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2065章谁的局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五月的晋阳,进入了初夏的节气,天气渐热,暑气渐升,夏想身上的衣衫渐薄,街上女子的裙子日甚一日见短最新章节。

    古人云:春江水暖鸭先知,现在却是:夏意初来腿先露全文阅读。从街上大腿的裸露程度和裙子的长短程度来判断天气的热度,基本上可以不用看天气预报了。

    卫辛和宋一凡都穿了裙子,不过她们穿的都是中长裙,而不是超短裤。夏想的女人之中,也就付先先曾经穿过超短裙,但自从认识夏想之后,她就痛改前非,也不穿超短裙了。

    原因自然是夏想不喜欢。

    有时候也得承认夏想多少有一点大男子主义。

    不过,卫辛和宋一凡就喜欢夏想的大男子主义。天地自有平衡之理,男人为天,女人为地,男主外,女主内,如果反过来,必然大乱。

    天地之理,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是永恒不变之理。

    就和夏想坚定地认为善恶有报一样。

    接上了卫辛和宋一凡,夏想亲自开车恭迎二女。省长开车非同小可,前有警卫开道,后有警卫护送,声势惊人。

    虽然惊人,却都是便衣便车,不是警服专车,夏想也开上了他最爱的沃尔沃s60——为美国改进了更严格的碰撞条件之后,第二款通过了美国最苛刻的碰撞测试的汽车,沃尔沃对汽车安全的追求,己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若是别人前来晋阳,夏想或许不会亲自去迎,毕竟他现在身份不同了,一举一动都引人注目,但卫辛和宋一凡前来就另当别论了……

    正好西省的各项事情暂时告一段落了,卫辛和宋一凡难得有空闲来晋阳散心,夏想就亲自作陪了。

    在市工安局一系列的冲击波冲击之下,萧雷和狄国功原有的势力土崩瓦解,气候不再。下一步,夏想会努力推动仇唐的扶正,只是现在雷治学无心讨论谁担任市局一把手之事,因为他的入局之时,再起风波。

    不管是不是有人故意吊雷治学的胃口,或是就是故意让他七上八下地难受,反正受入局之事的牵制,雷治学再次将目光投向了京城,对省委诸多事情照应不周,何况市委?

    不但将目光投向了京城,雷治学还飞往了京城,而且在京城一待就三五天。

    省委书记常跑京城是官场常态,不跑京城的省委小说记,但雷治学最近也确实往京城跑得过于勤了一些,勤到了甚至对省委的事情也顾不上的地步,就让王向前十分郁闷,因为夏想借机正在逐步壮大实力。

    在雷治学人在京城的几天里,桑天良事件尘埃落定了。

    桑天良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力终身。伙同桑天良一起殴打李向文致死的同伙,有警察也有社会闲散人员,共计十几人,分别被判处了无期和有期徒刑。

    尽管正义来得迟了一些,但总算来临了,相信李向文的在天之灵也会欣慰了。

    消息传到京城之后,李老汉向晋阳的方向长跪不起,以最朴实的动作表达他对夏想的感激之情。只可惜他不能面见夏想,当面向夏想表达谢意。

    狄国功贪污受贿的犯罪事实,也有了结论,经查,狄国功共贪污受贿又乙元,另外有8000万财产不能说明来源,以上,还只是可以查清的部分,至于他为四个家庭养家糊口一共花费了多少万,就是一笔糊涂帐了,但据保守估计,少说也得有4牺万之多。

    养一个副局长的费用就得高达3亿乙多,百姓不多奉献一点税收,官员的日子怎么过?但官员的收入再高,也不敢在国内消费,所以,内需一直不好拉动的症结就在于,有钱的人不敢花钱,没钱的人拼命存钱。

    世界的残酷就在于,下蛋的鸡永远不知道自己是蛋鸡。

    什么时候出台一个政策,允许贪官拿出一半个人财产分配给穷人,剩下的部分既往不咎,可以大胆消费,估计也可以大幅拉动内需。

    其实如果让夏想制定政策的话,夏想会想方设法限制贪官出逃,而不过于限制贪官贪污,然后将贪官当成存钱罐,想用钱的时候就一刀斩下,先斩人头,后取存款。

    估计不用多久,待贪官们发现他们成了肉鸡之后,也就不拼命吃那么多了。吃得越多,长得越肥,然后就……,死得越快。

    狄国功四房女人的下场如何,夏想是不会操心了,要是事情都操心,他非得累死不可。

    对于狄国功的四房女人,他不能说有一点同情之心,但也没有觉得她们有多可怜。既然选择了贪官,就得随时做好当寡妇的准备。

    狄国功虽然失踪,但依然被市委一免到底,受他连累的市局的干部,也有十几人之多。但狄国功到底还是去向不明。也就没有宣判。

    萧雷的案子也调查出来了初步结果,涉嫌职务犯罪、贪污受贿等多项指控,根据他的涉案金额和犯罪事实,以及因他连累而落马的几十名市局干部来看,估计最少也是无期了。

    如果不是夏想的大力推动,一个李向文案件,顶多到桑天良为止。但现在,不但拉下了罪魁祸首狄国功,连幕后包庇的萧雷也应声落马。

    夏想不是包青天,但他所做的事情,不比包青天差上分毫。

    市工安局重新洗牌之后,基本上就完全控制在了夏想的手中,再加上省工安厅长木成杰早就向他靠拢,专政力量己经到手,下一步,就可以出重拳了。

    但在出重拳之前,还有一个缓冲期,因为江刚出了点小意外。

    其实不是江刚出意外了,而是江安。

    江刚在承受了付伯举视察大坑的打击之后,并没有一蹶不振,反而促使他更加坚定地推动反对夏想联盟一、他的研究中心在获得了相关部门的备案之后,只用了三天时间就迅速成立了。

    在国务院明确要在西省推行试点企业的前提之下,江刚不但抵制国务院政策的推行,还公然大唱反调,就让许多人心里明白,怕是江刚要和夏省长不死不休了。本文字由小说歹匕亓申提供

    也证明了一点,江刚不仅仅在省里有人,估计在中央也有人,否则也不会如此气势。

    江刚不仅成立了研究中心,还借研究中心的名义,将反对国务院试点政策的几家煤企联合起来,孤立了王胜帅不说,也聘请了品德高洁的专家和学看来为他鼓吹他的理论的正确性,指出所谓的国际化、标准化的采煤流程,完全就是脑子一热、照搬西方经验的产物,不适合中国国情。

    巨额的投资,专家的鼓吹,再加上登高一呼响应者云集的盛况,让江刚恢复了自信,认为他的西省首富之名依然名至实归,夏想想要在西省改革煤企,他就是一座绕不过去的高山。

    让江刚不解的是,他大张旗鼓地示威,大造声势,夏想反而对他不闻不问,而且最近几天一直十分平静,也不再如以前一样逢会必提能源型经济转型,就让他不禁暗想,夏想难道泄气了,还是改变战略了?

    不等江刚弄清夏想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的麻烦来了。

    麻烦,不是夏想免费赠送的,而是自找的。麻烦,是江安吃多了之后,闲来无事惹出的是非。

    上次安达矿业遭遇了成立以来的第一次股权危机,在得知江安手中百分之十的股份被以3亿元的低价贱卖之后,江刚当即晕倒,被送进了医院抢救。

    还好他命大,很快就抢救过来,不过是急火攻心昏迷了过去,并无大碍。但醒后之后的江刚,气急败坏,非要找江安算账不可,结果却找不到江安。

    雷小明说,江安出国了。

    江刚不相信江安会出国,就让雷小明转告江安,事情必须交待清楚,否则他断了江安的经济来源。在他的威逼之下,江安果然露面了。

    江刚就和江安进行了一次父子之间的对话。

    在他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淳淳善诱之下,江安总算说出了实情其实是百分之六的股份,以引乙元的价格卖给了陈艳,而百分之四的股份,他无偿赠与了雷小明。

    江刚就知道江安上当了,怒道:“你被陈艳和雷小明联手耍了。你没看出雷小明被陈艳迷得五迷三道,陈艳说什么他听什么,你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江安不以为然地说道:“你也是老脑筋不开化,你也不逆向恩维想一想,当时我输了4亿,要不是陈艳救我出来,我早就没命了,是钱重要还是命重要?陈艳肯救我,还是小明求的情,我欠他的人情,送他百分之四的股份,有什么了不起?再说,不也正好拉小明下水了?”

    江刚气笑了:“你怎么就不反向思维想一想,你赌输,是不是别人设的局?”

    最后江刚和江安之间的父子对话,谁也没有说服谁。事后,江刚觉得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否则他的家产迟早会被江安败光,而江安之所以现在败家的速度加快,就是因为交了损友雷小明和陈艳的缘故。

    江刚就对陈艳下了最后通牒,要么还钱,要么对夏想出手,二者必选其一,否则,别怪他不客气了。

    陈艳在江刚的恐吓之下,依然保持了优雅和镇静,咯咯一笑:“江总不要生气,我已经为夏省长准备好了一盘大餐,他马上就要倒胃口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