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2046章陡然增加的变数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雷治学去了京城TXT下载。

    表面上雷治学并不强势,似乎压不住夏想的锋芒,其实他以退为进的战术十分成功—或者说,至少在他自己认为,他的策略奏效了,夏想现在和西省最庞大的势力已经短兵相接了。

    雷治学在省政府联席会议上,耍了心眼,明闻说要出席会议,却以临时有事为由,进京了,其实真正的用意是让夏想独自面对西省最庞大的势力的火力,他要袖手旁观最新章节。

    等于是晾了夏想一次。

    雷治学也是聪明人,他现在确实不必非和夏想正面对抗,他的对手是古秋实,而不是相差一代的夏想。古秋实在机遇之下,已经提前一步入局,他顿感压力关增。

    他和古秋实同年担任省委书记,同年兼任省人大主任,几乎迈着相同的步伐,也有望于今年换届之时,同时入局。谁知风云突变,节外生枝,古秋实中途抢先一步,抢在他的前面,入局了。

    局势就对他十分不利。

    虽然现在高层依然拿他和古秋实并列,但实际上他心里有数,他已经比古秋实落后了半步。政治之上,半步之差有时就是天渊之别,不得不察,必须要慎之又慎。

    也正是因此,雷治学才一直不愿将精力被夏想牵制在西省,他的目光要超越西省,放眼国内,不能中了夏想之计。谁敢保证夏想不是和古秋实联手,就为了让他中了圈套?不能只和夏想在西省斗个你死我活,却忘记了入局大事。

    西省……毕竟只是一个落后的内陆省份,他不能固步自封,被自己的心量局限在了一省之地。此去京城,就是为了商议入局之事!

    本来此次换届,政治局委员并无他的席位,但和古秋实借势提前一步入局几乎一样的是,突然之间就有一名政治局委员落马,等同于意外多出一个席位,按照排名,也该他顺势入局了,他的派系力量也正在努力运作此事,务求他能得此便利。

    本来一切顺利,基本上就要敲定之时,突然节外生枝,有一股异常强大的势力联名提名其他人选,意欲将他排挤出局,雷治学就震惊了愤怒了,二话不说立刻起身进京,要就此事讨一个说法。

    怎么着也该他入局了,就算论资排辈,他的排名也十分靠前,更何况,他是后备力量!

    坐在飞机之上,望着初升的朝日穿过云层,透出万道霞光,映照得高空无比洁净美丽,令人一望之下,心胸不免宽广了许多。

    只不过,雷治学只是外刻的心胸宽广,随后又回到了现实之中,一想起联合起来的强大势力联名提名的人选,他就觉得胸中发闷,就更对夏想十分不满!尽管他并不知道事件的背后有没有夏想的推动,但联合提名的势力和被提名的人,都和夏想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联合的势力是新兴家族势力和传统势力。

    是的,向来面和心不和的新兴家族势力和传统家族势力,第一次携手共进,联名提名梅升平入局,并且还在幕后大力推动梅升平入主山城,担任下一任山城市委书记。

    梅升平才仅仅是省长,比他的资历还浅,怎么能由省长之位一跃入局,然后再担任山城市委书记,不合常规!

    但不合常规又能如何?新兴家族势力和传统家族势力的联手,本身就不合常规,就让所有人甚至包括总书记也感到吃惊,那么两股家族势力合并一处提名梅升平入局,也不过是不合理之外的另一个不合理罢了。

    政治事件,不能以合理和不合理来界定。

    以梅升平的资历,入局在两可之间。身为梅家的主力,他若能顺利入局,将是家族势力之间的一次重大胜利。试想,吴才洋的常委之位,基本已定,邱仁礼入局一事,也基本可成。如果梅升平再得以入局,四大家族势力有三家入局,其中一家入常,是何等恐怖的力量!

    如此,家族势力将会成为几大派系之中最大的一系,整个政局将会失衡—一不要忘了,关远曲也属于传统家族势力的范畴。

    对了,幕后推手,说不定真有关远曲的影子。雷治学蓦然睁开眼睛,眼前一亮,似乎抓住了什么。

    传统家族势力和新兴家族势力之间,以前一直井水不犯河水,此次意外联手提名梅升平,动静之大,绝对反常。背后肯定不仅仅是为了推动梅升平入局这么简单,肯定有着深远的谋算。

    难道说,最终的落脚点还是为了保护夏想并且借以巩固夏想的未来?

    雷治学蓦然握紧了双手,说不定还真是如此。

    但为什么关远曲会突然和新兴家族势力走近?雷治学还是十分不解,关远曲之所以顺利上位,也是各大派系之间妥协的结果。在高层,传统家族势力的第二代为数不少,但却只

    有关远曲一人走得顺利并且最终获得了各方认可,不是偶然。

    而是当年在许多二代人物在京城担任红卫兵的头头、到处打砸抢的时候,关远曲却老老实实地在农村担任村干部!

    也正是因为关远曲为人沉稳,能屈能伸,最主要的是,立场坚定,他才得以顺势脱颖而出。现在关远曲离上位仍有一步之遥,虽说表面上大局已定,但谁也不敢打百分之百的保证,如果此事的背后真有关远曲的影子,他何必多此一举,万一深陷其中影响了上任,就得不偿失了。

    难道不是关远曲?

    雷治学想得头疼,索性不再多想了,就等到京城,或许就会有了答案。

    飞机一落地,雷治学就上了前来迎接的专车。一上车,就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小衙冉。

    “雷书记一路辛苦了。”衙内呵呵一笑,“我来接机,是不是感到意外?”

    雷治学并不感觉意外,微一点头:“有什么新的消息?”

    “还真有新消息。”衙内脸色微微一变,“事情又有重大变故,总理提议陈风入局。”

    雷治学还真是吃惊不小前有狼后有虎,他的入局之路,再增变数!

    此时雷治学算是完全明白过来了,有人就是在故意设局,利用梅升平和陈风对他的入局之路进行围堵。不管梅升平还是陈风,都和夏想有错综复杂的联系,如果说背后没有夏想的影子,他说什么也不会相信。

    夏心……够狠!

    雷治学的心情一下沉到了谷底,没想到夏想在西省大张旗鼓地推动经济转型的同时,还在背后捅他一刀,真是小人行径。

    雷治学阴郁的眼神望向了窗外,问了一句:“委员长是什么态度?”

    “肯定是反对了。”

    衙内不满地说道,“燕省已经出了一个宋朝度,再加一个陈风入局,燕省就坐大了,别的省份也会有意见。再者说了,梅升平也算是燕省走出去的干部。所以不管是梅升平还是陈风,都不符合入局条件。”

    衙内的话,相当于委员长的立场,雷治学多少放心了一点。想了一想,拿出电话,不经秘书中转直接打给了夏想。

    “夏想同志,我平安抵达京城。”

    夏想意外接到雷治学报平安的电话,心知肯定出了意外,否则雷治学才不会一下飞机就亲自来电,就说:“平安就好,雷书记辛苦了。”

    “希望你主持好省政府工作,开好联席会议,省委的工作,维照同志有照应不到的地方,你也过问一下。”

    正是中午快下班时分,雷治学的电话,打乱了夏想准备去食堂吃饭的安排。放下雷治学的电话,夏想微微沉思片刻,立刻拨通了梅升平的电话。

    “梅省长,步子……是不是迈得太大了一点?”夏想开玩笑地问了一句,他和梅升平之间的关系莫逆,说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话,反而更能拉近关系。

    雷治学电话里莫名其妙地吩咐和暗示,让夏想一下就联想到了梅升平和陈风被提名之事。梅升平被提名入局,他早就知道了。而陈风也被提名,则是刚刚发生的事情。

    不得不说,这两件事情对雷治学的冲击力度是相当之大。

    但也要说,这两件事情,真的和他没有关系,并不是他在幕后推动梅升平和陈风入局来围堵或说恶心雷治学,他初任省长,立足未稳,才不会去胡乱插手政治局委员的提名大事。

    至于为什么有人非要在此时突然提名梅升平和陈风入局,夏想就不会去深入猜测了,政治事件,有时真的不可以常理度之。

    不过仔细一想也可以得出结论,陈风现任楚省省委书记——传闻陈风前段时间可能退下,但一直拖到现在,暂时又没有了动静—一而梅升平现任楚省省长,一个省,怎么可能同时提名书记和省长入局?

    尽管不是同一个派系提名,但也可以看出其中虚晃一枪的政治手法!

    “我的步子迈得不算大,夏省长,你的步子迈得才算大。”梅升平哈哈一笑,本色不改,直言不讳地说道,“听说付家要进军西省的能源产业了?怎么样,要不要火上加点油,梅家也插手西省能源型经济转型,助你一臂之力?”

    夏想和梅升平通话,本想问及入局之事,不料,一直从事不为人所知的行业的梅家也有意染指西省能源产业,梅家再杀进来的话,西省的大戏,就更好看了。ps:双倍月票,不进则退,一退则大伤士气,那没刃、法,还得大声求月票,谢了兄弟,支持一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