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2003章十年蓝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若干年前,西省修建省内第一条高速公路时,没有向国家要一分钱最新章节。不是不想要,是伸手了,国家没给。最后西省人民自发地组织起来,捐款捐物,依靠自己的力量,硬是凭借愚公移山的精神,成功地建成了具有跨时代意义的第一条省内高速公路。

    尽管现在看来,当时修建的高速公路在今天已经不成样子了,但毕竟是西省人民自己艰苦奋斗的成果,值得永远纪念。

    正是因为西省自发修建了省内第一条高速公路,国家没有投资一分钱,就让国家十分赞赏西省的做法,国家领导人甚至在多个场合公开表彰西省的做法,对西省人民自力更生的壮举赞不绝口。

    再后不久,西省兴建引黄工程,与国外合作,还是依靠自己解决了资金问题,再次没有伸手向国家要一分钱,艰苦创业的西省人民又一次用自己的双手和志气书写了一曲悲歌。

    作为国内最贫穷落后的省份之一,西省有这样的志气和决心,确实难能可贵!

    正是因此,让当时的国务院总理对西省十分关注,后来在一次重要的公开场合对外宣称,要真正发挥西省的能源和重工业基础的优势,要在西省投入几十个亿,建设汽车工业,建设中国的底特律。

    结果却是在经济理想过热的支配下,建设中国的底特律的说法只是和全国人民开了一个玩笑,最终不了了之,而敢为天下先的总理也成了一届总理,几年后就交出了国家经济的指挥棒。

    或许正是因为西省不等不靠不要的自主的精神,西省作为国内第一能源大省,以牺牲了自己的生存环境为巨大代价,每年为国家输出大量的资源,得到了回报又是什么?

    染污得不能再严重的黑蒙蒙的天空,黑得不能再黑的城市街道,吃一顿饭就能落一层煤灰的险恶的生存环境,却拿着全国平均水平最低的工资!

    第一能源大省,点亮了半个中国的电灯,温暖了整个北方的冬天,时至今日,一个不容逃避的事实却是——最重要的能源基地和重要的重工业(化工为主)基地,工业产值占到70%,但本末倒置的是,一个工业省却入不敷出、民生凋敝,工资水平居然滑落到全国倒数第一!

    夏想在京城赋闲的几天之内,详细研究了西省的历史和现状,越看越是触目惊心,越看越是胸中憋屈,虽未正式上任省长,他却已经进入了状态,将自己当成了西省的一员。

    西省为国家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和贡献,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能源和电力,为什么却一直无法摆脱贫困和落后的帽子?世界上所有的能源大国,哪一个不是富得流油,不是遍地黄金,为什么西省拥有无数的宝山,却双手空空空兴叹?

    以西省的人均资源的占有率,按说西省应该是全国第一富裕的省份,什么岭南,什么苏省,统统都要靠边站,但可悲的是,西省别说和岭南相提并论,连燕省都有所不如!

    西省的能源没能为西省人民带来财富,只带来了污染和永远灰暗的天空,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污染严重的西省还大打旅游牌,大力发展旅游经济来振兴西省。

    遍地煤炭遍地黑黄金的西省,贫穷落后的根源究竟在哪里?

    ……

    夏想的一句话,让东方晓沉默了。

    东方晓向夏想靠拢,追求的是权力和发言权,是省委宣传部长应有的权威,尽管说来省委宣传部长属于省委口,和政府口的省长走近很容易让人说三道四,但不要忘了,省长还是省委第一副书记,对人事和党群都有一定的发言权。

    东方晓不惜以身试险,亲自跑到京城向夏想靠拢,所图只是想得到夏想的支持,让她在省委之中得以站稳脚跟,并且借夏想之势摆脱雷治学的压制。

    但夏想所提的问题,并非是她关注的落脚点,作为省委宣传部长,她对西省政府事务和经济结构,了解不多,也兴趣不大。

    东方晓愣了愣神,她对夏想的政治智慧和政治手法,研究甚多,知道夏想聪明过人,手法多变,最善于在错综复杂的政治环境之中取胜,而且先前夏想从市委书记时起,就一直从事务虚工作,她就认定夏想初来西省,肯定要先从争权夺利开始。

    不想……夏想的角色转变如此之快,几乎没有缓冲就由务虚转向了务实,目光的关注点没有落在西省复杂的人事斗争之上,而是直指西省贫穷落后的本质问题——就是说,还未正式上任的夏书记已经进入了省长的角色。

    东方晓心中大感失落,难道说,她真的走错了一步?难道说,夏书记并无心和雷治学一较高下?

    大概沉默了半分钟之久,东方晓才开了口:“西省的问题由来已久,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楚,夏书记,你刚来,还是先大力发展旅游业才更容易出政绩。”

    东方晓是宣传部长不假,但宣传口和政府方面也有交集的地方,对于西省的现状和根源,她当然也心知肚明,不但她清楚,她相信夏想也清楚得很。

    夏想确实是清楚得很,他只是想知道,东方晓会不会或说敢不敢当面说出。东方晓想借助他的权威在省委打开局面,可以,他会大力支持她的工作,前提是,她是一个有担当敢作为的宣传部长。

    一般的看法是,宣传部长不如组织部长重要,这种看法存在着一定的偏见,尤其是在掌握了舆论风向就掌握了民意的今天,宣传口的重要性日渐提高。对西省来说,宣传工作的重要尤甚。

    作为能源大省,遍布西省大大小小的煤矿几百家,几乎每天都会有安全事故的发生,如何有效地利用宣传机制为西省的形象正名,如何将安全事故的影响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不至于让西省形象受损,对宣传部长来说,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况且在夏想在今后执政理念的指导之下,以及针对西省的布局,有许多需要宣传口配合工作的地方,既然东方晓有意向他靠拢,他就必须牢牢掌控东方晓的动向,让东方晓在他可控之下。

    “一两句话是说不清,但一两句话,也总能点明主题。”夏想继续追问,他不想让东方晓避重就轻,如果东方晓没有担待,他宁愿对她绕道而行,“发展旅游业,是本届政府方针政策之一,我也会尊重上届政府的经济方针,但在西省经济结构调整的问题上,肯定会有一定的变动。”

    夏想的话,明确无误地表明了他上任之后将会调整西省现行的一些经济政策,就让东方晓心中大动,难道夏书记来西省担任省长,是为了继续推动西省的试点省份政策?

    一年多前,西省获批国家资源型经济转型改革试验区,西省由此成为首个全省域国家级试验区。国内大部分试验区主要承担某个领域的改革,比如金融、城乡统筹,自主创新等等,这些领域的问题往往是全国共性问题。

    国家选择某个城市或某个区域成为试验区,意味着这些地方成为解决共性问题的探路者。

    夏想离开岭南,岭南有望成为国内首个政治体制改革的试验区。因为政治体制改革涉及到了基本国策,所以必须由陈皓天来领衔,陈皓天是中央政治局委员,他有资格也有能力推动。

    在西省成为首个全省域的国家级试验区之后,才一年多的时间,国家就将国内最年轻的省长调任西省,接下了省政府的指挥大棒,等于是发出了强烈的政治信号——西省的资源型经济转型改革,将会考验夏想的执政水平,将会奠定夏想初步迈入正部之路的政绩,是考验夏想执政能力的一道试题,也是最重要的第一关!

    陈皓天执掌岭南,将会引领国家的政治体制改革试点的成败。夏想执政西省,用西省的经验为国家解决共性问题进行探路。但如果类比的话,显然夏想肩负的任务远不如陈皓天繁重,毕竟陈皓天是国家领导人,夏想现在还无法与之相比。

    还有一点,岭南的政治体制改革,是普通共性。西省的资源型经济转型,不具有普遍性,并非所有地方都有资源优势、都是资源大省。

    即使如此,夏想初次担任省长,就接过了如此重任,并且挑起了探路者的大梁,实际上,他比陈皓天承受的压力更大!

    一个并不是经济发达的省份,一个似乎在国内不光彩夺目的省份,却是一个精心挑选的试水之地,将是夏想第一次规划蓝图,并且实现心中梦想的起飞之地。

    夏想打算用十年时间,将西省真正打造成如美国的芝加哥、德国的鲁尔、英国的伯明翰一样的能源重化工基地。十年蓝图,十年一梦,十年的青春和热血,让曾经称霸最久长达两百年多年的春秋五霸之一的西省,重新焕发新的生机,重新屹立于国内各省之林。

    夏想抬头,深吸一口气,做出了最后的决定。

    ps:月票、推荐票,很需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