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1960章第三轮推荐票,请投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政治人物,身在政治之中,每一次重大事件,想不表明立场想不站队都不行最新章节。不管是自身的政治需要,还是所在阵营的政治需要,或走出于表达自身存在的需要,必须在适当的时间和地点表态。

    出席什么会议,发表什么讲话,或是在某个重要场合表达什么倾向,如是等等,反正必须要将自身的政治倾向传达出来,让外界解读。

    岭南事件或说是夏想事件,才发生不久,陈皓天已经用实际行动正式向外界明确了立场,自然是毫无疑问力挺夏想。陈皓天的立场,不仅仅代表了他个人,还是以岭南省委书记的身份,等同于是岭南省委坚定地站在了夏想的一边。

    不过让外界感到不解的是,迄今为止米纪火并未对事件有任何表态,哪怕是在公开的场合谈论一句也行,但……不管是正式的说法还是背后的看法,都没有任何渠道可以得知米纪火在岭南事件之上到底是什么立场。

    米纪火不表态,不但让外界平空多了诸多猜测,也让个别消息灵通人士分析个中意味,估计米纪火的沉默是因为zong书记的授意。但还是让人不明白,zong书记的立场已经十分明确了,是支持陈皓天的态度,为什么米纪火就是不正面表态?

    难道还藏了什么后手?

    如果米纪火的沉默,令不少人暗中猜测不止的话,那么关远曲在岭南事件之上的耐人寻味的态度,更让不少人瞪大眼睛,试图从关远曲的一举一动哪怕一句话之中也要嗅出什么味道,试图得出他对事件的真正立场。

    让外界失望的是,关远曲按见外宾、参加中央党校结业班仪式等等,诸多活动之中,一直没有任何明确的态度指向岭南事件,就让许多善于透过现象看到本质的分析家大失所望,同时不得不佩服关远曲的政治水平之高,让人无法揣摩清楚他的真实想法。

    就夏想而言,他对关远曲的感觉也很复杂。不仅仅在于关远曲临危受命,在反对一系一员大将意外提前退下之时,接过大任,还由于关远曲身为传统家族势力的身份,却和新兴家族势力来往密切。

    实际上,实事求是地讲,反对一派的核心之人也算走出身于传统家族势力之家,其派系之中,传统家族势力的人马不在少数。

    不提关远曲和俟康去,就连季家也和反对一派有渊源,更不提一手将反对一系的核心人物扶上高台的郑家了。

    但世事如棋,时光流转,郑家和反对一系的关系是否渐行渐远,夏想并未关注——郑家自一代之后基本上退出了政治舞台——而季家和反对一系之间的关系,却是逐渐疏离,个人原因,他并不清楚,只是知道当年京城的一场硝烟之后,让不少传统家族势力对反对一系心存芥蒂。

    当年京城市委书记的落马,寒了许多传统家族势力家主之心。毕竟东姓的京城市委书记,是根正苗红的传统家族势力,和关远曲、俟康去曾经是好友。

    俟康去曾经为了政治前途和家族决裂的往事,是圈内人人皆知的秘闻。相比之下,关远曲的身家就清白多了,也是关远曲比俟康去走得更稳健并且更长远的关键所在。

    至于关远曲现今在反对一系核心人物逐渐远离政治舞台的中心之后,在他自己羽翼渐丰之时,和反对一系之间保持了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并且和各方势力维持了相对的平衡,是基于是什么样的认知,夏想宁愿相信关远曲的心中未曾忘怀当年的京城硝烟。

    时至今日,反对一系虽然依然势力庞大,但已经今非昔比,至少在经历了岭南事件之后,让夏想清醒地认识到了一点,季家、郑家也不再和反对一系完全站在同一战线之上!

    由此,就更让他看清了形势。

    那么即将和关远曲的会面,将会让他和关远曲面对面谈论岭南事件。关远曲在岭南事件之上究竟是什么立场,不仅仅决定到岭南事件的最终定性和他的全盘计划的成败,还意味着在关远曲上位之后,会对反对一系来取什么样的立场,并能影响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的政治格局的走向。

    由此,夏想对和关远曲之间的会面,无比重视。

    在军委方面迫不及待礼请夏想和许冠华到军委配合调查之后,夏想是婉拒的态度,就让幕后高人认为许冠华也会来取同样拖延的手法消极应对,却没想到的是,许冠华当天下午就坦然迈进了军委的大门。

    之前,在老古的宅院之中,在古老、季老和郑老三位老爷子的座谈会上,许冠华听到了几位老爷子忆往昔峥嵘岁月的忆苦思甜,然后又听三位老爷子对现实社会的批判,并且聆听了三位老爷子对下一步局势的分析,他受益匪浅。

    在三位老爷子面前,许冠华是绝对的小字辈,没他说话的份儿。

    不过当时他话也说了不少,只因不管是季老还是郑老,都想亲听他介绍整个事件的经过和曲折。

    如果不是季老在场,郑老也不会现身在老古面前,更不会细心倾听许冠华的讲述,或者就是听了也不会相信。但正是因为有季老在场,而且还有季老的补充说明,郑老就对许冠华的话深信不疑,并且怒气渐生。

    郑老的怒气,也是因为季老的怒气以及季如兰的受伤,而对于夏想,郑老并无太深的印象,虽然他也听说过夏想,却并没有怎么关注夏想的成长。

    也正是季老的介入,才让他第一次对夏想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且在回去之后花费了不少时间研究夏想的成长经历,才愈发对夏想一路高歌猛进的所作所为大加赞赏,更对夏想起落有致的官场浮沉深感亲切……正是因此,在夏想以后的成长道路之上,更多了郑老为他美言几句。

    此为后话,暂且不提,再说许冠华在和三位老爷子长谈之后,心中大定,又见到各地硝烟四起,就知道夏想的反击正在有条不紊地收网,他在接到军委的通知之后,就坦然并且昂首迈进了军委的大门。

    一是他问心无愧,二是他身为军人,必须服从命令。他不比夏想,夏想可以随便找一个理由来搪塞军委的召唤,军委也无权对一名省委副书记提出任何政治要求。

    军委方面见许冠华坦然现身,意料之余,当即对许冠华做出了暂时限制人身自由的决定。许冠华也不申诉,坦然接受,但对军委的指责一概否认,并且陈述了事实真相,指出吴晓阳才是真正的杀人凶手,要求军委还他和木风一个清白,并且公开向夏书记道歉,再严惩军中的分子和闹事人员,重振军风。

    是许冠华第一次正面回应吴晓阳事件,并且以少将身份公然指责顶头上司吴晓阳,表明了许冠华背水一战的态度。指责顶头上司是非常严重的政治事件,如果指责不实,许冠华将面临丢官甚至判刑的严重后果。

    许冠华此举,是血战到底的决绝!

    军委方面想要借许冠华和木风黑了夏想的幕后之人,当然不能认可许冠华的说法,恼羞成怒之下,要求许冠华认清形势,不要信口开河。张力已经交待了事实,证实了他是受人指使才刺杀了吴晓阳,幕后人物就有木风。并且军委方面也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希望许冠华本着实事求是的认真态度,从大局出发,做出正确的选择。

    许冠华回答了对方一句话:“我的话对得起良心,上,无愧于党纪国法,下,无愧于军委领导。如果有人非要让我说假话,我想说的是,有本事就撬开我的嘴!”

    没有人敢撬开许冠华的嘴,不仅仅因为他是少将,还因为符渊发话了——他将亲自过问许冠华被审问的每一个细节!

    作为致力于一直在和军中做斗争的军中实权派人物符渊,他的话分量极重,极大地震慑了想对许冠华意图施加手段的个别人。

    形势,暂时陷入了僵局之中……不,应该说是幕后黑手隐入了僵局之中,而夏想的反击,还在逐渐加大力度,从夏想迈入京城的第一步起,就已经点燃了全面开战的硝烟。

    既然对方选择主动开火,那么最后战火多猛烈,持续时间多久,就不能由对方说了算。

    就在许冠华在军委硬挺的时候,夏想和关远曲在一处秘密地点,会面了。

    相比前一段时间的从容,现在的关远曲的眉宇之间,隐隐多了一丝焦虑之色,夏想在见到关远曲的第一眼起,就敏锐地意识到,关远曲身上所承受的压力,比外界想象中还要大了许多!

    见面地点并未远离市区,但却十分安静,装修风格是低调的奢华,夏想和往常一样,没带秘书和司机,只身前来。

    关远曲一见夏想,就眉头一展,主动伸手和夏想握手,第一句话就开门见山:“夏想,我相信你的清白,但我对你最后能否安然脱身,表示怀疑!清允许我不礼貌地问你一句话,你想借吴晓阳事件达到什么样的政治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