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1976章进展良好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春风沉醉的羊城的夜晚,夏想和许冠华、木风把酒言欢TXT下载。

    也是夏想来到羊城以来,最放松最惬意的时刻,一向在喝酒之上非常矜持的他,也终于开怀畅饮了一次,喝得微有醉意。

    畅饮之下,就是畅谈最新章节。

    对于羊城军区的下一步走向,许冠华说了许多,夏想只是默默聆听,并不表态。说实话,他还不习惯听取许冠华的汇报,尽管许冠华似乎已经提前进入了状态,要向他郑重其事地做工作汇报。

    老古在军中的势力,遍布极广,涉及到国内七大军区,包括国内各省军区,几乎无一处没有老古的力量所在。只不过有些地域力量强大一些,有些地域薄弱一些而已。

    基本上可以说,老古的势力大多是少壮派,和目前掌控军委大局的主和派处于针锋相对的立场。中将有数人,少将十几人,大校、中校数不胜数,人数虽然不少,但大多不在实权岗位,即使少数几人大权在握,也多是副职。

    老古在军中的势力虽然分布很广,数量也不在少数,但却有两大不足之处,一是在军委之中的力量过于薄弱,几乎没有位居军委要职的高层嫡系。二是遍布国内各大军区的势力,正职太少。

    饶是如此,因为老古健在,以他的影响力和在军中的威望,如果老人家再多活二十年,扶植几人最终进入军委高层也不在话下。许冠华明显就是老古最欣赏的一人,老古一直在不遗余力地推动许冠华的上位。

    军队虽然自成一体,但到了少将以上,想要继续升迁,军委有提名权之外,军委副主席以及军委主席,有极有分量的决定权。就是说,军委主席和排名第二的军委副主席,将会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一名少将以上军官的直接命运。

    但凡事又不能一概而论,就国内军中升迁的具体流程来说,夏想尽管不是十分熟悉,也大致了解一些,基本上总书记只主抓中将以上的晋升,中将以下的决定权,还是由军委自己决定。

    关远曲作为接班人人选,已经担任了军委副主席,但出于政治平衡的需要,他现在暂时不会插手太多的军方事务。而古秋实更是远离军方事务,别说介入军中大事了,连一句涉及到军方事务的话都不会多说。在此次吴晓阳事件之上,古秋实就基本上是置身事外的态度。

    夏想就完全可以理解古秋实的低调。

    所以他才对老古提前许多年将军中势力由他接手大感不解,古秋实尚且远离,何况他现在才只是小小的副省级?更是不宜过早地和军方来往过密,以免落人口实,说不定还会引发更大的纷乱。

    但许冠华的进一步解释,让他终于明白了老古的良苦用心。

    “古老准备在近期召开一次聚会,召集各地的势力,汇聚一处,共商大计。同时,当场隆重推出夏书记。”许冠华微微感慨地说道:“古老并不是想放手,也不是想你现在就挑起大梁,而是一次有备无患的举措。以防万一再出意外你也可以直接指挥,发号使令,也好更好地在军队的改革之中,占据有利的地形。”

    夏想明白了,从长远计,老古是想让更多的少壮派脱颖而出,可以更好地用胸中的和手中的力量保家卫国。从眼下计,是想借他之力,让更多的少壮派进入总书记之眼,如果可能,在接下来的军队的动荡之中,争取让他将更多人推举到总书记的眼前。

    夏想默认了老古的安排:“我只有一个要求,希望聚会开得低调再低调一些。”

    许冠华笑了:“放心,我都想好了,在燕市召开,肯定走出人意料的低调。”

    木风也笑子:“夏书记想要的低调,一般人做不到,还是请夏书记具体做出指示,才好让我们有明确的方向去安排。”

    夏想还真随口说了几句他的要求,毕竟事关重大,必须谨慎从事。

    随后,他又问道:“羊城军区第二波动荡,会有多大的动静?”

    许冠华神秘一笑:“请夏书记拭目以待,肯定不会让一些恶贯满盈的人逃过一难。

    夏想点头表示认可:“除恶务尽,有些败类留在军中,只是祸害。”

    和许冠华、木风分开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夜风徐徐,夏想神清气爽,虽然微醉,却脚步轻巧,心情大好。

    今天的聚会,将会奠定他今后十几年和军方共事的基础以及走向!

    可以说,围绕吴晓阳事件,各方仍在继续大力推动,以便让局势朝自己一方有利的方向发展。夏想很是欣慰,不但总书记和关远曲审时度势,及时出手,得以撬动了主和派的利益,连老古也是罕见地接连出手,着手布下了夏想认识老古以来的第一大局。

    局势,更加复杂也更加明朗化了。

    夏想漫步在羊城微醉的春风之中,一边走一边思索问题,就接到了一个意外的电话。

    “猜猜我是谁?”

    夏想笑了,古玉让他猜她是谁,也不假着嗓子说话,何必用猜?

    还没开口,古玉又说了:“猜猜我在哪里?”

    “你在……”夏想眼睛一转,“你在羊城。”

    “呀,你怎么知道的?我谁也没有告诉。”古玉吃惊的声音透露出可爱和调皮,“再猜猜我是不是在你的身后?”

    夏想回头一看,不远处,古玉正听着电话,冲他地挥舞手臂,欢欣之意就如夜晚的春风扑面而来,让夏想一阵心神荡漾。

    古玉最能带给他轻松和美感,在如此美妙的夜晚,能意外有古玉相伴,也不失为人生一大美事。夏想大步流星来到古玉身前,一把将她拦腰抱起:“还敢来一个突然袭击,看我不收拾你。”

    古玉咯咯地笑:“我不是想你嘛。在京城,我一直不敢露面,你有左夫人和右夫人陪伴,只能偷偷担心你,听说你回羊城了,我就赶紧跟了过来,要抢在所有人前面霸占你。

    夏想嘿嘿一笑:“抢在所有人前面?除了你,还能有谁来霸占我?”

    “多了,哼,别以为我傻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知道。”古玉扳着手指数数,“严小时了,卫辛了,付先先了,对了,还有宋一凡了,反正你的女人多得很,忘了,还有一个未过门的季如兰。”

    夏想无语了,古玉再单纯再可爱,也终究是一个女人,是女人就会吃醋。

    春风一度,人间无数,夏想刚回羊城的第一个夜晚,因为古玉的到来,总算没有虚度。

    古玉要在羊城游玩几日,夏想不去管她,任她去信马由缰,自由旅游,他还有许多事情要忙。

    处理完了积压了几日的公务,参加了康孝的追悼会,又和陈皓天、米纪火开了一个碰头会,就省委下一步的人事变动交流看法。

    岭南省委即将迎来一次不大不小的班子调整。

    首先,夏想的省纪委书记一职要让出——正好岭南的各项事务也步入了正规,专项行动进展良好,纪委书记一职即使现在让出,对夏想也影响不大,况且省委副书记兼任省纪委书记,太过扎眼,让比不比让好。

    其次,康孝的去世让常务副省长的位置空缺了。

    常务副省长是一个很重要的位置,位高权重,各方势力都会努力争取。陈皓天的意思是想让申家厚顺势接任常务副省长职务,由刘金南担任副省长。

    夏想并无异议,陈皓天的安排和总理托付他的重任,没有冲突,他就没有在副省长的人选上发表看法,却提出由叶天南担任省纪委书记职务。

    陈皓天沉吟一下,才说:“叶天南同志才担任了统战部长,再转任省纪委书记,有点不合规矩。中组部就算通过了,政治局讨论时,估计阻力也会很大。”

    说话的时候,陈皓天的目光却落在了米纪火的身上。

    要论和总书记之间关系的密切程度,陈皓天还是比不上米纪火。

    米纪火微一点头:“总书记不反对……”

    “既然这样,就先报上去再说。”陈皓天点头了,“先这么定了,我会向中组部提交岭南省委的意见。另外,夏想你尽快去一趟梅花,季家有时间要和你商谈。”

    夏想一愣,以为陈皓天说的是季如兰要和他见面的事情,他和季如兰之间,确实需要一个了断,随即又一想,立刻明白了什么,点头说道:“我现在就向陈书记请假,下午就去梅花一趟。”

    此去梅花,一为看望季如兰,二为和季老交谈,就曹永国的大事做最后的敲定,三为就总理的重托,投石问路。

    如果说后两件事情夏想还心中有底的话,反倒是第一件事情,最让他隐隐担心要如何面对季如兰的柔情。

    他和季如兰之间,是该有一个了断了。当断不断,必受其乱,政治上是如此,男女关系,也是如此。

    本来想明天再去梅花,但季老亲自打来电话,盛情邀请他尽快过去,夏想就带上唐天云和司机上路了,一路东行,迎着中午的阳光夏想眯着眼睛想,国内和岭南的局势,表面是告一段落了,但实际上,矛盾更突出了。

    梅花之行,但愿能有期望中的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