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2014章支点初现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其实马昱并不清楚的是,西省第一局,早就部署完毕了TXT下载。

    如果他十分了解夏想的手法的话,就会明白今天夏想顺势答应他的邀请,而杨任海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地现身,实际上是一个局中局。

    马昱敏锐地意识到了杨任海无巧不巧地露面,又很不客气地提出蹭饭——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别说需要蹭饭了,多少人想请都请不到他——可不是他的面子够大,也不是杨任海有意和他走近,而是杨任海有明确的政治目的。

    省政府办公厅和省委组织部之间如果说什么工作交集的话,只能是人事任命的问题。最近并没有重大的人事变动,如果向前推还有什么正常或不正常的调动的话,马昱也一时半会想不起来。

    但马昱就是马昱,不愧为政府的大管家,瞬间就想到了一个关键的人物——陈艳。

    不错,正是前段时间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空领工资不上班的陈艳。

    陈艳……曾经是省政府办公厅的工作人员,从省政府办公厅调到晋阳市桃花区提升为科长,然后由科长一步升任为副区长。

    正是在陈艳当选为副区长之后,她再也没有上过一天班,顶着副区长的职务,却下海经商,周旋在官场和商场之间,如鱼得水,几年时间挣下了十几亿的身家,并且赢得了晋阳一姐的称号,但她具体从事什么生意,却无人说得清楚。

    在富翁不是煤老板就是钢铁主的西省,富豪排名榜全部是玩煤或玩钢铁的人的天下,而没有染指煤炭和钢铁的陈艳能在其中占有一席之地,就显得很另类,很干净,也很令人难以理解。

    最让人难以理解的是以陈艳现在的身家,何必非要在意一个公职?但她却就是人游离于官场之外,心系官场之中,由副区长的位子还调到了政协担任了副主席。

    按说如陈艳一般周旋在官场和商场两者之间都如鱼得水的人物,也大有人在,并非个例,但如果联想到陈艳的年轻貌美,其中耐人寻味的内容就多了。

    陈艳是已婚女人,今年36岁——很巧,和夏想同龄——但她的丈夫常年在国外,从不回国,等于是只有名义婚姻。

    一个结婚但丈夫不在身边的漂亮女人,又没有孩子,既在官场上有呼风唤雨的能力,又在商场之上搏击风浪,用奇女子形容她也不为过。

    但陈艳不止有这些过人之处,最让人津津乐道的是她和省委高官的密切关系。

    ……

    晋阳国际大酒店是晋阳最豪华最高档的酒店之一,也是省委省政府的定点酒店,以政府办的名义请省长吃饭,安排在晋阳国际大酒店最合适不过了。

    夏想坐在主座,杨任海坐在左首,马昱坐在右首,唐天云很谦逊随和地和政府办其余人等坐在一起。本来马昱想礼让唐天云坐在右首,唐天云坚持不肯,马昱也就没有勉强。

    夏想举杯:“今后在政府班子的工作,还需要同志们多多支持,来,我敬同志们一杯。”

    省长敬酒,都恭敬而热切地端起了酒杯,见省长一饮而尽,都感觉到了省长的诚意,不由心中舒坦,也都爽快地干杯。

    夏想紧接着又端起了第二杯酒:“中央委派我来西省工作,我对各位说一句心里话——吏不畏吾严而畏吾廉,民不服吾威而服吾公,各位如能尽忠职守,就是对我的工作的最大支持。”

    第三杯酒,夏想又说:“我是燕省人,西省对我来说就和家乡没有区别,我会奉献全部的热情来建设西省,为了西省的明天更美好,请随我一起一往无前!在前进的道路上,如果有人阻拦了西省资源型转型的脚步,对不起,今天的三杯酒算是绝交酒。如果谁大公无私,一心为了西省的发展奉献聪明才智,那么今天的三杯酒,就是结交酒。”

    夏想的一番讲话,虽然不是在政府常务会议上当着一干副省长的面讲出,但省政府办公厅服务的不仅仅是省长,还有副省长,他的话不出两个小时,就会传到每一个副省长的耳中。

    作为私下的讲话,亦真亦假,可严肃可活跃,正是夏想的真正用心。他是想让政府办一帮人为他传话,间接告诫省政府的七名副省长,他在西省的一任,是做实事干大事的一任,不是和光同尘的一任,更不是和稀泥的一任!

    政府办一干人等,包括马昱在内,都听懂了夏省长的言外之意,感觉入口的三杯酒就是百般滋味了。

    三杯酒过后,在座众人分别向夏想敬酒,夏想只是轻轻一沾就放下,并不多喝。只是杨任海敬酒的时候,他小喝了半杯,就又向众人传达出了一个强烈的政治信号——杨任海和夏省长关系非同一般。

    除了马昱之外,在座众人都对杨任海为何在座十分不解,但不解归不解,却十分高兴能和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坐在一起,众人之中除了马昱的升迁不再经由杨任海之手外,其余人等的生杀大权,杨任海都有不小的决定权。

    一时,席间的气氛就十分热烈。

    酒过三巡,话题就宽泛了许多,开始了互相敬酒的阶段。唐天云就向杨任海敬酒,很是好奇地小声问了一句:“杨部长,我听说陈艳人称晋阳一姐,是不是有什么故事?”

    唐天云的声音不大,但也不是很小,足以让马昱听得清楚,也能让在座的众人都听到耳中。唐天云看似无意的一句话,立刻让所有人都凝神细听杨任海如何回答。

    马昱心中大跳,今天的主题,终于还是不可避免地挑起了。

    “唐秘很好奇呀……”杨任海呵呵一笑,有意无意看了马昱一眼,“说到陈艳,其实在座有一人比我熟悉多了,唐秘书应该问他才对。他肯定能讲出一个生动有趣的故事……”

    “是谁?”唐天云追问了一句,依然是随性的笑容,似乎真是无意地问起一样,就和平常酒桌之上所有助兴的话题一样,就是闲聊。

    “是谁?我就不说了,让他自己承认。”杨任海很暧昧地笑了笑,举杯和唐天云碰了一杯,“就看他是不是愿意和唐秘交流了,哈哈。”

    不得不说,杨任海的演技很好,拿捏得恰到好处,让马昱左右不是,想主动开口,又怕不落好。不主动开口,相信肯定会在夏省长面前留下不好的印象——杨任海的指向太明确了,刚才有意无意地看他几眼,分明就是暗示他就是知情人。

    马昱是省政府秘书长,是比唐天云级别高,但却远不如唐天云和夏想关系密切,不要忘了,唐天云是夏想从岭南带来的秘书,是夏想绝对的亲信!

    再者谁不知道秘书是领导的第二身份,唐天云刚才随口一问,难保背后不是得自夏省长的授意……马昱微一迟疑,还是接话说道:“要说熟悉陈艳,其实在座的人都挺熟悉,不过既然被杨部长将军了,我不说两句,就显得太不够意思了。”

    马昱一开口,本来在一旁似乎对唐天云和杨任海之间话题并不感兴趣的夏想,也会意地笑了。

    察颜观色间,马昱就更加断定了一点,陈艳事件,即将成为夏省长在西省打响的第一枪。

    而且……陈艳事件,也确实有许多深层内幕可挖。马昱心中不停地敲锣打鼓,他本想请夏想吃饭,以增加了解加深感情,不料被夏想反手利用,杨任海的加入,让今天一次正常的人情交往变成了一次站队会餐,很明显,夏省长要借陈艳事件说事,请杨任海到场,要的就是要他一个明确的态度。

    杨任海接话说道:“秘书长就是会说话,我比不了,到底是省政府大管家,呵呵。”

    马昱眼皮跳了跳,今天杨任海有唱主角的意思,他显然充当了夏省长的帮手的角色,夏省长够厉害,才来三天就将杨任海拉到了身边,要知道,杨任海在组织部是老资格了,基本上副厅以下干部的提拔,他能做一半的主,就连毛申文也让上三分。

    马昱举起了酒杯:“能让杨部长夸上一夸,我做梦都会笑醒,来,我敬杨部长一杯。”

    杨任海知道马昱的意思,他喝了酒,马昱就会开口谈论陈艳事件了,他就一饮而尽:“秘书长你这就不对了,酒桌上,叫什么职称,叫我任海。”

    马昱心里就更亮堂了,杨任海不但向夏省长靠拢了,而且还是全面倒向!

    “要说陈艳,我还真是有话要说……”马昱审时度势,决定吐口了,再说他和陈艳也没有利害关系,不必为了隐瞒陈艳的过往而让夏省长对他不满并且得罪了杨任海,“当年陈艳大学一毕业,就分配到了政府办,正好在我的手下当兵……”

    在马昱的闲谈中,关于陈艳的前尘往事就浮出了水面。由此,陈艳事件经过一段时间的沉寂之后,终于发酵,并且引发了西省官场的第一个地震。

    第二天,省委召开了一次常委会,会议本来是讨论当前的国内经济形势和西省经济转型的若干问题,但突然间,夏想在常委会上发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