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1989章初步的力量积蓄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京城的三月,终于阳光明媚,春意盎然了最新章节。

    盛会即将召开,全国各地每天前来京城的各地高官,络绎不绝,气象万千。如夏想一样早到几日者,也不乏其人,比如燕省的高晋周,比如岭南的叶天南。

    高晋周先到一步,情有可原,他本是吴家的嫡系,提前进京和吴家会面,也是题中应有之意。叶天南不过是岭南省委排名十分靠后的边缘人物,却也提前进京,所图无非还是他的下一步大计。

    尽管夏想。头答应他会从中过问一下,他却没有将身家性命寄托到别人身上的幼稚想法,大事还是事必躬亲才放心。

    叶天南比夏想进京,只晚了几个小时,不想夏想进京之后,就有意外事情拖累,并且因为雷小明事件,节外生枝之下,又和雷治学坐在一起,所以并没有顾得上和吴才洋见面谈及他的事情。

    叶天南也得知了夏想没顾上处理他的事情,不免心急,想和夏想通话,又唯恐催得过急让夏想不快,只好忍下。他自己也没有闲着,先走动用各方关系,打听到了中组部关于由谁接任岭南省纪委书记一职,暂未达成共识,几名副部长提名他,报到吴才洋手中,吴才洋压了下来。

    而政治局也没有就此事正式讨论,他就多少安心了一些。事情卡在吴才洋之处就好办多了,只要夏想肯真心帮他,吴才洋肯定会mai夏想的面子。

    叶天南就又和总理见了一面。

    总理让他耐心等等,说是吴才洋压下他的提名,未必是对他本人有什么看法,而走出于政治需要。具体是什么政治需要,总理没有言明,但叶天南有所猜测,恐怕是和夏想的下一步有关。

    说实话,在得知夏想极有可能一步迈入正部的大门时,叶天南心中泛起的是阵阵苦涩。当年在湘省时,他是省委副书记,夏想是省纪委书记,夏想排名在他之后。而在岭南,夏想是省委副小说记,他却是统战部长,几乎被排挤在了核心之外。

    而现在,他正在为接近核心而努力时,夏想又要更进一步,以比他小好几岁的低龄,比他早好几年的惊人的升迁速度,一步迈入正部之门,让他曾经视夏想为最大竞争对手的想法情何以堪!

    现在别说夏想是他最大的竞争对手了,他现在和夏想已经远远不在一个层面了。或许等夏想坐到了省委书记的高位之时,他能重新接近正部之门就不错了。

    就算此次能顺利担任省纪委书记,下一步再担任一届省委副书记,然后再省长,少说也要五六年过去了。

    悲哀“叶天南感觉自己就如步行的路人一样,望着夏想一骑绝尘地飞驶而去,他除了绝望和无力,就是深深的无奈。

    除了叶天南感觉到无助之外,即将召开两会的前夕,在前来京城的各种诸候和各地封疆大吏之中,还有一人来到京城之后,心中所想的不是即将在两会之上面对无数记者采访的风光,而是一种深深的绝望。

    只不过事情已成定局,无法挽回了。

    不为外界所知的是,即将召开两会之前,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举行了一次秘密会议,就吴晓阳问题正式进行了定性。会议上,总书记十分严肃地指出吴晓阳事件性质非常恶劣,是对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政策的挑战,要求将吴晓阳事件定性为叛党叛国,免去一切职务,开除党籍。

    表决时,以八比一的绝对优势获得了通过。

    会议还决定,两会后再正式对外公布吴晓阳事件,并且充分肯定夏想在吴晓阳事件之中所起的决定性作用,认为夏想同志作为吴晓阳事件的受害者,理应受到公正、公平的待遇。

    最后,会议还通过了一项事关政治格局的重大决议,最后表决时,总书记携吴晓阳事件之威,牢牢掌握了主动,再加上总理义正言辞地补充,最后也是以八比一的绝对优势通过了表决。

    两会之前最后的障碍被完全扫清,两会之后的国内政治格局,将会迎来一个全新的局面。

    会后,总书记和总理特意碰头,就曹永国的事情交换了看法,一致认为,解决曹永国同志的副国级,不是照顾,是曹永国同志应得的待遇。最后总书记和总理达成了共识,由此奠定了今后一段时间内合作的基调。

    吴晓阳事件不是一起孤立的事件,是军中部分势力有意在换届之前显示力量和存在的事件,之所以符渊在背后推动了很长时间,一直没能拿下吴晓阳,就说明了许多人在力保吴晓阳。

    甚至在吴晓阳出事之后,军委方面还有人颠倒黑白,试图利用此事打击夏想,其心可诛,总书记和总理岂能心中没数?

    其实总书记自执政以来,执政风格偏向温和,对外较上任强硬,对内较上任温和,一直不愿在内斗上耗费太多的精力,党领导一切的宗旨不能变,军队是党的军队,不是个别人的军队。

    总书记和总理罕见地坐在一起,交流了对许多问题的看法,不过也不知是总理事情太多一时忘记了,还是故意遗漏没提,总之叶天南的事情,总理没有当面征求总书记的看法。

    叶天南同志如果知道的话,会不会觉得很悲催?”

    京城距离燕市不到300公里,夏想驾驶沃尔沃xc60,一路南下,保持在120公里的时速,三个小时后,就来到了聚会的地点——位于下马河畔的帝豪大厦。

    帝豪大厦是齐亚南的产业。

    其实老古对燕市还是挺有感情的,燕市的军事院校不少,驻军也多,老古在燕省军区有相当的影响力。最主要的也是当年老古和夏想是在燕市相识,从此两人成了忘年交,一直到今天,转眼间过去十年了。

    十年前,夏想还是一名厅长,十年后,夏想已经是省委副书记了,时光流转,人事大变,不变的依然是老古对夏想的一颗爱护之心。

    前来参加聚会的各地军官,足有四五十人之多。

    如此大规模的聚会,在以前是不可能想象的事情,毕竟前来的军官大多是中校上以军衔,都是各地极有影响力的人物,共聚一处,很容易引发外界议论和猜测,也会落人。实。

    但在赵明克的精心部署下,分批分次地前来燕市,有人以到京城出差的名义,有人以参加两会的理由,有人以来燕市陆军学院参观访问为由,甚至还有人以探亲假的理由,如是等等,不一而足,反正不会让外界联想到一起,更不会让有心人发现异常。

    别说,赵明克确实是个人才,在他的精心安排和筹划下,整个聚会在短短时间内就得以定下日期和地点,而且还几乎瞒过所有人,不简单。

    就连夏想也是暗中赞叹赵明克事事考虑周到,他比许冠华细心不少,是一个参谋类型的人才。

    下马河畔,春回大地,碧波荡漾,阳光大好,在春光之中,夏想也迎来了人生之中第一个春天。

    当然,夏想经历的春光有很多,但从来没有今年的春天让他印象深刻,并且对他一生的影响之大,直到许多年后,在几次险之又险的事件之中,他还得益于今天的盛会。

    老古对他的帮助之大,无法形容,可以说如果没有老古无私的鼎力相助,夏想也不会提前一步迈上人生的顶峰。

    正是因为老古一手推动的今日的盛会,让夏想走出了一条自开国以来与所有人都与众不同的一条道路,一条全新的独一无二的升迁之路,如果用史学家的评语形容——自夏想始,中国终于超越了汉唐盛世!

    现在的夏想,却浑然没有肩负重大历史使命的觉悟,他下了车,漫步在下马河畔,以一名游人的身份近距离欣赏下马河的美景,不由感慨万千。

    转眼十年过去了,当年下马河的洪水和热火朝天的场面,回想起来,恍然如昨。夏想不是一个喜欢忆苦思甜的人,但今天故地重游,还是难免心潮澎湃,一时失神。

    “夏书记,既然来了,就请入会,古老和冠华他们,等候多时了。,一人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夏想回头一看,身后不远处有一人长身而立,年约45岁,精明干练,眼神之中跳跃的是恭敬和仰视。他并不认识此人,但却一下想起了一个名字——赵明克。

    夏想自然不会预知未来,他此时还不知道,眼前的赵明克,将会成为追随他一生的众多得力干将之中,最为忠心的一人,几次为他的大计,立下了汗马功劳。

    不过此时,夏想和赵明克初识,他对赵明克的第一印象,也算良好。握手之后,寒喧几句,就进了大楼。

    说笑间,谁也不知道命运会将二人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用史学家的话来说——十年前的下马河,洪水滔天,在工人兄弟和平民百姓面前,夏想冲锋在前抗击洪水的形象,成就了夏想的官名。而十年之后、两会之前的下马河畔,一次注定要载入史册的会议,成就了夏想的另一个班底,让夏想终于完成了初步的力量积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