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2053章有人危矣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一开始,晋阳市公安局不少人还不清楚为什么要刑事拘留桑天良的几名手下,桑天良被双规之后,他已经招供的消息并没有传出,他犯了什么事情,有多大的事儿,最后会是什么下场,市局不少人众说纷纭,却都没有一个最接近真相的结论最新章节。

    大部分人以为桑天良被双规只是因为经济问题,毕竟身为**支队的支队长,经手的全是经济案件,不可避免要有贪污受贿的行为。

    但谁都没有料到的是,桑天良有命案在身!

    再身居高位的人,不怕经济问题,就怕人命关天。当然,除非权势滔天,可以暂时压下。不过只要涉及到了人命,只要被人挖出,就是致命一击,比贪污几千万几个亿都要严重百倍以上。

    再稍微有人在幕后推动,就只有死路一条。

    本来市局还因为萧雷被暂停职务而群情沸腾,再加上常务副局长仇唐一接手市局就摆出一副清算的嘴脸,吃相太难看了,不少副局长、大队长都纷纷对仇唐的做法表示不满,要么消极怠工,要么当面向仇唐叫板,要么明里暗里和仇唐对着干。

    可以说,仇唐在市局的根基摇摇欲坠,别说掌控大局了,如果没有进一步收紧的手腕的话,市局发生集体抵制仇唐主持工作的事情也不是不可能。

    毕竟仇唐才是常务副局长,既不是一把手,也不是市委常委。

    但,悄然之间,事情就出现了出人意判的变故!

    桑天良被双规之后,因为纪委方面一直守口如瓶,市局不少人各方打听,却都一无所获,对桑天良犯了何事,全然不知,但就在仇唐动乎清洗之后,市局悄然之间就有小道消息流传开来,说是桑天良有命案在身。

    不少人就大惊失色,别说桑天良只是一个小小的支队长,就是他是大队长、副局长,哪怕是市局一把手,身负命案,也只能是死路一条了。

    小道消息传播极快,一个小时之内就传遍了整个市局,让本来气势汹汹冲联合起来向仇唐施压的一干人等,立刻收回了脚步。

    开玩笑,身为公安人员,要替一名有命案在身的罪犯出头,是极其愚蠢的行为。

    桑天良有命案在身的消息悄然流传不到两个小时,随之而来又有一则消息,更让联合起来反对仇唐的势力,再次惊愕万分。

    桑天良身负的命案,幕后主使是狄国功。

    传言一出,联合反对势力更是大吃一惊,怎么矛头越指越高,难道说,桑天良的事情,最终还会牵涉到更高层次的幕后人物?

    果然被联合反对势力猜中,随后的传言越传越凶,越传影射越厉害,最终终于指向了被暂停局长工作的萧雷!

    传言是这样逐渐升级的一桑天良受狄国功指使,索贿不成,诬陷合法经营的李向文制假售假,陷害李向文入狱,并吞并了李向文近幻田万的财产。在李向文被法院判决无罪之后,证明了李向文案件是冤假错案,就是说,狄国功诬陷罪名成立,在这样的情形之下,萧雷依然力排众议,提拔了狄国功。

    而就在狄国功被提拔之后不久,李向文因为四处反映被狄国功侵吞财产问题而惹怒了狄国功,结果狄国功一怒之下,指使桑天良带人将李向文活活打死。事后为了掩饰罪行,以交通肇事引发的打架斗殴罪定性,草草结案。

    狄国功在得知桑天良将他招供之后,铤而走险,在萧雷的协助之下,从容逃走。萧雷在明知狄国功有命案在身的情况下,身为国家公务人员,身为公安局长,依然纵容狄国功为所欲为,故意不服从市委决定,最终导致狄国功潜逃……

    整个事件经理顺之后,联合反对仇唐的势力,一下有一大半人打消了再替萧雷出头的念头,心想坏了,萧局如果最后查实确实和桑天良是一条绳子之上的蚂炸的话,那么在萧局刚被暂停了局长工作之后不到半天,就流言四起,就证明了一点,有人想落井下石,想一举扳倒萧局。

    萧局……危矣!

    但依然有萧雷的几午铁杆,不信邪,不动摇,找到仇唐大吵大闹,要求仇唐整顿市局秩序,严查造谣者,还萧局一个清白。

    仇唐在刚面对联合势力的反扑时,还有些慌乱,似乎底气不足,但在关于桑天良、狄国功等人的传言传开之后,再到事情最终牵涉到了萧雷身上,他一下变了一个人一样,不但底气十足,还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回应几名萧雷铁杆的质问:“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乱什么?萧书记要是清白,谁也泼不了一滴脏水到他身上。

    他要是有事。省委和市委自会调查清楚,你们说了没用,净添乱。该干什么干什么去,都不用工作了?”

    仇唐气势大涨,一下逼得萧雷的几名铁杆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

    但仗着萧雷依然是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几人还是不肯退让:“仇局,不给一个说法,我们今天还真不能回去。萧局只是被暂停工作,就被人胡乱造谣,一辈子革命工作,最后却被小人陷害,心寒呀。”

    “这样好了……”仇唐站了起来,“你们每人写一份报告,等我署名后上报到市委,希望市委能尽快恢复萧局的工作,我也好交了担子,省得不落好。”

    几人难以置信地交流了一下眼神,仇唐的态度前后变化之大,一下让人无法接受,但几人微微一想,还是接受了仇唐的建议:“好,就按仇局的指示精神办。”

    等几人出去之后,仇唐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容。

    不多时,几人就联合签署了一份报告,交到了仇唐手中。仇唐看了看,很满意地点了点头:“我会直接向张书记提交建议,请等候消息。”

    几人出去之后,仇唐郑重其事地将报告看了一遍,然后拿起红笔,在几人的签名上重重地打了一个大大的红叉,然后冷笑一声:“联名向市委反映问题?还真以为萧雷可以再回市局工作?做梦!”

    几人没有料到的是,他们中了仇唐之计,事后不久,联合签名的几人,就被分别打散,或调离市局,或提前退下,或被边缘化,总之,没有一人有好下场。

    到了快下班的时分,传闻越传越旺,就如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渐渐有了失控之势。

    夜晚降临的时候,市委的决定再次传到了市局,市纪委已经初步查明了桑天良的犯罪事实,拟移交到司法机关处理,同时,市纪委正式对狄国功立案,并且通过法律途径,查封了狄国功四位夫人的全部财产!

    事态,终于趋向明朗化了,在萧雷才被停止市局局长工作不久,整个事件就获得了突破性进展,谁是事件的绊脚石,就一目了然了。

    萧雷虽然被暂停市公安局长职务,但依然是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在市委也有一处办公室。当他在市委听到一系列的变故之后,不由啃叹一声,脸色灰暗,仰天说道:“狄国功,你真是一个祸害!”

    谁都看了出来,晋阳的官场地震即将上演,但谁也没有料到的是,晋阳的官场地震即将引发的时候,晋阳的煤老板之间,却又闹出了不和的传闻。

    不和,是在江刚和王胜帅之间传出的。

    本来江刚和王胜帅关系很好,虽然同为煤老板,是同行,却在竞争之中有合作,经常在许多事情上看法一致,可以说,在西省十大富豪之中,江刚和王胜帅之间的交情最深,是典范。

    但谁也没有想到,江刚和王胜帅却断交了。

    按说以江刚和王胜帅的地位,就算在某一件事情之上不和,也不至于闹到翻脸的地步,毕竟都是有身份的人,又同在晋阳,抬头不见低头见,但就是都认为不可能的事情,偏偏就发生了。

    江刚和王胜帅不但翻脸了,二人都还说出了狠话,从此断交了。

    断交,是因为王胜帅第一个报名申请成为试点企业,很顺利,他的企业就被省政府定为西省第一家国务院试点企业。

    王胜帅的举动,打破了西省煤企团结一心的步伐,让夏想成功地打开了西省煤企之间的缺口,甚至有可能让夏想以王胜帅为跳板,将西省几家大型煤企各个击破,从而达到分化、拉拢的最终目的。

    江刚找王胜帅谈话,试图说服王胜帅改变主意,收回成命,结果王胜帅含糊其词,不肯听劝。江刚情急之下说了一句狠话,结果王胜帅也没客气地反唇相讥,二人就闹掰了。

    也是江刚气不顺,他明显看出了王胜帅想保三进一的野心,是想取代他跃居为西省首富。再加上江刚现在腹背受敌,有人在背后试图染指他的安达矿业,他就说话冲了一些。

    江刚气呼呼和王胜帅告别之后,正准备再和其他几家煤企约法三章,要联合起来,一致围剿王胜帅之时,突然就有一件事情从天而降,当场将他砸得晕头转向。

    ……桑天良被双规之后,有五名私人保镖前去营救,结果全部落网。保镖招供是受聘于安达矿业,并且供出是受他指使……江刚震惊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