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2056章指日可待求月票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不为外人所知的是,在付伯举工报试察的前夕,有一人悄然抵达了晋阳,暗中和夏想见了一面最新章节。

    ……在和雷治学吃完了一次意味深长的午饭之后,下午,夏想召开了一次政府会议,一是为了迎接付伯举的工作视察最后落实各项工作,二是即将正式宣布的国务院试点企业政策,将会有力地推动西省能源型经济转型的进程,为了贯彻国务院的试点企业政策,经省委省政府研究决定,由王向前同志具体负责西省试点企业的落实工作全文阅读。

    西省确定的第一家试点企业是王胜帅的胜华矿业,初步试点时间是三个月。三个月后,经验收,如果试点企业的各项工作得到了切实落实,就继续享受各项优惠政策,并将继续选定三家试点企业进行第二阶段地深度推广。

    会议结束后,冯健超脸色很差地敲开了夏想办公室的门。

    不少人就看出了问题所在,明明第一家试点企业报名的时候,夏想指定由冯健超负责,都以为最后具体负责试点企业工作的人会是冯健超口冯健超是常委副省长,由他负责,也说得过去。

    没想到,怎么转眼间冯健超到手的政绩飞了,却落到了王向前手中,不少人就立刻猜到了背后发生了什么,肯定是雷治学插手了政府的行政事务,在压力之下,夏想夏大省长,妥协了。

    有心人就由王向前接手试点企业工作猜到了更长远的一点,不免暗暗心想,夏省长不遗余力大力推动西省的能源型经济转型,失败的话,是一笔糊涂帐,身为省长要负主要领导责任。

    成功的话,是一笔清楚帐,政绩的大头还会落在书记头上。

    夏省长到底是聪明还是愚蠢最后胜利果实要是被雷治学摘走了,岂不是为他人作嫁衣裳了?

    只从王向首横空杀出抢夺了原本属于冯健超的好处就可以得出结论,夏想毕竟只是二把手,在一把手的威压之下不得不做出必要的让步。

    西省的局势有得好看了,以前都觉得雷治学似乎对能源型经济转型并不热衷,现在看来并不是那么一回事儿,雷书记还是比较高明,躲在幕后,巧手拨弄只等初见成效之时,再坐享其成。

    于是,省政府一班人都睁大了眼睛就要看看夏想夏大省长怎样在二号的位置之上,在官场老大优先制的原则之下,既能推动能源型经济转型,又不被人摘了桃子。

    冯健超在夏想的办公室待了半个小时,进去的时候一脸不快,出来的时候,一脸后静但在后静之下,掩饰不住眼神之中跳动的喜悦。

    在冯健超走后唐天云收拾茶杯,边清理残茶边说:“领导,一号的心恩,还真不好琢磨。”

    唐天云的话有试探之意,夏想听了出来,笑骂了一句:“有些同志就爱揣摩领导心思,不是好习惯。”

    唐天云嘿嘿一笑,他也听了出来夏想一语双关,既指他揣摩雷治学心思,又暗指他揣摩夏想心思,就说:“领导,我确实眼界不够,不敢确定一号到底在能源型经济转型上面,是什么立场?”

    夏想不相信唐天云会猜不透雷治学的心思,就没有正面回答唐天云的问题,反而问道:“天云,我在岭南的时候,有人对我说你大有来历,我直到现在也没有看出你到底还有什么隐藏的背景?”

    唐天云没想到夏想的话如此直白,脸微微一变,说道:“不瞒领导,关于我的背景,确实有一些传闻……”

    夏想摆了摆手,他看了出来唐天云有难言之隐,也就没有为难他,说道:“一号就是一号,有时候置身事外是为了更好地显示出统领全局的威望,有时候直接插手政府事务,也是为了大局着想。总而言之一句话,立场决定政治倾向,位置决定眼界大小。”

    唐天云见夏想身为领导,还不厌其烦地亲自向他解释凡句,不由暗暗惭愧,其实他也清楚雷治学对能源型经济转型的政策,忽冷忽热,全因自身的政治需要而定,关于雷治学入局突然增加变数一事,他也有所耳闻,以他的政治智慧,自然清楚雷治学是想抢夺胜利果实。

    只是,领导对他虽然照顾有加,他还是不能说出他的难言之隐,不是不想,而是时候未到。

    “有时间可以和陈皓多走动走动,天云,你可以和马昱多联系联系,他和陈皓有交情。”夏想点了一点,相信唐天云可以明白他的深意。

    唐天云微一点头,心领神会地笑了。

    下午下班后,夏想回绝了所有的邀请,让唐天云订了一家僻静的酒店,他要单独宴请一人一一付先先。

    没错,在付伯举即将视察西省的前夕,付先再次悄然来到晋阳和夏想见面,背后隐藏的深意,就不止是政治目的了,还有为付家即将正式介入西省能源产业打前站,同时,又兼顾了和夏想幽会的目的,可谓一举数得。

    付先先或许是习惯了空中飞人的生活,和前两次来晋阳时神色疲惫有所不同的是,夏想坐在房间,一抬头,看到付先先推门而入,整个人似乎迸发出光彩夺目的光芒,尤其是她脸上洋溢的笑意,让头上价值昂贵的水晶灯也黯然失色。

    付先先穿了淡紫色裙子,酷似她当年身为小魔女时染发的颜色。不过自从收敛性子之后,她就恢复了黑头发的本来面目,再也没有染过一次头发,只因夏想无意中说过,他不喜欢杂七杂八颜色的发型。

    盈盈细腰一收,中长裙子遮住膝盖以下,中长发轻轻一挽,如今的付先先,显得既干练又雅致,和当年的魔女形象不可同日而语。

    此次前来晋阳,付先先没有惊动夏想亲自到机场迎接,而是自己过来。毕竟现在夏想位置太高了,不便抛头露面。

    见到夏想,付先先盈盈一笑:“最近也不知怎么了,总和你见面,我都快烦你了。”

    夏想也笑:“政治人物,不能以个人好恶来决定取向,我们商谈的是大事,要抛弃个人成见。

    而且说实话,我也不怎么喜欢见你。”

    “你!”付先先气笑了,“堂堂的省长大人,也这么小气,真没想到。”

    “是人都有小气的也面,你也别太苛求我了。”夏想倒也坦然,起身帮付先先入座,“请坐。”

    付先先享受了夏想的绅士的举动,坐正了身子,假装很淑女地说道:“谢谢。”才一说完,自己就忍不住笑了,“怎么这么别扭?”

    忽然又想起了什么,脸一红,低低的声音问了一句:“我忽然想起了一个问题,都不好意思开口……”

    “没关系,我不笑你。”

    “说好了,你不许笑我。”

    “好!”

    “我是不是太不在意自己了,都忘了第一次给你是哪一次了?”

    气,少夏想没想到身负重大使命的付先先关心的不是国家大事,不是付家大计,而是她个人的女人心思,也一下没有跟上她的恩路,愣了一愣,不好意思地说道,“我也忘了。”

    付先先不高兴了:“就知道你不会当我一回事儿,也不知道多少女孩的第一次被你夺走了,你就是天下第一号大坏人。”

    ,“。”夏想无语了,想了想,“先吃饭好不好,你一路也劳累了。”

    “口是心非。”付先先斜了夏想一眼,然后又想起了什么,就又笑了,“付先锋说,他对第一次和你的深度合作,非常期待,说是在西省的计划能够成功的话,就会打下一片大大的江山。”

    何止打下一片大大的江山,而是打下一片大大的长远的江山。

    吃饭期间,夏想和付先先谈论了西者下一步的能源大计,又提到了晋阳一姐陈艳。付先先对陈艳很感兴趣,就想有机会一定当面会一会陈艳。同时,付先先还向夏想转达了付先锋在付伯举视察工作之中的特意安排。

    送付先先到酒店入住之后,夏想没有留宿,不是他不想,也不是付先先不肯,而是明天是付伯举视察工作的重大日子,他不能有任何疏忽之处。

    回到家中,就接到了哦呢陈和萧伍的电话。

    “领导,江刚有异动!”

    江刚有异动?夏想一惊,江刚如果聪明的话,在付伯举视察期间,应该老老实实才对,现在还敢有异动,难道是想找不自在?

    别人或许会因西省首富的名头敬他凡分,夏想却不。

    “什么情况?”

    “江刚和江安大吵了一架,江安赌气离家出走了。江安一怒之下,决定抛售他手中所持的百分之十的股份,领导,要不要吃进?”

    好机会!

    夏想眼前一亮,尽管他不敢肯定在背后发生了什么,是不是陈艳的策略奏效了,但在付伯举视察期间,能够再下一城,再顺势吃进安达矿业百分之十的股票,当为大善。

    “和李沁联系一下,随时留意江安动向,准备吃进!”

    “是。”哦呢陈兴奋莫名,再吃进安达矿业百分之十的股票的话,控股安达矿业,指日可待。

    次日,阳光安好,风和日丽,付伯举对西省的工作视察,如期而至…”许多事情也借付伯举的视察,而拉开了大幕。

    在付伯举落地晋阳的一瞬间,也预示着付家正式迈入了西省的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