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2000章风动天下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三天,各大新闻媒体、网络关于夏想的报道依然铺天盖地,不止夏想接到了无数个要求采访的电话,连远在单城的父母也不厌其烦,被记者的电话吵得无处躲藏,最后还是单城市委出面,帮夏想父母临时安置了一处住宅,才远离了媒体的冲击最新章节。

    ‘夏安也经历了人生之中一次严峻的考验,许多新闻媒体采访不到夏想,接触不到夏想父母,就想从夏安之处人手,想通过采访夏安拿到夏想的一手资料,也好独家报道。

    夏安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媒体,甚至还有不少外国记者也通过种种渠道找到他,用尽各种方法想让他开口。

    还好,夏安比以前成熟了许多,不管记者如何追问,他三缄其口,一概是无可奉告,不管是想拿出一万美元的金钱诱感,还是个别风情万种的女记者的色情诱感,他都坚持了立场。

    夏安知道,保护好夏想,就是保护了夏家,再推而广之,就是保护了曹家。

    此时夏安并不会想得再长远一些,他不够胆大,不敢想到的另一点是,保护了夏想,就是保护了国家。

    尽管许多境外媒体并没有采访到夏想,但依然根据各种公开或不公开的资料,发表了大量关于夏想的文章,从评论和分析的角度,惊呼夏想的省长任命是中国乃至世界的历史**件。夏想以36岁的年龄威功迈上省长之路,是中国第一次恢复了大国的自信,是中华民族再一次骄傲地向世界宣布,中国世纪的来临,以一个36岁的省长为开端。

    夏想没有想到境外媒体对他的关注如此之高,而且还一惊一乍上升到了无与伦比的高度,也让他无可奈何。而更让他没有料到的是,有一家境外媒体竟然直截了当地用两个字形容他一一国宝!

    没有监管的境外媒体对夏想的报道无比犀利,如果说让夏想哭笑不得的中国的国宝一说相比之下还算含蓄的话,那么更有甚者,有些报纸直接声称夏想为第七代核心领导人,并以中国在借夏想要下一盘很大的棋为标题,指出夏想有望在建国百年之前领导中国登上世界的顶峰。

    夏想的名声,一夜之间传遍了整个世界,尤其是以西方国家为甚。

    就连狐假虎威的南海小国,不少媒体发出了强烈的疑问一一如果夏想在50岁之时间鼎,他会对南海采取什么政策?怀柔还是铁腕?

    东瀛之国的媒体更是夸张,用套红的醒目的标题表达担忧和震惊一一日本只刺下20年了120年之内,如果不能和中国解决酱油岛问题,20年之后,日本将会臣服在中国的铁蹄之下。

    媒体更是直接以骇人听闻的说法来表达震惊,自明朝之后,日本数百年来在和中国的对抗之中从未一败,请所有日本人记起一个中国人的名字一一夏想,因为夏想如果不是日本的恶梦,就将是日本重新认识自身在亚洲从属地位的警钟!

    媒体更是直接以骇人听闻的说法来表达震惊,自明朝之后,日本数百年来在和中国的对抗之中从未一败,请所有日本人记起一个中国人的名字一一夏想,因为夏想如果不是日本的恶梦,就将是日本重新认识自身在亚洲从属地位的警钟!

    确切地讲,有两件国内发生的大事,让东瀛之国一时大为沮丧,一是十八大前夕,亲日的政治局委员不但入常无望,而且一落千丈。

    如果此人能够入常,对日本在中国的经济布局大有稗益,但可惜,不但入常再无可能,而且能保住身家性命就不错了。

    如果说某人的落马给了东瀛野心家当头一棒的话,那么夏想扶正更是直接为日本国内部分贼心不死之入再泼一盆冷水!

    日本的长期规划之中,永远无法泯灭的梦想就是借助中国为跳板,建立一个亚洲的金融帝国,帝国的指挥棒当然在日本手中。如今的形势不比以前,想靠战争取胜,日本已经没有7机会,但战争的形势有很多种,经济战争比武装战争更隐蔽,更有欺骗性,也更能不动声色之中,收买大量国内的高官权贵为己所用。

    但日本悲哀地发现,夏想一步迈人省长之位,奠定了未来核心领导人的走向之后,经过大量对夏想资料的搜集和整理,虽无直接证据表明夏想反日,但也没有任何迹象显示夏想亲日。如果最终夏想走向历史舞台,以夏想的年轻和历任之上的强硬手腕,日本必定无法再从中国讨到便宜。

    作为对中国研究最透彻,并且已经渗透到国民经济方方面面的日本来说,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确定夏想对日的基调,如果反日,就不惜一切代价利用国内的亲日分子推动夏想下台,再加大经济攻势,双管齐下,确保让夏想不能登顶!

    夏想没有想到,他离登顶还十分遥远,甚至还没有正式走马上任省长,就已经引发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甚至连国外势力也准备对他下手了。现在的夏想,浑然没有成为国内乃至国际新闻焦点的觉悟,并且一点儿也不着急走马上任,反而准备再在家中悠闲几天。养养花,种种草,散散步,甚至还想练练书法,就当一次短暂的退休时光。

    估计让境外媒体知道了他现在的真实生活,不一定又会引申出什么样的议论和猜测。

    谁说境外媒体公正、公平?其实一样喜欢捕风捉影和造谣。

    上次和曹永国谈话之后,夏想就决定静观其变,他前往西省之前,要等一个或几个关键的电话。

    夏想并没有让曹永国主动介绍嫡系,而是想等葛永国的嫡系主动和他联系。如果得知他即将前往西省担任省长,曹永国在西省的嫡系不主动打来电话问好或请示,那么就说明了一个问题一一曹永国的嫡系已经改变了立场。

    现在夏想已经是省长了,以省长之尊如果还不能让对方主动靠拢,那夏想宁愿将曹永国曾经的嫡系全部弃之不用,另起炉灶。

    谁主动打来第一个电话,谁就是他在西省的引路人!

    离上任时间不到三天了,还是一个电话也没有,夏想心想,难不成雷治学对西省的控制力度,已经到了铁板一块的程度?刚这么一想,电话响了。

    正在院中移植一棵金桔的夏想,双手泥巴就接听了电话,不是西省来电,却是唐天云的电话。

    “领导,西省方面,有人想登门拜访。”

    没错,夏想正式决定带唐天云到西省上任,现在唐天云正在京城办理调动手续。唐天云的沉稳和分寸,是夏想最终认可他的关键因素。

    唐天云踌躇满志,高兴之余,下定决心要跟随在夏书记,不,夏省长身边,鞍前马后,鞠躬尽瘁。

    夏想无声地笑了,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果然有人主动上门了,比打来电话更直接,更有诚意。又一想,更是哑然失笑,才明白为什么最近几天没有一个电话打进,他为了躲避媒体的狂轰乱炸,关了手机,而且在京城的新家装的电话没有几人知道。

    原来是他拒人于千里之外了,关机,消失,说不定还会被外界解读为清高,夏想摇头一笑,答复了唐天云:“你安排一下,到家里来就不必了,随便找一个地方坐坐就行了。”

    京城,某处高档会所,纸醉金迷,声色犬马,酒池肉林。

    江安楼着一名妩媚妖娆的女子,用力在她丰满的臀部上捏了几下,也许是用力过猛,捏疼了,女子扭动着屁股都囔了一句什么,江安勃然大怒。

    他一脚踢在女子的屁股之上,将她踢翻在地,还不解恨,上去朝她的胸上狠狠踢了一脚,踢得女子差点吐血。

    门外的保安听到里面动静不对,想进来解围,却被江安的保镖挡在门外。一身黑衣打扮的保镖,全是退伍特种兵出身,冷峻、冷漠、冷血,只听从江安一人的号令。

    在西省,几乎每个煤老板都有十几名保镖。高级保镖,每月的薪水高达两万多元,寻常保镖也在一万以上,不能说每个保镖都会替主子卖命,但高薪之下忠诚度非常高。如果护主有功,受伤一次,说不定一次就可得十万奖励。

    上次为了浪漫,江安没带保镖,才被夏想狠狠收拾了一顿。现在他出行必带保镖,而且从夏想身上所受的气无法发泄,现在看谁都不顺眼。

    很没男人形象地打了会所小妹一顿,又一扬手扔了两万块:“拿去整整容,明天就又是一个韩国明星。”

    挨了打的小妹拿起钱,欢天喜地地走了。

    她一走,雷小明才开口:“江哥,何必和讨生活的小妹一般见识?她也不容易……,“‘她不容易,我就容易了我?我踢她两脚,给她两万,她高兴还来不及。不信你拉回她问问,我再打她五个耳光,给她五万,她干不干?她不但干,说不定还会跪下来求我。”

    江安余怒未消,是受到了夏想到西省担任省长的刺激,“中央领导怎么想的,让夏想这个混蛋到西省担任省长,不是阻碍西省的发展吗?”

    “那倒未必。”不听从雷治学劝告依然和江安混在一起的雷小明,在被雷治学严加看管了十几年后,却一认识江安就迅速学坏了,可见人学好很难,学坏却不用教“‘其实夏想到西省,倒是我们报仇雪恨的好机会。”

    “怎么报?”江安一下瞪大了眼睛“‘谁打夏想一个耳光,我送他十万。

    雷小明得意地笑了一笑:“不用打人也不用骂人,只用一招,就能让夏想败走西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