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卷八天高云淡第1929章调整策略继续热烈求票

何常在 Ctrl+D 收藏本站

    第1929章 调整策略(继续热烈求票TXT下载!)

    夏想在等候林双蓬、向民新前来的间隙,听取了唐天云的情况汇总。

    唐天云最近全面进入了状态,他的沉稳和分寸感,凸显出了他优秀的一面。最初,夏想还微有遗憾,认为唐天云不如张力有眼色,现在看来,有些人第一印象良好,但深入接触之后才发现,原来在漂亮的外观之下,却有着表里不如一的内涵。

    唐天云是一个可以托付重任的人,张力则不是!

    在听到唐天云说出季如兰和张力同时现身在南国之春,而之前,张力已经声称不会参加吴公子的纪念仪式了,不想在得知季如兰会亲临之后,张力又自食其言,只为了陪同季如兰就放弃原则,竟然又现身在了南国之春……

    夏想听了,久久无语,心中对张力的最后一丝希冀破灭了。

    同时,也为季如兰感到了深深的悲哀。是的,是悲哀。夏想并非轻视女人,也知道官场之中不乏有优秀的女性,但季如兰确实缺乏政治智慧,只知道事事计较一时得失,并且太在意意气之争,只为赌气而没有原则,甚至还与虎谋皮,也不知季老爷子为何不约束季如兰,难道非要等季如兰铸成大错?

    夏想并不知道的是,季老爷子并非不想约束季如兰,而是最近身体不适,实在精力不及。在接到林双蓬的电话之后,他也点了季如兰几句。不料季如兰不但没有警醒,反而更气愤夏想告她的状,尤其是夏想竟然通过林双蓬向季家喊话,就更让她怒不可遏。

    季如兰在怒意高涨之下,认定夏想是故意让她难堪,她才不相信吴晓阳敢奈何季家,更不认为吴晓阳敢碰她一根手指,所以就坦然地赴会了。不仅仅是为了让夏想知道她游刃有余的手段,也想和吴晓阳坐下谈谈,或许还有机会联手对付夏想。

    其实季如兰如果沉下心来仔细一想,她处处刁难夏想本不应该,因为现在夏想和季家之间几乎没有了矛盾冲突,相反,和季家有冲突隐患的却是吴晓阳。而她心中始终无法释怀对夏想的不满,开始时或许还有一定的政治目的,到现在却只是蛮不讲理,已经偏离了她的初衷。

    对于季如兰的所思所想,夏想也没有心思去推测,他只是感觉到无奈和好笑,就如康孝一样,对他毫无信任可言。或许季如兰也是一样的心思,对外省人有着根深蒂固的提防心理。

    也是,相比之下,吴晓阳却是地地道道的岭南人,如果只局限于地域观念的话,季如兰和康孝也确实更愿意相信吴晓阳。

    既如此,夏想就只能再次调整策略了,他交待了唐天云几句,让他立刻切断和张力的一切私下联系,只保持表面上的公事公办即可,随后,又吩咐了一些注意事项……林双蓬和向民新就来到了。

    一进门,林双蓬就焦急地说道:“夏***,是我的工作失误,请你批评我。”

    康孝的失踪,林双蓬难辞其咎,省委疗养院虽然是省委机关,但治安和交通要归羊城地方,林双蓬上来就自我批评,也是官场常态。

    向民新也想做自我批评,夏想摆摆手:“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康副省长的失踪,稍后会有解决的方法,具体由叶天南同志负责协调此事。我让你们来,是想了解一下刚刚发生的珠宝抢劫案。”

    林双蓬和向民新面面相觑,夏***不关心康孝的失踪,却关心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抢劫案,是何道理?羊城的治安在全国是出名的差,飞车党、抢包党、绑架案,屡见不鲜,不过是抢劫了一家珠宝店,案值才200多万元,就惊动了省委三号人物,莫不是有什么隐情?

    林双蓬向向民新使了个眼色,向民新会意,向夏想一五一十地汇报了抢劫案的始末。

    从表面上看,是一起再普通不过了抢劫案,三名劫匪在光天化日之下抢劫了一家珠宝店,蒙面,手持武器,动作熟练,整个过程只有五分钟,没有伤人,抢劫离开后就迅速逃离了现场。

    如果不是两名巡警偶然路开,劫匪的逃走就会如同闲庭信步——巡警发现劫匪之后,想拦下劫匪,却被劫匪当场击毙,而之前,劫匪在珠宝店没有动手伤人。

    劫匪开枪伤人,警察喋血街头,就引发了不明真相的群众的骚乱。随后赶来的警察,迅速而果断地包围了警匪。原以为将劫匪团团围住,劫匪插翅难飞,不料劫匪的本事超乎想象,连开三枪,每枪都命中一名警察。

    最后甚至劫匪从容得手,抢到了一辆警车,突破重重包围,扬长而去。

    自始至终,劫匪都蒙着面,不发一言,而且冷静得出奇,行动整齐划一,三人同进共退,没有一丝慌乱,而且枪法奇准,没有误伤一名路人,也不和警察纠缠,甚至并不以杀死警察为目的,除非有人拦截,否则也不主动开枪向警察射击。

    ……事件的经过似乎并无出奇之处,夏想听了,微一沉思,就问了向民新一句:“民新同志,以你推断,劫匪是惯犯还是初次作案?”

    向民新对珠宝抢劫案并不十分重视,只让一名副局长主抓,因此对案件的重视程度不够,没想到夏***对抢劫案的兴趣这么大,他就有点抓瞎了,支吾着答不上来:“应该是……估计是惯犯。”

    “不是惯犯,民新同志。”夏想突然加重了语气,“惯犯作案不会让警察包围,事先肯定就踩好了点儿,事后也会准备好溜走的汽车,怎么会让两个巡警意外发现就被包围了?很明显是初犯。”

    林双蓬也被夏想调动了情绪,仔细一想,确实想到了案件之中有许多疑点:“不对,如果是初犯,对方表现得十分冷静,也不劫持人质和警方对峙,心理素质好得出奇……”

    林双蓬的话又引发了向民新的深思,他毕竟是老***了,仔细一推敲,也琢磨过味儿来:“还有一点,三名劫匪枪法奇准,如果是初犯,似乎也不对。”

    “初犯就不能枪法奇准了?”夏想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民新同志,我建议此案还是由你主抓为好,也许案中有案,能挖掘出更有价值的东西。”

    向民新猛然打了一个激灵,一下想到了什么,突然精神百倍地敬了一个礼:“是,就按夏***的指示精神办。”

    林双蓬也意识到了什么,也是眼前一亮:“夏***的意思是……抢劫案是声东击西?”

    夏想笑而不答林双蓬的问题,岔开了话题:“双蓬,有两件事情要麻烦你一下。”

    林双蓬自然清楚夏想现在和吴晓阳之间已经剑拔弩张了,而刚才夏想对抢劫案的分析,明显可以得出结论,劫匪极有可能是训练有素的军人,而且还是特种兵。至于军人为何蒙面抢劫珠宝店,就是需要进一步探求的问题了。

    抛开劫匪的问题不谈,在吴晓阳步步紧逼之下,夏***还能如此从容镇静地从一起毫不起眼的抢劫案中抽丝剥茧,并且得出了极有参考价值的推论,确实不简单。林双蓬暗想,如果将他放到夏想的处境之中,设身处地地一想,他绝对做不到夏***眼下的从容不迫。

    “请夏***指示。”林双蓬现在已经由以前对夏想的敬而远之变成了钦佩。

    “麻烦你尽快安排一个合适的机会,我要和季老亲自见上一面,事情很紧迫,需要当面谈谈。”夏想抛出了第一个问题。

    “好,我马上就联系一下,尽快落实。”林双蓬回复得十分干脆。

    “康副省长的失踪问题,我代表省委省政府委托你全权负责,具体事宜,可以和叶天南同志协商解决。”

    第一个问题让林双蓬十分热切,第二个问题却让他十分不解:“夏***,康副省长失踪是大事,是不是需要省委研究决定,指定相关领导负责?”

    “不用。”夏想微笑摇头,“我事先已经征求了陈***和米省长的同意,具体就由你负总责,叶天南同志从中协调。”

    林双蓬心中一跳,不知是喜还是忧,很明显,夏想此举等同于将他绑到了战车之上,就是说,他必须和夏想同进共退了,再想到不按常规出牌任性妄为的季如兰,他心中就泛起了苦涩,季家在对待夏想的事情上,莫非要一分为二了?

    ……

    “什么,康孝失踪了?”吴晓阳一下睁大了眼睛,冲孟赞、焦良吼道,“不是让你们安排人手,好好盯紧几个关键人物,连一个人都看不住,真是蠢材。”

    “司令,事情太蹊跷了,我也没有想到一个大活人会平空失踪。”孟赞解释说道,“不过请司令放心,我一定会在三天之内查明事情真相,只要司令一声令下,直接可以让康孝永远失踪下去。”

    “……”吴晓阳心思大跳,对呀,康孝失踪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如果可以借机让他永远失踪下去,并且将失踪的过错归咎到夏想身上,岂非是一步妙棋?

    也好,既然夏想想拿康孝大做文章,就陪夏想好好玩玩……吴晓阳下定了决心。

    围绕康孝失踪以及抢劫案,夏想和吴晓阳之间的过招,逐渐逼近真刀实枪阶段。