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1936章第一个牺牲品求各种票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第1936章 第一个牺牲品(求各种票TXT下载!)

    夏想正要吩咐唐天云出去看个明白,叶天南来了。

    叶天南的脚步有点沉重,一进门就先做了自我批评:“夏***,我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请你批评我。”

    夏想一愣,外面已经够乱了,怎么叶天南还来捣乱?他亲自起身关好房门,说道:“天南兄,怎么了?别先自我批评,先说事情。”

    “昨晚我和康副省长一起吃饭,饭间,我劝说康副省长宜将剩勇追穷寇,他没怎么考虑就答应了……”叶天南尽量将话说得委婉一些,他现在一想起昨晚的事情就后怕不止,刚刚康孝发病时,他就康孝的办公室,亲眼目睹了康孝的惨状,现在还心跳飞快,震惊不已全文阅读。

    夏想知道叶天南的毛病就是说话喜欢绕弯,就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别小孩没娘说来话长了,前戏不提,直奔主题。”

    叶天南就说:“饭后我和康孝一起回来,在省委住宅小区门口,康副省长被人在背后拍了一下。当时我没怎么在意,也没多想。今天上午,我正在康副省长的办公室和他说话时,他突然口吐白沫倒在地上,人事不省,我就想,没听说康副省长有什么突发病史,难道是和昨晚被人拍了一下有关?”

    夏想瞬间明白了什么,伸手制止了叶天南再说下去,转身出了房间。

    楼道中,医护人员正抬着康孝紧急下楼。

    康孝脸色惨白,嘴角的白沫还在,身子仍在微微抽搐,其状惨不忍睹。夏想的心就瞬间沉到了谷底,不管有人在背后对康孝做了什么,康孝确确实实成为吴晓阳报复大计之中的第一个牺牲品。

    叶天南跟在夏想身后,见夏想愣在当场,半晌也不动上半分,心中也是悲凉一片,以为夏想也害怕了。康孝就是前车之鉴,谁敢再和吴晓阳过招,谁就有可能如康孝一样,莫名其妙地晕倒,然后就……

    叶天南不敢深想了。

    ……

    康孝先是被送进了省内最好的省一院,初步诊断结果是心脏病突发!

    但熟悉康孝的人都知道,康孝身体健康得很,除了有胃病之外,其他器官都没有病史,尤其是心脏,用一句广告语形容就是——60岁的人30岁的心脏。

    康孝前一段时间主动申请疗养,属于没事找事没病说病,现在终于应验了,没病也真有病了,可见有时饭不能乱吃,话……更不能乱说。

    省委立刻召开了一次紧急会议,就康孝突发重病一事统一了口径,要求省委机关不许随意讨论康孝的病情,一切以大局为重。

    会后,陈皓天留下米纪火和夏想,就康孝事件征求二人的看法。

    “很突然,康孝同志一向身体健康得很。”陈皓天的目光从米纪火身上跳开,落到了夏想的身上,“恐怕他的发病,有诱因。”

    夏想点头,也没隐瞒,将叶天南所说的事情说了出来,又补充说道:“不过,天南同志也不敢肯定就一定是被人拍了一下的缘故。”

    陈皓天和米纪米对视一眼,都一脸愕然,原来背后还有如此内情!

    “医院的初诊结果是什么?”米纪火跟随总***二十余年,对官场之中层出不穷的倾扎手段听也听成了专家,只根据他的第一判断就能得出结论,康孝绝对是被人下药了。

    官场之中,有下级雇凶杀害上级,有上级背后阴下级一把,也有同事之间互相算计,在头上的光源之上安装放射性物质,最终导致对方全身溃烂而死,等等,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不出意外的话,米纪火断定康孝是被暗中注射了某种药物。

    “医生说,康孝体内有某种成分不明的药物诱发他心脏病突发,但是什么药物还不好说,是市面上从未见过的新型药。专家的意见是,可能是某种还在实现阶段的药物,暂时……无药可解!”陈皓天不是药理专家,却也详细了解了康孝的状况,基本上当他听到专家的意见之后,他就知道康孝被注射的药物,多半是军方秘密研制的生物制剂。

    “最乐观的结果是什么?”夏想问道。

    在夏想的平静之中,隐含着逐渐高涨的怒火。现在已经可以肯定是吴晓阳的手笔了,康孝和他一前一后遭遇伏击,所猜不错的话,应该就是吴晓阳最后的王牌孟赞和焦良的所为。

    可惜,昨晚让对方跑掉了,当时一箭穿胸该有多好。

    夏想尽管没有盲目乐观到认为吴晓阳会及时收手,但却没有想对方会胆大包天到敢在省委住宅小区门口下手,更没有想到,对方的第一个对象竟然是康孝,也说明了一点,吴晓阳接近了疯狂的边缘。

    如果让夏想知道吴晓阳接下来的出手,他就更是无话可说了,也只能长叹一声,对一直纵容吴晓阳坐大的某些幕后人物,嗤之以鼻。

    吴公子的狂妄是吴晓阳的纵容,吴晓阳的猖狂又是谁的纵容?

    已经几十年没有历练过的军队,还有几分战斗力夏想不愿意妄加猜测,但军中的**和触目惊心的纵容包庇,已经到了危及军队根本的严重程度。

    军官的**比地方官员的**,有过之而无不及!

    如果有一天他有权插手军方事务,夏想告诫自己,一定要严惩一批军中的贪官和蛀虫。军队垮掉了,谁来保国卫家?

    陈皓天只注意到了夏想脸上的不平之意,自然想不到夏想一瞬间思路跳跃很多,他微一沉吟说道:“现在还不好说,医生说,只能尽力,因为康孝体内的药剂,无药可解。”

    夏想微一点头:“要不要上报中央?”

    “肯定要,瞒不住了,但也只能说是康孝突发重病……”陈皓天又看了米纪火一眼,忽然又想起了什么,思路一下跳到了张力身上,“现在省委没有合适的秘书人选,张力的事情,再等一段时间。”

    夏想也表示赞成:“现阶段事情太多太杂,省长调换秘书,很容易引起各方关注。”

    米纪火也同意了:“行,就这么办。”

    几人又商议了一会儿事情,会就结束了。

    ……

    康孝突发重病,为岭南省委蒙上了一层阴影。

    回到办公室,夏想见叶天南还在,就简单和他说了一说刚才会议的纪要。叶天南已经从震惊和后怕之中清醒过来,微微尴尬地说道:“不好意思夏***,刚才我确实吓坏了,现在一想,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出意外才是意外,以吴晓阳的性子,不到最后一刻绝对不会收手。”

    夏想摆摆手,诚恳地说道:“天南,最近会很危险,我建议你从现在起做幕后工作。”

    叶天南感受到了夏想对他的关切之意,忙说:“说来康副省长的事情,我也有照顾不周的责任。如果遇到困难就后退,我也不配和夏***共事了。我现在就去医院看望一下康副省长,表明立场。”

    夏想倒真不是有意激将叶天南,没想到叶天南也有义无反顾的一面,还没拦他,张力就来了。

    省长秘书来省委副***办公室,多半会是传达省长的指示精神,但张力此来,却是私事。

    “夏***,我有一句话想替人转达。”张力已经听到了他即将被替换的风声,也听说夏想十分支持米纪火将他一脚踢开,他对夏想的好感就降到了最低点,再加上有人在他耳边不断灌输夏想的坏话,他如今对夏想已经视为仇敌。

    夏想对张力不太恭敬的态度不以为意,点头说道:“有话就说……”

    张力等叶天南出去之后,才不紧不慢地说道:“季如兰想请您到湖边别墅一聚,希望夏***大驾光临。”

    夏想还以为张力真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一听之下大失所望,又是替季如兰传话,张力被季如兰摆布得还不够?一个已婚男人,对以前的初恋念念不忘也就算了,还事事听从她的指挥,张力的脑子真是坏掉了。

    至此,夏想对张力已经彻底失望了。

    “以后有机会再说,现在……真不方便。”夏想很不客气地一口回绝。

    “如兰说,她不仅有好茶,还有好消息。”张力却不肯走,继续说个没完,试图打动夏想,“请夏***好好考虑一下,如兰也是一番好意。她还说……”

    夏想猛然抬头:“张力,请你出去!”

    张力顿时愣住,脸色由青变红,无比尴尬,足足愣了十秒钟才又说了一句:“对不起,夏***,打扰了。”转身走到门口,又回头说道,“如兰说,她有吴晓阳的全盘计划,只要您到湖边别墅,她就会送上。”

    张力的背影消失了许久,夏想才从窗前收回目光,回想起张力刚才的话,心思不免浮沉不定。

    如果季如兰真有吴晓阳的全盘计划,确实是一件可以用来对付吴晓阳的致命武器,不过,夏想并不完全相信张力的所说,因为以他对季如兰的认知,季如兰不可能聪明到可以从吴晓阳手中得到全部计划的程度。

    电话响了。

    夏想一看是许冠华来电,不由心中一跳,急忙接听了电话。

    “夏***,好消息,发现了孟赞的行踪!”许冠华的声音透露出兴奋,“我和木风已经出动,务必一举抓获孟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