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2060章添麻烦了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是不是夏想和付伯举联手挖了一个陷阱?

    雷治学一瞬间心中闪过无数个念头,最终只化成了一句话恭敬地说了出来:“事先没有安排到安达矿业的视察,似乎不太合适,突然就过去,一是不安全,二是卫生也是一个问题……”

    付伯举摆了摆手,很爽直地一笑:“怕什么?和人民群众打成一片,要的就是随时都可以走到人民群众中去,而不是事先摆好欢迎的阵势,事先安排好演戏……是不是治学同志?”付伯举又故意侧过身子去问夏想:“你说呢,夏想同志?”

    “付总理的指示精神,很有现实意义最新章节。现在领导一视察,地方上就讲排场,铺张浪费,确实是一个不容忽视的现象。”夏想延伸开来,顺势接下了付伯举的话。

    雷治学现在愈发相信付伯举前往安达矿业半定不是一时心血来潮,而是有的放矢,但计伯举是副总理,他反对也无效,只好吩咐陈皓:“立刻通知江刚,让他迎接付总理的工作视察。”

    付伯举没再制止雷治学事先通知江刚的举动,只是很大度地说道:“对了,请转告江刚同志,就说我给他添麻烦了。”

    本来是一句客套话,雷治学听在耳中,却心中大跳,好一个一语双关的添麻烦原以为只有总理在视察工作时,喜欢经常随时改变行程安排,原来付伯举也有如此爱好,到底是受总理的影响,还是他的故意为之?

    雷治学当着付伯举和夏想的面,也不好过多暗示陈皓什么,也不知道陈皓是否领会了他的意思,和江刚通话的时候”适当暗示一下?

    其实陈皓是否将暗示传达给江刚已经并不重要了,此时的江刚,兴奋莫名,信心满满,就算听到陈皓的暗示也不会放到心上。

    就他现在的状态,别说是付伯举来访,就是总理、总书记亲临,他恐怕也不会重视。

    其实江刚到底不是官场中人,总书记和总理视察,肯定一切按部就班,不会出现意外。但和总书记、总理身份大不相同的是,付伯举是副总理,又是付家人,他比总书记和总理更可怕。

    因为总书记和总理都不会胡乱出牌,付伯举却会。

    江刚之所以现在兴奋莫名加信心满满,主要是他在昨天接到陈艳电话之后,又和江安、雷小明见面会谈,谈得十分投机。

    还有,他今天一早就和西省几家反对转型的煤老板举行了一次秘密会议,他出资1亿建设标准化采煤研究中心一事,得到了积极响应,有几人还当场表示愿意出资出力,一人表示愿意拿出5000万,另一人愿意出资1000万,另外两人也是各出2000万。如此一来,加上江刚的1亿,

    研究中心起始资金就达到了2亿的规模。

    绝对是高规模高层次的研究中心,再高薪聘请一些经济专家、政策专家,等等,至少也要做做表面的光鲜文章,显示出西省煤企自力更生的奋发精神,同时,也是对夏想主推的能源型经济转型政策的当面打脸,是另起炉灶之意。

    秘密会议开得很成功,再加上昨晚的会谈时得知江安早就设想过制造矿难来为夏想脸上抹黑,而且已经设想好了第一步步骤,基本上可以说,矿难问题已经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东风是什么?东风就是还没有敲定要让谁的矿出事。

    制造矿难,肯定不会拿自己的矿放水,是杀敌一千自伤八百的行为。拿别人的矿,谁也不会同意。但事在人为,江刚就和江安定下了基调,接下来由江安和雷小明具体负责此事,联系尸源,确定矿难的矿在哪一家,不管是采取收买还是栽贼的方式,总之一句话,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为了完全将雷小明拖下水,好让雷治学无路可退,江刚表现出了极为大方的一面,亲切地拍着雷小明的肩膀说道:“小明,你和江安在一起,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都让江安来安排,别不好意思。还有,有需要用钱的地方,也直接说出来,都是朋友,朋友之间就要互帮互助。”雷小明现在对金钱没什么概念,对爱情却有,而他的爱情指使他,让他从江家父子手中套取股份,他现在脑中眼中只有陈艳一人,陈艳说的话,就是圣旨,比雷治学的话还要管用。

    “谢谢江叔叔。”雷小明已经向江安开过口了,就没有必要再在江刚面前重复一遍,只是客气地表示了感谢。

    “不用客气,我当你是家人一样。,…江刚继续对雷小明拉拢,他人老成精,自然清楚雷小明的弱点“我和陈艳也有交情。对她也算了解,有时间我向她点一点。我也看了出来。她对你也有好感……”

    雷小明脸红了,不好意思地说道:“江叔叔,这个,这个,不谈陈艳,谈事情。”

    “好刚哈哈一笑,一切尽在掌握的微笑洋溢在脸上。

    一切顺利,事情步步推进,江刚自然心思大定,一下从四面楚歌的困境跳进了顺水顺风的顺境,他今天一天都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尽管期待中的胜利还远远没有到来。

    一个突如其来的电话打破了江刚今天的安排,他本来打算中午和陈艳共进午饭,不想陈皓一个电话打了进来,说是付伯举要视察安达矿业,还对安达矿业的食堂赞不绝口,就一下让江刚没有反应过来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陈皓就及时点醒了他:“先不要猜测付总理的用意了,赶紧安排一下接待总理的到访。省委已经派出了保安力量,你该清理的清理一下,欧秘书长也马上就到了,他会具体指导一下接待工作怎么做。”

    江刚急忙应下,放下电话,就立刻下达了命令,为了迎接总理的到来,全体动员起来,不能有一丝闪失,谁出事,就让谁回家吃干饭。

    安达矿业再是西省的明星企业,能接待国务院副总理级别的人物,也是极大的荣幸。

    一个小时后,安达矿业的门口焕然一新,也铺上了地毯,等付伯举一众人等出现在安达矿业的门口之时,安达矿业门口两侧,欢迎队伍分列两旁,所有可疑分子、不明真相的群众以及心理不健康者,已经全部被清理出了欢迎队伍,确保不会出现任何差错。

    付伯举一下车,就兴致勃勃地左看看右看看,还亲热地和江刚握了手,客气地说道:“不好意思,江刚同志,我是不速之客,打扰你了。”“哪里,哪里!”江刚是第一次晋见付伯举,原以为家族势力出身的付伯举会官威十足,没想到如此平易近人,不免有点受宠若惊,双手紧紧握住付伯举的手“欢迎付总理来视察还来不及,这是安达矿业和我个人的荣幸,我代表安达矿业热烈欢迎付总理。”

    “不要欢迎,也不要摆出阵势,我来,一是看望看望大家,二是想在你们安达矿业蹭一顿饭吃,所以说,我是丰求而来。”

    付伯举的平易近人和风趣给在场的人留下了良好的印象,在一阵阵欢声笑语之中,付伯举一行迈步走进了安达矿业的大门。

    人群之中,夏想一脸浅笑,紧跟在雷治学的身后,他的目光一扫,蓦然发现在欢迎人群之中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也就是他眼神好,换了一般人绝对认不出来乔装打扮的陈艳一不由暗暗一笑,好一个陈艳,哪里有热闹哪里就有她。

    难道说,她也嗅到了付伯举突然视察安达矿业的耐人寻味之处?

    顾不上理会陈艳究竟意yu何为,夏想紧随付伯举和雷治学一路来到了安达矿业的食堂,别说,付伯举说到做到,还真是为了吃饭而来。

    不少人都十分不解,堂堂的国务院副总理,什么山珍海味没有吃过,偏偏喜欢吃食堂,真是怪癖。

    但也就是想想罢了,谁也不敢说出口。况且以付伯举的级别,怪癖不叫怪癖,而叫秩事。

    付伯举在安达矿业的食堂用餐之后,又在江刚的陪同下,在安达矿业参观了一番,并未对安达矿业发表什么支持xing的表态,只是强调让江刚多支持国务院的试点企业政策,支持省委省政府能源型经济转型的工作,如是等等,全是套话和官样文章。

    眼见到了下午一点,付伯举才提出告辞。雷治学至此长舒了一口气,一切顺利,没有出现任何偏差,就是说,今天付伯举突然提出到安达矿业视察,还真是心血来潮了?

    付伯举一行出了安达矿业的大门,正准备上车离去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了惊天动地的哭声。是的,哭声悲怆而绝望,声若雷震,得有多少的冤屈和多么冤深似海的冤情才会发出如此悲彻肺腑的哀嚎。

    雷治学的脸sè变了。

    江刚的脸sè变了。

    夏想的脸sè……也变了。

    正当警卫人员迅速向远处跑去,处理突发情况之时,付伯举发话了:“古有百姓当街喊冤,现有百姓哭声震天,走,治学、夏想,一起去看看,看看百姓有什么冤屈要申。既然遇上了,就要过问一下,

    体恤一下民情。”(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