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1980章旗开得胜月票或推荐票,请投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从级别上讲,林双蓬和夏想平级,季老所说让林双蓬跟在夏想的身边多听多看多学,是谦虚之语,省委常委、羊城市委书记不可能围着省委副书记转,毕竟上面还有省长和省委书记TXT下载。

    但从排序上看,林双蓬比夏想实际还差了不小的距离,以林双蓬现在的资历,想坐到省委副书记的位置,快则三五年,慢则六七年。

    不过再怎么着林双蓬也是羊城市委书记,如季老所说,让他如下级一样在夏想身边打转,也不符合规矩,相信林双蓬也不会自降身份。

    夏想就认为,季老不过是借题发挥,以林双蓬为由说事,不过是让林双蓬成为季家和他之间随时沟通的一个桥梁。

    不想,季老今天请他亲自前来梅花,所下的本钱,不仅仅是支持曹永国进入政协,还主动提出要推动陈风进入全国人大,言外之意就是,也要为陈风解决副国级待遇做幕后工作。

    季家和陈风并无交集,甚至可以说,如果不是因为他,季半连陈风是谁都不会放在心上,夏想就不得不感激季老的盛情了。

    季老当真非周一般,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天大的厚礼。

    夏想还是低估了季老的手笔,季老今天翕出手的诚意,比他想象中还要厚重无数倍。

    “或许夏书记觉得让双蓬跟在你身边,是降低了双蓬的身份,其实不然,是夏书记低估了自己身份。我和古老在京城的时候就达成了一致,趁我们几个老家伙还在,说话还顶用,趁曹永国让位的大好时机,要一举将你推上正部级,让你成为建国以来最年轻的正部级官员!”

    如果说季老支持曹永国进入政协,算是还了夏想一个人情,那么再力挺陈风进入人大就是多加了一份人情,而季老直言不讳要以季家之力,将他全力推进正部之门,就完全出乎夏想的意料。

    不止是一份天大的厚礼,还是一份几乎无法偿还的人情。

    夏想就说:“季老,这……”

    季长幸伸手制止了夏想:“夏书记不必多说,我已经决定了,曹永国提前提下,是高风亮节,理应照顾你一步迈入正部。但因为你的年龄问题,反对的意见肯定不少,我和古老再加上郑老,替你做通京都一帮老人的工作,剩下的困难,相信吴家出面,就能摆平,而你自己和书记、总理也能说上话,几方同时出力大事可成。”

    夏想在即将触及到正部的门槛之时,却没有多少激动之意,心中反而有些沉重,不是因为岳父的提前退位,也不是因为各方力量的积极推动,而是因为季老的坦诚。

    季老的性格和老古有相象之处,说话直来直去似乎不是政治人物应有的含蓄,但恰恰因此,才让夏想感受到季老言谈之中扑面而来的诚意。以季老的威望和年纪,能和他如此坦诚相待,实属不易。

    当然,夏想也清楚季老此举背后的深远用心,是季家也将宝押在他的身上,希望有朝一日因他的崛起而受惠。尽管说来季家或许对吴、梅、邱、付四家仍有敌意,但季家和老古关系莫逆,也是季家对他看好的起始原因所在。

    而最终促使季家对他加大筹码,恐怕背后还有季如兰的推动。不得不说,季如兰对季老爷子,有着非周一般的影响力。

    饭菜很丰盛,但吃的时间并不长,席间,季老只是随口谈到岭南的风土人情,谈到梅花的旅游和气候,似乎刚才提及的重大话题,已经完全放到了一边。

    既然季老不提,夏想要不会主动去提。平心而论,和季家建立一种密切合作的关系,也符合他的长远之计,但在背后,也有隐患——老古肯定没有意见,不知吴老爷子,会不会有所不满?

    季如兰并没有下楼吃饭,她说不想和他正面相见,以她的脾气,说到做到,短时间内,他和她或许只能维持一种若即若离的状态了。

    饭后,季老让人上了茶,说道:“夏书记不嫌弃的话,今晚就请住下,楼上有客房。”

    夏想默然应下,他还有话要和季老说,受总理之重托,必须当面听到季老的亲口一诺。

    “季老,离京之前,我和叶天南同志一起拜会了一位首长,首长托我向季老问好,还请我向季老请教一个问题。”夏想端起茶杯,微抿一口,在季家宽敞明亮的客厅之中,和季长幸媛媛而谈。

    尽管季如兰不在,似乎少了一些春意,但客厅之中依然飘荡着若有若无的淡然花香,就如季如兰无所不在一样。

    特意一提叶天南,叶天南和哪位首长关系最为密切,相信以季老的智慧,一点就透。

    季长幸微一点头:“请教我一个问题?呵呵,我现在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了,国家大事也好,岭南大事也好,都不关心了。”

    季老对总理颇有微词,夏想也可以理解,作为传统家族势力的代友人物,季老自身的立场决定子他对一直主张改革的总理微有偏见,不止是季老,相信京都之中以郑老为代表的传统家族势力对总理,也是有所不满。

    甚至四大家族和总理也多次升锋相对,毕竟总理主张的改革,走向家族势力的利益开炮。

    但话又说回来,就国内目前的形势来说,改革势在必行,不改革,家族势力的利益也未必就能得到保障。问题不在于改不改苹,而在于改苹的方式和力度,或者说,如何最大限度地在达到各方满意的前提下推动改苹。

    其实季长幸之所以押宝在夏想身上,也是他看中了夏想不但被总书记器重,不但和关远曲关系不错,其本人还是家族势力的核心人物,单此一点,在国内就无一人可以做到,就是奇迹。再加上最近夏想和总理之间的关系逐渐回温,可以说,在目前各派势力培植的后备力量之中,没有一人可以和夏想比肩,能同时得到国内三大势力的认可!

    夏想对季老的推脱之话不以为意,呵呵一笑:“季老,首长也是一片诚心,而且请教的既不是国家大事,也不是岭南大事,而走路线问题。”

    一句话就立刻引起了季老的兴趣,他“哦”了一声:“既然是你当面提出来了,我怎么着也要听听。”言外之意自然是说给的是夏想的面子。

    夏想就说:“如果有人想重提文苹,以丈革遗风行事,想要全国山河一遍红,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季家和郑家作为文苹之后重新崛起的家族,在文革之中深受迫害,对文革遗风自然深恶痛绝,夏想一提,季老就立刻皱眉说道:“坚决打击,不能手软。”

    “首长向季老请教的问题就是,如帛中央坚持打击文革遗风的话,季老、郑老还有老一辈草命家的后人,是不是愿意为中央出力献策?”

    出力献策是含蓄一说,中央需要的是表态和拥护。

    季老明白了,夏想肯定是受了总理的重托,从他开始投石问路,在中央出手之前,先征得传统家族势力的同意。如果他点头了,相信郑家也会点头,再然后,在京都的传统家族势力就更容易拥护中央的决定。

    既然要事先征求传统家族势力的点头,那么就说明中央想动的人是红二代!

    季老意味深长地看了夏想一眼:“夏书记,你的立场总是让人不好琢磨……”

    夏想也意味深长地笑了:“季老说笑了,我始终是我。就我个人而言,没有偏好。如果非要说我有什么政治立场,我就立场就是,凡是有利于国家和人民的决定,我都拥护。凡是只为自己博取政名和政声的决定,我都反对。”

    季老一脸严肃地看了夏想半晌,忽然又摇头笑了:“你答应让双蓬跟在你身边,我就拥护中央的决定。”

    夏想原以为季老会再提提其他条件,或者会因为心理关难过,而一口回绝他,不想却由一个玩笑式的回答一口应承下来,倒走出乎他的意外,也让他十分惊喜。

    心中却更加佩服总理的高明,总理不管让谁代为传话,都不如让他出面更能旗开得胜,果不其然,总理对他看得也真是透彻,不,应该说,总理对他和季家之间的关系,以及对他身后庞大的关系网,看得十分透彻。

    第二天,当朝阳跃过地平线之时,夏想一行已经踏上了返回羊城的归途。自始至终,夏想还真没有正面见到季如兰一面。

    只不过夏想并不知道的是,当他的汽车发动之后,在二楼的房间内,季如兰窗而立,泪流满面。再任性再高贵的女子,一旦爱上一个人,就会由天下坠落几间。

    夏想一行一路疾驶,并不知道此时的京都,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意外。

    不大,是因为不是政治事件。不小,是因为事情的最终演变,还是牵涉到了政治,并且引发了不小的风波。

    有风波不怕,但如果风波影响到了夏想的下一步的升迁,就是了不起的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