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1995章北上黑辽还是南下楚省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整个两会期间,夏想忙得不可开交,几乎可以用脚不沾地形容最新章节。和许冠华、李沁的忙碌虽然方式不同,但方向却完全一致,都是为了今后的大计布局。

    确切地讲,都是围绕着夏想一个人的成长。

    换言之,许冠华也好,李沁也好,都将全部的赌注押在夏想一人身上。夏想胜,则天下定。夏想败,却一败涂地,再无东山再起的可能。

    所以夏想不敢掉以轻心,不能让许冠华和李沁为他付出了所有之后,却一无所获,他必须保证根基牢固,并且再进一步。

    所谓根基,就是政治班底。在国内现有的政治体制下,政治是决定一切的根本。

    夏想紧紧抓住两会的时机——十八大之后他的重要性和地位稳固与否,全在此最后一次风云际会了——从上至总书记、委员长和总理,中至吴才洋、古秋实等人,而且下至几乎全体政治班底,完成了一系列的对话和工作部署。

    和某人的政治悲剧相比,夏想在两会期间虽然没有在媒体上有任何形式的曝光,也不和某人一样还在记者面前假装淡定从容,他却闷声发大财,不动声色之间,就完成了他从政以来最大的一次政治布局。

    毫不夸张地说,两会期间的布局,让夏想从一棵参天大树,一举变成了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

    雷治学所认定的夏想将会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想法,只是他一厢情愿的猜测罢了!

    如果说和高层之间的会面让夏想打通向上的通天之路,和吴才洋、古秋实等人的会谈,则是拓宽思路,完成必要的铺垫,那么和以彭云枫、梁秋睿、彭勇、徐子棋、陈天宇、陆明以及朱睿乐等人为代表的政治班底的会谈,相当于再一次夯实了基础,意味着随着夏想有可能再前进一步的有利时机,政治班底一干人等,也有望水涨船高,整体实力再提升一级!

    其中彭云枫、朱睿乐、陈天宇三人,在正厅级别上的资历也够了,都可以随时准备借时局的东风,完成从正厅到副部的关键性跨越。

    而其余人等,也具备了从副厅到正厅的资本积累。

    至于还有部分不够资格参加两会的政治班底,夏想也一一记在心上,准备在时机合适时,利用自身的影响力,副处的升到正处,正处的升至副厅,从而让他苦心经营十余年的政治班底,初步具备了一定的政治能量。

    政治影响力是综合实力的体现,并不是一人高居高位就可以天下臣服,还需要身前身后有一帮忠心耿耿的嫡系,如此才能既有登高望远的气概,又有脚踏实地的底气。

    夏想有条不紊地推进事态的进展,可以说,两会的召开是一次胜利的大会,取得了重大的成果,而从未在两会之上露面的他——甚至在岭南代表团答记者问时,夏想也没有上镜,和已经得知在两会之后就要跌落尘埃,但和在召开记者发布会时依然强颜欢笑的某人相比,他可是低调多了——却收获了许多在人前人后风光无比的高官所不能收获的成果。

    和夏想的低调相比,陈皓天稍微高调了一点点,在记者招待会上,再次公开喊出了政治改革的讲话,预示着两会之后到十八大之前,中央会以政治改革为主要攻坚方向。

    ……

    和事先得知的消息完全一致的是,两会结束的第二天,**中央就公布了针对某人的处理意见——免去其山城市委书记一职,消息一出,一片哗然。小说幽灵

    或许是消息太过突然太过惊人的缘故,而中央军委同时公布的吴晓阳贪污**大案,被淹没在各大新闻媒体的报道之中,在强烈的冲击之下,吴晓阳事件被人有意无意地忽视了。

    也好,军方的问题一般不希望新闻媒体的炒作,相信军委方面选择在此时公布吴晓阳的罪名,也是有意借助山城事件让吴晓阳事件不会成为媒体追逐的话题。

    军方的目的达到了,因为山城事件太耀眼了。所有新闻媒体的焦点都落在了某人身上,吴晓阳泉下在知当欣慰矣,毕竟他落得今天的下场,和某人在背后的策划也不无关系。现在有某人以身败名裂的代价来转移世人对他唾骂的注意力,他也算死得其所了。

    不过……或许吴晓阳在下面会期待和一些人早日相会。

    夏想因为已经事先得知了消息的缘故,并无震惊之意。其实早在此人风传有望担任副总理之时,却突然被踢出京城发落到了西南的事态上就可以看出端倪——某人不被中央高层所喜。

    也可以理解,联想到当年某人的父辈对现任几名中央领导所做出的事情,再加上某人当年并不清白的历史,他在西南的敲锣打鼓其实是最后打出的一张王牌,目的就是为了一步登天。

    只可惜,当年前任领导人定下的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其中有一条就是红卫兵不得担任党和国家领导人,某人红卫兵出身的身份,是用多少红歌都无法掩盖的历史污点!

    ……

    吴家。

    夏想坐在吴老爷子和吴才洋的下首,聆听吴老爷子的教诲。

    “国家现在基本上走上了正规,不能再出现偏差了。关远曲稳重守成,他比那位更能平稳执政,有利于国家的权力交接,更能带领国家稳步前进。”老爷子微微眯上了眼睛,一脸感慨,“当年我和老侯关系还算可以,老侯做事情太激进了一些,得罪了不少人,也为那位留下了隐患。”

    吴才洋说道:“当年关远曲在下乡劳动的时候,那位在京城热火朝天地打砸抢,元老们都记在心上。西南这几年表面上发展很快,但他的做法是拔苗助长,埋下了高投入低回报的祸根。现在国内各省市的经济发展已经摒弃了依靠巨额财政投入的初级阶段,那位打出的最后一张王牌,收到了相反的效果。”

    “不提他了,不提他了。”吴老爷子摆了摆手,“从他开始针对夏想的布局时开始,我就和几个老家伙打了招呼,不许给他门票,要投他的反对票,将他排斥在京城的大门之外。想要入阁登坛的门票,很正常,人人都想,但国家不需要折腾的人。”

    吴才洋呵呵一笑:“对,不说他了,反正他已经彻底退出历史舞台了,现在该说说你了,夏想,古老对你可真是爱护得很……”

    吴才洋话里有话,夏想默然一笑,没有接话,反而说道:“现在大局初定,我的目光也该收回了,不再好高骛远,要着眼于一省一地了。”

    吴才洋见夏想不愿多谈老古,猜测夏想可能是避免在老爷子面前由老古而引起关于季老和郑老的话题,老爷子对季老和郑老背后支持夏想一事,表面上支持,暗中却是不喜,老古还好,和老爷子打过交道,虽不和,也算有点交情,而季老和郑老,和老爷子却很少来往。

    但老爷子即使不喜夏想和季老、郑老走得过近,也不会明显表露出来,毕竟季老和郑老也是扶夏想一程,尽管二老的内心,也是对夏想投注之意。

    吴才洋不由暗暗赞叹夏想的细心,也就顺着夏想的话向下说道:“怎么,你关心你的下一步了?”

    “说不关心是骗人,但确实不想早早就成为众矢之的。”夏想的话是真心话,他现在再前进一步迈入正部之门的话,肯定会成为万众瞩目的中心人物,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不利于他暗中的长远布局。

    但老古正在着手大力推动,连季老和郑老也不遗余力要扶他一程,他不可能不领情。再者,就是吴老爷子等新兴家族势力也有借曹永国退下的东风,顺势扶他上位之意,他难道还要谦让?

    官场之上,在升迁之时来不得半点谦让。

    今天……也是在夏想即将前进一步之际,和吴老爷子、吴才洋之间第一次就前路问题正式对话!

    “其实你到岭南的时间还短,现在调出岭南,确实有点容易引发外界的猜测,再加上曹永国一退下,你就扶正,也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是你向中央讨价还价的结果。”吴才洋侃侃而谈,“但你在岭南的时间虽然不长,却已经完成了你的历史任命,现在再留在岭南,不但很难再有政绩,而且还让人外界无端猜疑你和陈皓天关系过于密切。”

    夏想心中一动,吴才洋说得不无道理,陈皓天入常的门票已然到手,接下来的主要矛盾就会转移到十八大的权力分配之上,他如果和陈皓天之间的关系过于密切的话,势必会影响到他和关远曲之间的握手。

    国内的政治格局已经大变,随着新一轮的风向的调整,夏想需要重新评估从现在到十八大的国内形势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走向,只有站对了立场,掌握了先机,才能在十八大之后立于不败之地。

    “这么说的话,我下一步去哪里比较合适?”夏想露出了虚心诚恳的态度,向吴才洋发问。

    吴才洋却不正面回答,反问了一句:“你个人认为呢?”

    “曹永国进京,我肯定不会进京了……”夏想在吴才洋面前不好意思称呼曹永国为岳父,只好直呼其名,他想了一想,想起了陈风和曹永国几乎同时卸任,忽然觉得有了眉目,“北上黑辽还是南下楚省?”

    ps:求订阅支持。有订阅,才有生存的根本,才是码字的动力,请兄弟们在力所能及的前提之下,尽量多订阅一些章节。官神结束后再订阅,作者的收入就少得可怜了……另外,推荐票也请多一些!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