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1954章京城云动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京城最新章节。

    老古的宅院之中,迎春花已经次第开放,虽然不是怒放,但总算有了春意的光景。

    今年倒春寒十分严重,北方春来晚,尤其是京城之地,只见沙尘暴,不见春意闹,就连老古也说,京城的春天是一年不如一年。想当年,春天一到,京城春回大地,处处人间美景,现在,除了风沙就是风沙。

    古玉却还是浑然不知忧愁的人间仙子,她穿了一件运动衣,额头浸出细细的汗珠,脸色红润,阳光打在她健康而艳若朝霞的脸庞之,映照出一层迷人的光晕。

    古玉正在院中一角开辟一块菜地,她要自己种菜。

    “玉丫头,你包好饺子没有,夏想下午就到了。”老古背着手,在院中散了几圈步,感受到身太阳的暖意,心情大好。

    “包好了,包了几百个,撑死他!”古玉、笑嘻嘻地说道,“都冻进冰箱了。”

    “夏想受伤了,你好象一点也不担心他?”老古对古玉的表现有点看不透,虽说玉、丫头是一个藏不住心事的人,但夏想在面临生死攸关之际,却被季如兰舍命救下,想必古玉、听了心中肯定会有想法。

    “我才不担心他,他走哪里都有人舍身相救,人缘多好。”古玉一边说,一边用力将锄头落下,好象锄的不是地而是某个人一样,“是呀,想想就让人羡慕,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

    也不知是锄头的质量太次,还是古玉用力过大,咔嚓一声,锄头竟然从中断为两截。古玉恼了,气呼呼地将手中的半截棍子一扔:“连个锄头也欺负人,我真生气了。”

    老古笑了,古玉再大也是他眼中的小女孩,他最怜爱她的小女孩心性,虽然生气,流露出的却是可爱和憨态可掬。

    “行了,别乱生气了,你要感谢季如兰救了夏想才对,想想看,要不是她,夏想说不定现在站都站不起来了。”其实老古清楚季如兰和夏想之间的纠缠,之所以只说其一不说其二,是不想让古玉心生怨念。

    心中坦荡的人,才能一生知足常乐。

    古玉眼睛转了几转,似乎想了一想就想通了,忽然就又笑了:“好了,好了,我又不是小孩子,才不会乱发脾气。等有机会去羊城,我要当面谢谢季姐姐。不过…也不知道季姐姐能不能醒来。”

    见古玉转眼就心开意解,老古又欣慰地笑了。只是等古玉转身回到房间之后,他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想闹大?想连夏想、许冠华、木风一锅端?好,奉陪到底,就怕你们到时候玩不起!”

    话一说完,正好有一架飞机从头顶飞过,老古微微仰头,眯起了眼睛,夏想也差不多该落地了。

    京城。

    中南海,一间静室。

    静室的装修极为简单低调,只有一床一桌一椅,除此之外,再无多余的摆设。

    总理面带忧色,背着双手在房间中来回走动,也不知走动了多少圈,才停下脚步,问道:“夏想答应来京城到军委配合调查,他到底有什么依仗?”

    叶天南微微摇头:“我也不太清楚,最近几天我一直留在京城,处理康孝的后事,羊城发生的事情,也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夏想肯定有必胜的把握,否则,他肯定不会借季长幸之口主动答应进京。”

    “我没有军权……总理痛心疾道,“如果我有军权,我第一个要将吴晓阳就地免职,然后深入调查他的贪污**问题,一查到底,哪怕枪毙几十人也在所不惜。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现在的军队,怎样担当得起保家卫国的重任?都是一些什么人?打、砸、抢,还敢公然威胁中央领导的人身安全?反了他们了!”

    叶天南没有说话,目光闪动之间,似乎想明白了什么,问道:“总理,听说有人提议要因为羊城军区事件而将陈记免职?”

    “是有人想借机生事,想一举定乾坤,不过,我不会让某些人的阴谋得逞。”总理目光坚定。

    叶天南微微点头:“总理,等陈记和夏记落地之后,我去机场迎接一下,然后就会一直陪陈记和夏记……”

    总理认可了叶天南的决定:“你一定要坚定立场,关键时刻不能动摇。”

    叶天南坚定地答道:“请总理放心。”

    “康孝的身后事,有没有把握?”总理突如其来问了一句。

    叶天南自信地说道:“没问题。夏记安排我陪同康孝进京,就是让我在处理康孝同志的身后事之,做到十足的把握。”

    理右手举了起来,做了一个全国人民都熟悉的手势,“在政治局常委会,我会对一些人的阴谋诡计做出正面的回应!”

    京城。

    中南海,养心斋。

    养心斋是总记专用的休息和用餐的地方,通常情况下闲人免进,基本囯内省部级高gān能得以进入者,寥寥无几,夏想不但来过两次,还两次陪同总记用餐。

    正值中午时分,总记又来此处用餐。

    一般情况下,总记来养心斋用餐,要么因为心情大好,要么因为心情极差。

    今天是京城春天之中难得的春光大好之月,但明得谋清楚,总记来养心斋,不是心情大好,而是心情极差。

    因为岭南事件,对方过界了。不但过界,还触及到了总记的底线。

    总记任以后,一直是ēn和示人,推行fǎ治和道德治囯并重,注重fǎ制和精神文明两重建设,应该说,是建囯以来几代领导人中,最有承启下历史意义的一任。正是因为不想任领导人从严治jn事件的重演,总记对jn方一向宽容有余而严管不足。

    不想羊城jn区胆大包天,以夏想为契机,以吴晓阳为由头,差点闹出一场天翻地覆的事变一一毫不夸张地讲,只差一点就èng变了。

    如果是发生在其他地区还好,偏偏是羊城,是岭南,偏偏是陈皓天、米纪火和夏想三人齐聚之地,三人皆是总记的爱将,尤其是夏想,更是总记着力培养的后备力量,事关团系今后二十年的囯内大计,却有人想一举将夏想黑掉不算,还借张力之事,明里暗里要将米纪火拖下水。

    米纪火是总记几十年来最信任的qin信之一,动了米纪火,就和直接向总记叫板没有不同!

    明得谋作为总记的首任秘,虽然没有一直跟随在总记身边,但却是总记众多秘之中,最得信任的一位,和米纪火并列为总记两大智囊。

    米纪火跟随了总记二十余年,他和总记的密切关系也远距离保持了十几年。

    他对总记的了解,一点也不比米纪火差半分,岭南事件,虽然总记一直没有明确表态,他心里明白,总记真正动了肝火。

    米纪火因为张力被拖下水还好说,毕竟可以以张力已经被替换为由直接揭过,别人也不好说什么,主要是有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对夏想痛下ā手。如果以前有人想黑了夏想,总记顶多是站在公事的角度替夏想主持公道,但现在,总记对夏想的望之中,已经夹杂了私人感情,所以在总记的愤怒之中,就更多了对夏想私人情怀的部分。

    也是因为在夏想几乎被明确为总记的后备力量之后,还有人明目张胆借军方之手欲除掉夏想而后快,不排除有人在背后借除掉夏想之际来挑战总记权威的用意。

    明得谋就非常赞赏陈皓天和古秋实在羊城的当机立断之举,总记两大爱将同时出马,为维护总记的权威,直接将羊城军区近力名聚众闹事的军官拿下,还击毙两人,是为强有力的一次正面反击,相当于借机向幕后黑手宣告一一绝不妥协,奉陪到底。

    “奉陪到底!”总记应该是想通了什么,脸色愈加冷峻,“得谋,你去机场接一下皓天、秋实和夏想,在夏想去军委之前,我要先和他见一面。”

    得谋算算时间,知道现在必须动身了,就站了起来,“总记还有什么吩咐。”

    总记摆摆手:“军方也有人接机,如果对方非要接走夏想,你看着办。”

    明得谋明白了,总记授权他全权处理!

    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两架专机一前一后落在了首都机场。专机落地之后,就有大批接机人员围了来。

    对,是包围,而不是迎接。

    果不出所料,军委方面虽然得知陈皓天亲自陪同夏想同机抵达,但依然派出大量人手前来机场,以接机的名义,试图将夏想抢先一步接走。

    军委派出的接机人员竟然是总政治部主任王任久!

    按照排名,应该是陈皓天的专机先一步抵达,但此次却是谷昌的专机先行落地。当谷昌走出机舱的一瞬间,看到军方盛大的接机队伍时,脸露出了欣慰的微笑。

    但当他的目光落到另一侧前来迎接陈皓天一行的接机队伍时,不由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震惊得目瞪口呆!未完待续【字由小说封颜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