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2072章确实想出手了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在夏想利用可口可乐事件为支点影响国内乃至国际局势之时,看似平静的西省之内,也是各方势力潜流暗涌,正在完成一次力量的积蓄。

    似乎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夏想在集中精力和可口可乐斗法时,正好顾此失彼,给一些人以可乘之机,让一些人得以喘息,并且迅速调整了战术,重新积蓄了力量。

    夏想此举就颇让陈艳不解,如果夏想乘胜追击,直接出手围剿安达矿业,而不是利用可口可乐事件绕了一个大弯,最终又利用什么污染源头事件找安达矿业的麻烦,说不定现在江刚已经败了。

    但现在,在夏想腾出手来和可口可乐叫板的时候,正好为江刚争取到了一个疗伤复员的大好时机,现在好了,江刚已经时间充裕地组织好了反扑的力量,泛反夏想联盟的力量空前壮大,不但由晋阳和省内各地市的煤企组成,还有基层许多因夏想清洗市公安局而失去灰色黑色收入的煤虫和混混们,更有对能源型经济转型有成见和抵触心理的省人大代表们。

    泛反夏想联盟现在以江刚为首,人数之多,足有千人之众口分量之重,几乎囊括西省所有重量级煤企。政治影响力之大,拉拢了几十名人大代表。可谓人才济济,声势浩大。

    要的就是层层设关,不放过任何一个扼杀夏想的机会,要的就是让夏想侥幸过了第一关,肯定过不了第二关,就算夏想交了狗屎运了过了第二关,绝对过不了第三关的人大选举。

    总之,江刚出钱出力,多方协调,居中策应,成功地为夏想在西省挖了一个深不可测的大坑,而且还是连环坑。至于他是个人的行为还是背后有政治力量推动,陈艳就不得而知了。

    陈艳只知道的是,她相信夏想真的走错了一步,不该和可口可乐闹个没完,什么南海风波,什么国际形势,关他何事?身后都已经有人磨刀霍霍了,他还有闲工夫去操心国家、国际大事,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陈绝对夏想的所作所为百思不得其解当然,以她的政治智慧来揣度夏想的深远用心,境界相差太远,毕竟陈艳再号称晋阳一姐哪怕是西省一姐,她毕竟也不是官场中人,更不是如夏想一样高居省长之位的后备力量。

    在不解夏想的所作所为的同时,陈艳最近还和江安、雷小明打得火热。之所以她能暂时躲过江刚的压力,在夏想事件上没有什么突破性进展的情况之下江刚没有再找她的麻烦,也是因为她借了江安和雷小明的势,还有一点她帮江刚找回了江安,让江安结束了在京城醉生梦死的生活,重新回到了晋阳,也让江刚欠她一个人情,暂缓了对她的逼迫。

    但她心里有数,她和江刚之间的矛盾会越积越深她也看了出来,江刚对她大起疑心,认为她并不想真正对夏想下手,只想左右逢源骗取安达矿业的好处。她也相信除非她能让夏想身败名裂,否则总有一天她会毁在江刚手中。

    现在就是幸亏有江安和雷小明两个傻鸟替她挡在前面,否则,她早就被心狠手辣的江刚生吞活刻了。煤老板个个都是心狠手辣之人,谁的矿上没有几条人命?别看煤老板个个拥有亿万财富,每一笔钱上,都有血淋淋的生命带了血的钱,没那么容易花。

    想想也是,胃口太大了,不知不觉吃进了江刚这么多的股份,是该出手的时候。刚这么想的时候,陈艳就接到了李沁的电话。

    李沁的出现真是及时雨,陈艳没有矜持,马上就和李沁见了一面。

    原以为只有李沁一人,不料一见才知,原来还另有两位美女作陪。

    陈艳一向自诩美貌过人美貌,也是她在形形色色的男人面前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最强大的武器,但一见李沁她没来由有一种眼前晕眩的感觉。

    李沁不是美得惊人美得窒息的类型,但她的美美得干练,美得干净,就象一碧如洗的天空,就象一望无际的草原,令人一见之下,只觉心旷神怡,天高地宽。

    再看卫辛时,陈艳的自信就开始动摇了。平心而论,卫辛之美,初看不如李沁沉静,但细品却是高山悠远,如清风拂面,如微水荡漾,让人感觉说不出来的舒畅。

    等陈艳目光最后落到宋一凡身上之上,终于,她的自信如忽然跌落的花瓶一样,“砰”的一声破碎如纸,宋一凡的洁净如白云,优美如苍穹,美丽如兰花,自认见识过天下美女都依然自信的陈艳,第一次在宋一凡面前,有了自惭形秽之感。

    三位美女,各有千秋,让陈艳一瞬间失去了以往了镇静和从容。

    “艳姐,你真的很漂亮,很有气质,我喜欢你。”宋一凡来熟,一见陈艳,上去就抱住了陈艳的胳膊,亲热地说道,“没想到晋阳这个地方,也能出这么水灵的美女,长见识了。”

    卫辛柔柔地说道:“很高兴认识你,陈艳。”

    李沁快人快语:“陈艳,请坐,我也不和你客套了,相信你也明白,我请你来,肯定有重要的事情要谈。

    陈艳从震惊中清醒过来,虽然不是很喜欢李沁的直接和高傲,但却对宋一凡一见如故,说不出来的喜欢,感觉她就和妹妹一样亲切。

    也必须承认,夏想特意安排宋一凡和卫辛随行,确实高明。更要特意指出的是,宋一凡天真活泼,看似天真无邪,实则却是会谈时最佳的润滑剂。

    会谈开始,四位美女的会谈,别开生面,如果让外人看了,肯定会大饱眼福,只可惜,李沁安排的会谈之处,地处僻静,而且是高尚会所,寻常人等根本无法进入。

    “我有话直说,陈总,我想收购你手中百分之十一的安达矿业的股份,你开个价。”李沁的话确实直接,甚至可以说是居高临下,不是提议,象是要求。

    陈艳心中就不大痛快:“李沁,对不起,我暂时没有将手中股份套现的意愿,不劳费心了。”

    直接回绝!

    李沁含蓄地笑了,似乎达到了她的预期效果一样,她不怒反喜,端起酒杯敬酒:“我敬陈姐一杯。”

    李沁前倨后恭是什么意思?陈艳也端起酒杯和李沁轻轻一碰:“李沁,明人面前不说暗话,你明确告诉我,收购我手中股份,是你的个人意思,还是夏省长的意思?”

    “夏省长是夏省长,我是我。我负责经济事务,夏省长不过问经济上的小事。”李沁含糊其词地答道,笑得很神秘,“你不想套现也没有关系,就如你刚才所说的一样,明人面前不说暗话,百分之十一的安达矿业的股份,不但扎眼,而且烫手。我只是善意地提醒一下,如果不及时出手,说不定会被江刚强行收回,到时再后悔就来不及了。”

    陈艳心中一惊,好一个李沁,真是目光如炬,夏想得她相助,真是如虎添翼。

    其实在李沁开口提出收购她手中的股份时,她就暗暗心惊,李沁的时机把握得如此之准,正好在她想要将手中股票套现之时,就及时出现了,就证明了李沁不但有敏锐的商业眼光,也对她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

    陈艳就有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她是一个喜欢掌控一切的人,不喜欢被人掌控。

    实际上,李沁此时提出收购股份,也在她的预料之中,对于夏想在西省的布局,她也略知一二。其实现在也是她出手套现的好时机,但一来李沁过于咄咄逼人,二来也想拿捏一下,好卖个高价,所以上来就回绝了。

    原以为她的矜持可以收到一定的效果,因为从李沁上来就开门见山提出收购,陈艳认为夏想要加紧收网,就是说,迫切地需要她手中的股份来掌控安达矿业,从而破解江刚的布局,陈艳就平静了心情,不慌不忙地端起茶杯喝茶,表现出无所谓的姿态。

    “多提你的提醒,不过我还是不想急着出手,正好还有几家也有意向提出收购……”陈艳也淡然一笑。

    “哎呀,不谈什么收购什么股份了,太没意思了。”宋一凡就及时捣乱了,“陈姐姐,你用的是什么化妆品,怎么皮肤这么好?哎呀,你的身材真是匀称,是不是练瑜*了?快教教我,我现在天天担心以后会皮肤松驰,身材走样……”

    宋一凡一打岔,卫辛也顺势接话,于是,几个女人就谈论起了女人之间的话题,什么政治、经济等大事,就被抛到了脑后。陈艳一边应付宋一凡和卫辛几句,一边暗中偷眼观察李沁,见李沁也大感兴趣加入了讨论之中,对刚才的股份之事不再提及。

    陈艳就心中十分忐忑不安,她随口一说有几家提出收购,不过是故作惊人之语,以便抬高价格,但李沁的态度让她捉摸不透夏想的真实意图,到底是想收购她的股份,还是只是试探?

    问题是,她确实想出手了!

    但直到聚会结束,李沁再也没有提及一句股份问题,就让陈艳心中患得患失。若是以前,她也不至于如此沉不住气。关键是现在是非常时期……

    和李沁等人分手后,陈艳回到家中,正要洗澡睡觉的时候,一个神秘的电话打了进来。

    “陈艳,你手中百分之十一的安达矿业的股份,你开个价……”

    ps:零点前后,各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