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1947章除恶务尽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第1947章 除恶务尽

    岭南省委的紧急会议,已经召开了四个小时。

    一般一次会议开上两个小时,再开下去就意义不大了。人的注意力的集中时间有限,对一件事情的关注,两个小时是极限。超过两个小时,就会注意力严重下降,甚至会产生抵触心理。

    陈皓天就任岭南省委***以来,今天还是第一次召开这么长时间的一次会议。

    会议室内,人人表情严肃。

    米纪火一脸冷峻,是他上任省长以来,第一次在众人面前流露出威严的一面。

    其余人等,也是人人表情肃穆,倒不是因为今天的会议室多了一名中央领导古秋实,而是因为会议室少了两人——夏想和康孝。

    夏想昏迷不醒,康孝不治身亡,吴晓阳遇刺,凶手是前任省长秘书张力——米纪火更换秘书的事情,省委已经人人皆知,虽未正式调换,但却已经是既成事实了——再加上花无缺的爆炸,不但造成季如兰和夏想一死一伤的惨案,还将季家也完全拖入了泥淖,一系列触目惊心的事实令人眼花缭乱,几乎无法消化其中庞大的信息量和令人震惊的真相。

    吴晓阳嚣张如斯!

    在座众人都是高级别官员,心里清楚近年来军方高层逐年坐大,甚至让中央高层也退让三分,诸如走私猖獗、**丛生以及不听从中央指挥私自发射导弹,虽然当年上任领导人到任之后,军队不听调遣,后来一纸命令一下,一夜之间枪决十余名将军,震动一时。即使如此,从总设计师之后,不再有人可以完全一统军方。

    但如吴晓阳一样敢直接下令刺杀省部级高官者,不能说绝无仅有,在国内军方的强硬派中,也算是极为嚣张的唯一一人了。虽然有儿子之死和前途尽毁的绝望,不过最后铸成如此大错,还是让所有人都震惊莫名!

    吴晓阳最后是如何被张力连捅七刀,内情和细节,在座的各位都不得而知。却有不少人对张力暗暗竖起了大拇指,也是吴晓阳在羊城太不得人心了,省委许多人虽不至于恶毒到盼望着他赶紧去死的程度,但听到他差点死掉的消息,还是大快人心。

    只可惜,吴晓阳真是命大,竟然没死!

    所有人都心里清楚,康孝之死,恐怕会是不了了之的结局,毕竟康孝是病死,虽然病得蹊跷死得古怪,但心脏病突发的病因也说得过去,关键还有康孝虽然大小也算是一个人物,只是他生不逢时死不逢机,如果他死之后没有发生夏想和季如兰事件,或许他会被拔高,甚至中央还会派人调查他的死因。

    现在出现了夏想和季如兰事件,康孝同志很不幸就只能死得默默无闻了,相比夏想和季如兰,他的死亡只能被无情地埋进历史尘埃之中。

    不出所料,古秋实传达了中央的三点指示精神。

    第一,康孝同志因公殉职,病死在工作岗位之上,中组部会高调表彰。

    第二,吴晓阳被张力刺伤,属于意外和个人恩怨,要将事件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禁止任何媒体曝光。同时,希望岭南省委派人出面,将张力从军区提出,交由地方处置。

    第三,夏想在爆炸事件之中受伤,事件原因和严重后果,正在调查和评估之中,任何人不得对外发表任何看法,违者一律党纪国法处置。

    如果说前两件决定还在众人的意料之中,那么最后一条的严厉程度,就出乎大多数的意外,让不少***吃一惊。夏想事件上升到了党纪国法的地步,可见上层有人维护夏想之心是如何的强烈。

    迟平凡和刘金南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想,万一夏想有什么闪失,不知道中央会有什么怒火降临到羊城军区,难道会重演当年一夜之间枪决十余名将军的一幕?

    古秋实在陈皓天面前不会托大,在传达完中央的指示精神之后,立刻将发言权交给了陈皓天。

    陈皓天语气沉重地说道:“岭南发生了大事,我难辞其咎。我已经向中央表明了态度,接受中央的任何处分。但在中央处分我之前,岭南的事情,还必须有一个章法。”

    “不管是夏想事件,还是康孝事件,或者是张力事件,三人都围绕了一个关键人物,就是吴晓阳!不管军委怎么解释,我都会向中央建议,严惩吴晓阳,严肃整顿羊城军区,否则,岭南省委的工作将无法开展!”

    陈皓天的声音悲愤、铿锵有力,尤其是最后一句话,强烈地敲击在每一个人的心头。在岭南任上数年来从不过问军方事务、对吴晓阳一再忍让的中央政治局委员陈皓天,终于首次发出了强硬的声音,并且要直接以岭南省委的名义让中央出面严加约束羊城军区。

    等同于陈皓天不惜背水一战也要为夏想讨还公道。

    古秋实也随即表态了:“我也支持陈***。”

    两名政治局委员发出同一个声音,相信即使是军委领导也会感受到莫大的压力!

    会后,古秋实来到陈皓天的办公室。

    古秋实忧心忡忡:“夏想的伤势怎么样了?”

    陈皓天微一摇头:“现在还不太清楚,医院还没有消息传来。”话一说完,他突然愤然将一本书摔到了地上,“吴晓阳太过分了,我不进京告他一状,我对不起夏想。”

    之前,陈皓天已经接到了十几个电话,其中政治局委员数人,省部级高官七八人,再包括吴、邱、梅三位老爷子分别亲自来电,他感到肩上的压力让他几乎难以承担!这还不算,古秋实的亲临代表着总***对夏想的殷殷爱护,否则一名省委副***出事,怎么也不可能惊动古秋实出面。

    甚至国务院办公厅也第一时间打来电话慰问夏想的伤势,虽然不是总理亲自来电,陈皓天也明白必定是总理的授意。

    夏想一人,牵动了太多人的心。

    他还听说,古老在听到吴晓阳出事之后,当即就连夜去了军委——古老退下之后,几乎很少再直接去军委议事。而随后传来的消息是,在古老到达军委之后,才听说夏想在爆炸之中受了伤,当时就在军委大发雷霆,骂得几名军委领导抬不起头,涨红了脸,也不敢反驳一句。

    虎老雄风在,古老一怒,即使不是古老一系的军委高层,也要退避三舍。

    “我去医院看望一下夏想。”古秋实实在放心不下夏想,“不亲眼见见他,我回去没法向总***交差。总***再三叮嘱,如果我不确认了夏想的伤势就回京,他肯定会狠狠批评我。”

    陈皓天点头:“也好,你就先去一趟医院,我接待一下军委来人。”

    军委方面来人之后,先控制了羊城军区的局势,然后又强行从许冠华手中提走了张力,不过在许冠华派人寸步不离的监视下,张力的安全可以暂时得到保证。

    因为事关重大,涉及到了岭南省委,军委必须要和省委方面接触一下,就夏想受伤和张力刺杀事件,进行协商解决。毕竟说来夏想是省委副***,省委副***受伤,非同小可。虽然刺伤吴晓阳的张力也是省委的人,但他毕竟只是一名秘书。

    不过话又说回来,岭南省委只是受伤了一名省委副***,而羊城军区却是一名中将司令险些丧生,如此说来,还是军方吃亏了。相信军委高层来到省委之后,和陈皓天之间少不了一顿讨价还价,甚至还会唇枪舌剑。

    “皓天,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军方来人,估计不会讲理。”古秋实提醒了一句。

    “我正好有一肚子火要发,尽管来。”陈皓天没好气地答道,“就算来一个总政治部主任也不怕。”

    也是,按照党内排名,军委之内没有几人能高过陈皓天。

    ……

    古秋实前往医院看望夏想,轻车简从,并没有警车开道,摆出政治局委员的威风,而是悄然现身在夏想的病房之外。

    许多人并不认识古秋实,将古秋实挡在了门外,正好唐天云听到声音不对出来查看,一看是古秋实现身,顿时又惊又喜,他知道古秋实对夏想的爱护,就如见到亲人一样,鼻子一酸:“古***,夏***……”

    古秋实吃惊不小,他得知的消息是季如兰替夏想挡下了致命一击,夏想并无大碍,怎么唐天云的表情象是夏想受了重伤?

    “夏想怎么了?”古秋实情急之下,也顾不上身份,一把拉过唐天云,径直闯进了病房之内。

    病床之上,夏想紧闭双目,脸色惨白,似乎陷入了深度昏迷之中。

    古秋实大惊失色,夏想怎么了?他大步来到夏想床前,轻声呼唤:“夏想……”

    话一说完,夏想忽然睁开了眼睛,悄然一笑:“古***,我可不是非要吓您,是吴晓阳没死,我就只能伤势突然严重了……”

    古秋实可是吓了一跳,嗔怪说道:“你到底有没有受伤?要说实话,你骗我,就等于骗了总***。”

    夏想却没有正面回答古秋实的问题,反而说道:“有没有受伤,伤势到底有多严重,全看古***是不是要配合我演一出好戏了……”

    古秋实一下想通了其中的环节,会意地一笑:“除恶务尽,为了为民除害,你怎么说,我怎么做。”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季如兰现在……”

    ***:350票,今天四更,明天四更,只有兄弟们给力,老何才会有力气。请放心,武斗之后是智斗,随后还有一系列的波澜和**……所以,多多***,多多精彩,多多更新。***,才是精彩和更新的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