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2026章节点出现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西省发生的事情,暂时和陈艳无关,而是和专项行动有关最新章节。

    在陈艳回国之前,夏想决定冷处理陈艳事件,主要也是现在陈艳事件卡在了一个环节之上,只有等陈艳解决了和江安之间的问题之后,才能进一步推动。[搜索最新更新尽在.]

    夏想早在动手排除省政府之中的最大障碍之前,就知道必定会引发反弹。王向前在西省有根深蒂固的关系网,他从晋阳市委书记到副省长,再到常务副省长,在晋阳的年头超过十年,在副省长的位置上超过六年,能没有一批死忠追随?

    没有才怪了。

    排污清查的专项行动,在开展不久,就遇到了重重阻力!

    马怀明是曹永国的遗留势力,也是曹永国在西省任上仅存的硕果。夏想一上任,马怀明就迅速靠拢,没有任何犹豫,不仅因为他受惠于曹永国之处甚多,还因为他在看政府班子之中深受王向前的排挤。

    其实雷治学也知道马怀明是曹永国的势力,却一直没能挪开马怀明,主要也是马怀明为人格外谨慎,事事小心无大错,谁想挑他的理都挑不出来。

    小心无大错的人,不代表就没有理想。马怀明为人正直,一心为国为民,但最大的缺点就是胆小,胆小就目光不够长远,相比之下,优点就是只要是他认定的人,必定追随到底。

    马怀明负责排污清查专项行动,并且顺势从王向前手中拿过了环保口,算是他在省政府多年任职迈出的最扎实的一步。其实他比王向前资历还老却一个只是普通副省长,始终未进常委。

    当马怀明满怀信心、踌躇满志地准备在排污清查专项行动之中大展手脚,还百姓一片蓝天,还西省一个明天时,却遭遇到了想象不到的阻力和困难。

    首先是各大煤企阳奉阴违的消极态度,让他恼火却又无可奈何。各大煤企是排污大户,又是利税大户每个煤老板几乎都是人大代表或是政协委员

    个个财大气粗,又身后有人,对他的检查工作表面上十分配合,暗中早就提前得到了通知,表面文章做得十分漂亮实际上排污问题一点也没有得到根治。

    换言之,煤老板们根本就没将省政府的排污清查专项行动当成一回事,认为只是走走过场。甚至有些人放话说真要严格地排污清查,西省经济倒退二十年也补偿不了停产的损失。

    江刚也明里暗里嘲讽排污清查不过是花架子

    是吃多了没事情干,脑子一热的产物。西省就是两个选择,要么污染着赚钱,要么干净着贫穷,没有折衷的选择。

    在煤老板团结一心的联合防御之下,马怀明初战失利,无功而返。

    马怀明当然不会甘心,他好歹也是堂堂的副省长,连几个煤老板都拿不下,显得很是无能,就决定采取突然袭击的方式突击检查。

    结果,不管事先布置得如何周密,安排得如何细致,每次突击检查总是扑空,甚至有几次马怀明还注意到煤老板得意洋洋的冷笑,他就知道,专项行动小组之中,有人给煤老板通风报信。

    在突击检查江刚的安达矿业一处污染严重的排污点时,等马怀明到人到达现场,却发现排污点干净得没有一滴污水,对,一滴也没有,漂亮得好象整容之后的韩国女明星。

    如果排污点有一半污水一半清水,哪怕刚刚达到排污标准,马怀明上当受骗的感觉还轻一些,至少对方的手法还算有诚意,有畏惧之心。现在干净得好象五星级酒店的洗浴池,就说明对方不但早早知道他会今天来突击检查,而且还摆出一出乌龙请他欣赏,意思就是,不是要排污清查?请看,干净得可以洗澡。

    其实就是当面打脸的讽刺!

    江刚亲自出面接待了马怀明,一边恭敬十分地汇报安达矿业在排污方面做出的巨大成绩,一边向马怀明抱怨:“马省长,专项行动是好事,但总是突击检查,影响了企业的正常生产,一次检查需要停产三天来安排接待,劳民伤财不说,还影响企业的生产积极性,减产,就影响企业效益。企业效益下降,就影响了政府税收。”

    被江刚暗中表面上摆了一道,又当面叫苦叫屈,马怀明有好气才怪:“江刚同志,夏省长下了死命令,宁肯关停一批排污不合理的企业,也不能靠牺牲人民健康换取经济增长。”

    江刚阴阳怪气地一笑:“马省长要是接触到底层百姓的生活,就不会这么说话了。不知道有多少挖煤工人当我是救星,哭着喊着要下井。只要能下井,死活都是钱。活着挣小钱,死了赚大钱,怎么都划算。”

    马怀明眼中喷出怒火:“江刚,你说话要拍拍臣心。”

    “马省长,良心是热的,可是煤炭是冰的。我已经为政府解决了就业问题,还每年都上交十几亿的税收,也是市政协委员,我可以无愧地说,我是光荣的纳税人。”江刚才不怕马怀明,一个不是常委的副省长,又没有太强硬的后台,想动他?想都别想。

    以他在西省的雄厚根基,别说马怀明,雷治学都别想动上分毫。

    马怀明气得拂袖而去。

    马怀明遭遇到的各种阻力和阴招,他并没有向夏想汇报,夏想却已经从其他渠道了解得一清二楚。

    对于马怀明的遭遇,夏想早有预料,西省庞大的官商勾结的利益集团,其紧密程度和同心协力,远超外界的想家

    其实马怀明并不知道的是,在他明面上排污清查的背后,哦呢陈和萧伍也没闲着,跟在他的背后,系统地对西省污染严重的企业摸了一个底!

    马怀明不好就遇到的各种阻力向夏想汇报,以免显得有点困难就向领导告状是很无能的表现,但他的背后有两双眼晴将他的遭遇尽收眼底,不但十分详细地向夏想汇报了每一个困难,而且还从侧面分析了每个排污企业的生产规模、产值利税以及后台。

    可以说,哦呢陈和萧伍在背后所做的大量工作,比马怀明表面上取得的成绩强大多了,也正是夏想的根本用意所在,他本来就对省政府主导并由马怀明负责的排污清查专项行动,没抱太大的希望。

    哦呢陈和萧伍掩藏在专项行动背后,借马怀明正面出击的掩护而从侧面的出手,才是夏想的深远用心。

    基本上可以说,借专项行动的东风,让夏想对西省的重点排污企业彻底摸了一个门儿清!

    而在京城发生的一件事情,似乎和西省排污清查的专项行动并无关系,但和上次吴才洋的讲话时机十分敏感并且令人不得不深思一样的是,总理在一次可持续发展论坛上发表的重要讲话,为西省政府排污清查专项行动做出了强有力的诊释。

    总理的讲话题目为《绝不靠牺牲人民健康换取经济增长》!

    “中国是可持续发展的坚定支持者和实践者。在中国的传统价值观中,蕴含着可持续发展精神。两千多年前,中国古代哲学家就提出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的思想,倡导人与自然和谐相处,这是可持续发展追求的最高境界。”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正处于工业化、城镇化快速发展的进程中,发展中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的问题还很突出。中国的资源禀赋差、人均占有量低,生态环境脆弱,各地发展很不平衡,按照新的国家扶贫标准……我们绝不靠牺牲生态环境和人民健康来换取经济增长,一定要走出一条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文明发展道路。”

    总理的讲话是面向国际友人和工商界人士的讲话,并不是在国内经济会议上的发言,因此,讲话的内容很生动,但提出的问题很现实也很犀利,尤其是绝不靠牺牲人民健康换取经济增长的郑重宣告,简直就是对西省正在推行的排污清查专项行动的直截了当的肯定。

    当然,夏想知道,总理和吴才洋一样,并不是隔空喊话对西省的专项行动表示肯定,或者说,也只是一个以有心算无意的巧合。

    只不过吴才洋和总理两次讲话的巧合时机太敏感,就让外界误读为夏想借吴才洋之势和总理之力,意图从上向下施压,要从人事和施政两方面破局。

    总理讲话之后,雷治学当即向京城打去震惊和求解的电话。

    在向京城打出电话的同时,夏想也向京城打出了一个关键的电话。不过和雷治学眼中只有中央领导只见高山不见小草不同的是,他的电话,是为了一个最底层的百姓所打

    李老汉。

    在京城被严加保护的李老汉,在向杨威透露了他的不幸遭遇之后,就让见多了人间不平之事的杨威也气得怒火中烧。

    在夏想的电话之后,在杨威的陪同下,李老汉从京城飞来晋阳。

    一个几乎被所有人忽视的小人物,最终带来的破坏力,是无法想象的巨大。若干年后,后世的史学家将陈艳事件视为夏想在西省的伏笔,将李老汉事件视为夏想在西省的导火索,而最终在某一个节点之上,陈艳事件和李老汉事件合并一处,一举炸开了西省灰蒙蒙的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