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1973章事件的深远影响继续求票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在夏想回到羊城之前,陈皓天和米纪火已经提前几天离开了京城全文阅读。

    岭南省委恢复了正常的秩序,正在准备为康孝召开高现格的追悼会,纪念康孝同志的不幸去世。康孝同志牺牲在工作岗位之上,岭南省委决定在全省范围内掀起学习康孝同志的活动。

    之前,陈皓天和米纪火在京城已经正式和军委高层进行了一次面对面地会谈,就羊城军区在地方上为所欲为导致民愤极大的严重问题向军委提出意见。

    军委方面表示严重关切岭南省委提出的问题,出现问题就要正视,就要想出办法解决,军委不会无视问题,也不会纵容官兵影响地方政fu事务。人民子弟兵的职责是保家卫国,绝对不能容忍扰乱地方正常秩序的问题出现。

    军委现在理亏,在夏想事件上,备受各方压力。不但总书记在相关会议上,对军委提出了批评,连总理也在国务院会议上,对军委在吴晓阳事件上立场不明的态度,深表不满。

    吴晓阳的死讯虽然还没有正式对外公布,但基本已经人人皆知了。人人都知道军委有些高层杀人灭口,但并无证据指向具体一人,就只能接受吴晓阳不明不白完蛋的事实。不过吴晓阳的死讯没有正式对外公布一天,就必须继续拿他的事情大做文章。

    于是,吴晓阳谋害省部级高官一事,就成了整顿军队作风、整肃军队纪律的契机,军委成立了吴晓阳专案组,从吴晓阳贪污**入手,再深入调查吴晓阳图谋杀害省部级高官的严重事件,务必给党中央一个交待,给岭南省委一个说法,还夏想一个清白。

    作为国内第一个以地方省委、省府名义向军委提出意见和建议的省份,岭南省委和军委叫板之事,虽不会公开,也不会有多少局外人知情,但事件的影响力远超想象。

    在现在或许还看不出有多么深远的影响,但在随后不久,在军中势力更迭、风云动荡之际,岭南方面做为先行军的榜样的力量才得以凸显,才让许多人意识到事情的背后,有着隐藏至深的政治目的。

    不管如何,岭南省委已经摆出了足够强硬的姿态,要求军委不但承担夏想的医疗费用,还要彻查吴晓阳试图杀害夏想背后的真正目的,如是等等,提出了一系列的咄咄逼人的要求。军委方面一向对地方盛气凌人,但现在终于低下了高昂的头,对岭南省委提出的要求全盘接受。不低头不行,现在不但有来自党中央和国务院的压力,还有前任的党和国家领导人也联名让中央提议,要求从严治军。

    军委从来没有面临过如此巨大的压力,而且还是方方面面的压力,就让主和派的高层大为恼火,却又有气无处发泄。现在才算尝到了夏想的厉害,想当年湘省追杀的一出,再到岭南的诈弹风云,两次出手都没能要了夏想的命,结果倒好,夏想现在全部还了回来,湘省的旧帐,岭南的新帐,不但一次算清,还收了巨额利息。

    就让一些人得出了结论,不能欠夏想的帐,否则,利息之高,将会是高利贷!

    毫不夸张地说,借助吴晓阳事件,在夏想巧手的推动之下,总书记和关远曲进一步加强了对军委的控制,并且不遗余力地推动了党管审计的重大举措,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吴晓阳事件的后髅,仍在发酵中。

    季老提前一步回了羊城,季如兰醒来,让老人家惊喜交加,几乎一刻也等不及要回去和季如兰团聚。

    随着季老、陈皓天和米纪火先后返回羊城,在京城的岭南省委的高层,只剩下了夏想和叶天南。

    是的,叶天南也没有及时返回羊城,他留在京城,姿有要事。

    是为了总理宴清夏想一事。

    通常情况下,总理也会宴清各地省委高官,但都走出于工作需要,一般情况下不会单独宴清一人,今日,总理却破例单独宴清夏想一人,意义大非寻常。

    而且总理还有意让宴清一事人人皆知,就更有了意味深长的政治含义。

    说来总理和夏想之间,矛盾冲突不少,但共同点也有不少,尽管夏想或许并不是十分认可总理的政治理念,但他也敬佩总理在任上做出的贡献。至少,总理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之上,始终坚持了底线和原则。

    夏想就欣然赴宴,并且郑重答谢了总理的宴清。

    总理的宴请安排得很随意,不象是一次正式的饭局,倒象是一顿家常便饭。除了总理之外,就只有叶天南作陪,再加上夏想,一共只有三人的饭局显得很是简单而随和。

    “夏想,我很欣赏你在吴晓阳事件上所做出的努力,历史,将会铭记你的功勋。”

    总理的宴请,是在中南海内部的一家酒楼,很安静,房间的布局也很温肇,但总理的话,却很隆重,让夏想不敢承受。

    总理站了起来,端起了酒杯:“我很少向年轻人敬酒,今天就破例一次,敬你一杯。”

    夏想怎敢托大,忙站了起来:“总理言重了,过奖了,不敢当。我敬总理。”

    话未说完,总理却已经一饮而尽:“你用生命和鲜血维护了自己的荣誉,也为党和国家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不止我要感谢你,许多有志于让国家更繁荣昌盛的有志之士都应该感谢你,都应该铭记你的丰功伟债。”

    夏想要是不敢承受总理的盛赞了,忙谦虚几句,总理却不让他谦虚,伸手制止了他说话,又说:“你不必谦虚,如果不是你,吴晓阳之流会继续在军中横行,他危害的不是一个军区,而是整个军心。夏想,我希望你再按再厉,继续大步前进。”

    “我会铭记总理的教诲。”

    “不要说空话,我今天请你吃饭,是想告诉你一个道理,草命不是请客吃饭,草命,是一场向既得利益者开炮的战争,是为人民谋利益的艰苦的事业,你回羊城之后,我还有一件事情想委托你去完成——夏想忙恭敬地说道:“请总理吩咐。”心想,恐怕总理请他吃饭的本意,就是因为有要事要托付他去办理。

    从一进门,总理就是一脸严肃的表情,直到此时,才终于欣慰地笑了:“事情说大也大,说小也小,你一人去做也许会麻烦一些,但有了天南的相助,就容易多了。当然前提是,你要认真对待。”

    第二天,夏想飞离了京城,返回了羊城。

    在京城期间,夏想完成了一系列的布局,表面上看,只是打败了吴晓阳的一局,实际上,借吴晓阳之事,夏想部署完成了他一生之中最重要的一局,并且他的政治理念和整个大计,初露端倪!

    夏想所图并非一时一地的胜利,而是长远并宏伟的目标,只不过不足为外人道罢了。或许以夏想现在省委副书记的身份就忧国忧民,有点好高骜远了。但夏想一直相信一句话说得很好——位卓未敢忘忧国——他希望现在就未雨绸缪,等他有朝一日执政一省之时,可以立即推行自己的执政理念。

    权力是一把双刃剑,用在贪官污吏手中,就会鱼肉百姓。

    用在为国为民的官员手中,就会造福百姓。夏想不敢说自己有多高尚,但他在经历了吴晓阳一事之后,又成熟了许多。

    以前或许在和光同尘之中,会有恻隐之心,有时也会心慈面软,放贪官一马。但从现在起一直到将来,为了实现心目之中的蓝图,他将会一路斩尽前进道路上的拦路虎,只要是贪官污吏落到他的手中,他会不惜一切代价为民除害。

    因为夏想心中有一种无法言说的紧迫感,原先只以为地方上才贪污**丛生,但吴晓阳事件上让他更看清了现实,军队上的**比地方上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个国家,地方官员只知道大肆捞钱,并且随时准备出国。部队军官一心为了升官只知钻营,不以提高争斗力为目标,国将不国!

    在飞机上,夏想一边听唐天云关于岭南省委近期动向的工作汇报,一边思索岭南今后的局势和国内政局下一步的走向,心中却并没有太轻松的感觉。吴晓阳事件必定还会引发一系列的动荡,换届之前的国内大势,还是以激烈碰撞为主,从地方已经波及到了军队之中,在可以预见的将来,还会有更激烈的冲突上演!

    那好,尽管放马过来,夏想现在已经恢复了战斗力,不怕一切的狂风暴雨。

    回到阔别的羊城,一下飞机,一股热浪就扑面而来。夏想看到刘金南亲自前来机场按机,悄然一笑,省委秘书长来按机,也算是高规格待遇了,就证明了一点,陈皓天对他和总理的会谈,已经心里有数了。

    还没有上前和刘金南寒喧几句,夏想就收到了两个消息,一个消息是事关羊城军区的异动,另一个消息,是岭南省委的一起意外。

    伴随着羊城的热浪扑面而来的不仅仅是持续升温的天气,还是复杂多变的政治气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