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2016章破局之战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此时的陈艳还不知道,她的大名已经被夏想摆到了省委常委会上,在西省最有分量的十几人面前,第一次上升了政治高度进行讨论——她此时打扮一新,迈着轻闲惬意的步伐,赴了江安之约全文阅读。

    江安在,雷不明也在。

    现在的雷小明愈加离不开江安了,他十几年所受的正统教育,以及在国外喝过的洋墨水,甚至是在欧洲留学熏陶的绅士风度,在江安一肚子坏水的冲洗之下,溃不成军,而且他伪装了十几年的画皮一旦撕下,更是露出了狰狞的一面。

    最近几天,江安没再催促陈艳,雷小明却坐不住了,主动提出让江安赶快和陈艳联系,看陈艳是否考虑好了针对夏想的计划。

    不想不等江安打出电话,陈艳的电话却主动打了进来,就让江安喜出望外,认为陈艳是同意了。

    见面地点,还是上次的老地方,江安和雷小明还和上次一样,穿戴得很整齐,陈艳则和上次的休闲打扮截然不同,职业女装的穿着,让她颇有白领丽人的味道。

    陈艳落落大方地当前一坐:“江安,你上次提到的事情,我认真考虑了,倒是可以合作,问题是,你的条件不够优厚。”

    即使是提条件,陈艳也不失美人本色,双手端庄而不失优雅地放在膝盖之上,释放的信号是既含蓄又奔放,还微有一丝挑逗和暗示。

    雷小明一下就被陈艳的成熟女人风情撩拨了心弦,瞬间感觉大脑一片空白,天,直到今天他才知道原来他骨子里是熟女控、御姐控,而不是妹控,想到不久前还对宋一凡爱得死去活来,却原来,爱情是如此的不靠谱。

    被陈艳击中的一瞬间他才明白内心的真实需要,原来成熟的女人远比青涩的女孩更让人怦然心动。

    雷小明知道,他不可救药地爱上了陈艳!

    雷小明的心思暂且不提,江安可是对陈艳的风情早就有了免疫力。不是他不被陈艳的风情所迷,而是他知道陈艳的厉害,所有领教过陈艳手段的人都不敢对她再有非分之想,陈艳用她的美貌和手腕完美地诠释了一句话——烈酒最香,毒花最美。

    “条件……都可以谈,陈姐尽管开口。”江安嘻嘻一笑,一笑之后似乎又觉得不够严肃,急忙收起了笑容。

    “对,对,陈姐请吩咐。”雷小明连连点头,神情恭敬之中有讨好之意。

    陈艳笑意盈盈:“其实我不想欺负你们两个小弟弟,和你们打交道,总让我心里不踏实。”

    江安听出了陈艳的言外之意,拍了拍胸膛说道:“陈姐放心,你提的条件,只要我答应了,肯定算数,江刚听我的话。”

    “雷治学也听我的话。”情急之下,雷小明也急急附和了一句,说完之后才察觉失言,怎么能直呼老爸的大名?不过一想江安也直呼了江刚其名,也就释然了。

    陈艳咯咯笑了一气,掩嘴说道:“小毛孩子,说话真算数了才怪。不过让你传话还是没问题的……”她杏眼含俏,飞了江安一眼,却看也不看雷小明。

    雷小明心中既心痒又失落,却不知道他的神情早被陈艳尽收眼底,陈艳是何许人也?中年男人被她迷得神魂颠倒都不在话下,更何况雷小明一个未经人事的小年轻?

    别说雷小明了,连同江安在内,都被她三言两语就玩弄于股掌之间。

    “安达矿业百分之五的股份,不知道是不是胃口太大了一点?”陈艳一边说,一边咬了嘴唇,双眼如雾,“不过想要拿下夏想,难度太高了,要拼了身家性命才行。所以,如果有百分之五的股份的话,我还愿意赌一赌……”

    江安微微一愣,确实,陈艳的胃口确实不小!上次为了救他,江刚已经拿出了百分之五的安达矿业的股份,现在如果再吐出百分之五的股份,里里外外全因夏想一人而损失百分之十的股份,是不是代价太大了?

    陈艳看出了江安的犹豫,也不多说,一拢头发站了起来,有意无意瞄了雷小明一眼,目光之中有期待有暗示,还有更多意味深长的内容,她轻轻说道:“没关系,江安,你不用为难,我就是随口一说,成与不成都不影响我们的交情……走了,买衣服去了。”

    “我,我送送陈姐。”雷小明急巴巴地站了起来,因为用力过猛,差点扑到陈艳身上,一股异常的香气扑鼻而来,让他差点把持不住。

    陈艳嫣然一笑,不说拒绝也不说同意,只是自顾自向前走,风情万种的背影让雷小明再次心跳加快。

    送完陈艳,雷小明急不可耐地回到房间,见江安还是愣神,他有点急了:“江安,百分之五的股份也不是很多,怎么不答应了陈姐?”

    “小明,上赶子的不是买卖,做生意,要讲究一个策略,你答应得太容易了,对方就知道了你的底线……”

    “那你到底会不会答应陈姐?”

    “不答应又能怎么着?”江安一脸无奈,“我总得向江刚汇报一下才成。”也不知江安和江刚之间有什么矛盾,他在外面总喜欢直呼江刚大名。

    话音刚落,雷小明的电话响了。雷小明接听之后,立刻变了脸色:“夏想在常委会上发难了,要拿陈艳吃空饷事件小题大做……”

    江安听了也是一愣,随后哈哈大笑:“我刚才没有答应陈艳还真是对了,现在不用百分之五的股份,陈艳自己就会去对付夏想了,哈哈,夏想,你还真够朋友,替我省钱了。”

    ……

    常务副省长王向前和雷治学的关系,非常密切,密切到了什么程度?基本上可以说,王向前就是雷治学在省政府代言人的角色。雷治学对省政府班子的控制力度很大,全是得益于王向前对他的言听计从。

    雷治学对西省省委掌控得密不透风,不仅仅是因为他的手伸到了省政府之中,还因为省委副书记和省委组织部长也对他亦步亦趋,事事跟随在他的身后。

    能影响政府班子的决策,再加上彻底掌握了人事大权,雷治学完全没有给夏想留下生存的空间。

    夏想提及陈艳事件,几人震惊几人莫名,还有几人冷眼旁观。所有人都知道,夏省长再有雄心壮志,也只有在省委站稳了脚跟,并且掌握了实权才能施展手脚,否则,执政理念连常委会都出不去,何况下面的地市?

    夏想上任三天以来,表现得四平八稳,但人人心里有数,夏省长必定会寻找破局的突破口,却都没有想到,已经闹腾不起风浪的陈艳事件会被夏省长翻出了旧账!

    不过……所有人都不得不佩服的是,借陈艳事件破局,夏省长的切入点还真不是一般的高明,简直是高明之极!

    夏想话一说完,常委会陷入了尴尬的沉默之中,无人接话,也无人反对,竟然……冷场了!

    夏想第一次出手,却是冷场的效果,他丝毫不觉尴尬,政治人物就要有过硬的心理素质,而且,他早就预料到了会有冷场,因为他的提议太突然了。

    沉默了大概有半分钟,雷治学轻轻咳嗽一声:“夏想同志,陈艳同志的问题,你可能还不是十分了解,外面的传闻很多是道听途说。网络上的传言鱼目混珠,只能听听就算。”

    雷治学轻描淡写的口气,显然是想按下陈艳事件。

    雷治学话音刚落,王向前就急不可耐地发言了:“夏绿色∷小说上看到的消息,我想提醒夏绿色∷小说络谣言。”

    “啪”的一声巨响,吓了众人一跳,却是军区政委董文武拍了桌子,对王向前怒目而视:“向前同志,你身为下级,和上级说话时请注意你的身份和语气!”

    一直以来,董文武在常委会上很少发言,更不用说发火了,今天突如其来地暴起,还真是吓了所有人一跳,雷治学也微微流露出不喜的神色。

    但不喜也没有办法,董文武名义是省委常委,受他管辖,实际上董文武身为省军区政委,是军方高层,他对董文武没有任何的制约力。

    “文武同志,有话好好说。”雷治学还是不轻不重地敲打了董文武一句。

    夏想出面圆场了:“有话好好说,要摆事实,讲道理,不要相信空穴来风,也不要上来就指责别人没有分辨是非的能力!”

    夏想的话影射的是谁,在座各人都心中有数。王向前微微涨红了脸,立刻反驳说道:“夏书记,常委会的拟定议题并没有陈艳事件的讨论,再说一件小事拿到常委会上讨论,是不是不太合适?”

    夏想笑了,笑得很意味深长:“向前同志,我现在正式向常委会提议增加陈艳同志的议题,是不是可以?”

    “这……”王向前被驳得无话可说,省长提议增加议题,只有省委书记有否决权,他身为常务副省长,没有资格反对夏想的提议。

    此时,难题就又摆在了雷治学的面前,所有人都向雷治学投去了期待的目光,就看雷治学如何正面面对夏想的强势回应。

    雷治学深吸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