想的人品有信心,认定夏想不会信口开河。入局之争是大事,夏想不会画一个大饼给他而不兑现,如果夏想真是如此的人品,他以后会事事针对夏想,让夏想事事难为。

    等王向前等人走后一雷治学还是耐心向几人解释了几句,虽未说出真相,但也是很有诚意地解释了一番,毕竟前来的几人都是他在西省最坚定的追随者

    他拨通了夏想的电话,进行了一次一号和二号之间最直接的对话。

    “夏想同志,中午有没有时间?”

    “有,请治学同志指示。”夏想公事公办的口吻。

    “一起吃个便饭?”雷治学也不是付出就即刻想得到回报的人,但在入局大事之上,马虎不得耽误不得,他必须问个清楚,毕竟,他已经做出了让步。

    “好,没问题。”夏想回答得很干脆。

    仇唐的任命获得通过的消息,不到一个小、时就传遍了省委和市委。按说常委会的决定必须要求保密,等组织部行文之后,才能正式对外公布,但也不知是谁故意透露了风声,又或者是结果太出人意料了,再加上市委政法委书记的位置悬空太久了,所以引起了各方广泛的关注。

    仇唐如愿以偿得以扶正,引发了不小的轰动。谁都知道在仇唐的任命之上,事关省委一二把手之间的较量,谁胜谁负的意义不仅仅在于谁掌控市公安局,而在于省委一号二号谁的风头更盛。

    官场之上,面子之事也是天大,省委一号永远不能让二号压上一头。

    但毫无疑问,在仇唐任命的大事之上,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一号主动退让了。

    中午,接近下班时,夏想准备出门和雷治学进行午餐会谈,接到了严小时的电话。

    “知道你忙,中午我也不要求你陪我了,但晚上,我希望我不会独守空床。”严小时肯定在咬着舌头说话,因为她的话很有挑逗的意味,“还有,你故意没有告诉我是不是?季如兰怎么也来晋阳了?”

    夏想笑道:“你和季如兰,是两条线,你来,是想寻找经济上的利益,她来,是想在政治上有所作为。我不是不告诉你,而是觉得时机不成熟。”

    严小时立刻听出了什么:“这么说,我们两条线,还会有交集的可能了?”

    “大有可能。”夏想说道,“我认为,你和她可以在西省联手做一番事情出来,她有政治智慧,你有经济头脑,可以优势互补。”

    “季如兰也想介入电力行业?”严小时很是吃惊。

    “现在估计还不想,但以后想不想,就看你的本事了。”夏想淳淳善诱,“还有,不是让季如兰一个介入,是最好让季家介入。”

    “啊...”严小时恍然大悟,“我明白了,你可真坏。”

    “坏是一个中性词,对坏人坏,就是好。

    ”夏想笑道,“艰巨的任务就先交给你了,你能说动季如兰对电力行业感兴趣的话,记你大功一件。”

    “问题是,论功要行赏,如果我成功了,我会得到什么赏赐?”严小时心情不错,“会不会请动某人陪我去度一个假?”

    这个要求就太难了,夏想想度假得要中央批准才行。

    夏想和雷治学的午餐会谈,没有在省委食堂进行,而是去了一家不大不小的酒店。

    这一次,没有外人,唐天云和陈皓事先得到了授意,直接就到了外面,房间中,只剩下夏想和雷治学二人。

    后世史学家将此次对话称为西省史上的里程碑,对于对话内容,外界流传了各种版本,但都不准确,就如司马迁的《史记》之中记载的所有秘密对话一样,只是猜测和推断的产物,雷治学和夏想之间究竟交谈了什么,达成了什么共识,从而对会谈之后的西省局势产生了深远的逆转影响,外人就不得而知了。

    毕竟,两人之间的私下会谈,又是省委的一二号人物,在没有录音的前提下,以雷治学、夏想的级别和政治智慧,谁也不会对外透露半分。

    但也得承认,后世的史学家对雷、夏之间的此次对话称之为“西省巨变”确实也不为过,对话之后,雷治学对西省事务的处理态度变化之大,让所有人都不敢相信。

    饭菜很简单,雷治学和夏想的会餐,肯定不会以吃为主。

    雷治学简单地开场之后,伸出了三根手指:“夏想,三个条件,我说你听,成与不成,出门之后,就当你我之间没有发生过这一次谈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